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所以徐晃自然是知道自己要如何去做,当然了,张任他是更清楚,自己要怎么做才好。而这个时候,他可是真支持不住了,所以被徐晃带兵打退,没办法。还是,他那武艺,没有兖州军士卒在旁边儿的话,确实是能和徐晃战个几十回合的,不过因为关上的兖州军士卒,所以张任就从几十回合变成了几个回合,因此这也真是,确实让他无奈了,没办法。还是什么

    时候己方士卒多了,那才能有所改变,要不然的话,张任很清楚,就是自己几个回合就被徐晃给逼退吧,没其他说的。应该说最近这些时日以来,哪一次不是这样儿的?所以张任对这个,他算是早都已经习惯了。毕竟这第一日、第二日、第三日……所以说张任还能不习惯

    吗,他怎么也是从不习惯到如今的习惯了啊。而此时在后观战的马一看,他也知道,张任武艺是不如人家,但是更架不住那么多的兖州军士卒啊。如果说他们没有那么多人马的话,张任也不至于说那样儿。但是如今这个现实就是这样儿,所以也没什么办法了。不过马也

    清楚,等什么时候己方上去的人马更多了,张任他的压力,也就减轻了,就这样儿。今日的第一次,被徐晃给打退了,在张任这儿,心说自己还有两次的机会,希望之后,别那么轻易就让人给逼退。当然张任想法一直都很好,不过基本上都是事与愿违,每一次都是他要奋起,结果哪次不是被徐晃给逼退了呢,所以这事儿……他想法是挺好,可每次现实都给他强

    烈打击了一下,不过张任确实,他是早已习惯了,并且还很清楚,这事儿最后也不是说靠自己就可以,真要说起来,那却还得是靠着己方士卒才行,这个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吗?其实一想,怎么都是这么回事儿,就像如今函谷关上,他徐晃作用是不言而喻的,可要真没有

    了他们兖州军士卒,就他徐晃老哥儿一个,那真是半点儿用都没有啊。而且张任为什么被打退了,还不是因为徐晃和兖州军士卒的原因,他们可是一起对付张任,所以张任自然是支持不住。更为关键的是,凉州军根本没上来那么多人,所以张任不吃亏,他不吃亏,谁吃亏

    啊,这就是根本。如果说凉州军上来的人比关上的兖州军多,那么就绝对不是这样儿了,就这么简单。可如今情况不还是你上来的人,依旧没人家在关上的人多吗,就是这样儿。所以没多久,张任上去就要被打退,如果说关上的凉州军士卒多了,那么至少张任能多支持一会儿,这个是一定以及肯定确定的了。张任咬牙带兵继续激烈进攻着函谷关,知道今日自己

    还有两次机会,说多,其实也不是那么多,毕竟之前还有三次呢。但是你说少,肯定也是不少了,每日才三次,不就是这样儿吗。张任绝对不是一个不知足的将领,这个是肯定的,所以如今这个时候还有两次机会,他觉得也不错了。关键是己方今日提前进攻,那么一样儿

    会提早收兵,也许就能避开热的时候,这个才是张任看重的。要不然的话,每次都虚得不行,别说是己方士卒了,就是自己这么个将领,都那么累了,都那么虚了,所以也真是……反正马他改变了时辰,这个是自己非常赞成的。其实就算是他不说,自己怎么也得找机会说,不过如今自己是没有机会了,人家直接是做出来,也做好了,所以自己的话,都没地方

    说了。但是哪怕如此,张任心里依旧是高兴满意的,至少他就知道,很清楚,马是非常看重这个函谷关的战事的,要不然的话,也不会说是这样儿了,可不是吗。所以张任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该说什么,做好自己,就好。看着甘宁马岱他们,都是对自己没什么意见,说明自己表现,还是让他们认可了。当然这个事儿,张任不认为是永久性的,不过就是暂时

    的而已,所以对他来说,他自己很清楚,在这方面上,依旧是“任重而道远”啊,仔细一想,其实就是这么回事儿。他们能一时间去认可自己,并非就代表他们一直都能认同自己,这个自己还不清楚吗。但是就从如今情况来看,可以说是非常不错了,至少在甘宁马岱他们

    那儿,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他们不会找马去说,张任表现怎么怎么不好,换上自己吧。这事儿这话,张任知道,他们说不出来,也做不出来。当然了,如果自己表现真不让他们满意了,那么之后会有什么事儿生,这个也可以说是不一定了。哪怕也都认识了那么多年,

    但是张任却依旧不敢说自己了解甘宁马岱他们,所以这个……一想也是,他张任了马都说不上怎么了解,所以就更别说是其他人了。如果说张任还算是能比较了解的,那真是屈指可数,就只有赵云、张绣,还有像严颜、马汉他们那些个以前益州军的将领。而其他人,他连马都谈不上怎么了解,所以是吧,这个就……因此,他绝对不像甘宁马岱那样儿,他们

    可以说对张任,那还算是了解,但是张任对他们呢,也就是一般般。至少他对他们,那是肯定没他们对自己了解的多,就是这样儿,这个就是如今张任的情况,知道的,那都知道了,不知道的,也没什么必要知道不是。但是不管怎么说,张任该明白的,他自然是明白。如今

    甘宁马岱他们没说话,确实是暂时对自己满意了。可哪一日,他们又对自己不满意了,就他们几个的性格,要说他们什么都不说,张任第一个就不相信。可能他们不会就直接去说什么,但是隐晦去说,暗中说什么,那都不是说没可能的,是吧,所以这个张任也都明白,他

    懂。关键是如今这情况,看马那个意思,他是不准备换下自己。其实张任认为,那这个主要还是因为自己表现可以,至少他马是满意了。要不然的话,自己表现第一个他马孟起就不满意,那么自己还可能就不被换下吗?张任自然不认为这个不会生,反正就凭他对马的了解,如今是,马需要自己上,但是换了自己,也不是说不行。至少甘宁马岱他们,

    哪个带兵攻城攻关不比自己强了?张任是很有自知之明的,所以他是知道不少,而马继续用他,他更是知道马的意思。所以他是更得尽力,这个都不用说了。你看这个时候,他依旧没认马为主公,但是对于凉州军,他可是越来越有归属感了,所以这个其实就是好事

    儿。如果说马不让张任带兵的话,那么必然,张任这个时候对凉州军,他还没这么多的归属感。可如今呢,就因为他是带兵攻关的主将,和己方士卒在函谷关战了这么些时日了,可以说张任这归属感,那是蹭蹭往上涨啊,这马他们都看得出来,毕竟这个态度,他们可都很清楚。以前他张任对己方是个什么态度,他们又不是没经历过,又不是说不知道,而如

    今呢,这其中的变化,众人可都是看在眼里啊。所以说对这些东西,马明白,张任知道,而甘宁马岱他们,也是很清楚的,至于说其他人,那也没几个不懂的,因此,这其实大家都心照不宣了。对于张任,他表现好的时候,至少马满意,众人也觉得不错,那么他就一直都能在这个位置做下去,别人真都不会说什么。因为自己那个意思,谁不知道?不管说是从

    郭嘉到崔安,再到甘宁马岱他们,所有人,有谁不知道的呢,所以这个事儿,马不多说,可不代表他们就什么都不懂。至少他们就很清楚,自己主公,他需要张任带兵进攻函谷关,就是这样儿,说出来最终的结果,其实就是这么一句话,至于说什么原因什么什么的,那是

    自己想想,不用说出来了,大家谁不懂呢,是吧。所以对于张任来说,他的压力一直都是很大,非常大的。别看他是带兵主将,可从来到函谷关,或者说从长安开始,可以说全军当中,说话最少的那个,最为沉默寡言的那个,就是他张任,没有其他人了。毕竟跟着马来

    的,可以说是张任熟人,但是他和他们那些人,真是没什么交情,所以也就是泛泛之交,那当然是做不到能说多少话。平时见了面,打个招呼,那都是很不错的了,毕竟张任那个人,是吧,这他们也不是不知道。从马到士卒,上面的人很了解他张任,而下面的士卒,也是有不少都知道他,所以这个……张任这个时候,他是带着自己,这应该怎么说呢,反正就是

    自己的气儿吧,带着凉州军士卒就再次进攻上函谷关了。对他来说,还是赶紧上去,不过却别赶紧下来,多和徐晃他们周旋一会儿,这也好显出自己是尽力了不是,而且这自己武艺真是不如人家,但是可不代表自己就真不能在关上多呆啊,所以这个是吧……张任觉得自己

    可真得抓住机会,这一日就三次,过了这个村儿可就没这个店儿了,真的,这古人的话,没错啊。张任这自然是知道,三次机会都用完了,马让士卒鸣金收兵,之后再找机会,那就是明日的了,而不是今日。这今日第一次,自己就算是可以吧,还是没能支持过十个回

    合,不过这事儿也难怪,就从如今来看,自己这武艺,己方士卒还没上来那么多。所以面对着他徐晃和兖州军士卒的时候,自己还是很难能支持十个回合开外的。如果没有兖州军士卒,那一切都好说了,可这现实……张任终于是带兵再一次上到了函谷关上,这一次用的时间,比上一次长。毕竟那是今日第一次进攻,而且可以说双方刚开始的时候,都对这这么

    早攻关守关,都不那么习惯,所以张任趁机上去了,而徐晃也是给他逼退了下来。而第二次呢,这如今可以说所有人都慢慢熟悉了,所以自然是没有之前那不习惯的样儿。因此,这兖州军在徐晃的带领下,他们挥确实是真不错。尤其是徐晃还现了,经过了这么几日的

    守关,这己方士卒正在慢慢向着己方最好的状态展。你可以说如今己方的士卒,还是没那么在状态,这个不假,可绝对是比之前强了,所以这个才是徐晃他最为欣慰的地方。因为己方士卒回归状态的话,那么他们凉州军,是,自己也承认他们的本事,但是他们到时候还

    想那么轻易就破雄关,这个他们可真是,没那么容易了。如果说己方士卒在最好的状态下,其实并不比他们凉州军差多少,这个就是徐晃他一直以来的认知。可惜啊,最可惜的就是,这己方士卒可一直都不在状态上,不过今日让他欣慰,因为己方士卒比昨日在状态上了,应该说也是比之前更在状态。所以按照这个形势展下去,那么对己方来说,绝对是利大于弊

    的,对他们凉州军,那才是弊大于利,所以徐晃是心里高兴,也一下轻松了不少。而如今的问题也越来越暴露了出来,就是己方的粮草,但是这事儿徐晃也就是在脑海里一闪一过,没有多想太多。他总是觉得,这“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所以还有什么不能

    过去的。反正到时候真不行,他也是早就做好准备了,大不了就带兵撤退,反正这事儿自己也不是第一次做了,不是吗,应该说以前不也是经常那样儿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