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而此时的张任,是难得奋起一次,就要上到关上了。对他来说,到函谷关上,绝对不是最困难的,要不然也不可能说他每一次,都能带兵上去了。当然了,这个他也知道,徐晃是没什么问题,他都在状态上呢,可架不住那兖州军的士卒,他们不成啊。所以也可以说,自己是捡了个便宜吧,这个张任他也都知道,不过没什么多说的而已。所以说登关,对他来说,

    那绝对不是最为困难的事儿,而对他来说最困难的,自然是破关,这个才是难,一点儿都没错。别看张任也是,他一直都知道,函谷关上的兖州军士卒并不在状态,所以己方可以趁机赶紧上关上进攻,事半功倍。但是在徐晃的带领下,怎么说呢,哪怕兖州军士卒是,他们

    都不在状态,可张任却在心里还得说声,他徐晃这个大将,那可绝对不是白叫了。真的,换成一个不如徐晃的,那么张任就有理由相信,对方做的,可不会比他徐公明强到什么地方。所以说哪怕是敌对,但是对于徐晃,张任还是在心里认可的。当然了,这事儿他不会表露出

    来什么,因为对己方也没有什么好处不是,所以……这天又开始慢慢热起来了,毕竟这该热的时辰都到了。而这对兖州军对凉州军来说,可都是没什么好处。所以这个也更加坚定了马超的想法,还得是早去进攻函谷关,最近这几日的时辰,还是不行啊。至少,怎么也得提前近一个时辰,那样儿的话,应该是能好点儿吧。以前是巳时进攻,那么以后的话,就是辰

    时过后,就过来进攻。那样儿的话,虽说是早了,但是其实也并不会说影响太多。关键是提前一个时辰的话,最后这至少不至于说那么热,也许到时候就避开那么热的时候了。当然了,至少进攻提前了,那么收兵就会比之前提前,那么也许在热的时候,己方就已经鸣金收

    兵了,这都不是什么没可能的事儿。所以说马超想法是挺好,而虽然说这么做,对兖州军也是一样儿有好处。但是怎么说呢,还是那话,怎么样儿,只要是对己方好处更多,马超就会毫不犹豫去做,就是这样儿。是,他还不知道吗,除了对己方有好处,对人家也是,但不

    能因为这个,自己就放弃了提前进攻的想法。到时候,自己还得这么去做,而不会说受到什么影响。至于说其他的方面,那马超也清楚,自己考虑不了那么多了。世间安得双全法啊,哪有那么多两全其美的,对你好,对别人就没什么好处。真要什么事儿都那么简单的话,也就都好了,不是吗。所以对马超来说,他所做的,也只是说对他们凉州军好处更多的事儿。

    反正对他来说,只要是这样儿,那么就可以去做,没什么说的。至于说同样儿可能是对敌军也有好处,那真是没有办法啊。本来也是,很多时候,事儿都是这样儿的。不光是对你有好处,那么做了,对其他人也是有好处。可你不能因为对别人,甚至就是敌人,有好处,你

    就放弃了对自己有更大好处的。这个显然不是马超会做出来的,他做的事儿,不会是这样儿。所以今日是注定,他要早收兵,而其他的呢,他当然不会考虑那么多,就只是要做到,己方有多好处,就可以了。而别的东西,他认为还真是,自己考虑不了那么多了,自己哪有那么大本事?自己要真有的话,那不都好了,可显然,那事儿不可能,所以这个也没什么说

    的。对于马超的想法,徐晃是不知道。虽说他是,隐约知道点儿马超那意思,但是他并非就完全知道马超想法。毕竟徐晃不是那种很擅长谋略的将领,他是有点儿头脑,这个不错,但是他终究不能和那顶级谋士相比。所以如果是程昱荀攸他们在,他们多少会知道马超的意图,但换成是他徐晃的话,那就不好说了。如果说他什么都知道的话,那要谋士有什么用啊?

    是不是,所以说这个事儿,他真是,不知道多少。别说他什么都不知道,但是徐晃知道的,那必然是有限,这个是一定的。而此时此刻,他更是没有多想什么,不过就是张任上来一次,给他逼退一回,也就是这样儿了。而对于己方士卒,这如今还没在状态,他是真没什么好办

    法,徐晃自认为,还得是慢慢来啊,不过他们凉州军还能给己方多少时日?这个他自己心里也没准,反正己方要是表现好了的话,那自然是没什么问题。可要是事实不这样儿呢,己方表现不怎么样儿,那么这函谷关也是,说破就破啊,没什么说的。好歹他徐晃是大将,自

    然是知道战场情况,瞬息万变,什么都可能发生,所以这都并非是没可能的,不过就是发生几率大小的问题而已。所以对徐晃来说,如今确实,他也没那么多想法,要不然的话,他未必就不能知道马超最想要什么,他内心的真实想法。可这个时候徐晃,他并不是特别想知道马超是怎么想的,而是赶紧再等张任上来,逼退他,更好。这如今的情况,是,还是己方

    占优,这个不假。但是慢慢,已经是他们凉州军开始占优了,这个徐晃看得是门儿清。不过对此,他也真是,没什么好办法。你说要是自己有那本事,一下让凉州军收兵,不来函谷关,那倒是都好了。可实际情况,自己哪有那么大本事?所以这个也别想太多,还是好好守

    关,那就比什么都好了,这就是徐晃内心的真实想法。比起这个来,其他的东西,就比这个飘渺多了,不是吗?徐晃也是现实,当然他是更接受现实,而如今情况都是这样儿的,也是让他无奈了。不过还好,就是马超也没说就换个人来带兵什么的,那样儿还没有,所以自

    己确实,觉得还可以。马超这个时候还没着急,虽说这个温度确实,已经越来越热了,但是他相信,张任马上就能上到函谷关上,然后不会太久,他还得被徐晃带兵给逼退,之后,自己就可以让士卒鸣金收兵了。很多时候,马超也不得不承认,其实怎么看,怎么是三次让主公带兵上去,然后退下去,自己收兵正好。不多不少,三次正好,这个就是马超的经验,

    而且几乎是每一次,他都这么做的。其实别说是他了,就是曹操孙策他们,哪个不是这么做的呢。说起来这个也算是公认的东西了吧,差不多就是这样儿。其实一次肯定是不行,那个太少了,二次的话,作为主将来说,基本上谁都得有意犹未尽的样儿,不信可以看看啊。

    而三次呢,绝对是正好了,四次就多了,反正这个马超觉得就是这么回事儿。马超不是带兵攻城的将领,但是他的经验还少了吗,所以他所看到的,和一般般的人所看到的,必然是有所不同,这个是肯定的。因此,他认为这个东西,基本上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当然了,在有的人眼里,他们眼中,也许三次就多了,也许可能也是少了,这都是有这样儿的,不过不

    多而已。函谷关上的徐晃,他自然是不希望张任带兵再上来了,不过看其人这样儿,自己也是,不容易挡住啊。是,张任这个时候,那就和是打了鸡血一样儿,这他已经是有点儿疯狂了。对于徐晃来说,他是真不想看到其人如此,因为张任越是这样儿,就代表了自己要拿他没有办法啊。可不是吗,之前张任带兵上来,自己都是能很快给他打退。而如今呢,自己

    一是不容易抵挡住他,这看着情况,他马上就要带兵上来了。而且看这样儿的话,这最后他张任上来,没准自己也不好给他整下去啊。当然这个事儿徐晃也是一闪一过而已,根本就没多想什么。对他来说,其实从来都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一直他也没怕过什么,更

    是没改变过。哪怕自己主公那意思,都已经说放弃函谷关了,但是徐晃可从来没说就消极对待。因为那样儿的话,他知道,对不起自己、对不起自己主公、对不起自己,更是对不起己方的士卒。所以徐晃能那样儿吗,显然,那不是他了。所以说这个还真得承认,徐晃不是

    那样儿的人,要不曹操让他在这儿呢,自然是有原因的啊。徐晃这个时候还没忘了对己方士卒喊,让他们严防死守,不让敌军上来。当然这个只是他的美好愿望罢了,这张任没多久,还是带兵上来了。徐晃一看,心说行啊,你张任这一下还变厉害了。不过对他来说,一点儿惧怕的意思都没有,反而还因为张任这么早上来,徐晃是更有信心早点儿给他逼退。他是不

    知道马超的具体想法,但是徐晃却懂啊,这给张任马上逼退,那么就代表了距离凉州军鸣金收兵的时辰,又短了,不是吗?而那样儿的话,最后这己方又能很早休息了,要不然总是在这么炎热的天气下防守,这己方真是吃不消啊。其实他们凉州军何尝不是这样儿呢,好的

    话,他们能比己方强到哪儿去?毕竟这个是没错的,那就是己方可是防守,而他们,那才是进攻。至少己方还有个雄关,而他们什么都没有。天热,那他们就得在关下,一直那么进攻着,所以徐晃自然很清楚,这个时候,就是己方占优,而他们凉州军,真就没什么优势啊。

    而此时徐晃已经是和张任对上了,他不知道这是自己第几次和他张任对上,反正这个不是第一次,当然肯定也不会是最后一次就是了。但不管是什么情况,都无法阻挡徐晃要给张任马上打退的信念。对徐晃来说,张任是越来越不容易被自己被逼退了,这个不是说他武艺高了,那还没一下就到那个程度。而是徐晃看到了,这关上的凉州军士卒,那上来的是越来越

    多,所以这个他们人一多,就要来和张任一起对付自己,所以张任他自然是就越支持,时辰越久,这个是一定的。但是对徐晃来说,这不是最大的问题,最大的问题自然是他们给自己所带来的压力,这他们上来的人越多,就代表着己方距离要被破关的时日越近了,就是这

    样儿。这绝对不是徐晃想要的,但是他却没有办法。这个本来就是一种无奈,他能怎么样儿呢?反正自己主公给自己安排在这儿了,那么自己一定是尽力去收好关隘就是了。其他的,自己主公早已放弃函谷关,自己就算知道,也不可能多说什么,就是这样儿。还有别的问题,

    那就是己方粮草的问题,这个许都那边儿不动,自己是解决不好,甚至干脆就解决不了就是了。对此徐晃也是想过,但是没什么注意。毕竟他真不是那顶级谋士,所以还不能指望他什么啊。其实这个缺粮的问题,哪怕就是程昱荀攸他们在这儿,也是一样儿解决不了多大的问题。反正到时候就带兵撤退,比什么都强,什么问题,都没了,不是吗?而此时的张任,

    他也没有忘了对己方士卒大喊着,那意思大家赶紧上到关上来,和敌军决一死战。他的话是,有那么一点儿用,不过也就是有限,没什么太大作用。把他换成是马超的话,倒是没问题,和他这效果必然是不一样儿了。徐晃听着张任所喊,他心里是冷笑着。对他来说,张任

    所喊这些,他真是,认为没什么大用。反正真要是有什么大用,自己就一直喊呗,能怎么样儿。但是如今这不是没有用吗,所以徐晃之前喊了两声就完事儿。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