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可以说凉州军众将,他们基本上都受了自己主公影响,所以很多时候,其实也真都没那么苛刻,苛求的。要说主公对属下的影响,当然是有,尤其还是此时在函谷关的凉州军众人,可以说他们最少跟着马超,都不知道有多少年了,那可不是一天两天,更不是一年两年,所以要说真不受自己主公影响,那都没可能。关键是马超并非说是故意要影响你什么样儿,主

    要是其人的人格魅力在那儿,时日久了,你不受影响,那都不太可能。尤其那些人跟着马超都多少年了,所以说这个影响,怎么说都是有的,不过就是多少的问题,就这样儿。所以哪怕张任一直都那样儿,但是可以说凉州军众将,对他还真是,没什么苛求苛刻的东西。当

    然了,这个也得说是众人认可他们,所以这个是吧,如果说他们不认可张任的话,这个根本上就不行了,那么也就不用再说其他的了。本来你要说凉州军众将什么想法都没有,那根本就不可能,但是最开始的时候,他们也不可能说不给自己主公面子,之后的话,就是张任

    自己做得还让他们满意,所以……张任是继续带兵进攻函谷关,对他来说,一次被逼退,后面还能有两次上关的机会。毕竟马超这个时候,还是不会说那么轻易鸣金收兵的,如果那么就轻易撤退的话,也不是他马孟起了,真的。再不怎么了解马超,好歹也是认识那么多年了,所以怎么说,张任也是知道马超一点儿的,这个必然。毕竟有些东西都不用刻意去了解,

    就你经常听到的,你所看到的,还能不影响你吗?所以说别说是他张任了,哪怕就是个傻子,多少也能知道不少东西啊,不过就是没有马超凉州军那些属下了解得多而已。因为他们需要知道更多的东西,毕竟他们不是张任那样儿,是吧,所以这个其实就是如此。张任也是

    想要趁着还有的机会,赶紧上函谷关,然后再和徐晃对上。这在关下还有关上,那分明就是不一样儿的两种情况。这关下是关下,徐晃不过是指挥着兖州军士卒,用关防来阻挡他们进攻,这是徐晃一直在做的,也必须这么做啊。而张任上来之后,那关防那些东西,自然都

    没大用了,当然这个是对关上的人来说,对关下的凉州军,其实还是对他们威胁不小的,这个是没错。但是对付不了关上的人,张任只要一上来,徐晃就要带兵与他短兵相接,然后是想要马上给他打退。当然了,能让其人受伤什么的,那是最好,不过徐晃也知道,那样儿基本上就不可能,也不用多想了。而对张任来说,哪怕上去,是一定会损失更多人马,但是

    却依旧阻挡不了自己前进的脚步,就是这样儿。很多时候,明明知道,跟着自己上去的己方士卒,都是凶多吉少,但是却一点儿都没改变自己带兵上去的那种**。如今己方吃亏,不占优,那无非是关上的人,就没人家多。可什么时候,己方人马越来越多,那么就是他们

    兖州军的噩梦,就是这样儿。所以每一日,都要如此,他自然都是要争取带兵早上去,而且还是让更多的人马,上到函谷关,要不然的话,己方可真是,没有什么优势啊。优势都是人家的,你有什么?哪怕人家依旧是不在状态,可架不住人家在关上的人马多啊,这不就是一直以来的问题吗。不过还好,就是张任也知道,己方能到达关上的人马,也是一次比一次

    多,这个是好事儿,至少没说越来越少,那绝对不是好事儿。而关上的兖州军士卒,绝对是一次比一次少了,这个也必然,所以他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因此,当张任第二次带兵上到了关上的时候,他是依旧觉得自己其实表现不错。是,也许自己还是,很快就会被逼退,但是那重要吗,真就不重要了。而应该说不光是自己这么想,别人的话,估计也都和自己想法

    没太大区别,不是吗。其实还真是,别说是张任,其他人,包括马超,都不认为这个就那么重要,至少当前来说,还不是那最为重要的就对了。张任是带着凉州军士卒和徐晃带着兖州军人马,厮杀在了一处。反正函谷关关上,也不小,他们再多人马厮杀,那都是绰绰有余

    了,要不然人都涌上去,然后给堵上了,那可真是有意思了。不过真能有那样儿的事儿发生吗,反正现在是还没出现过。真有的话,那只能是说明这个城头或者关上,实在是太小太小了,要不然,就是几十万人马?不过那个基本上就不用想了吧,这事儿可能?所以这个真

    是,没那样儿啊。面对徐晃带着兖州军士卒的围攻,虽说张任一直都是节节败退,但是怎么说呢,他却依旧是顽强坚持在关上,一时半会儿,还真是没有被逼退。这个绝对不能说是张任比徐晃就强了,那不可能,只能说是这个时候,此时此刻,他表现不错而已,就是这样儿。此时徐晃环首刀和张任环首刀相接,两人武艺,自然是前者高,而后者还差着,别看是

    步下,那也一样儿,没区别。所以在这个时候,两个主要将领,在关上斗武艺,这个武艺方面,自然就是变成了第一位。徐晃因为武艺比他张任高,所以吃亏的自然是后者,而不会是他了。张任面对着徐晃进攻,他喝一声道:“来得好!”这都不知道是他们第几回合了,反

    正张任自认为能支持这么些个回合,其实也真是,不错了。换成武艺不如自己的,肯定扛不下人家徐晃几招。好歹徐晃是天下有名的一流将领,别看是一流下等的武艺,那也是一流啊,对不对。所以,你武艺没有达到一流的,怎么都不会是人家的对手,除非你也武艺也变

    成一流了,这样儿还行。不过那样儿的话,倒是真好了,但是可能吗?至少张任这个时候,他都没认为自己那么轻易就能突破,反正此时此刻,他都没那感觉就是了。而凉州军人马呢,别看他们在关上是伤亡无数,但是看着自己将军是依旧坚挺在关上,他们多少都是受到感染,这自己将军都没退,自己这些人呢,能轻易后退?既然都上来了,那么就不怕死,怕死就不

    上来,所以凉州军上到函谷关的士卒,没几个说真就怕死的,因此,别看人少,那却依旧是给了兖州军不小压力。关键是人家士卒在状态,人家士卒的战力强啊,人家那,是吧,是超过了兖州军。在后观战的马超,此时是微微点头,显然他对张任对己方士卒,都是认可的。

    他也清楚,至少这个时候,他们可都是尽力了,挺好。其实就说换成是自己的话,徐晃自然不是对手,所以自己上去,那么自然不是张任所能比的。更何况自己带兵,和张任带兵,那就是两人截然不同的效果,而且自己有宝剑在手,更不是徐晃所能阻挡得了的。但是换成是甘宁马岱他们呢,除了甘宁是比徐晃能强点儿之外,不过最后还得是被对方带兵逼退。马

    岱的话,其实未必就能比张任强到哪儿去,所以马超知道,张任表现不错了。对此,他有什么不满意的呢,和昨日的时候,其实也差不多少了,就是这样儿。马超也是清楚,张任,那也算是拼了。他明白,张任是很了解,自己不那么做,能行吗,所以这最后自己不还得如此。张任大汗淋漓,这不得不说,徐晃给他的压力,实在是太他娘的大了。而这个时候其实

    也不光是他老哥儿一个,就是徐晃,和他也一样儿,都是大汗淋漓了。尤其是如今这个季节,可不是春秋,更不是冬日,而是炎热的夏季,还没过去呢,再赶上这司隶大旱,所以温度还能低吗。就别说是攻关的张任和凉州军士卒,别说守关的徐晃和兖州军的那些人马,就

    是观战的马超他们,在关外站着那么久,什么都不动,他们都是满头大汗,不过就不像张任他们那样儿,那么消耗体力而已。如果说他们也是去攻关或者守关,那么就一定不会是如今这个状态了。现在他们也是出汗不假,这个很正常,但是却还是不能和当事人徐晃张任他

    们相比。别说是他们了,就是攻关的己方士卒,和人家守关的兖州军士卒,其实也是没法比的,确实,没有办法啊。其实马超就这么看着,他这都是有点儿头晕,这被晒着,真是没一点儿好的,至少他就是如此想法。所以也是想了,赶紧张任三次上去之后被打退,然后自己也好是早让士卒鸣金,大家早点儿回去休息啊。虽说如今攻关,破关,是最为重要的事儿,

    但是怎么说呢,要是真都休息不好,劳累过度的话,这己方将领和士卒再中暑了,马超认为可真是,自己到时候可真没什么好办法啊。一个两个的话,那倒是没太大问题,可人要是一多的话,那么自己也没辙。马超还没认为,就自己这还不到二把刀的水平,就能解决什么

    大问题,那样儿的话,就纯粹是扯了。所以说他也是希望,赶紧到时候,自己好让士卒鸣金收兵了,如此,这大家都能早回大营,回大帐好好休息了,不是吗。所以这个时候,看己方什么时候回去休息,还得是看张任的,当然了,非要说是看徐晃,这个也不是就没点儿道

    理,反正就是那样儿,没错。张任表现好呢,自然就能多在关上会儿,而要是人家徐晃依旧强势的话,那么自然就是相反的,如此,就是这样儿。而此时还别说,张任还在咬牙坚持啊,这绝对不是说他一下进步了,这个还没有,不过就只是他暂时看看能挡住徐晃进攻,就是这样儿。但是他还能咬牙,但是凉州军士卒就不行了,多少人为了活命的话,那只能是从

    关上跳下去,最后非死即伤,好着的话,真没几个。那样儿的,都是高手,要不就是底下有人帮衬着,这个倒是能帮大忙,不过那样儿情况,可绝对不会说是事实发生,那可能吗?所以跳下去,那就是各安天命了,没什么说的。反正不管是什么,你自己所选择的,就这

    样儿。哪怕你就选择了当逃兵,也不是不行,不过你自己要承担好最后的结果就是了。张任最后终于是被逼退了,他也不可能不被打下去,真能那样儿,他不神了?但是显然,这他还没有,所以在徐晃一句,“你下去吧!”,说完,张任就光荣下去了。他确实,他倒是想挡

    住人家的进攻,不过却没那么大的本事,这个也挺无奈的。不过张任是有自知之明,早就知道情况了,所以对此,他也没什么更多想法。不过这大热天的,自己带兵在函谷关外这么进攻,最多也就是再支持个一次了,要不到时候别说是自己,就是己方士卒,估计都要支持不住啊。当然了,他们关上的兖州军,包括徐晃,也没好了哪儿去,但是人家好歹是主场,

    所以这个比己方更有优势啊。这对己方来说,是这么热,他们也是,不过他们应该休息比己方好,毕竟己方要在大营里,营帐中,他们不必,所以这个就是问题了。他们在的地方,比己方那营帐强多了,所以说,在这方面,他们占优,而己方没什么优势可言了。对于这个,

    张任自然是知道的,所以这又是对己方没什么好处的事儿,最后还得是自己带兵上去一次,再撤,而己方是能休息了,可人家呢,也是一样儿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