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自己这大汉天子,却是没有几个可用之人,要说得落魄成什么样儿了。所以就是刘协他一想到自己,很多时候也是,不胜唏嘘啊。但他也真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知道自己没人家曹操那奸雄实力,更没人家马超会把握时机收拢人才,也没孙策那么幸运,所以刘协知道,这要从三分天下中,兴复汉室的话,这个事儿就是基本上不要再想了。但他却还真是没放弃,

    至少还有支持他的东西在,这个,其实就够了,要不然的话,他如今也不会是这个想法了。早就成天整日都醉生梦死去了,但是那显然不是他刘协想要的。他还想看到大汉复兴的那一日呢,所以自己能那么去做吗?说起来自己真要那样儿的话,也只能是假的,是去迷惑曹操,

    而那倒是曹操/他乐意看到的,不过他最后却也是很清楚,那绝对不会是真的,所以想要骗过曹操,那是想都不要想。别说是他了,就说人家手下还有好几个天下顶级的谋士呢,还有那么多将领呢,所以你可别都把人家给当傻子啊。是啊,谁还看不出来真假,谁还能不知

    道这个?所以刘协也真是,也真是,没准备说要来一个迷惑曹操,让他们放松警惕什么的。而曹操离开之后,刘协自己是想了一会儿,其实他觉得是一会儿,可是实际的时间,那却没短了,一个时辰,就那么过去了,但是显然,他没注意这个事儿。而后,他是直接就让小黄门去找来一个自己心腹。说起来没有人说话,没人倾听,这刘协确实是挺没劲的,所以这个

    时候,还是找个人,就算是比较不错吧。怎么说,自己心腹是没什么大本事,这个不假,但好歹也是心腹之人,至少说几句话,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更不用担心被传出去,因为就只有自己和他知道,其他人都给自己打发走了。哪怕就是他曹孟德的人,也一样儿。曹操并

    非说就什么事儿,任何东西,他都一定要知道,那个还真不是。比如说现在吧,就是所有人都让刘协给打发走了,那也没有办法。曹操不会知道其人对心腹都说了什么,但是这个事儿,他是一定会记住的,所以就是这样儿。而刘协呢,他自然不认为,连这么点儿事儿,曹

    操还能跑到宫里来问自己什么,问这自己都对别人说什么了,那纯属开玩笑了。最多,最多,他也就在某日的时候,稍微提及一下而已,那都多说了,差不多也就是这样儿吧,其他的,也真就没什么了。曹操也并非就是要做到,事无巨细,关于刘协的什么事儿,他都要知道不可。真是,他还没到那个地步,并且这个时候,显然不是他和刘协关键紧张的时候,虽

    说他们不至于说是蜜月期,但是绝对,比关系紧张的时候,那可强太多太多了。因此,曹操就算知道刘协见了一个没什么本事的人,但是他也不会去细打听什么,到底他们都谈了什么。如果说曹操真要是每一次都那么严格防范的话,那么估计也就没有“衣带诏”那样儿的

    事儿了,是吧。但是有一点,必须要承认的是,刘协他确实,没对自己心腹多说什么,无非就是闲聊几句,而相谈的,基本上也和曹操都没半点儿关系。其实就算是有关系,那也都无所谓了,只要不触及曹操的底线,那么就半点儿事儿都没有。而触及其人底线的,最后可都让他给咔嚓了。就说那历史上,演义中,衣带诏的事儿,上面的人,除了刘备,其他哪个

    没让曹操给杀了?所以真是,曹操对于想杀自己的,他向来都是,必须给灭掉。刘备他实在是没有办法,不是不想杀,实在是想杀其人的时候,真都再也没有机会了,直到他都病逝了,刘备还挺了三年多呢,所以真是,这个人家刘备都死在他后面了,他却没在人家后面死,却死在人家前面了啊。所以还是那话,其实最后曹操还是比刘备倒霉,别看刘备漂泊大半辈

    子,被人是追到这儿,追到那儿的,至少他还比曹操多活了三年多呢,反正从这个上面来说,他就比曹操强。而且他称帝了,曹操这辈子,最多就是个魏王,至于说魏武帝,那不是是追谥的而已。他刘备那可是历史上承认的蜀国昭烈帝,所以说,这,其实他就超过曹操了。

    公元二〇三年夏,司隶大旱,马超和属下是一致认为,此乃出兵的大好时机,因为己方存粮不少,所以干旱对己方影响不大,可对兖州军……所以马超东出长安,带兵十万,兵进函谷关,曹操接到情报后,是没有办法,写信给孙策,差快马,让人送往江东。其实曹操对此,

    可以说他是早有所料,毕竟司隶大旱,自己根本就不会有什么动作,但是他马超能没有?没有点儿动作,那就不是他马孟起的作风了,不是吗,所以如今这样儿,那才对。马超带兵出长安,直奔函谷关,孙策知道的时候,比曹操晚点儿,而书信来的时候,却基本上和他知道消息的时候,差不多少。看到曹操亲笔书信后,展开一看,孙策就是一笑,然后先让送信

    的休息一下,然后就在建业召集了众将,当然是开会!所有在建业的,都到了,孙策说道:“各位都知道,马超因为司隶大旱,如今是兵出长安,直奔函谷关,这是要和曹孟德兖州军在司隶大战啊!之前他一直都没什么动作,敢情这如今机会来了,他果然是没有放过!而曹

    孟德书信与我,各位请看,各位何以教我?”说完,就先把书信给了张昭,张昭看过后,给了周瑜,之后是鲁肃等人……其实曹操书信就几句话而已,但是事儿绝对不小,所以孙策是必然要和众人商议的。第一个开口的,既不是周瑜,也不是鲁肃,而是年纪比较大的张昭。

    张昭算是比较保守的这么一个人了,你说他害怕吧,其实也不对,毕竟张昭是有害怕的,但是他绝对不是说怕曹操。但是有一点,他是做梦都想着,己方能夺取了徐州,毕竟徐州才是他故乡,而江东,不过是他居住的地方而已。这个人年纪大了,就是这样儿,所谓是“树高千尺,叶落归根”,张昭觉得自己都这个年纪了,这自己还能活多久,那都不一定。可这

    忙活了一辈子,要是临死都回不去故乡,这岂不是遗憾了?所以说张昭他,其实一直都有想法,但是对于如今这样儿,如果说是去进攻徐州,他绝对是举双手赞同,但是进攻的不是徐州,还是马超凉州军那么强军的地方,他确实,是不赞同。所以直接就对孙策说道:“主

    公,曹孟德书信,主公却是不能同意!因为其人奸雄也,无非就是想让主公在江夏来一个‘围魏救赵’,好给他们兖州军减轻压力!最后好处都让他们兖州军得了,我们却什么都没有!”结果张昭这么一说,赞同他的还有,还好几个呢,都是文官,也一下都出来了,“我等

    附议!”孙策一看,这还有好几个不赞成的呢。不过一想也是,这事儿曹操也没许诺给己方

    什么,己方就这么去了,到时候他们不管是输赢,己方能得到什么?所以还真别说,张昭他所说的,并非就没有道理,因此,孙策也知道该如何去做了。不过孙策显然是不那么赞成张昭他们说的,因此,他是对几人摆了摆手,“各位所说,并非没有道理,所以此事,确实是需要一个万全之策!比如我们出兵,但是好处要足够!”结果张昭一听自己主公如此说,

    他就不多言语了,实在是自己主公那个意思,他懂。而且自己主公是比较好战的那么一个,你让他都已经快两年了,都没什么动作,他也憋得难受,所以这个是不是,自己也不是就真不能理解。反正如果说自己是他的话,最后没准还不如自己主公了,这事儿还说不定,所以

    听了孙策这么一说,张昭就坐了下来,他也想听听,周瑜鲁肃他们什么说辞,而且那些武将呢,都是何想法。说起来他想到了,武将就不会说不去,真的,基本上不会有,所以这个事儿,到了他们那儿,就是出兵出兵。这就之前张辽带兵去了辽东,其他的,己方众将都没

    动地方,所以让他们还能有什么想法?此时就听孙策继续问道:“各位,兖州军信使可就在驿馆歇息,咱们也不好让人家等太久了吧,所以各位是畅所欲言,赶紧拿出解决办法,到底如何去做?”孙策说完,第二个开口自然就是周瑜,这个时候,还得是顶级谋士,脑子转得最快,就听他说道:“主公,属下以为,曹孟德既然亲笔书信于我军,那么我军自然是当

    出兵!不过出兵多少,那却是我军自行决定,至于其他好处,当然不会让曹操少拿!”周瑜的两句话,可以说所有人都清楚,这周公瑾可是说到点子上了。为什么这么说呢,首先是己方出兵,曹操一听,那肯定是挺高兴。可他不知道己方出兵多少啊,那么出兵十万,是己

    方,可出个一两万,那也是,所以这个……并且,己方是说出兵不假,可从这儿到江夏,是还有段距离,当然不会让自己主公直接就从江夏派兵,所以什么时候到江夏,那也是不一定了。这个时候,曹操许诺给己方的好处,如果不到,那么己方的人马,也到不了江夏,反

    正己方就是“不见兔子不撒鹰”了,他曹孟德也没有办法啊。而一听周瑜的话,孙策是连连点头,就凭两人认识那么久,从小就认识,所以周瑜两句话,孙策是都明白他那意思,所以此时他说道:“好!既然公瑾如此说,那么就这么做吧。我如此回复他曹孟德,不知各位以为如何啊?”当然孙策这话不过就是走个形势而已,其实他自己很清楚,基本上就没有再

    反对的了,第一是真没有用,第二,绝对是几乎所有人都赞成的,就这么简单。结果果然,就听众人齐声道,哪怕是张昭也都如此,“主公英明,我等附议!”关键是这事儿,就这么做,才是对己方好处最多的,所以你不这么做,也不对是吧。于是孙策也是简单回复了曹操几句,

    最后是找来了送信来这儿的兖州军士卒,把信交给了他,让他带给曹操。他知道,曹操这个时候,他不会说直接就带兵去函谷关,因为自己是他的话,最多,去雒阳,但却不会是现在。所以孙策很清楚,曹操再等自己的书信,所以自己书信到许都后,他曹孟德自然是能亲

    眼看到,不会说错过了。一听说马超出兵函谷关,曹操是绝对没什么心情好的,但是在皇宫中的刘协,那心里,真是爽啊。反正这俩人都是他不待见的,对他来说,两人都战死沙场了,那才是他最愿意看到的呢。真那样儿的话,自己都得是脱衣服庆祝一下。当然了,他是皇帝,不会那么去做。但是刘协这个人,不去做的,不代表他就真没什么想法。其实他这个

    皇帝当的,他自己都知道,哪有啊,就自己这么一个,前无古人了,是吧。你要周天子的话,是不是人家还有个自主的地盘呢,可自己呢,就算是皇宫,其实都不是自己的啊,所以……一听说马超进攻函谷关了,可以说刘协晚上都没睡好觉。对他来说,其实他并非就愿意看着

    天下就这么一直太平下去。刚开始他是觉得挺好,可仔细一想,其实并不好,因为这么一来,好像曹操这实力是蹭蹭往上涨啊,这绝对不是好事儿。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