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曹操在襄平,一连呆了十日,而进襄平的第十一日,他才再次带着己方的人马出发,奔向了乐浪,是直接就奔赴了乐浪治所朝/鲜城。(至于说当初的朝/鲜城和如今的,是有联系,倒是不错。因为当初的朝/鲜城,其实就是如今朝/鲜平壤那附近的地方,这都不能多说了,反正大家了解下就可以了)可以说这地方,连曹操都没来过,其实别说是他了,就他如今所

    带来的这些人,可都没几个到过这地方的。因为实在是太偏远,而且还是很穷的地方,连异族异国,都不愿意来,所以……这地方还人烟稀少,加一起,一个郡才有多少人?如果不是有公孙康调拨到这儿的一万多士卒,这就算是整个乐浪郡,估计也没几万人。所以可想而

    知,这乐浪,可绝对是公孙康最后的退路了,毕竟让几万人养活一万多人?那不开玩笑吗,纯粹就是公孙康用最后还剩下的家底,来养活这辽东军最后还剩下的这些人马。而最后公孙康他只要连朝/鲜也守不住之后,那他就彻底是没地方跑了,要不就是身死,要不就是和孙

    平杨易石全他们一样儿,就隐姓埋名了,过一辈子,如此。而当从探马那儿了解到兖州军已经是快到乐浪的时候,公孙康这汗一下就下来了。他也不可能不如此,说起来他到朝/鲜之后,就是城门紧闭,是不许进,也不能出。没办法,这兖州军真是让他害怕啊,这个时候不紧闭城门?能行吗?就这公孙康都觉得未必防得住人家什么呢。之后他又是派出了好几十

    的探马,是密切注意从辽东通往乐浪的几条路上的情况,只要发现兖州军了,就立刻前来禀报。可见公孙康他都在意这个事儿都什么样儿了。他也清楚,曹操绝对不会不带兵来,那不可能,就算自己是他曹孟德,都得是引得胜之师,马上来这儿的,所以就更别说是人家了。

    至于说朝/鲜城最后到底能守住多少日,自己也没底儿啊。就说之前也是,襄平的时候,自己不也没底儿吗,这不没支持多久,就被破了。而此时公孙康也没在城头,他的想法,这兖州军还没兵临城下,那么就不用自己非在城头不可。所以一直也都是他们辽东军中,几个

    不入流的武将,在城头来着。其实要说他们打仗肯定是不行,和孙平他们几个都没法比,但是怎么说呢,至少比普通士卒强,这个是事实。所以在公孙康没上的时候,让他们在城头,也算是一时的应对之策了吧。当然人家兖州军一过来,就不用指望他们什么了,到时候公孙康还得自己亲自跑城头守城,就是这样儿。因为那不入流的武将,在城头守城,可真是,指

    望不上啊。所以对公孙康来说,与其是日日都提心吊胆,还不如是拼一把呢,自己亲自上城头守城,来得更实际,不是吗。并且这个其实也是自己之前在襄平就已经想好的了,如今不过就是实施晚了那么点儿而已,不就是那样儿吗。仔细一想,确实是如此。不过城头的辽

    东军士卒,他们可真是,不知道自己主公如何想法啊。要不然的话,至少他们知道公孙康也能上城头守城,那么这个时候,他们也能说稍微轻松点儿了吧。他们可不认为,兖州军就不来了,那真是开玩笑,试问人家此次来辽东,是做什么来的,所以是吧,这个怎么可能说人家就不出兵到这儿了呢。结果没过多少日,果然,兖州军还是兵临朝/鲜城下,就在距离

    城门不远处,人家是安营扎寨了。这么一下,是给城头的辽东军士卒,把他们不少人都给吓了一跳,毕竟这里面可有一多半都是新兵,所以什么时候见过如今这场景啊。就见城下的人简直是太多了,他们就算是没什么经验,也都看得出来,此时城下的人,绝对是超过了六万,这比己方在朝/鲜的人马可多了好几倍啊,所以这辽东军士卒还能不担心害怕吗。对他

    们来说,那襄平都让人家给那么破了,所以这如今不过才一个朝/鲜,真就能守得住多久?反正他们的心里,对此可确实是没什么底儿,就是如此。话说兖州军这一次一共来了多少人马呢,其实比之前,肯定是少了就对了,毕竟不说在攻襄平损失的人马,就说留下襄平的人,

    还有近万呢,所以说曹操带到朝/鲜的人马,是将近八万,自然是都包括了凉州军和江东军在内,所以就是这样儿的数量。当然和他们进攻襄平的时候比,确实是少了不假,可对于辽东军来讲,这八万人,还算少吗?自然是不少,不过他们还不知道具体的数,就只是知道,

    超过了六万人,至于说更多是多少,他们对此,那还真都不清楚。不过在曹操那儿来说,不到八万人,也是号称十万人,毕竟这都已经算是不错了,确实是有差距,要不然他就直接诈称个二十万了,这都不是不可能的事儿。在兖州军驻扎下来后,曹操是难得没着急进攻,这个可不是说他就让己方休息一日,而是一下就休息了三日。这么一来,就是城头的辽东军

    士卒,城内的公孙康,都不知道曹操/他到底是为了什么而这么去做的。但是有一点,他却是很清楚,那就是这个不光是他曹孟德,就是他手下那些人,包括甘宁张辽他们,也都如此想法,是都没有什么意见,所以曹操才如此的。至于说曹操为什么这么做,公孙康自然不

    会认为他们是要放过自己什么的,那纯就是扯了,显然一点儿都不可能。但是明显,兖州军也不会说发生了什么重要的事儿,有了什么问题,那不会有。因此,最后最为可能的原因,其实公孙康觉得,还是曹操觉得让他们兖州军多休息一下,也是有利于之后的战事。应该说

    他们倒是想一下就破了朝/鲜,可显然,那事儿不可能,所以他们绝对也是想了,尽量要早破城,就算是“退而求其次”,也是说要尽早破了城池,尽早灭了己方,就是这样儿。毕竟他们只要是如今破了朝/鲜,乐浪就归他们了,这己方也算是被灭了,就是如此。兖州军是一连休息了三日,可以说曹操/他们是没觉得什么,当然就算是在公孙康他们那儿,其实

    也未打乱他什么。毕竟公孙康对兖州军的态度在那儿摆着呢,就是“敌不动,我不动”。他虽说也确实,是没有预料到,曹操一下就让大军休息了三日,但是对他来说,自然是曹操大军休息时日越久,对他好处也就越多。公孙康是有多希望兖州军,能这么一直休息下去啊,

    要是一直到了冬日,那才好呢。可显然,那不可能。别说兖州军没有那么多粮草物资来让他们消耗,就算是他们辽东军,也一样儿是没有那么多粮。是,其他东西的话,还有点儿,可却绝对也是不够就对了。而且公孙康为了他自己,已经是不知道转移走多少钱了。哪怕如今乱世,钱没粮重要,可显然,公孙康没地方储备那么粮,就只能是转移财物,如此。毕竟

    粮实在是太占地方了,要是换成同样儿体积的财物,自然还是后者更多,是他公孙康更需要的,这个倒是没错。而且还真得承认什么呢,就是公孙康虽说不明白经济那些东西,可他却知道,自己手里的,基本上都是五铢钱,甚至还有金,他不懂那些贬值不贬值的问题,但是他却知道,就凭自己手里的五铢钱和金这些,天下那么大,是哪儿都能去。而这个时代的

    金,可不是那金子什么的,而更多的,指的是铜。不是说这个时代就没金,就说马超凉州军,就有不少,但是只能说他比其他诸侯多,其实还是少,这个是一定的,而且还不用。所以赏赐一般都说赏金多少多少,其实那都是铜,反正肯定比五铢钱什么的更有价值就对了,

    但和真正的金子,那还是不能比的啊。在东汉以前,从秦朝到东汉,这个期间,说金的话,那确确实实指的就是金子,这个一点儿没错。但是东汉之后,反正从东汉到三国时期,那所说的金,指的基本上都是铜了,这个就是这样儿。不过这个时代哪怕是铜,一样儿是有价值

    的,这个一点儿没错。兖州军第一次的试探进攻,依旧是乐进甘宁和张辽他们三人带兵,不过他们也发现了,城头守城的主将,居然是换成了公孙康,这个辽东之主,如今的辽东王!不过这个是他自己自封的,可不是朝廷承认的。当然了,你要是有实力,就是称帝,别人不承认,可你有实力,别人也拿你没什么办法。但是你没实力,被说是称王了,就是当个什么

    公,朝廷都得把你给灭了,就是这么简单。而如今呢,看看辽东军,还不就是这样儿吗。而对于城头换了对手,其实乐进他们倒是也都明白,显然,孙平他们几个,你不能说他们死了,这个基本上不会,但是他们绝对没有一个在这乐浪朝/鲜的,所以就只有他公孙康自己

    上了,他也许还不想,可是有其他的办法吗?答案当然是没有,所以说也只能是这样儿,只有这样儿,只好是这样儿,不对吗?不过对于乐进他们三个来说,还真是,从来没和公孙康打过交道,是,远远见过其人,不过和其人也没有接触,更是没带兵对垒过,这次倒是第

    一次啊。但他们却是知道,公孙康本事,那绝对是比孙平加上杨易,都强,这个应该是。如果说他一个人,是比不上孙平杨易加上石全,但是就前面两个加一起,他们却是比不上公孙康的,这个是不错。毕竟公孙康本事绝对是二流,而且超过其父,虽说谈不上是二流顶峰,可绝对不是二流末尾就是了,这个不错。所以他一个人,顶得上孙平杨易两个了,这个也是

    对。所以这个分工就明确了,依旧是甘宁和张辽,在公孙康这边儿,不过主要是看公孙康他对付谁了。而乐进呢,他显然还是,没人对付他,这城头如今别说是三个人了,就两个将领都没有,就他公孙康一个,所以……至于说那之前守城的不入流将领,早让公孙康给派到

    城里去带兵巡查了,可不敢让他们在城头上呆着。毕竟在他看来,真要是让他们也带兵守城,那最后绝对是要影响士气的,所以那样儿的事儿,自己能做吗?因此,哪怕城头就只有他一个人,但是公孙康心里也认了。至少他也认为,其实这个就是最好的结果,也是自己选

    择的,对吧。而公孙康他不可能说一个人,对付甘宁张辽两人,他也没有那分身术,更没那个本事。所以他的选择,自然是对付甘宁了,所以第一个上城头的,当然是张辽,而不是乐进。为什么,因为在同等条件下,他们都没将领带兵对上,那么自然是张辽先上来,毕竟人家那本事在那儿摆着呢。至于说乐进,他虽说确实,也可以,但是和张辽一比,这差距不

    就有了。所以他只是第二个上去的,而甘宁,却是一直没上来,没办法,那公孙康可比孙平厉害多了,就是两个孙平,也不是其人的对手啊,所以这个结果,其实是正常的。至于说上来的张辽,他的意思倒是简单,带着士卒直接就奔公孙康去了,可辽东军士卒,他们能让

    吗,所以呼啦一下,之前防守他的那些,就都围了过去,开始了对张辽和兖州军士卒的进攻。至于说乐进,他上来后,也是和张辽一样儿,结果待遇,自然也都没差什么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