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反正最后的结果,就是三人都没能追上公孙康,失败了,然后是无功而返,最后这不回来给曹操复命了吗。而曹操对此,那其实都是他所料之中,所以真就没什么可意外的。真说起来,追不上人家,那才对,真要说给人家追上了,再把公孙康给擒住了,又带回来了,那才是要出乎他和众人的所料。不过对乐进他们来说,虽然他们也没说,就一定是能擒住其人,

    可以他们几个的速度,居然是连对方的影儿都没看着,这个怎么说,反正可不单单是丢人的事儿了,他们就是这么个想法,所以此时他们心情也是不太好,哪怕这个时候己方(兖州军)都已经进襄平了,但是这个和那个,就分明是两回事儿,是吧,所以……曹操看着三人,

    赶紧是先说道:“快,三位赶紧坐,坐!”“谢主公!(司空)”不管怎么说,哪怕都已经是这个时候了,三人心情都不怎么样儿,可自己主公(曹操)他这么客气,三人怎么都得说两句,这是必须的。而曹操见三人坐下之后,他这才笑道:“三位一定是追击公孙康不成,才

    有此状态啊!”乐进他们他们,是一拱手,“主公(司空),属下(在下)惭愧!”曹操闻言,是把手一摆,然后是接着说道:“三位这说哪里话来,这今能进襄平,确实是多仰仗三位出了大力,三位有功于我军,有功于大汉,不管怎么说……”曹操那意思,你们三位可都是大功臣,虽说如今是,没能抓到公孙康,但是咱们来日方长。其实曹操就差直接说了,这你们

    抓不到他,那才正常,真要是给他抓住了,可真就太小看其人了。不过曹操没那么明说而已,不过话里话外,却都是那个意思,所以乐进他们也都懂。毕竟不管说是他也好,还是甘宁张辽也罢,都是什么人啊,还能不懂曹操的意思?就说乐进,可能他平时确实,不善言辞,

    这个一点儿不错,但是自己主公,彼此接触都快二十年了,所以他还能不了解其人了,就和曹操了解他一样儿,这个是吧,也确实……三人一听,是继续连称惭愧。当然这个和之前所说的,确实还有不同的地方,不一样儿之处。最开始,三人说惭愧,那是对曹操说,这自

    己三人没追上人家公孙康,更是连个人人影儿都没碰到,所以这个事儿说起来是真惭愧。而如今呢,则是在听了曹操所说之后,他们觉得自己几个,确实是太过于看重这个了,还得是自己主公(曹操)来劝慰自己几个,所以他们更是连称惭愧,不好意思啊。而曹操一看三人如此表情,再一听他们所说,就知道,这事儿就算是暂时过去了。其实仔细一想,也确实

    是这么回事儿,他才不相信三人就什么都不知道。如果说公孙康真那么容易抓住的话,自己不早让所有人都出手了?就连程昱和荀攸,他们都没多说什么,这难道还不能说明问题吗?说起来如果不是真就抓不到其人,只要还有不少希望,那么程昱和荀攸他们,就一定会

    出手,毕竟两人可是那天下顶级的谋士,这个不是白称呼的,要是没那顶级谋士的本事,也当不起别人那么称呼啊。这称呼可不是自己给自己封的,而是被人叫出来的,不是别人捧出来的,而确实,是实实在在,两人真有那个本事啊。所以曹操/他可不认为三人就什么都想不明白,不过就是因为暂时,他们确实是因为没看到公孙康的人影儿,给他们的心情影响

    了。而人的心情一旦受到影响,也确实是容易出点儿其他的问题,比如说现在,所以是吧,曹操觉得自己作为主公,作为兖州军之主,确实也是有必要提醒他们一下,别在意那不应该去怎么在意在乎的东西,要不然的话,不都是事儿了。而如今来看,他知道,效果还都不错,至少三人都回过来了,这就比什么都强,不是吗。其实自己也是,不愿意多说而已,如果不

    是因为三人这样儿,如果不是说己方刚进城,自己可真是,都懒得说那么多。但是如今,这却是自己有必要,必须要说的,而都已经这个时候,倒是好了,自己说完之后,他们也都不去计较了,挺好。之后曹操简单说了几句,就让所有人告辞休息了,都这个时候了,再不

    休息,再耽误会儿,那没准就都天亮了,所以……众人和自己主公(曹操)告辞,曹操对他们点了点头,摆手让他们下去休息。等所有人都离开了之后,他也是回自己屋中休息了。当然他住的地方,自然就是府邸中最好的,原来公孙康的地方。其实公孙康和公孙度的房间,

    是整个王府中最好的,但是公孙度因为是在这儿病逝的,所以曹操比较忌讳这个,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去公孙度的房间住的。反正对他来说,那地方谁爱去谁去,自己就不去,哪怕那地方也挺好,不过这个重要吗,所以说他没去那儿,就只是在公孙康的房间休息下来了。而曹操属下,自然是知道自己主公都什么样儿,所以对于自己主公如此,他们可真是,一点

    儿意外的都没有。如果说自己主公不这样儿,他们才会真就觉得有意外呢,所以说是吧,这个也确实也是这样儿。所以如此,曹操休息下来了,至于说之后的事儿,那都是明早的了,不是这个时候他还要去过问的。当然大多数人休息,可还有人不能休息,比如说值守城头的

    兖州军将领,和城外,还得出城去守御大营的主将。别看如今这样儿,是没有战事了,可实际上,这你不小心还真是不行啊,所以这都是必须必要的,没有什么说的。第二日,曹操起来也不是说特别早,但是本来昨晚他也没说休息很好,所以起来稍微晚点儿,手下人也都

    不是说不能理解。其实真要说起来,他们又何尝不是如此呢,不过因为他们都早已习惯而已,而且还不像曹操那么大年纪了,所以确实,真就是没什么大不了的。这个时候早起,下午的时候早点儿休息一下,确实也是不错。晚上的话,再更早睡下,也确实是挺好。众人是和自己主公一起用了朝食,其实这也是曹操的意思,毕竟昨夜是刚进襄平,所以那么晚了,

    晚宴肯定是没有,那么今早这么一起朝食,就算是一个好的开头吧。吃过后,他还没忘了对众人说一句,晚上戌时,准时摆宴,宴请所有人。众人一听,他们是心情不错,这如今终于是破了襄平,所以这晚宴也是应该的,终于是等到这一日了啊!可以说真就是已经好久都

    没有这么轻松过了,不是吗。因此,他们是齐声应诺。都知道,之前是不能喝酒,但是如今,确实是可以了。自己主公(曹操)不会再限制太多,只要不是说喝太多,就基本上没大事儿。他们都是,了解自己主公(曹操)啊,之前是因为还有战事,因此,那却是不得不那样儿。酒当然是不能喝了。但是如今,这战事基本上就暂时告一段落了,所以也真是,确实

    是可以随便喝。哪怕就是多了,也无所谓了,只要你不耍酒疯什么的,自己主公(曹操)也就不会多说什么。所以众人心里自然是挺高兴,对他们来说,这算算是多少时日没喝酒了,真是太久了,所以今晚能敞开了喝,这不是挺好吗,确实,就和己方(兖州军)胜利一样儿,都是那么让人心情愉悦,开心快乐啊。曹操和众人说了晚宴后,就没再多说,让众人都告辞

    了,该出城整军整军,该在城中处理善后的,自然就处理善后。就是曹操自己,也不是说就一点儿事儿没有,他必须要上表天子,说一下破襄平的事儿。这个是必须的,哪怕此时辽东军也未被灭,公孙康更是没被擒住,但是这如今都不是那最重要的,因为如今最重要的是,

    就是己方破了襄平,如此。为什么这么说呢,就因为襄平对于辽东军,它在辽东的地位,就决定了,破了襄平,曹操是必须要上表天子的,因为这个是辽东军的大本营,是辽东郡的治所,是他们公孙度公孙康的后院,所以还能不重要?因此,曹操是提笔写好了上表的奏折,

    差专人,骑快马,送往许都。当然了,他也没有忘了,提一下立功的几人,包括己方众人,他都有提及。不过这个时候,他也清楚,绝对不是说赏赐的时机,因此,他也没说让刘协给他们赏赐什么的,但是对于有功之臣,这个是必须先记下来的,等什么时候班师回许都了,到时候刘协他必须是要论功行赏,是一点儿都不能缺了。而曹操自然是认为,刘协他知道自

    己的意思,毕竟这事儿自己做了也不是一次两次,一回两回了,所以他刘协还能不知道吗。但是怎么说呢,其实他也清楚,真在刘协的眼里,如今算是平了辽东,其实他心里,是有高兴的地方,但是同时,他心里更是有不满。高兴的地方,是因为公孙度公孙康他们是反叛,

    是反贼,不管之前什么样儿,只要异性称王,他们没那个实力就敢那样儿,那就是反贼,没什么说的。所以刘协对待这样儿的人,他心情能好?因此,平了辽东,他自然是心情可以。但是同样儿,因为兖州军地盘又扩大了,可以说以后兖州军可能实力又要增强,这个却又不

    是他想看到的,所以曹操都明白,他刘协也是矛盾啊。但是却没有办法,因为这个就是事实,你也改变不了,不是吗?所以曹操也都知道刘协的想法,他那个皇帝当的,也是真挺不容易啊。但是自己就容易吗,自己更不容易,所以什么都别说了,都一样儿。而曹操让人送走了自己的奏折后,他还有其他事儿要处理,毕竟城内城外的事儿,小事儿他们自己就能做

    主了,但是大事儿上,必须要自己主公定夺拍板儿才行,这个是一定的,必须的。怎么说如今曹操还在这儿呢,并且襄平更是新定,所以曹操拍板儿的事儿,是必须要有的。如果说曹操/他没在这儿的话,那么真就没有办法了,只能是他们自己解决,自己定论。但是自己

    主公都在,你说不让曹操看一眼,说一下,那能成吗?所以说其实不光是众人,没有一个说就一点儿事儿都没有的,他们是都有自己要做的,就连曹操,他也不是说整日都闲着。是,他绝对有空闲的时候,不过那也是有限的,这个一点儿不错。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出来个事

    儿,属下来找他,必须要自己主公亲自过目,要不都不行。当然那样儿的事儿,确实没有一件是小事儿,曹操还能不知道,可以说这么多年了,自己手下那些个,还能不清楚什么事儿该来找自己,什么事儿不用来?当然,他们是再清楚不过了,所以真的,自己从来都没想过这个,只要他们来,就一定是大事儿,也是自己关心关注的,这个都不用说了,从来都是

    如此。就说这个时候,正是程昱和荀攸,联合一起来找自己主公,因为有一个事儿,是必须曹操过目,就是襄平府库的情况。别看公孙康是卷跑了基本上所有的财物,但是府库里的东西,可不是说他公孙康再加上几十士卒,就能给搬空的,“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襄平再穷,

    可城内的府库里,也还是有点儿东西的,虽说肯定不能和兖州军比,但是绝对不能说少,因此,这个时候,清点完毕后,程昱和荀攸是给自己主公看一下已经登记好的情况。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