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都知道,自己主公那样儿,可他们也真是,无奈啊,太无奈了,根本也没什么好办法。最多,也就只能说像现在这样儿,跟在自己主公身边,然后尽量是别让自己主公那么自大自满,这样儿。可如今来看,之前没大胜,没胜利的时候,可以说自己主公还是小心谨慎的,像如今这样儿,可以后的话,这今晚刚来了这么一场胜利,所以之后可真就是不好说了啊。公孙

    康、孙平杨易,还有石全,他们都跑了,而城中此时没有大战,兖州军竟然是以这么一种方式,就直接接管了襄平。说起来对他们来说,其实也并不是所料之中的。毕竟在大多人的眼里,不管是众人还是说兖州军士卒,还以为他们还得战个一两日,估计最后才能破城呢。

    甚至到了最后,估计还要巷战什么的,那都不是不可能。不过他们却是忘了很重要的一点,那就是,真要那样儿的话,只有说孙平杨易公孙康他们还都在襄平,如此情况之下,才能说辽东军去来一个巷战,和兖州军最后继续拼。不过即便真是那样儿,他们更多的,还得是投

    降,甚至直接就跑了,这样儿。因此,在他们都先跑了之后,哪里还有辽东军士卒为他们卖命?真那样儿的话,那不是都傻了吗,所以也确实,没有也没可能。知道城内彻底是没有埋伏,所以曹操是顺利带着主力进去了。当然了,他怎么说都不可能带着己方八/九万的士卒进襄平,那是绝对不可能的,所以也就是四五分之一,如此而已。而且更主要的,是他们

    要守城,而更多的人,还是都留在城外了,就是这么回事儿。但是兖州军的将领,此时却都进来了,这个倒是必须的,也是肯定的。说起来他们应该是从去年开始,就一直想着自己这些人能这么进襄平,可结果呢,去年是败了,灰溜溜撤退,这不,今年春,这才算是达成

    当初的心愿啊,想想,真是挺不容易的。所以他们此时此刻的心情,也都是可想而知了。也就是像程昱还有荀攸这样儿的顶级谋士,基本上没有那么多事儿,能牵住他们多少心思。能让他们心里波动很大的,绝对都不是简单的事儿,不是小事儿就对了。所以说和那些武将

    相比,他们绝对是想法最少的。不过两人确实,也都想过了,还真是,公孙康他们几个跑得可是真快啊,虽说自己两人之前并非是没想过他们能跑,但是他们这么速度,还真是,有点儿出乎两人所料了,如此。不过不管怎么说,己方这如今是能进了襄平,哪怕这都是后半夜了,这么晚了,但是程昱荀攸他们也一样儿是觉得挺好的。怎么说从去年开始,到现在,

    己方就这么一直拼,都为了什么?还不就是为了能拿下襄平吗?当然,要是给公孙康辽东军都灭了的话,那样儿就更好了。而如今呢,虽说他公孙康几个人跑远了,这个没错,但是辽东军他们确实,绝对是伤筋动骨,已经没有多少可用之兵,可战之人了。确实。满打满算,

    还有乐浪有那么一万的辽东军正规军,就算不错了,而那就是他公孙康最后的家底儿了。所以这个事儿其实仔细一想,虽然公孙康没被己方所擒,这辽东军也没说是全军覆没,可襄平终于是让己方给破了,哪怕最后是他们辽东军的士卒开城投降的,但是这个重要吗,显然已经是不重要了。因为对他们来说,其实如今至少破襄平这个目的,达到了就好,至于说灭

    辽东军,那么其实一想,也就是早晚的问题。是,对公孙康其人,也许最后也未必就能抓到他,毕竟其人真要是舍弃了城池舍弃了所有人,他自己一人跑了,那么谁拿他也没办法。不过其人只要还有牵挂的话,没那么大决心彻底离开,那么就有机会灭了他的,这个也确实是没错。而此时曹操则是带人直接就进了辽东王府,虽说这地儿名儿是叫王府,可那府邸和

    曹操的司空府相比,还是差太多的,基本上就不能相提并论。必然,辽东又不是什么富有的地方,苦寒之地啊,所以哪怕就是所谓的王府,也依旧是不能和曹操司空府相比的。他们要有那个财力的话,估计如今可能就不这样儿了,也许,是吧。所以这个也不得不说,古人

    和后世的人还是,有很大的不同。至少公孙康你说他就不好面子吗,显然不是,但是他却非常明白,与其真用钱去建造自己府邸什么的,还不如多征兵来得实际呢,那样儿至少好处更多是吧,所以就是这样儿。而且他也真是很清楚,他们辽东军可真是没有什么闲钱,去修

    建府邸什么的,这个也确实是现实,一点儿没错,你是接受也得接受,不接受,也得是这样儿。所以哪怕辽东这还是个王府不假,可和之前,根本也没什么区别就对了。如果说他们辽东军有凉州军那个财力物力的话,那么公孙康也不会说吝啬修一下自己的王府什么的,那他倒是觉得都应该做的了,所以现实情况,那不是不允许吗。而曹操此时在辽东王府会客厅,

    先是见了如今还在襄平城内的辽东大小官员,反正够级别的,如今可都在屋中站着。这帮人可没一个跑的,别说公孙康根本就不会带他们,就说他们中哪个不是拖家带口,而且还都没什么大本事,全都是文官,所以要他们有什么大用?因此,这些人自然早都被他给放弃了,

    但是对于曹操来说,他却绝对不会说杀了他们就是了。毕竟公孙康他称王,和这些人还真是没什么大关系。根本也不是他们撺掇的,甚至他们其实也不同意,其实他们中更多人,还是希望当汉臣,不过就是“小胳膊拧不过大腿”啊,所以他们也没办法。至于说之后辽东这

    边儿称王了,他们也不可能说不在这儿干,第一他们还得养家糊口,第二,要是谁跑,最后估计都没好下场,所以也都是不敢。而如今呢,他们都落到自己手了,自己也不会说杀了他们,根本就没什么用。而且只要赦免这些人,才能更好收拢辽东的人心,所以曹操很清楚,让他们活着的作用,比死了更大,或者说活着对己方好处更多,所以曹操当然知道要如何去

    做了。所以此时就听他对众人笑道:“各位不必担心,今深夜让大家前来,大家想必都知道是为了什么,到底是何原因!那反贼公孙康孙平杨易石全等人,皆已经逃走,而他们却和各位,其实都没任何关系,所以各位无论以前到底何种情况,今,我定当会奏请天子,赦免

    诸位的!各位放心就是!”其实曹操这么两句话,就算已经是赦免了所有人。至于说奏请天子什么的,那无非就是走个形势而已,所以众人赶紧都是对曹操千恩万谢,这是饶过自己一命啊,“多谢司空!”众人是异口同声,对他们来说,这算是最好的事儿了,真的。曹操看着众人那一副感恩戴德的样儿,他就知道,今夜所作的事儿,是半点儿都没错。至少别的不

    说,就说这帮人的心,那基本上是没太大问题了。说起来曹操杀他们,那实在是太容易了,真的,就一句话的事儿。可不说称王的事儿,本来就和他们没什么关系,就说真有关系的话,只要他们不是罪魁祸首,那么就一定是要赦免他们。毕竟还是那话,只有他们活着,如此才对己方有好处,而且是更多,更大,就是这样儿。而一帮死人的话,那怎么说,都对己方没

    什么好处,甚至还会失去一部分人的人心,毕竟如今的辽东军士卒,可还是不怎么稳定啊,而这个却是己方必须要面对的事儿。如今投降的士卒,虽说没上万,可三四千总有,要是他们真来个集体暴动什么的,就算是己方,那也是要损失一些的。因此,这个绝对不是曹操想

    要看到的。而如今除了辽东军士卒投降之外,孙平他们没一个投靠自己的,都跑了,所以也没人帮着己方安稳这些人心。就只能说是靠着己方的将领,可己方那几个,在这个方面,终于是不如他们本土的几个将领。不说和那石全相比,就说和孙平杨易比,己方的几人,在

    这上面的作用,也是不如他们啊。所以说孙平杨易,哪怕就是石全,他们其实是忽略了一个重要的问题,那就是他们不是公孙康,所以曹操没有必杀他们的理由。而且确确实实,因为辽东军士卒投降的原因,是真需要他们的安抚,这个可以说一样儿重要,因此,怎么都不会杀了他们,顶多,最后就不重用他们而已,差不多也就是这样儿了。但是对公孙康,那却

    是必杀的,这个不用想,必然,没说的。但是三人也是有自己的想法,他们觉得还是跑了好,不但是能保住命了,以后也是有选择。是归隐也好,还是说投靠其他诸侯,也并非都不行。毕竟天底下可不是说就只有他兖州军一个军队,不是只有他曹操一个主公,是吧,还有

    人家凉州军和江东军呢。凉州军的话,也许马超眼光更高,但是江东军,他们认为只要两人去投靠了,那么基本上,是没什么太大问题的。至于说以前他们是跟着公孙康,在辽东军做事儿,属于反贼身份,试问孙策他岂能在乎这个?至于说对曹操兖州军那边儿,也并非就

    不好交待什么的,孙策能怕这个吗?显然,真不会,也不能。所以说孙平杨易他们,也不是说就一点儿想法都没有,最后他们认为自己想归隐,自然有归隐的地方。如果说等乐浪被兖州军占了之后,自己两人家人也就更安全了,到时候把他们接出来,自己两人就归隐了。如果说要投靠孙策江东军,那么就直接就去投靠,哪怕不带着自己家人,可怎么说,江东军

    不像凉州军还有兖州军那样儿,人才那么多,所以正值他们缺人的时候,哪怕自己两个三流武将,他们也不会说就拒之门外的。所以说两人的打算,其实都是早已想好。唯独就是不能去投靠兖州军,别说受不受重用,就说最后能不能活着,都是问题。显然他们确实是没想,

    曹操其实没有必杀他们的理由,倒是有让他们活命的原因啊。不过如果他们真有那么明白的想法,估计也落不到如今这个地步了,真的。说说话,本事大的人,未必就一定能活得久,活得时间长,但是聪明人,基本上死得都不会说太早,是不是,除非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的那种,那就是真没有办法了,谁也救不了自己给自己整死的人啊。之后曹操是先打发走了一帮刚被他所赦免的人,众人告辞。然后曹操又和众人讲了几句,这个时候,去追公孙康几人的乐进他们三个回来了。一看就知道,无功而返。其实不用看,曹操/他们也清楚,三人必然是追不上人家。不说人家对襄平城的熟悉程度,就说人家离开的时候,距离如今都已

    经过了多久了?要是能追上他们,就真怪了,而且你也就知道公孙康他往哪个方向跑,那几个,知道吗?不知道,乐进他们,就是往东南去追的公孙康,可显然,是连人影儿都没有看到。其实也是,从辽东到乐浪的路,何止是一条两条,最近的是一条,可人家真就可能往

    那边儿走吗?三人是往三条不同路去追的,但是却依旧是没能看到人影儿,这个就不得不说,不是人家跑得快,就是没在这三条路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