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果然如张杨所说,九月十七这天,丁原领大军返还晋阳,所有人都和他一起回晋阳了。

    丁原和吕布走在最前面,他们后面是张辽和曹性,再往后则是一万并州军,而之后是高顺和张杨领着三百多陷阵营和精锐营的士卒,最后是马超。

    这是张杨给他安排的,马超也问过张杨,“我要是跑了稚叔兄你怎么办?张扬一笑,”“孟起兄弟你不用担心我,有奉先和伏义在,丁建阳他不会杀我就是了。最不好的结果就是我离开军中罢了,或者把我降到普通士卒,没什么大不了的,你走你的就是了,当初是我把你拉进来的,当然也应该由我把你护送走。”

    张杨确实够朋友,马超很感激他,现在没机会,只能以后找机会报答了。

    在大军回晋阳的途中,马超寻了个夜晚大军驻扎休息的机会,他趁人不注意就悄悄溜了。等被人发现的时候,都已经是天亮了。丁原知道后,比较生气,在自己眼皮底下居然出了逃兵,本来想重处张杨,但有吕布高顺他们求情,最后也就从轻处罚了,张杨因此事被贬为普通士卒。

    马超跑了,丁原虽说是比较生气,但也没怎么在意,马超在他这个一州刺史的眼里,也不过就比普通的士卒强一点儿而已,跑就跑了,能有什么。只有高顺不这么认为,他和马超虽然接触时间不长,也不多,但他知道,马超绝对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的人,他逃跑是早就想好的。

    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人早都走了。马超逃跑后,就马不停蹄地赶往云中城,终于在九月十九的下午,他终于到了。

    结果到了城门口一看,正见崔安在那等着自己呢,这也不知道等了多久。

    崔安也看见了马超,他连忙跑了过来,“主公,你可回来了!”

    马超问道:“福达,你一直在这等我?”

    “是啊,主公你让俺在这等你的。俺八月回来后就天天白天在城门口等你,晚上关城门之前再回去。”

    马超听后一笑,这崔安还真听话啊,看来他真怕自己把他赶回扶风老家。

    “好,福达你做得很好!走吧,我们一起回云中城的家!”

    于是两人一起回到了马超在云中城所买的房子,崔安也把他的马和包裹带了来。安顿好马匹进了屋后,马超询问起了崔安一路护送蔡邕父女的事来。

    崔安给马超讲起了五原郡九原城外分别之后的事。他护送蔡邕父女去吴郡,但这么一看,自己有马骑,但蔡邕父女什么都没有。于是崔安就又回了九原城,雇了辆马车,载着蔡邕父女一起出发。本来车把式一听是去吴郡那么远的地方,人家都不爱去,但在崔安拿出了钱又瞪了眼之后,终于没办法答应了。

    于是车把式赶马车拉着蔡邕父女,崔安骑着马在旁边跟着了,四人踏上了去吴郡的路。一路上也遇到了一两拨不开眼的小贼,但在崔安大戟一挥之下,所有人非死即伤,都没有站着的。这一来,可把车把式给后怕坏了,到这时候他才知道,敢情雇车的这主可不是善茬,杀人不眨眼啊,幸好当时同意来了,要不这主给自己来那么一戟,这小命可就早交代了。

    到了七月初八,四人才到吴郡,付完车钱,车把式又接了趟跑冀州的活儿就走了。而蔡邕父女也去了朋友家,相互道别后,崔安也独自回了并州。

    他到了云中城,一直也没忘马超嘱咐他的话,天天在城门口等着马超。等了一个半月,终于在今日等到了。

    事情就是这样,马超听崔安讲完,他对蔡邕父女也就放了心。崔安也真是听话,等自己这么长时间,也幸好他包里装了不少财物,足够他花。

    马超拿出了地图看了看,并州之行可以说是圆满结束了,他下一步的打算是离开云中城去幽州或者冀州。但到底是先去幽州还是冀州他略微犹豫了一下,不过马超最后拍板决定还是先去冀州,等过一段时间后再去幽州。

    “福达,今晚好好休息,明日一早,我们就动身出发去冀州!”

    “太好了,主公!俺都一个多月没出过这地儿多远了,这回可算离开这鬼地方了!”看来在云中城待了这么长时间,把崔安都待烦了。

    到了次日辰时,马超和崔安收拾好了东西上了路。至于云中城里的房子,就这么放着吧。它又没腿不会跑,以后万一哪天再来云中,也好有个落脚的地方。

    两人向着冀州常山国行去,途中会路过雁门,他们会在那停留会儿,然后赶往冀州。本来马超最早的打算是要去雁门的,谁知在丁原那见到了张辽,那就没必要再在雁门多待了。不过这次路过,马超觉得那就正好好好看看吧。

    两人的马都是上等马,尤其马超还是一人双马,其中一匹是张杨送的那个,他看到马也会想起张杨来。也不知如今稚叔兄怎么样了,不要因为自己的事而牵连太多啊。

    他和崔安一路也不着急,近三天到了雁门郡,他们在这没逗留太久,只待了一晚,第二日就动身去了冀州。

    越靠近冀州,马超就越觉得并州是穷地方,人家冀州可比并州强了太多太多。也难怪,凉并幽都属于穷地方,而冀州在大汉绝对是综合实力能排到前三的富州。

    但过些年随着天灾不断,最先站起来反抗的也是冀州,人家州人多啊,被压迫被逼走投无路没吃没喝的也多。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现在马超看着百姓生活得好像是不错,不过那更多的只是表面现象。

    冀州世家林立,普通百姓被压迫得已经够受的了,虽然说是也比并州强,但是赶上天灾的时候,不知要有多少人没饭吃饿死啊。朝廷内部,你让他们勾心斗角是一点儿问题都没有,但要让他们去赈灾去救济百姓,国库没钱啊,都往自己腰包里划拉,几个管你老百姓的死活。

    靠地方?更没辙了,最后百姓无奈拿起了锄头反抗。反正没饭吃是饿死,如果站起反抗没准就能有口饭吃,能多活几天就算几天吧。

    马超进到冀州后,也看见了三三两两头裹黄巾的人,这应该就是黄巾的人了。虽然不是特别多,但随着时光流逝,今后加入黄巾的百姓只会越来越多。他知道今后会发生什么,但这是历史必然,就算今天你先把黄巾灭了,明天就有可能出现绿巾、黑巾之流。所以这不是人力所能改变的东西。

    从雁门出来后,马超和崔安又走了三天多,这天终于来到了常山真定。他到这来是为了找找赵云,马超记得赵云是常山真定人,而年纪应该和自己也差不多。

    到了真定后,马超和崔安就开始寻找赵云,他记得赵云的家好像住在赵家村,马超就向人打听了赵家村的位置,别说,还真有这么个地方。

    马超了解完情况后欣喜若狂,有地方就好办多了,知道了地方后,他和崔安快马赶往真定赵家村。等到了赵家村时已经是晚上了,两人只好借宿在村里一位赵老伯家,顺便打听下赵云家住哪。

    赵家村赵家村,村里百分之九十都姓赵,马超他们借宿在赵老伯家,这位赵老伯今年都六十七了,这在古代来说绝对是高寿。无论是马超还是崔安,都对赵老伯非常尊敬。

    赵老伯家中只有他一人,老伴早不在了,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在外做生意,十天半月能回来一次就不错了,而小儿子则在冀州军中当兵,好像还是个什长,更是很难见着一回。

    赵老伯别看年纪都六十七了,但马超看他也就像前世五十多岁不到六十的人一样,身子骨硬朗着呢。马超觉得这老爷子活个九十多一点儿问题都没有,没准一百多都没问题。

    老爷子也很幽默,见谁都是乐呵呵的,马超觉得老爷子脾气是非常不错,也许正是因为这样,他才能长寿吧。因为晚上了,老爷子给马超他们准备晚饭,马超他们怎么可能让这老爷子动手。于是三人一起动手做饭做菜,别看崔安有时大脑不好使,但做饭什么的他都会,马超就更不用说了,前世就会了。

    本来他们不让赵老伯动手的,但他说了,家里难得来客,你们一定要好好尝尝我最拿手的炖鸡。因为马超他们的到来,赵老伯把家里养的两只鸡杀了一只,这让马超特别过意不去。古代好啊,民风淳朴没的说,他想着走的时候给赵老伯些钱以表感谢吧。

    晚饭吃完后,马超和赵老伯闲聊。他向赵老伯打听了赵云的情况,“不知老伯可知赵家村有没有一个叫赵云的人?”

    “赵云,当然有了。云小子嘛,这小子可是个好孩子啊!”赵老伯笑了笑,然后他就对马超讲起了赵云家的一些事。

    赵云的父母多年前就已经不在了,只留下了三个孩子。赵云大哥赵雷,赵云和他妹妹赵雨。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赵雷虽然年纪小,但从父母过世后就担起了照顾弟弟和妹妹的责任。而赵云和赵雨也非常懂事。

    可惜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去年赵雷也因病去世了,家中只剩下了八岁的赵云和五岁的赵雨,于是赵云自然就担起了照顾妹妹的责任。但八岁的孩子能做多少,无非就是上山砍些柴卖,再加上同村的乡亲多帮衬着,兄妹俩才勉强温饱度日。

    直到前几个月,村子里来了一个人,他看到赵云后说他根骨极佳,是练武的好苗子,要收他为弟子,和自己进山学武。

    赵云确实喜欢练武,但他一听说要进山就拒绝了。那人奇怪,就问他为什么,赵云说自己如果去进山学武,那妹妹赵雨就没人照顾了。

    谁知那人听了哈哈一笑,说你们兄妹俩和我一起进山不就行了。赵云闻言,就放下心了,于是倒地拜师。那人说自己叫童渊,收赵云当自己的关门弟子,而他前面还有两位师兄,大师兄叫张绣,二师兄叫张任。之后他们就进了山,到如今已有两个多月了。

    赵老伯讲完这些后,乐呵呵地看着马超,那意思说,你看老爷子我知道的多吧,你问别人,人家都不一定知道。

    “多谢老伯!”马超恭敬地道谢。

    “孟起你不必客气。”

    “不敢瞒您老,我来赵家村其实就是为了找赵云,想和他交个朋友,却不知他在哪。如今听老伯这么一说,就知道上哪去找他了。”

    “孟起啊,你也是好孩子,要不一般人我还真就不和他说这么多了,我想你们会成为好朋友的。”说完赵老伯给了马超一个鼓励的眼神,那意思好像是说,年轻人,我看好你哦。

    马超突然觉得自己被赵老伯这么一看,好像什么都被看穿了一样,看来这老爷子也绝非普通老者啊。他正想着呢,赵老伯又说话了,“孟起,你们早点儿休息吧。屋子早都收拾好了,老头子我就先去睡了,人老了就是容易犯困,必须早睡啊。”说完赵老伯就转身离开了。

    马超连忙道谢,“真是麻烦老伯了!”

    赵老伯头也没回,只是微微摆了摆手,“孟起啊,想做什么就努力去做吧!年轻,真是好啊!”

    赵老伯去休息了,马超也不能干待着,他和崔安自然也去了自己的屋子休息。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