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可惜,问题是没有,这才是最大的问题,确实是没有,那根本就连半个都没有啊。所以说公孙康他自然也是很清楚了,说自己到底要拿什么和人家兖州军那样儿的去比?反正从哪个方面来说,这如今除了这守城的城防多之外,其他的,还真就是没有超过人家的了,是吧,想想不是吗?所以说公孙康他可能有什么信心?关键是信心到底是能从何处而来,这个是问

    题,而且还是大问题,不小。更何况如今这都什么情况,石全这么一个己方的绝对主力,他还都被关起来了,根本就不能上,所以可以说这直接就给己方减少了不少的优势,不小的战力啊,所以还能有什么办法。因此,就是孙平和杨易,他们两人,那其实也都是硬着头皮

    上去守城的,真的,他们倒是确实不想这样儿,可也是,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吗?没有,没了,反正如今这跑也跑不了,那么最后也就只能是跟着公孙康一起了呗。至于说最后到底是个什么结果,最好也是别被兖州军抓到,而抓到后,反正尽量活命,保住小命儿最重要啊,

    其他的,那其实都无所谓了,真就不是最重要的,不是吗。但是如今,此时此刻,他们所想倒是都挺明白的,那就是还得继续守好城,就比什么都好,比什么强啊,至少一时半刻,那襄平还是不会那么轻易就被兖州军他们给攻破,不是吗。到了如今这个时候,这么个情况下,他们其实也只能是这么想了,或者说也算是安慰自己吧,自我安慰,要不然还能有什么

    想法?如今这样儿,本来人家兖州军的人马,那就是带着去年的气儿来的,结果石全这个主力,这个时候又没在,不能上来守城,所以对孙平杨易他们来说,这个确实,根本就不是什么好事儿,而且影响可大了去了。可怎么说,他们和公孙康所想也都一样儿,确实是都不

    敢让石全再来守城,也不会那样儿,真那样儿的话,还不如直接就向兖州军投降来得更好呢,是吧。当然了,只要对他们来说,还有那么一点儿,哪怕就是一丝一毫的希望,两人都得是为了自己吧,而拼尽全力,守好城池,争取是不被兖州军攻破,那样儿才行,也是当前

    的重中之重啊。所以说这个时候的孙平杨易,他们想法其实一直都是这样儿,哪怕他们明知道,石全他真就是中了兖州军的计,那兖州军是一下,就把自己几个可都给算进去了,但就算是明知道如此,可最后又能如何?确实,你能怎么样儿啊,因为人家这之前,那确实是阴谋,可等你完全了解了之后,那就变成了实实在在的阳谋了。可以说阴谋是挺厉害不假,

    那个必然,但是和阳谋一比,二者其实高下立判。至少阴谋你在知道了之后,在之前,确实是可以防范一下的,可阳谋呢,那就是你明明什么都知道了,也都了解了,可他娘的就是防不住啊,你还得按照人家那个样儿去做去走,所以这不就是阳谋的厉害之处吗。因此两人

    其实也真是,他们确实,是真没有一点儿办法啊,人家阳谋一上,他们就更无奈了。反正自从知道了兖州军的打算之后,两人也不得不承认,有他娘的那样儿的顶级谋士,可还真就是不一样儿啊。有那么一个就行了,关键是人家来这儿的还不止是一个啊,有两个呢,人家这略施小计,己方就一下中招了,还是个阳谋,己方是防不胜防啊,最后真是不得不给石全

    关押起来,所以说这个可真是,太让人厌恶了。要说两人也真是清楚,那样儿的谋士,这辈子也别得罪了,要不然的话,最后自己怎么死的,估计都不清楚。好歹自己身死,也落得个明白,还算好,至少总比做那糊涂鬼强吧。所以就这么看,那孙平杨易还有什么自信?还能有什么信心?真就是,他们能有才怪了,关键还是那话,自信信心,到底是从什么地方来

    啊,这个是大问题,而且一直都是。你说他们清楚,就己方什么什么都比不上人家兖州军,所以己方还有什么了?除了说有这么个城池,还有那么多城防之外,确实,其他的也真就没什么了。所以你让他们两个还能有什么信心?真都没有了,就算是去年的时候,那还能有那

    么点儿,可到了现在,那都是没有了,真的,就是没有了,因为连老天都指望不上,之前那个冬日都已经过去了,还能让己方怎么办?他们可不认为己方能从现在,再给兖州军拖到今年的冬日,那就是做梦,不对,估计做梦都梦不到吧。所以两人真就是,“做一天和尚撞

    一天钟”吧,没办法,就只能这么干了,没有其他的。当然两人也不傻,没多少就是他们真就一点儿不明白的,至少看东西,有些地方,那还是比较透彻的,至少两人也都是经验丰富了,所以除了本事不行之外,其他的经验什么的,那都不差什么。但是哪怕如此,他们也不是曹操想要的人才,倒是石全,如果他能更进一步,曹操也许还能惜才一下。不过就只是

    凭如今石全这样儿的话,别说是曹操了,就是兖州军众将,估计都不会轻易放过他的。所以石全他的想法其实真就是一直都没错,他本事不到家,那么只要还是如今这个三流水平,那么他曹操,就真不会放过自己。所以他所想是对的,只要兖州军破了襄平,自己就带着家

    人跑,不过如今还得费劲点儿,就是自己已经被软禁起来了。但是这个好好想想,其实好像也算是好事儿吧,至少自己不用在城头上了,只要看守自己的士卒没问题,那么其实自己也都没什么问题的,不是吗。当然了,石全没把什么事儿都指望在辽东军士卒的身上,至少

    他就很清楚,关键时候,到了那地步,还得是靠自己。至于说自己知道不知道,兖州军什么时候破襄平,这个自己确实是不知道具体的时日。但是他们破了襄平,城中一定会大乱,这个必然。所以到了那个时候,看着自己的士卒,也不会说还管自己多少,都是爹死娘嫁人,个人顾个人了啊,因此,自己就知道了,而且机会也来了,是吧。到了那时候,自己就带着

    自己家人,拿好东西,就跑了,这不比什么都强,而自己对襄平,那实在是再熟悉不过了,这不自己家吗,比兖州军可熟悉太多太多,因此,其实仔细一想,自己也是有优势在的。这个好好想了想,好像还真就是这么回事儿,所以真要是这么看来的话,尽管石全是不想被软

    禁关押起来,但是这个也算“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了,是吧,确实是这样儿啊。而自从石全被关起来之后,他其实就没做别的,除了是胡思乱想之外,他就是交好看守他的士卒。当然看着他的好几十个,石全也不可能做到每一个他都交好,那纯扯,也只能说是他们的头儿,石全是交好了,然后就是几个比较重要的人物,至少他是很清楚的。还别说,石全的作

    为,别说没用,至少到了关键的时候,没准还能派上大用场了。确实是这样儿,很多的东西,或者说人和事儿,你在用不到用不上的时候,基本上都觉得没什么大用。是,确实那样儿,本来吗,在没用的时候,用不到那些的时候,自然都没作用了,那太正常不过了。可当你发现可能要用到的时候,你才知道,其实那些真就是没有用吗?显然,确实不是,所以很

    多都是,当到了你所需要的时候,才知道当初你看着好像没什么用的东西,其实那都是很有用的。所以说石全可从来都没认为,说交好几人不对什么的,而且他还认为,这个是自己特别有必要,也是必须要去做的事儿,如此。之后是一连五日,之后的五日,兖州军是更加

    激烈进攻襄平,虽说襄平城还是能守住,但是却也和之前比,是差了。这个没办法啊,少了那么一个主力,他石全不过这儿,这就只是让孙平和杨易他们两人对付甘宁张辽和乐进三个,确实……这不就和去年刚开始,没有石全的时候一样儿了吗。但是那个时候,所有辽东

    军,包括他们士卒的心里也都清楚,就是只要拖住了兖州军,那么到第一场大雪的时候,他们就没辙。所以那希望,还是有的,绝对不是说什么渺茫。但是如今,可以说基本上什么希望都没有,只有城池被破的绝望,你还指望着再拖住人家,那不开玩笑吗。所以辽东军士

    卒,也都没什么信心,毕竟他们也都不傻,还都知道,这次是真要不行了,因为只要顶不住,

    那么后果……所以还能让他们有什么特别好的情绪?是,他们还能和兖州军拼命,不拼也不行啊,不拼就要早死,蝼蚁都尚且偷生,何况是他们那些大活人。可要说他们的战意,战心,那可真是,还没有多少啊,这个是一点儿都没错。孙平杨易这个时候,在城头大喊,是

    不让甘宁他们上来,至于说乐进,那是早上来了。毕竟没有石全,对他来说,要是再把握不住机会的话,那么都对不起兖州军之前用计给石全整走,是吧。而孙平杨易他们,还得对付甘宁他们,怎么这个时候都没空闲去对付乐进啊,所以他还是第一个上来了,但是辽东军

    也是向他围了上去。对他们来说,也还是那样儿,只要能守住城,他们必然是要拼,尽力去守住的。毕竟这如今是什么情况,他们也不是不清楚,所以最后破城,基本上是注定了,但是在这儿之前,他们却是还希望,自己能保住性命,就是这样儿。至于说最后城池守不住,那么也真是,没有什么办法了,尽力了,守不住,那就投降,要不就跑,只要保住了小命儿,

    就比什么都重要啊。而且他们也不得不说,其实大多数的士卒心里,也是很清楚的。这就说自己主公,最后被兖州军抓住的下场,那就只有一个,唯死而已,没有其他的了。但是这个己方的几个将军呢,这个倒是不好说,身死的可能性和活命,都是一半一半吧,就是如此。

    至于说己方这些当兵的,那么除了逃跑,只要投降的,绝对不会被杀就是了,但是这个前提,你得能活到人家破城的时候。当然要非说,这个时候就投降,那么你绝对活不到那个时候了,就说己方在城头的两个将军,他们就绝对不会放过你的,就是这样儿。所以辽东军士

    卒还不知道他们该如何做,要如何去做吗,其实仔细一想,活命的机会啊,就是如今保住小命儿,如此。甘宁和张辽也几乎是同时上去了,他们倒不是说受到乐进的影响,主要是都这么多时日了,这自己两人表现,要是一日不如一日的话,那岂不是太给己方丢人现眼?可以说甘宁张辽他们,都是如此想法,所以这个时候,不管是从哪个方面来讲,他们只能说是

    哪怕和之前一日,发挥都差不多,也不会说是比昨日还差了,这个是他们的想法。就是每日就算不能进步,但是尽量也不会说是让自己退步,这个就是他们内心所想。其实对两人来讲,他们自然也不是想了一次两次了,兖州军这一回破襄平,那不过就是多少时日的问题,

    也就是这样儿了。至于说在辽东这儿,是否能抓到公孙康他们,这个就不好说了,毕竟人家对这儿那么熟悉,他们兖州军,对襄平有多少熟悉?(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