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在成公英拜自己为主后,韩遂他此时有种如虎添翼的感觉。虽说成公英还没有显示出他的谋士之能,但正所谓是“人的名儿,树的影儿”,韩遂也知道成公英此人是成名多年,所以绝非是浪得虚名之辈。他对此人绝对得有信心,如果说对成公英都没有信心了,那还对谁有信心呢,要知道凉州可没几个名士啊,一共才那么几个人而已。

    “主公,今属下有句话不知当问不当问?”成公英向韩遂问道。

    “成公先生有话但讲无妨,遂自然是洗耳恭听!”

    虽然身为主公不错,但韩遂在成公英的面前,他对此人还是真心客气的,这也算是韩遂对自己谋士的一种敬重吧。

    成公英点了点头,因为他如今是刚刚投靠韩遂,所以也是准备先拿出些本事来打动韩遂才行,毕竟韩遂对自己的本事可说不上怎么了解。所以这所谓的“第一计”,要献出彩来。

    “属下就是想问主公,就凭北宫伯玉和他李文侯之能,主公为何非要与他们两人合作不可?属下则认为,他们两人可不值得主公去合作啊?”

    成公英那意思是问,就凭北宫伯玉和李文侯他们两个人的那点儿本事,怎么主公还和他们合作呢,有这个必要吗,为了什么如此啊。

    韩遂则是苦笑了一下,他心说,你当我是想啊,我本意自然是不想,但这不是事出有因嘛。

    “不瞒先生说,毕竟我们面对的可是汉军,所以当时的情况却是不得不如此,所谓‘合则两利,分则两害’啊!此乃是当时的大势所趋,所以才不得不如此的!”

    成公英闻言则是一笑,“哈哈哈,主公所说倒是也不错,但属下敢问主公一句,那么如今的结果如何呢?”

    韩遂一听成公英所问,他立马就没话说了,因为他实在是不好意思再说什么。你看看自己说得倒是挺好的,什么“合则两利,分则两害”啊。可如今的结果是什么,反正长眼睛的都看得到,那就是所有人还都是大败,大败了啊,都败到姥姥家去了,不好意思说啊。所以韩遂更不好多说,他这时候也只能是无奈地对成公英摇了摇头。

    “主公之前所言的‘合则两利,分则两害’倒是不错,但为何最终还是没有逃脱失败的结果,此事却不知主公想过没有?”

    “这……”

    要说韩遂还真就没想这么多,虽然是败了,还是个大败,但要败那是大家一起败的,所以谁也别笑话谁。可你问到底是什么原因,难道不是汉军的强大,又正好赶上了好的时机,然后是己方的士气被影响的低落到了极点,最后被汉军夜袭了吗?

    “属下知道主公要说什么,但不知主公想过没有,失败的原因或许有几个。但属下却认为,如果四个人的大军变成是一个人的大军的话,那么也许情况就不会是如此糟糕,也许早就胜利了也说不定!这不知主公以为如何?”

    成公英笑着说道,说完,他注视着韩遂,在等着韩遂说话。

    四个人的军队变成一个人的?那么也就是说……

    这个,其实韩遂也不是没这么想过,但在当时大的局面下,那时都是团结协作才能对付汉军,所以有一些别的心思也是不成的。但如今成公英又提起了这事儿,韩遂此时的心思却又是开始活动了起来。当时因为所处的情况不同,所以其他的小心思被韩遂给压了下来,但如今是“此一时,彼一时”了,所以他的心思有所活动也是很正常的。

    看到自己主公正在沉思而没有说什么,成公英此时是趁热打铁,继续对韩遂说道:“主公,要说当时的情况,也许四方是不得不合作才行,但属下却以为当初那只不过就是权宜之计罢了!而且彼此真的是亲密无间的合作吗,属下以为主公对此应该是更加地了解才是吧。可如今却遭逢大败,那么之前的合作其实已经算是告一段落了,而今后依旧是要面对着朝廷的大军,而主公如今要何去何从,属下认为还需早日下结论才是啊!”

    韩遂一听,他如今这也是越来越矛盾了。怎么说呢,一方面他确实是有成公英说的这个心思,把四个人的大军就变成是自己一个人的,然后就自己一个人说的算,所有士卒都听自己的。但另一方面,他也想着合作还是有着有利的一面的,所以他在权衡利弊得失,到底怎么做对自己才是最有好处。但成公英有句话说得却是一点儿都没错,那就是四个人的合作,绝不是什么亲密无间,相反还不是相互信任,所以合作也不是完全信任的合作,自然和真正的合作是有着差别的,所以这也是合作的一大弊端。而且几人对此也都知道,但当初却也都没想办法,也没有想着怎么去做改变。

    成公英决定再给韩遂添上一把火,“主公,属下请问主公一句,还请主公能如实回答,敢问主公是想做几万人的主帅还是想做那十万人的主帅?”

    “哈哈哈,先生,不瞒你说,古人云:‘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我韩遂韩文约自然是想做那十万人,甚至是几十万人的主帅,而几万人还不曾看在眼里!!”

    成公英闻言点点头,“不错,主公既然想如此,那么为何却不付诸于行动?”

    “这,先生,遂觉得此事还需从长计议,从长计议才是啊!”

    谁知成公英则摇了摇头,又继续问韩遂,“主公,属下再问一句。敢问主公,如果当时主公手下有十万人,那么还会有当初之败否?或者说,主公会败得如此之惨否?再或者说,失败过后,真的就只会有几千的士卒逃回来否?”

    韩遂听后则是长长地叹了口气,无比坚定地说道:“不会,绝对不会!!也许我不一定会胜利,但绝不会败得如此之惨,而士卒更不会只逃回来几千人了!!”

    不管别人是怎么想的,反正韩遂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因为最后败得这么惨,而且逃回来的士卒也就只有几千人,所以韩遂认为确实和自己的兵少也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那么如果自己有着十万大军,那么没准早就胜利了也不一定,但就算是没胜利吧,可也绝不会败得这么惨吧,他心中如此想着。

    “如此便是了,那么如今主公却是为何放着那十万大军的主帅不做,反倒是去做那几万人的主帅呢?这个属下却是不知、不懂、不解,敢问主公这到底是为何啊?”

    韩遂心说了,这事儿哪有那么简单的,如果要是那么简单的话可就好了。你道我是不想吗,我也想啊,但这可不是我想什么就是什么的啊,我还想当皇帝呢,但这事儿可能吗。

    “先生当知,就算遂确实是有如此的心思,但事能不能成,这,这还是两说啊!!”

    成公英一听笑了,“主公当知,所谓‘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啊,而如今就是当机立断的时候!属下敢说,只要主公有此想法,那么属下一定尽全力助主公成功!!”

    “这,先生果真有把握?”

    “哈哈哈,不瞒主公,别的属下倒是不敢多说,不过此事嘛,属下对此至少有七成的把握!!”

    韩遂听后,缓缓地点了点头。而他最后像是下了多大的决心一样,说道:“也罢,也罢啊!此事就全靠先生了!!遂确实也想做那十万人的主帅,而不是去当那个小小的主帅啊,但遂亦知事情也不是如此简单就能办到的。不过今日有先生之言,既然有如此大的把握事情可成,那么遂就与先生一道,赌一把又如何,人生难得几回搏!!”

    其实要说这样的事儿,在韩遂他自己的心里,他就只有两成的把握感觉能成。因为在他看来,北宫伯玉和李文侯虽然说没什么太大的本事,但也绝对不可小看了他们俩。能统领几万人与汉军对抗了这么多时日的人,怎么可能是易与之辈。至于说边章那就更不用说了,说起来他并不比自己差多少,而且他确实是要比北宫伯玉和李文侯两人还要难对付。所以韩遂对这事儿,他自己反正是心里没有多少底儿。

    但他怎么也没想到,成公英他居然说有七成的把握能成事。那么就说明在成公英那儿,绝对是有着无比周密的计划部署,所以他才说能成。那么既然人家身为属下的都这么有信心,那么自己这个当主公的也不能怂了,所以韩遂也觉得就和成公英赌这一把,大不了最坏的结果就是失败,那么自己见势不妙就跑。反正只要是能活着,那么就有希望,保住性命了就行。

    “好,不愧为主公,属下佩服!主公就该如此,无论是北宫伯玉、李文侯还是那边章,在主公面前,属下以为,都不在话下!”

    “如此便拜托先生了!”

    韩遂连忙起身,对着成公英就是一礼。对韩遂来说,此事得靠着人家,所以他当得这一礼。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