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到了第二日,马超就把那重达一百二十斤的天外陨铁交给了郑浑。虽然早就已经知道了,但郑浑看着东西他依旧是双眼放光。

    “如此,就拜托文公兄了!”

    “贤弟不必客气,先在为兄这里住些时日,等为兄打造好兵器!”

    “那小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郑浑点点头,然后天外陨铁自有下人搬着跟在他身后,而郑浑则去为马超他们打造兵器去了,至于马超他们自然不会跟着去,所以他们也只好是回屋休息。

    三日后,整整三日的时间,郑浑用了三日才把马超的长枪和张飞的丈八蛇矛给打造好。而马超他们也比较着急地等了整整三日,当然马超还是很相信郑浑的技术的,所以没有问题。

    当下人把兵器拿到马超和张飞的面前时,郑浑一笑,“哈哈哈,贤弟快来试试,看看兵器趁不趁手,至于为兄倒是比较满意了!”

    一块一百二十斤的天外陨铁打造的两柄兵器,平均下来,一柄兵器至少就重达六十斤。而马超和张飞赶紧接过来兵器,试了几下,果然是非常趁手,好兵器啊。马超和张飞心中说着,实在是太好了。有此兵器在手,那么沙场之上,不说是所向披靡吧,但绝对是少有人敌啊。要说武将最喜欢的东西是什么,宝马,神兵和宝铠,最最喜欢的无非就是这么三样儿了。

    马超对兵器是爱不释手,不住地点头,“文公兄果然是技艺高超,小弟看,也只有文公兄能打造出如此的兵器来了吧!!”

    谁知郑浑闻言则是轻轻摇了摇头,“不,贤弟也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啊!为兄虽然有点儿本事,但却不敢托大,天下之大,奇人辈出,切不可坐井观天啊!”

    马超听后也是暗中点头,心说郑浑别看年纪轻轻,而且有时也挺傲气的,但终究还是能摆正自己的位置的,也没有狂傲到一定程度,还算是很谦虚的人了。也许只要他能如此,他就会越走越远吧。

    “文公兄所言甚是,小弟受教了!呃,益德,你觉得兵器如何?”

    马超话锋一转,问向了张飞,问问他觉得兵器怎么样。

    张飞听了一下就乐了,“哈哈哈,主公,文公先生,这丈八蛇矛简直是太好了,这不就是给我量身打造的嘛!!我长这么大,十七年了,还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好的兵器啊!蛇矛太适合我了,太好了,相信有此神兵,我在战场之上必能杀更多的敌人!!”

    说完,张飞还用丈八蛇矛比划了几下,都是一招必杀的招式。而马超和郑浑看到他如此的样子,两人是相视一笑。

    “满意就好,满意就好啊!我这就害怕你们不满意呢,如此,我终于是能放心了!!”

    “小弟甚为满意,如果这都不满意的话,那么小弟也不知如何才是满意了,哈哈哈!”

    晚上,依旧是郑浑设宴款待三人。因为之前的三日里郑浑实在是太忙,所以根本就不可能日日亲自来招待马超三人,而今日这是刚打造完兵器,有所闲暇,所以还是由他亲自来招待马超他们三人。

    几人吃完,宴席撤下后,马超对郑浑说道:“文公兄,小弟明日就要告辞了!”

    “这,贤弟如此急着回去?”

    马超点点头,“不错,文公兄当知,小弟如今有官职在身,而且是身居要职,所以这都已经耽误了好些时日不谋其政了。而如今目的已然达成,兵器已打造完毕,小弟等人也是该告辞的时候了!毕竟还有不少俗事需要小弟亲自去处理,所以能不耽误还是不耽误得好!!”

    郑浑缓缓地点了点头,表示理解,“也罢,为兄想来贤弟也要离开了,不过却没想到是如此之快啊!贤弟以后有机会多来为兄这儿坐坐,为兄虽然经常不在家中,但一般情况下,十一、十二月和正月还是都会在家中的。”

    “好,如此,小弟以后有机会就要再来叨扰文公兄了!”

    “哈哈哈,为兄是求之不得,求之不得啊!”

    “哈哈哈!”马超闻言也同样是大笑起来。

    马超看得出来,郑浑说得都是真心话。而别看两人接触的时日虽然不长,但交情却是有的,所以关系还算是不错了,没说的。

    到了马超来到开封的第五日,郑浑是亲自把他们几个送到了开封城外。

    “‘送君千里,终须一别’,文公兄就不必再相送了!”马超对郑浑一拱手说道。

    郑浑点了点头,对马超他们也是一拱手,“如此,贤弟、两位,多多保重!”

    “文公兄保重!小弟这就告辞了!”

    “告辞!”“告辞!”崔安和张飞也和郑浑拱手告辞。

    说完后,三人就骑马离开了开封城。而郑浑直等到三人的背影看不清了之后,他才回府。他和马超一样,虽然两人接触的时日不多,但确实,交情还是有的,关系相处得也都不错。只是不知道这一次离开,什么时候才能再相见啊,郑浑心中如此想着。

    -------------------------------------------------------

    凉州,北宫伯玉和韩遂他们败退回来后,又开始招募新的士卒,然后准备再继续干老本行。

    而从美阳回来的士卒,他们四人的士卒加在一起也不到两千人,不过在途中几人收拢了一些残兵,可最后加一起还不到两万呢。所以不得不说,美阳这一役,可以说他们确实是损失惨重,都已经败到姥姥家去了。

    四人在凉州是暗中招兵,确实也不敢太明目张胆了。其实要说马超这个凉州刺史对他们的小动作还是知道些的,但却是故意地不管他们,反正就当是没看见了。而地方的太守呢,说实话,也一样儿是没人管。

    其实就算是知道了也不敢管,反正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不是所有人都那么忠心于大汉的。再说他们几人都在比较偏的地方暗中招兵,所以当地的太守就算知道的,也当是没这回事儿了,只要是不威胁到自己的利益就好。其实说实话,太守的队伍还真就不一定能打过人家叛贼的军队,所以这点他们也不得不顾及啊。

    “报大帅,有人来求见大帅,说是特来相投!”士卒给韩遂禀报说道。

    韩遂一听,什么,特来相投?这,好,大好事儿啊,自己如今都大败了,可还有人来投,好,太好了!看来自己还是很有名望的嘛,哈哈哈,韩遂心说。

    想到此处,他是赶紧出去迎接,想必能让士卒来禀报,那么来人应该就绝对不会是普普通通的老百姓。再者说了,不管来人的本事到底如何,既然是来特意投靠自己的人,那么为显示出自己能礼贤下士,所以也必须要亲自出迎一番,就算是做样子也得做啊,韩遂如此想到。

    出来一见来人,韩遂第一眼就是很满意,来人看样儿不到四十岁,而就看此人的相貌,看此人的面部表情,还有站着的姿态等等,就绝对不是一般般的人。而凭借自己几十年的经验来判断,来人应该是个比较有谋略的人,应该是个智谋之士。

    韩遂赶紧紧走了几步,来到此人的面前,拱手说道:“在下便是韩遂韩文约,却不知阁下是?”

    对方闻言一笑,“久闻金城韩文约乃是凉州名士,今日一见,果然不差!在下亦是金城人,不过却是微末之士。在下复姓成公名英,在此见过文约先生!”

    “啊,原来是成公先生,久仰大名,今日一见,遂真是三生有幸,三生有幸啊!!”

    韩遂这话绝对不是客气话,而是真心的。成公英的名声虽然没有他的名声大,但在金城,确实也是很有名儿的一个人了。在金城郡,那可以说是仅次于他和边章两人的,而且此人年纪比他和边章要小点儿,所以绝非等闲之辈,切不可小看了。

    韩遂赶紧拉住了成公英的手,继续说道:“此地不是讲话之所,成公先生赶紧随我进去一叙啊!请!”

    “如此甚好!文约先生请!”

    两人坐好后,韩遂先随便和成公英聊了几句,然后话锋一转,说道:“遂如今是刚刚遭逢大败,不知成公先生为何此时来投?再说还有北宫伯玉、李文侯和边章他们几人在,为何先生没投他们,反倒是来投了遂呢?”

    韩遂觉得要是自己不把心中的疑惑给问出来,那么自己一定要失眠,睡不好觉,所以该问清楚的还是要先问清的。

    成公英闻言则是一笑,“哈哈哈,英看文约先生是当局者迷了!如果是平时的文约先生,想来此事根本就不用问英,先生自当知道,可此时怎么却……”

    韩遂也摇了摇头,“唉,遂如今是初逢大败,头脑确实大不如前了,大不如前了啊!”

    “不瞒文约先生说,所谓‘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英早就想投奔先生了,只是之前一直也没有太好的机会罢了,但这次却是大好的机会,所以英这不就来了嘛!”

    韩遂点点头,确实,不错,就是这么回事儿啊,自己早就该想到的,可如今这头脑真是不行了,全都是这大败给影响的。

    “至于为何来投奔先生,那则更为简单了。无论是北宫伯玉还是李文侯,想必先生比英更加清楚,他们绝成不了大事儿的!至于说边章此人嘛,如果没有先生,那么英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去投奔于他,但有先生在此,英自然不会投奔他边章了,因为边章他可是不如先生啊!”

    要说好话谁都爱听,韩遂他自然也不会例外,他听后忙说道:“先生过奖了,过奖了!”

    “遂帐下正少一谋士,如今看来此位是非先生莫属啊!”

    “英拜见主公!”

    “好,相信有了先生的帮助,遂一定会一雪前耻,以后还要多仰仗先生才是啊!”

    “主公过誉了,英自当效犬马之劳!”

    如此,韩遂大败后,虽然手下的士卒没几个了,但却得到了谋士成公英相助,这也算是因祸得福了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