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对乐进来说,他自然是希望能抓到石全,然后己方就能占优。.: 。可如今来看,显然是不可能了,就和之前一样儿,自己估计没一会儿,就得被他们那么多的辽东军士卒给‘逼’退了,这个没办法啊。如果说真是那么简单的话,就都好了,可显然,确实是没那么简单啊。而甘宁和张辽那边儿,自然也是战况‘激’烈,虽说和乐进这边儿相比,他们那儿还差了那么一点儿,但

    是也确实,没说就差很多就是了。不过那边儿算是孙平杨易他们联合起来,带着士卒对付甘宁和张辽和兖州军士卒。所以自然他们是人多势众,比石全这边儿气势要大不少,毕竟他那边儿就他老哥儿一个,带着的人马也不如人家那么多,这个自然。不过这都不重要,重要

    的是,乐进又要给‘逼’退了,他还是没能顶得住辽东军的疯狂防御。他都不得不承认,在石全的带领下,这些辽东军士卒就算是没都疯,可也都差不多少了。所以也真是,己方士卒虽然战力比他们强不假,但是却还没他们那么疯狂,所以这当然还是他们占优,而不是己方啊。

    因此,这么下去的话,己方上哪破襄平去?乐进的结果自然还是被‘逼’退了,或者说是被城头辽东军士卒给打退了,就是这样儿。算是所有人都预料之中的吧,毕竟如今有了石全,还都是这么个情况,那么他这么早下去,其实都没什么意外的了。而随后,甘宁张辽他们,也都和乐进一样儿,都下来了。不过这个时候,乐进他倒是早上了云梯,这个当然,他不光是

    速度快,这甘宁他们下来的时候,距离他下来,也都是有一会儿了,所以自然是如此。当石全看到乐进下去了,之后孙平杨易他们也‘逼’退了甘宁他们,他心里是很满意的。毕竟他也知道,要不就是襄平确实是平安无事,自己和自己家人,也都能好。要不就是襄平城破,也

    许,对,就是也许,自己和家人可能逃出生天。但是不管是哪个吧,其实都有个前提,那就是他公孙康别对自己家人动手,毕竟如今自己家人,还都是被他所制,因此,自己怎么都得是注意啊,不注意,那能行吗?是,绝对不是石全不想有什么动作,实在也确实,是他不

    敢啊,他投鼠忌器,这都没办法的事儿。要说公孙康是了解他,所以一下就抓住了他的脉‘门’,这个没办法,软肋啊。真是,如果说石全没这个软肋,那么可以说公孙康他们,绝对是拿他没一点儿办法。所以到时候石全真不能被他们所用的话,那么也许公孙康就该灭了他了。当然石全未必就能被公孙康咔嚓,毕竟他也不傻,又不是不知道,自己还能跑。尤其是他要

    是没什么牵挂的话,所以是吧……因此,其实石全他也是有点儿后悔,要是自己早给自己家人‘弄’出襄平的话,那不是‘挺’好的吗?是,当初这个事儿,也不容易啊,但是怎么说呢,如果真要是那么容易的话,也不是那么说的。至少你说襄平城,石全自己出去,那是没问题,

    毕竟他是辽东军为数不多的几个将领,都没问题。但是他家人要出去,哪怕是比现在容易不假,可终究还是不容易的。毕竟当初襄平城是早已城‘门’紧闭,除了公孙康他们几个,其他人,可都是禁止出入,所以……石全他就算是有办法,也未必就能成,反正靠着他一个人的话,这个事儿也确实。如果说有兖州军帮助什么的,也许是没太大问题,可就只是他一个人

    的话,那倒是没有什么好办法了。毕竟石全他再是辽东的将领,可能力终究是有限的,他是有心腹,还看守城‘门’,可一个两个,能顶什么大用?要是个当官的,那倒是好说,可显然,那却不是。所以对石全来说,自然也都是没什么大用了。所以当初,能给他报个信儿,其实也真是,就不错了。如果连这个都没有的话,那可真是,就更没什么大用了。当然了,不管

    大人物,还是说小人物,也许在最有用的时候,你可能会发现,那小人物一下就起到了关键的作用,而大人物未必就真有什么用,至少对你来说,未必就有什么。不过不管是什么,只有对你有用的,那才是真正有用的人物,所以不管是大小,那其实都无所谓,关键是能起

    到作用,如此……这一次终于是乐进先上去了,当然了,他之前也是比甘宁他们先下城的,所以这个他上去,其实也没什么。毕竟你不能指望着石全带兵就一直都是那个状态,要真是那样儿的话,那都好了,不是吗。可显然,没那样儿啊,所以是不是,这个就不得不说……

    不过哪怕他乐进是比甘宁张辽他们先上到城头了不假,可石全他也是马上就迎了上去,虽说不会有孙平杨易他们帮忙,可他一个人,还有城头这么多的辽东军士卒,对付乐进,还真是够了。都真是,不需要孙平杨易他们,再说了,除非是有必要,要不然的话,石全肯定也是不会让孙平他们帮自己。不过说孙平他们的话,在打退了甘宁他们的话,如果说石全还没

    ‘逼’退乐进,那么他们是一定会过去的。就像石全在‘逼’退了乐进之后,他就对去帮孙平,然后又和其人一起,帮了杨易,所以就是这样儿。他石全都能做到如此,那么孙平杨易,他们自然也不会说就做不到什么的。当然,必须要说明什么呢,那就是他们是“兄弟阋墙,外御

    其侮”,如此。说起来他们不管和石全关系如何,那再这么说,都是他们自己的事儿。至于说和兖州军,那是敌对,毕竟兖州军要灭了他们。哪怕是石全,其人不说就不想灭了自己俩,但是在有外敌的情况下,自然是他们一起对付外人了,这个必然是没错的,就是这样儿。

    如果说都没有兖州军在的话,那么这个时候的孙平杨易和石全,他们必然是要内讧。毕竟他们两人和公孙康给石全家人都软禁了,说起来石全要真一点儿都不报复他们的话,那就不是他的‘性’格了。而且还得说,基本上只要兖州军不来进攻,他们不在这儿,那么公孙康也没什么理由再去软禁石全家人了,而且软禁也没什么大用了。当然你要非说公孙康怕石全如何,

    还得接着去软禁他们,那就没什么说的了。其实怎么说呢,就是那个时候,基本上想要真禁着石全家人如何如何,都未必能成了,毕竟城‘门’什么的都大开,哪怕就是公孙康依旧是让士卒严守着石全家人,可石全基本上他就可能把自己家人给整出去襄平城了。你说城‘门’紧闭,

    那么他把自己家人整出去,那确实是费劲,但是城‘门’都大开了,那么再出去,真就没什么问题了,那真是。如果说没什么可能的话,到时候石全他不会那么做,但是如果石全认为机会很大的话,那么他是一定要去做的,也必须要做的,毕竟他可不想,让自己家人受到公孙康的软禁,这个是根本的。至于说公孙康挟制石全什么的,那事儿哪有他的家人重要,至少

    石全就很清楚自己想法,宁可让公孙康挟制自己,也不想让自己家人处在风口‘浪’尖上,那自己根本就做得不对啊。所以说是吧,石全他还是比较知道公孙康,也更知道自己,所以还用多说什么。此时乐进是硬‘挺’着,是真他没被‘逼’退的时候,甘宁和张辽他们是又一次上来了,对他们来说,这个可真是,不得不说,确实是不容易。是乐进支持不容易,甘宁张辽他们上

    来,也是不容易。怎么说呢,就是乐进能支持,靠着他的本事,石全是带着辽东军士卒占优不假,但怎么说,那都是他不敢上前,乐进还非要找他,虽说是被无数的辽东军士卒给围住,但是怎么说,他都是给石全非常多的压力了,这个必然。而石全虽说表现不错,可终究

    和乐进本事有所差距,哪怕城头辽东军人马多于城头的兖州军,但是这个时候,却还没‘逼’退乐进,这个就不得不说,乐进其实也是奋起了。要不然的话,就凭之前那样儿,怎么说,在甘宁张辽他们上来的时候,他都是会被石全给‘逼’退的,所以这个是吧……而如今这个情况,

    不过乐进也是没支持多久,还是被打退了,他也不可能不这样儿。毕竟石全为了守城,主要是为了他自己,为了他的家人,也真是拼了。说起来他是比孙平杨易他们更有理由,和兖州军一拼,所以是不是,这个必须要说什么,那就是石全和孙平杨易他们,还真是有很大的不同。至少他就很清楚,孙平杨易他们,就算是投靠了兖州军,哪怕是立功了,也未必就真

    的,他们能受到曹‘操’多大的重用。当然了,石全也不认为,自己投靠了兖州军,他曹孟德能给自己什么重用。但是怎么说呢,这至少他就认为,怎么说自己都比孙平杨易,他们要强。这个当然不是说自己本事就比他们强,三人其实就真是半斤八两,这个是确确实实的。不过

    好歹自己是和兖州军打‘交’道很久了吧,可比孙平杨易他们有经验得多,所以是不是,自己比他们要强,是比他们更有这个机会,大机会。而孙平杨易他们,还有什么?至少曹‘操’还有兖州军的众人,对他们的了解,那真是,绝对不如对自己了解得多,所以是不是,这个是很

    大的问题啊。如果说孙平杨易他们本事比自己大,那么自己也真是,就不敢想太多了。但是有这个事儿吗,答案当然是没有,所以说自己怕他们什么,自己真是,反正在兖州军这个方面,那可真是,自己都没有什么顾虑啊。所以说,是不是,这个必须要承认,就是自己的优势了。如果说自己的家人,是如今自己的劣势,让自己没什么优势了的话,那么自己之前

    和兖州军他们的接触,那却绝对不是什么不好的事儿,反而还是好事儿,确实是好处更多。对他们来说,这个就必须承认,承认什么呢,那就是如果说曹‘操’真想杀了辽东军的将领,那么绝对是更想杀孙平杨易他们,而不是自己。反正相比之下,自己活着的机会更多,就是这

    样儿。不要问石全为什么就这么认为,应该说,他还能不这么认为吗?毕竟孙平杨易和他,那可真是不一样儿,至少不像石全这样儿,对家人如此。所以说,石全都认为,孙平杨易他们,既然是没有这么个弱点,那么对于上位者来说,其实就是不怎么好控制的。你说一个当

    老大的,他绝对是不怕你做点儿坏事儿,品行恶劣,这个绝对不是最重要的。他看重的是,你能给他带来多少的利益,这个才是最重要的,而其他方面,反而还会让他对你放心了,也许就认为你成就不了什么大事儿,对他产生不了什么威胁,所以这个说起来,也许还是好事儿了。但是你还得承认的是,当老大的,都有自己的那一本东西,所以你要真是,就超过了

    他的底线,那么不管你如何,最后可能都要被灭,就是这样儿。石全不认为自己就看得怎么透彻,可也确实,至少他就认为,怎么说呢,绝对,自己和兖州军的接触,那是好事儿。而孙平杨易他们,就没自己这个优势,所以自己也没什么太多太大的担心。只有自己家人,

    那才是自己最为担心的,所以是吧,如今他肯定是要好好守城,不管是从哪个方面来说,他其实都是要这么去做,如此去做,要不然的话,这自己家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