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个时候,可以说就属石全乐进这边儿斗得最为‘激’烈了,主要是乐进比石全强那是不假,但是架不住人家有优势啊。.: 。所以说是不是,两人尽管说不是什么“棋逢对手,将遇良材”,可这个时候,石全还真是,没能一下就奈何得了乐进,至于说对方,那是更不可能拿他石全怎么样了,就是这样儿。不过时辰久了,肯定是乐进被石全带兵‘逼’退,就是这样儿,而不是

    他把石全如何如何,还不是那样儿啊。而甘宁张辽他们,虽说此时此刻,他们确实,还不至于说就被城头的孙平杨易他们给‘逼’退,但是久了的话,那也都是一样儿,没什么例外。孙平杨易他们带兵,确实,士卒配合程度,不如后来的石全,但是好歹他们两个本事绝对不比

    石全低,所以是吧,也不至于说就‘逼’退不了甘宁他们。主要还是那个,就是城头的辽东军士卒比城头的兖州军人马,那是多了太多了,所以也真是,就是这样儿。如果说什么时候城头的兖州军,一下就比辽东军多了,哪怕都差不多,那么此时此刻,也都不是这么个样儿了,

    不是吗。乐进他此时是满头大汗,可以说在没有石全的时候,他还真是,没这样儿啊。可以说石全对上他之后,他绝对比之前支持的时辰短,这是必然的,不用多说了。所以石全带着城头的辽东军人马,是没费多大劲儿,就给乐进‘逼’退了。而乐进下了城头,他是心里不爽啊,可却半点儿办法都没有,如果真有的话,那么也是没有这样儿了。可如今呢,确实是没

    有办法啊。乐进下去了,本来他就算是没有石全来对上他的时候,那都是得比甘宁张辽他们早下去,早被‘逼’退,没他们两人支持的时间长。所以就更别说是如今还多了个石全了,就是这样儿。如果说不是有石全的话,那么之前的乐进,他确实,是能支持时间更久,这个没

    什么问题。至于说甘宁张辽他们,确实是见到了乐进被石全打退,但是他们也没什么想法,反而是觉得这个很正常。就是,毕竟也真是,之前没有石全的时候,他乐进都是要被‘逼’退,而且没自己两人支持得久,可如今呢,有了石全的存在,他乐进自然就是比之前,支持还要

    短,就是这样儿了。当然了,如果说是在甘宁张辽他们心里所想,他们自然是希望乐进能在城头支持得更久,可显然,这事儿可能吗?之前石全没在这儿的时候,那都得是乐进他得表现好,要不就是人家辽东军都不在状态的时候,他乐进才能支持更久。可如今呢,这石全都在呢,所以是不是,乐进更是不可能支持更久了,所以他下去了,在甘宁他们看来,是正

    常的。而他要是没掉下去,那甘宁张辽他们才会觉得有点儿意外了。所以这个真是,他们都没觉得有什么的。而乐进就不用多说了,此时的甘宁张辽他们,还依旧是和孙平杨易他们所带着的辽东军士卒奋力战斗着,他们都是想着,怎么让对方吃亏什么的。不过这个情况,

    还是人家辽东军想的没错,而到了兖州军那儿,就真是不怎么样儿了。所以甘宁和张辽,也都是无奈被‘逼’退了。关键是之后石全也是马上就加入了他们,所以他们两人对上三个,那当然是要早下去。先是石全和孙平对甘宁,甘宁下去了,然后是石全孙平和杨易三个人对付张辽,试问张辽他还能‘挺’住吗?之前的甘宁,面对两个人的带兵进攻,他都顶不住,所以就

    更别说张辽他是面对三个人了。因此,就算是紧随其后吧,张辽是随后就落了下去。其实这个事儿,在他看来,那可真是,再正常不过了,或者说,其实就是如此,怎么想,最后其实都是自己要步他乐进和甘宁的后尘,那都是没有办法的事儿。要不然的话,真有什么选择,自己可是,不要那样儿了,是吧。所以这个不得不承认,真就是这样儿要不然的话,都好了。

    不过显然,如今这样儿,是吧。反正对于甘宁张辽,乃至于乐进,对他们来说,都是要尽自己的力,去带兵攻城,争取能在第一场大雪之前,破了襄平。不过如今来看,是真不太可能了,之前石全都没来的时候,他们都没感觉出太大的机会,这如今来看,好像更是不太可

    能了。这不光是乐进的想法,就是甘宁和张辽,他们都是如此想法,没什么太大的区别。反正不光是什么情况,都是一个想法,就是想要早日破城,早日拿下襄平,就是这样儿,他们对于这个,都没什么区别,都是一样儿的。乐进是兖州军的将领,不用多说,而甘宁张辽

    他们依旧是如今给兖州军做事儿的,所以……有些事儿必须要承认,也是必须要说,那就是别管甘宁张辽他们是哪一方的,那都真的,不重要了,重要的都是,如今他们都在什么地方,在为谁做事儿,就是这样儿。所以他们哪怕是,归根结底来说,都是兖州军的敌对不假,可却一样儿,如今是要给兖州军做事儿,就是这么简单。如果说不是这样儿,那么倒是都好

    了,可如今这都上了贼船,上了船是吧,所以,怎么说都是这个道理。至于说乐进,那就更不用说什么了,作为兖州军的将领,哪怕不是什么大将,可却深受曹‘操’的器重,他自然更是受他曹孟德的喜爱,这个可是一点儿都没错。至少曹‘操’就很清楚,他乐进绝对不是己方本

    事最大的那个将领,但却绝对是自己用了非常得心应手的这么一个。而且忠心什么的,那都不用去考虑,并且本事还可以,以后有很大的发展。更重要的是,以曹‘操’的眼光来看,他认为乐进是最适合带着己方人马攻城的那一个,就是这样儿。如果说你本事再大,可不适合

    带兵攻城,那么曹‘操’怎么都不会带兵去的,就是这样儿。但是乐进不同,至少曹‘操’就认为,他不但是本事可以,而且是最为适合带兵攻城的,所以是舍他其谁啊。说起来吕布本事倒是真大,可他却绝对不适合带兵攻城,因为他是马上的将领,是飞将,而不是带兵攻城的将领,就是这么简单。但是你看看乐进,他就不同了,本事肯定不能和吕布比,但是却绝对适合带

    兵攻城,所以曹‘操’当然是知道自己要,是去该如何选择了。而对于今日的战事,可以说除了城头城下,他们几个带兵将领想法最多还有双方士卒,除此之外,那就是后面观战的曹‘操’他们了。说起来曹‘操’也真是没有想到,石全居然是出现在了襄平城头,而他和别人想法都不

    同,至少曹‘操’就认为,这个该是己方人马不好的时候了,石全一来,对己方真是,没什么好处,反而还一堆不好的地方,绝对是弊多利少。所以在他看来,其人不来,当然是比来了好啊。但是曹‘操’有什么办法吗,没有,是一点儿都没有啊。如果有的话,那都好了,不是吗。但他没有不是,所以也只能是在后面干看着,城头石全对上了乐进,然后最后乐进是不敌辽

    东军,最后被他们给打退了。所以也真是,这让曹‘操’觉得,实在是太不好了,这难道真就是老天都不让己方在第一场大雪前,拿下襄平?如今他也只能是这么想了,可以说凭借曹‘操’自己多年的经验来说,他很清楚,没个三五日,这辽东可能就要迎来第一场大雪了,所以己方确实,是真没辙啊。这个绝对是他们辽东军想要看到的,对他们有好处,而是己方不想要

    看到的,对己方没什么好处的事儿。所以自己还能怎么说呢,就得是这么认为啊。如果老天真就是不让你成事什么的,那也确实,是半点儿办法都没有。因为那话是一点儿不错,所谓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啊,在曹‘操’看来,其实向来都是如此,从来都是这么回事儿。

    所以哪怕曹‘操’这个人,确实是一个非常乐观的,是个乐观主义者,但是他都难免会那么想,就是己方拿不下襄平城了,只能是打道回府,等明年开‘春’,再说再战,就是这样儿。要不然的话,人家石全都回来了,还在城头上带兵抵御己方进攻,并且看着那么久了,他都没回来,

    是不是和士卒配合什么的生疏了啊。结果哪有那么回事儿,至少人家和士卒配合的默契,绝对不是第一日带兵防御了,看着都是十几日磨练的,所以曹‘操’真是,你说他还有多少多大的信心破城?至少说此时此刻,那是绝对没有多少了,这个真是,没错啊,就是这么回事儿。而他旁边儿的两大谋士,再加上那个夏侯惇夏侯渊他们那些个将领,其实都看得出来,这如

    今的形势,那可是对己方没有什么好处。甚至可以说,最后的结果,那就是己方要完,是整不过人家,最后拿不下城池,在第一场大雪的时候,灰溜溜撤退了。但是如此,还有什么办法吗,自然是没有。如果说夏侯兄弟,他们自认为自己亲自带兵的话,是能比乐进稍微强

    上那么点儿。但是和人家甘宁张辽他们相比的话,还是那话,他们自认为自己也是有所不如的。因此,对于他们这个组合,谁都是,没什么意见啊。而且看乐进和他们的配合,其实也都不错,所以还说什么呢。但是如今这个情况,谁都知道,己方确实,没辙啊,谁就能保

    证,己方在第一场大雪前,能破了襄平,拿下襄平,是啊,谁都保证不了,而且如今战事,显然是对己方不利。之前石全没在城头的时候,己方就没占到什么太大便宜,而如今人家来了,可以说更是没什么了,所以是吧,这个就不得不承认,己方是……他们也看到了自己主公的表情,不管曹‘操’,哪怕是再没表‘露’出什么,但却真是,至少要承认什么呢,就是说其人

    的那些手下,多多少少,都是能感觉得出来,自己主公到底是个什么想法。就算是没感觉的,也是多少能猜到点儿东西,毕竟是吧,认识那么多年了,你说到底是曹‘操’不了解他们呢,还是说他们不了解自己主公,是吧。这个必须承认,就是这样儿,如果说他们这个时候,那

    还不知道点儿什么的话,那可真是,就太扯了,他们也是白当了那么多年曹‘操’手下了,可不是吗。所以说他们该知道的,那肯定是知道了,不会少什么。而程昱荀攸他们,自然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去和自己主公多说什么,他们其实也很清楚,自己主公是有他自己打算的。反

    正如今第一场大雪就要来了,不过是什么日子的问题,早来的话,己方早退,晚来的话,晚退,如此而已。至于你说什么,在这段期间,己方就能破了襄平?这个还真不是说自己两人没信心,实在是,难比登天啊。可不是吗,如果真有那么简单的话,或者说是如此容易的话,那一切就都好了,天下可能也早就和平了,不是吗?就是啊,这个天下的事情,是有难

    易不假,可你总不能把困难的事情,想得那么容易,也不好去把容易的事情,想得那么困难吧。反正很多时候,你必须是要承认什么呢,那就是事情其实好像真就是这样儿,所以是吧……反正此时的程昱荀攸他们,可真是没什么太大信心,知道要是不出现什么大意外,没

    什么奇迹的话,这己方是退定了,就是这样儿。而自己两人清楚,那么自己主公还能不知道,所以这个事儿,自己两人其实也真是,不好多说什么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