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但是在石全那儿,他却绝对不是孙平那个想法就对了。至少他认为,朴克要是不走,直接和他一起进襄平,那该多好啊,只不过,真是可惜啊,可惜了。石全自认为算是比较了解朴克其人了,所以其人这个时候离开,自然是他也想到了自己所想,也可以说其人算是了解自己吧,因此,谁不知道谁啊,都知道彼此想法,所以他没想让自己得逞,就是不进襄平,自

    己对此也都是无奈了。这个时候朴克是带人离开了,就剩下他石全老哥儿一个,还得是硬着头皮面对着孙平其人。此时孙平对石全一笑,“请吧石将军,咱们这也算是老朋友了,就不用我再多说了吧!”石全闻言是冷哼了一声,以表达自己的不满,不过他也清楚,真是没

    什么用。用他的话来说,这朴克都已经把自己给出卖到襄平这儿来了,那么最后如何,还不得是受公孙康他们的摆布?毕竟自己家人,那可还是在人家手里头攥着呢,所以真是,自己也是不得不低头啊。如果说自己能让公孙康他们低头的话,那都好了,可显然,那是不可

    能的。石全没办法,只能是跟着孙平进了襄平,他对襄平,这个感情比较复杂。至少此时此刻,确实是这样儿。毕竟他家在这儿,但是他这都不知道多少时日都没有回去了,关键是他不想家,想他自己家人,所以对襄平,石全是又爱又恨啊。爱,是因为家人都在这儿,家也在这儿,恨的话也简单,就是因为公孙康他们也都在这儿,还把他家人都给软禁起来了,

    是控制他们,来威胁自己啊,可以说只要一想到这事儿,石全他心里就不爽,所以说还能不恨吗。但是这个时候,此时此刻,石全还得是跟着孙平进去,然后去见公孙康。没办法,他明明知道对方就等着他来呢,或者说是自投罗网,可这个网,自己却是不得不来投,就是

    如此。要不然的话,什么时候自己能见到自己家人,那都不一定了。真是,你说朴克他答应了自己帮忙,结果给自己帮到了襄平城这儿来,自己说感谢他吧,还真是没有几分,更多的,自己是怨。虽说他朴克要真心帮自己,也未必就能起到什么太大的效果,可终究不至于

    说是这样儿吧。石全和孙平进了襄平,直接就去了辽东王府,显然公孙康还有杨易,是在那儿等着石全呢。必然,石全这个时候来,公孙康是要见他的,这个没错。毕竟石全这都这么晚来了,关键是明日还得让他给己方做事儿,守御城池。虽说之前的话,这就是公孙康一句话的事儿就解决了,但是如今这个情况,还不是出了点儿问题,所以是吧,公孙康这个时

    候,必然是要亲见石全一面才行啊。此时的公孙康和杨易,他们俩是在辽东王府的会客厅等着孙平和石全他们过来,要说不管是公孙康还是杨易,他们两个是绝对不会有一个去迎石全一下什么的。别说公孙康的身份地位,而杨易也是和石全一个级别的,因此自然是对他不

    可能出迎。更何况是石全有求于公孙康,是他要求公孙康,可不是说公孙康去求他什么的。是,如果说和朴克的话,那么公孙康你说他是有求于朴克一点儿,那还算是有,不过对于石全,那可真是,只有其人求他公孙康,却是没有公孙康求他石全什么的。所以说从头到尾,

    在公孙康这儿,在石全那儿,都是他石全落到下风,而不是公孙康在下风啊。因此,这个时

    候,别看石全来襄平,也是公孙康他们所希望的,但是如今却不是他们占下风,而是石全求着他们,不是他们求着石全。至少公孙康就很清楚,可以说自己就算是不多说什么,他石全都得是求着自己如何如何,就只是为了他家人,就这样儿。不信的话,那么就拭目以待,看看到底是不是这么回事儿了。此时孙平已经是和石全一起,来到了会客厅,进来了,可以

    说对于两人的进来,公孙康杨易他们基本上就没什么反应。两人就看了他们一眼之后,就算是完,当然公孙康也没忘了说一句,“呵呵,见石将军一面,可真是不容易啊!既然都回来了,那就快坐吧!”不管此时此刻,公孙康对石全他到底是个什么想法,哪怕他都没什么

    迎一下的动作,可确实,该有的话,该有的礼数,那却是绝对不能少了的。如果说换成是石全是他,石全都得是和公孙康一样儿,没什么区别,就是如此,毕竟这个是不会有什么改变的,该有的,没有的,自然都是如此。而石全他虽说是看到了公孙康杨易他们,心里依旧

    是不爽,可嘴上却还得是说道:“多谢公孙将军!”毕竟人家公孙康都让自己坐下了,那么自己要是再不说什么,没点儿说辞,一点儿都不言语的话,那只能是让人看了笑话。可不是吗,要说此时屋中,那可不单单是有他公孙康,可还有孙平杨易他们这两货呢,所以自己怎么都不能让他们看了自己笑话啊。石全还能不清楚,这给自己家人软禁起来的,那是公孙康

    不假,毕竟他如今是襄平城里的老大,也是辽东军实际上的老大。名义上老大,是主公公孙度不假,但是他都卧床不起多少时日了,因此,那辽东军实际上的老大,早就是他公孙康了,而不是公孙度。但是自己还不知道吗,这公孙康确实是下了令,给自己家人软禁起来的,

    那都没错,可在旁边儿出主意的,绝对是少不了孙平和杨易他们两个人。因此,从头到尾,可以说石全是从来都是对孙平杨易他们心里有所怨恨,不过就是不好表露出太多而已。并且可以说本来他和那两个的关系就不怎么样儿,所以石全也不是没想过,就这自己没如何,他

    们两个都是落井下石呢,所以说自己要是再明着去得罪他们的话,那么就更没自己的好处了。毕竟你可知道,他们是两个人,而自己,不过就老哥儿一个而已,对,就是而已了。哪怕说自己这边儿也有人帮衬自己,那都是好的,不过显然,这事儿是没可能了。毕竟公孙度这儿活着的就三个将领了,孙平杨易还有自己,三个,他公孙康还不能算,毕竟如今他公孙

    康是实际上的老大了,他们他手底下的,就是自己三人。而孙平杨易他们,反正对付自己的时候,是一个鼻孔出气儿,是穿一条裤子的人,所以说自己是不是,就是孤立无援啊。而且本来他公孙康和自己也没什么太好的关系,因此他能利用自己,还能不去用?再说了,从

    来都是“不怕没好事儿,就怕没好人”,所以再赶上碰到了孙平杨易他们那样儿,这个就不得不说,是自己倒霉了,倒大霉了,真是倒了血霉啊。不过也确实,真是没有办法,要不然的话,怎么样儿也别都这样儿啊。此时孙平是早在自己的位置坐下了,然后石全这个时候也是坐了下来,他们在辽东军这儿,自然是都有自己的地方,知道自己的位置在哪儿。基本

    上他们三个,在公孙康这儿的位置就是,石全在最左边儿,就他一个人,而孙平杨易他们则在石全的对方,最右边儿坐着,孙平是距离公孙康更近,杨易是在他旁边儿,不过是远点儿,就是这样儿。公孙康他对于石全说什么,他确实都是没一点儿在意的,而他所在乎的,就只是石全其人的归来,可以说对如今的己方来说,那可真是,最为需要的了。如果说之前

    己方和兖州军的战事,少了他石全一个,确确实实是让己方有那么不占优了。那么只要他明日上到城头,就绝对是能扭转己方的一点儿颓势。反正公孙康所想很简单,那就是多了一个石全,那绝对是比少一个他强,要强很多,不是吗?就说每日,只有甘宁张辽他们有人对

    付,就他乐进没人,所以这石全一回来,就是有人对付他了。所以说有了他石全回来,和他没在,那分明就是两种不同的情况,就是这样儿。因此,对于如今的公孙康来说,他是看到了己方的希望,己方能拖住兖州军到第一场大雪的希望,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如果说之前

    石全还没来的时候,哪怕公孙康是有这么个想法不假,但是也没说信心就很多,毕竟战场之上,确实是瞬息万变,哪怕此时己方已经是拖住兖州军这么多时日了,但是他却很清楚,其实还不够啊,差得远,差得多了。而今晚石全归来,确确实实,是让公孙康信心一下就增加了不少,因为他知道,石全哪怕就是个三流将领,但是他所代表的意义,对己方来说,确

    实是不一样儿。如果他没在这儿,那么对付乐进,己方就没有人了。而他在,那么其人带兵对付乐进,虽说他那武艺不是人家对手,可总体来说,对付其人,那却还是没什么太大问题的。而且自己攥着他家人,试问他石全敢不卖命?敢不效死命?反正自己要是他石全的话,

    那就一定如此就是了。而此时公孙康看到所有人都坐下了后,他便对石全说道:“石将军能归来,真是可喜可贺啊!不过也真是,这石将军回来,确实是,太不容易了!”首先公孙康先是表达了一下自己的内心感情,毕竟不管怎么说,他石全回来了,对己方好处那么大,

    所以他的心里,那自然是非常高兴的,这个必然,不用多说。而其次,他也是讽刺了一下石全,什么回来不容易,其实还不就是说他石全根本就不想回襄平,要不然的话,至于这样儿?但是那话,公孙康他还不能直接说,毕竟如今可还没到了和石全他撕破脸皮的时候呢,

    所以很多事儿也真是那样儿,双方都得是带着遮羞布去说话做事儿,这个也是必然了。至于

    说以后什么样儿,那谁知道了?反正至少此时此刻,是这样儿,没问题,双方也都是有所顾忌,因此……可以说石全听了其人的话后,他是一下就明白了公孙康的意思,不过对此,他也没什么太多说的。公孙康的心情,他能理解,说起来如果自己是他的话,也是如今这个

    心情吧,都没什么,所谓是人之常情也。至于说其人之后的讽刺,也算是在石全他所料之中了。毕竟石全也是多少知道,他公孙康到底是个什么样儿的人,毕竟这十几年,都在一个屋檐下的,你说谁还不知道谁呢?又不是第一天认识了,这认识的时日,也不知道多久了啊。

    两人就算是再没什么深交,可能也没有特别多的接触,但是好歹是认识了十几年,也算是接触了十几年,所以这个还不能说明问题?反正在公孙康石全他们看来,彼此是没什么交情不假,但是该知道对方的东西,他们自认为都是了解的。所以这个时候就听石全对公孙康说道:“这个我也是过于思念家人,本来想早日回来,不过却是因事耽误了,毕竟高句丽的援

    军,可不是那么好请的啊!”石全这么一句话,可以说他是明确了两件事儿,也是很明白告诉了公孙康他们。第一,他是很想念家人,所以是怎么都要回来,这不,如你们所愿,自己为家人回来了吗。第二,就是你们逼我去请求援军,这自己已经是办成了,所以你们是不

    是也该,对吧,实现自己的承诺了,要不然的话,可真是,欺人太甚了吧。不过这话石全不可能一下就都说明白,他还得是这么去说,但是公孙康他们可都懂啊。

    ,或者直接访问网站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