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要说公孙康他还能不知道朴克话里的意思吗?能不清楚吗?但是这个时候,他只能是稍微装傻一下了,没办法。朴克闻言一笑,“公孙将军,那么我就直说了吧,石全将军,他可是一直都在担心他家人的安危啊!”朴克那意思就是说,人家都已经搬兵来襄平了,你就不能把人家家人给放了?当然他是不能那么直接去说,不过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这样儿,一点

    儿都没错。当然朴克也不是不知道,这事儿在公孙康那儿,基本上就不要想了,他能放过石全家人?反正自己要是他的话,都不可能。更何况他还有两个手下呢,那孙平杨易,别的不敢说,至少在勾心斗角这方面,显然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啊。所以朴克他是闪过了一些想

    法。但是这事儿,显然不在于自己,而在于公孙康他们。反正他们不说放人,自己也真是,半点儿办法都没有啊。不过能给石全他争取一下,这个还是要的,怎么说自己都是答应他了,其人更是有恩于自己,所以从哪个方面来说,自己都是要尽力而为的,做到了,至于说结果,

    那确实,不是自己所能决定的。不过这个时候也确实,自己怎么说都得去尽力才行啊,这就是如今朴克的想法了。公孙康这个时候一听,心说你朴克果然是为了这个事儿来的,不过就是不知道这个事儿是你自己的意思啊,还是说石全他求你,让你过来帮忙的。当然公孙康肯定觉得应该就是后者了,就是这样儿。他可不认为朴克是什么好人,哪怕石全对他有恩不

    假,但是他朴克,他们高句丽的人马,是那种无利起早的吗?显然都不是了,所以有些东西,那就不难明白。而公孙康自然是不会答应朴克什么,怎么说如今这个时候,都是关乎着自己的生死存亡,把石全家人给放了?然后没有牵制他石全的了,没有高句丽的帮忙,这己

    方难道不就灭的更快了吗。所以这事儿公孙康是绝对不能去做,因为这个在他这儿来说,那就是关乎着他生死存亡大计的事儿,所以自然是不能不小心小心再小心。如果他能那么轻易就放过石全家人的话,那他也不是那个做事儿都六亲不认的公孙康了。他眼里就只有他自

    己,有他自己的利益,其他的,真是什么都没有。所以公孙康不过就是稍微一想,然后就直接说道:“这个朴将军,如今我是连石全将军的面都没有见到,所以将军所说之事,请恕我是不能答允!”说起来公孙康就是委婉拒绝了,当然也算是稍微直接了点儿,不过比这直接的话,那不有的是吗。但是公孙康显然是都不能那么说啊,这个时候双方还没到那个地步

    呢,退一万步说,哪怕真就那样儿,他也未必就会如此。因为有一点,确实是很重要,非常重要,相当重要,那就是石全请来了高句丽人马,而他们是来给辽东军帮忙的。别管如今效果如何,至少他们不是敌人,不是兖州军的帮手,而是给己方帮忙来了,所以就冲这么一

    点,公孙康他是可能不会答应朴克什么,但是他基本上是不会和朴克撕破脸皮的,因为那样儿对他是没有什么好处啊。而别看如今是朴克求自己,这个是,但这个事儿,却绝对不是那么看的。如果说他朴克是非得求自己不可,怎么都得让自己答应,那么自己是能有拿捏他的东西,可显然,自己还不清楚吗,这个石全家人,是拿捏不住人家的。对,石全是他恩人

    不假,可公孙康还没认为一个异国的人,会因为恩人家人如何,他就如何了。如果说自己软禁的是他朴克的家人,那么绝对是有用了,反正那就不是他石全的家人所能比的了。而如今自己也只能是拿石全家人,稍微牵制一下朴克,如此而已。所以说软禁石全家人的作用,是要牵制石全,当然也是用他来牵制一下朴克,哪怕没什么大用,可至少是有点儿作用吧。

    当然如何是能有选择的话,那么公孙康他宁可是用朴克的家人来牵制他,而不是用石全家人怎么样儿。毕竟石全再如何,他不过就是个三流将领,哪怕是让他襄平守城,其实也真是起不到什么太大的作用。但是朴克就不同了,都不用说其人本事如何,这个基本上也用不

    到他什么。但是就光看其人是高句丽的大将,这么一点,就可以说他这个就强石全十倍,就是如此。反正在公孙康的眼里,他就是这么看的。而孙平杨易他们呢,自然也都是如此认为。如果说石全是他们想要牵制利用的一个人的话,那么其人和朴克相比,那自然是没什么

    可比性了,显然他们更看重的,必然是朴克,而不是他石全,就是这样儿。朴克这个时候,他也不是说就不懂公孙康的意思,他无非就是在说两点,第一就是不同意,这个在自己所料之中。之后他那意思就是,如今我可还没和石全见一面,所以他到底是有什么要求想法,最好还是他来和我亲自说更好。公孙康是没明着说,可他就是那个意思,朴克还能不懂吗?但

    是对于这个,他确实,也是不太好多说什么。他总不可能说,石全就不想见你,然后让我来这儿找你,你放人不放人吧。这话,朴克还真是说不出来,哪怕他就算是公孙康熟,他都未必能说出来,更何况他本来和其人还不怎么熟悉呢。所以到了这个时候,朴克也只能是接

    着公孙康的话说了,必须要进行下去啊,所以他对其人说道:“那么依公孙将军之意此事最后到底是要如何?”公孙康闻言是心里暗笑,心说我就知道,你朴克最后要这么去说,你不如此,能行吗?显然对此,还是在他所料之中的,也确实,毕竟如今占优的那可不是他

    朴克一方,是人家辽东这边儿,所以这其实就决定了很多东西,不是吗。公孙康自然是要把他自己所想的说出来,所以他是马上就对朴克说道:“这个朴将军,既然石全将军就在贵军的大营,那么不如将军营后,让他到襄平,我们自然会和他商讨他家人的事儿!”结果公孙康一这么说,朴克这一时半会儿,他还没话了。主要是他也清楚,人家的话,没什么

    毛病啊。你说石全,是不是辽东军的人。是啊,如今还是呢,而且现在也应该是为公孙康做事儿,在守御襄平,这才是他要做的。不过如今他在什么地方,根本就没在襄平城内,是跟着自己在己方大营。所以人家公孙康让他去,也确实是没什么毛病,至少自己不可能说

    他石全就不来了,他家人的事儿,你看着办吧。这话自己不可能说,而且就算是说了,那对公孙康他们来说,也是没什么用,他公孙康能听自己多少?可以说他公孙康这话,其实就是说给自己听的,那意思让自己去告诉石全,让他来襄平,就是这样儿。自己还能不知道,自己未必就是一定要代石全答应下来,可到时候去,自己是一定要转达一下公孙康的

    意思的,这个是半点儿都不错啊。朴克他这个时候确实是沉默了一下,因为他正想着,自己到底是如何答他公孙康的话才好。至于说跟着他来的朴昌和朴素两人,他们是真心想着,这赶紧让自己兄长去和石全说吧,到时候他石全为了自己家人,必然是要襄平,然后,然后他就不来了,这多好啊。自己兄长在这儿,怎么都是不能把他给如何了,可他走了,自

    己两人自然也就不会去针对他什么了,关键是想那样儿,也没什么机会了啊,人家都不在大营了,所以但是也确实,朴昌朴素兄弟,他们是真心看不上石全的,也是双手双脚都

    赞成其人离开,滚得越远越好。这事儿朴克自然是知道,他也一定明白,不会他真是不会

    去多说什么。反正只要把自己能做的,都做了,那么自己也算是可以了吧。到时候谁都跳不出自己什么毛病来,这其实就足够了。所以此时朴克对公孙康一笑,“不得不说,公孙将军之言,确实是甚为有理,甚为有理啊!”公孙康闻言也是一笑,“那么依朴将军来看,此事

    如何?”“这个,我是做不了石全将军的主,所以去之后,是一定会对他说的,说一下公孙将军的意思,不知道如此,将军以为如何啊?”“好!这样儿的话,那真是太麻烦朴将军了!多谢朴将军!”“应该的,应该的,不客气!”“哈哈哈!”“哈哈哈哈!”说完,两人是相视大笑,反正一切是都在不言中了。两人都是什么意思,他们彼此自然是都知道对方,不

    过就是谁都不会说破什么的。而他们两人的目的,可以说公孙康肯定是达到了,这个一点儿都不假。因为一,他不会放了石全家人,这是绝对不可能。那么二,他是一定会让朴克转达一下自己的意思,让石全来襄平,这个才是他最主要的目的,而如今来看,就算是达成了。

    因此,公孙康他还有什么不满意的。至于说朴克,他那也差不多少,虽说还是和他所想最好的结果,是不同的,但是怎么说呢,总体上来看,来说,其实就算是可以了吧。如果说他是想让公孙康放过石全家人,可这朴克认为不过是个梦想的话,那么这个时候,答应了其人

    所说的,其实就是他觉得,最为真实的情况了。也是朴克所认为的,最后或多或少,也算是能给石全一个交付的这么一件事儿了吧。毕竟试问自己能拿捏住他公孙康?可以说人家几人,自己确实,真是拿捏不住啊。所以自己不好使,那么就只能是离开,因此这么一看,其实还就算是不错了,可以了吧,如此,这样儿。所以最后两人说来说去,说去说来,是这么

    一个结果,其实也能算是皆大欢喜了。毕竟公孙康的目的,基本上就算是达到了。最后他只要是让朴克去和石全那么一说,一切就都没有什么问题了。至于说石全敢不来?公孙康他们还真是没那种想法,至少石全他敢那样儿?除非是他石全换人了吧,要不然就是出什么

    事儿了,要不然的话,真就不可能会那样儿。而朴克呢,这个时候他和公孙康告辞了,毕竟此时的时辰不早,所以他也得是赶紧去才行。因此是赶紧说道:“公孙将军,二位,时辰不早,这我们这便告辞了!”公孙康一听,是赶紧说道:“我来送送朴将军!”可以说以朴

    克其人在高句丽的身份和地位,确实是当得公孙康如此的。并且他还得必须是带着孙平杨易他们,一起给朴克三人送出辽东王府才行。所以公孙康他们三个,是把朴克三人给送出去辽东王府,之后他们也没再送,没必要了,他们自己行动也就是了。几人是相互告辞离开,这最后才算完。可以说他们也确实,算是要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了,就是这样儿。公孙康

    是,朴克他自然也算是了。至于说其他几个人,哪个不是呢,说起来,都是,都算是吧。不管是孙平杨易他们,还是说朴昌朴素兄弟两个,哪个不是,其实都是,因为石全来襄平,确确实实,是他们所希望的啊,所以六个人,其实都可以说得上是皆大欢喜,也就是石全吧,

    他要是知道了的话,哭的人绝对是他,而不会是其他的人,这个呵呵反正死道友不死贫道啊,牺牲他一个人,却是成全了大家,不挺好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