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所以朴克他自然是心里有数了,而如今他是又想再见曹操一面,又想找机会和兖州军一战什么的,当然他也是想找机会要救援石全的家人,如此。兖州军今日进攻襄平的战事结束了,在乐进他们被逼退几次之后,曹操依旧是让士卒赶紧鸣金收兵了。不如此也不可能,这个时候还依旧不是他们兖州军占优。如果说不是这样儿的话,曹操就未必让士卒鸣金收兵。可如

    今这个时候,你不收兵,肯定是不行。他是不想,但是不想,那却也得那么做。兖州军退了,其实都在所有人的所料之中。如果说曹操这个时候不退,他们才是预料不到的呢。但是一切都在所有人的预料之中,对他们来说,曹操带兵退了,一切是都好了。而曹操自然也是

    不想和辽东军周旋太久,至少此时此刻,是这样儿。对他来说,是觉得这之前的夜战和刚才的白日攻城战,都是己方不怎么占优,所以是不是己方也应该调节一下了。要不然的话,就一直这么个状态的话,是不是也不太好。至少人家辽东军表现不错,己方虽说也可以,但

    是在高句丽大营的石全,知道了曹操是再一次收兵,也不清楚他这个时候,到底是个什么样儿的心情。你说石全他这个是有为了辽东军庆幸吧,这个是有,毕竟哪怕公孙康软禁了他的家人,可他石全却还没有脱离辽东军,他不还是辽东军的人吗?但是要说他也是有点儿觉得兖州军真是,没太狠,这个他也是有这点儿想法。毕竟哪怕他石全还是辽东军的人不

    假,可他的家人,终究是让公孙康给软禁了起来,所以说如果是其他方面,哪怕石全他心里有对公孙康的怨恨,那也没多少,不一定就真会影响太多。可这个事儿,直接就让他石全是生出了反叛之心,如果说不是因为他家人还在襄平,如果不是说他家人被公孙康所制,他

    这个时候是绝对要投靠兖州军的,就是这样儿。不过怎么说呢,正因为如今的情况,使得石全都不可能去怎么怎么去做。除非他不要家人的性命了,不顾他家人的安危了,所以说起来他石全就是有什么动静,那都得是他家人都平安了之后,而不可能是这个时候就对了,

    而在公孙康他们的眼里,就是在期待着,什么时候能来第一场大雪,只要来的话,兖州军就一定退了,他们是不退也得退。可第一场大雪也真是,谁知道什么时候到,早了,什么都好,是己方乐于见到的,他们兖州军不想。可晚了的话,就绝对是他们兖州军想要看到的了,而不是己方想见到的。可凭借以往的经验来说,就只是知道,这个快了,但是具体什么时候,

    那谁知道了?毕竟连兖州军都没有那种钻研气象方面的人才,所以就更不用说是辽东军了。在许都皇宫,倒是有专门研究这个的,不过显然,曹操也没说去询问这个。对他来说,一切就看天意吧,反正好的话,自然是什么都不错,老天给己方机会,己方也是要好好把握住才

    行。可要是不好,那么还是那话,退却而已,退了就退了,反正就当是给辽东军点儿机会了,让他们再苟延残喘几个月,就是这样儿,有什么的。曹操不是说就一点儿看不开,毕竟这战事都过去多少时日了,如果说最开始的时候,他确实是想了,得早破了襄平什么的,可如今呢,基本上破不了城池,他也不是说就不能接受了。当然肯定是破城最好,要不然己方

    只能是退走了。兖州军是一连又和辽东军战了五日,可以说这五日,双方都是拼了,而高句丽的人马,是半点儿动静都没有,让石全这心里是非常不爽,因为如今朴克的按兵不动,让他觉得对方也不是说那么可靠了,但是他却也没什么办法,怎么说如今自己都是寄人篱下,而不是说人家听自己的,所以其实朴克这几日也不是说就没想过,自己见曹操,暂时人

    家是不能见自己了,但是自己要是去见见公孙康他们呢,他们难道还能像曹操那样儿?所以朴克已经是想过了,这自己是可以去见见公孙康几人,说一下石全家人的事儿。只要自己仁至义尽了,那么他石全不也是说不来自己什么吗。对,朴克他就是这么个想法,他都知道,

    公孙康就算是能见自己,可他也不会同意放了他石全的家人的。但是他放不放,那是他自己的事儿,而自己见不见他,就是自己的事儿了,自己必须要争取见到公孙康他们才行,如此,自己才能是对石全有个交付,不是吗?这样儿一来,石全他对自己有意见,他也不会说

    出来什么了。朴克就是这么个想法,他也知道,要是自己一直都是迟迟没什么动静,那么他石全对自己的意见,可就大了去了。其实这个时候,他也不是说就没想过,石全对自己有意见,不过就是没多说而已。但是等自己见过了公孙康他们之后,最后不管什么结果,他石全都不会多说什么了。毕竟自己是不是见了公孙康,自己是不是和他们说了石全家人的事儿,

    至于说对方不同意什么的,那自己也没有办法啊,自己尽力了,就可以了。反正在朴克的想法中,就是这样儿。毕竟他觉得,要是自己是他石全,有这么一件事儿的话,最后这种情况,自己也是说不出来什么。当然了,真要是说自己真就不去见公孙康,这自己也确实,也

    不好意思去见石全了。但是只要自己见了公孙康他们,那么自己自然就是好意思再见石全了,他问自己,自己也好有了说辞,可不是自己不帮忙,实在是自己见都见到公孙康他们了,可他们就是不同意啊,这自己有什么办法呢?自己确实,是无奈了不是,所以朴克已经

    是和公孙康通气儿了,说是自己要见他一面儿,而公孙康自然也是同意了,或者说他根本就没什么反对的理由。哪怕他知道朴克一定是要说石全的事儿,但是其人,自己却不得不见他。别说他朴克还是为了己方辽东战事而来,就算是不是,他说要见自己,自己都得见他一面。好歹朴克是高句丽的大将,他所代表的就是高句丽王,就是这样儿,所以哪怕别的都不

    说,就冲这么一点,公孙康他们都得见其人,如此。所以他们是已经联系好了,就在今日夜,朴克是带人偷偷去襄平,见公孙康他们一面。这事儿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事儿,可怎么说呢,和普通士卒还有那些探马进出襄平来说,朴克他们能比那些人,要顺利吧。毕竟普通士

    卒有什么本事,而朴克几人呢,不用多说了。所以这个时候,时辰已到,朴克是带着朴昌和朴素,偷偷进入了襄平。可以说也是费了不少劲儿,但是怎么说呢,他们虽说是费劲,可却也是带着他们几个进了襄平。而城头的士卒还有孙平杨易他们,是都看到了朴克他们,所以也是第一时间就给城门打开了一条缝,让他们三个进入了襄平。还好这朴克他们就来了三

    人,要不然的话,真是要耽误时间啊。朴克是在这个时候,都已经是夤夜了,终于是见到了公孙康他们几人。说起来他们绝对不是第一次见,要不然的话,怎么孙平杨易他们都认出来朴克了,这自然就说明问题。确实,以前朴克他是来拜访过公孙度的,不过公孙度那个人虽说对内没什么胆儿,可对异族,他倒是比较强硬,这也是为什么说曹操他们几个,明明都

    不怎么看得上公孙度,但是至少有一点,确实是没错,那就是他们都认为,公孙度对异族的强势,那是半点儿都没错。所以朴克当初也就见了公孙度一面,可最后也是不欢而散,就是这样儿。但是即便如此,朴克确实是见过了公孙康他们几个,而公孙康他们几个也自然是

    看到了朴克,是知道了其人的相貌。因此,哪怕是过了几年,他们依旧是能认得出来其人,毕竟朴克可不是什么路人甲乙丙丁,所以还真是,他们就算是想忘,也未必就能忘,而且关键是还不能忘了,真要忘了,他们都得让自己记起来,如此。毕竟这样儿的人物,不能给忘

    了啊。此时朴克三人和公孙康他们三人,是在襄平的辽东王府会客厅见面了,公孙康对其人一笑,“这位便是高句丽来的,朴克将军了吧!”朴克闻言一笑,也是说道:“不错!想必阁下就是公孙将军了!”“正是!朴将军请坐!”说完,几人是都坐了下来,而此时,朴克是向公孙康他们介绍了一下自己两个族弟,当然他没直接说朴昌朴素是自己族弟,而是说了他

    们的官职。至于说公孙康,他也是,向朴克他们介绍了一下孙平和杨易他们两人,这样儿一来,彼此也都算是认识了,都混个脸熟。之后公孙康是直接开门见山问道:“不知朴克将军夤夜来此,是所为何事?”虽说公孙康他们心里都清楚,朴克他到底是为了什么事儿而来,

    但是怎么说呢,他是绝对不会直接就说,啊,你朴克是为了石全的事儿来的吧,我怎么怎么样儿。那样儿的话,公孙康是绝对说不出来的,就是孙平杨易他们,也是不会如此就对了。再怎么说,他们虽说也谈不上看得上朴克,可其人终究是来襄平的客人,所以该有的礼遇,

    是不能少了。所以很多话,那是一定不能说的,因此,这个时候明明知道朴克是做什么来了,可公孙康就是不能说破,只能是当什么都不知道,去问他一下,就是这样儿。你要直接就去说什么的话,那绝对就是不怎么给朴克的面子了。好歹其人是高句丽的大将,并且他所代表的,如今可以说就是高句丽王,所以不管从什么方面来说,公孙康都是必须要给人家面

    子的。当然了,如果说双方真就因为什么不欢而散的话,那么最后的情况,公孙康他们也未必就会给朴克他们多少面子。可如今是什么情况,可以说双方还真是,没撕破脸什么的呢,因此,这个就不得不说,他们是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如何如何的。所以这个时候,公孙康问

    了,而朴克一听,心说你是明知故问啊。但是关键自己却也不好多说什么,不过他却还是先问了公孙康他们一句,“公孙将军知道,贵军的石全将军,此时正在我军营中作客!”朴克要说的东西,就是和石全有关,怎么都不可能绕开他,所以朴克认为,自己还是先提他石全

    为好。果然,公孙康一听,他倒是没什么意外表情,直接就说道:“这个,我自然是知晓。话好说石全将军去高句丽搬兵,那还是我去让他如此的!”朴克听着,心里是鄙视公孙康,心说还你让他如此?是了,这么说好像也没错,不过更准确来说的话,是你公孙康逼着人家,不得不去高句丽搬兵,所以可是他什么都不能说啊,别说如今是在人家的地盘,在襄平

    ,就算不是在这点儿,朴克都不会那么说。反正心里所想是一事儿,这他嘴上能不能说出来,那就是另一事儿了。不过他还是说道:“公孙将军是知道此事了,那么如今的石全将军,确实是从我国搬兵来,那么将军当初答应其人的事儿,不知是否”朴克没直接

    说出来你当初怎么威胁石全的,拿人家家人说话,让他去高句丽搬兵,要不然的话,你就要有所动作。当然什么意思,谁都知道,明白。

    ,或者直接访问网站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