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而石全听了朴克的话后,他对此还真是没有什么意外的,或者说其实他对此是早有所料,早知道朴克会对自己这么说。但是石全却在心里腹诽,心说你每次都说找机会,等时机,可如今这自己都等多少时日了?话说真就没什么时机?自己倒是认为如今这个时机倒是挺好,所以石全是马上就对朴克说道:“朴将军,今晚兖州军夜战襄平,其大军回营后,必然是疲

    惫不堪,所以我看不如……”石全那意思,这个时候难道还不是时机?所以不如赶紧就出兵进攻,不挺好吗。但是显然,朴克他可不这么想。是,他也承认,兖州军去进攻襄平了,他们回大营后,定然是要疲惫,可人家再累,却还有比己方多好几倍的人马呢,所以这个是

    不是,就不得不说,自己真是有所顾虑而不敢去进攻啊。如果说兖州军和己方人马差不多,都是不到两万,甚至再多点儿,自己都无所谓,都不用他石全多说,自己都得带兵去进攻。可人家有多少人马,至少这个时候,八万人,那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就算是不到,也必然差

    不多少。至于说自己一方,就只有不到两万人马,所以……朴克他除非是傻了,真是大脑缺根筋,要不然的话,哪怕此时兖州军确实是疲惫不假,但是他也不会去和兖州军死磕的。朴克何尝不知道,这他们哪怕是再累,也是都对己方有防备的。不信的话,只要自己带兵去了,那么,迎接己方的,就只能是……因此,朴克怎么都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去进攻兖州军,

    说起来他还准备什么时候再见曹操一面呢,至于说救援石全的家人,这个他要是有机会的话,自然是要去做,做好。不过要真是没什么机会,这不也是强人所难了吗。所以在听了石全这么说之后,朴克还是一笑,对他说道:“石将军,如今兖州军是何情况,你还能不知晓?

    而我军是何情况,你也更是明白,所以……”反正朴克这说来说去,他其实就一句话,别的好说,但是出兵对付兖州军,那是没商量,不行!但是石全他显然是不死心啊,毕竟他认为机会还是有的,不过是朴克他不敢而已,当然他肯定不能那么去说,所以也只能是稍微委

    婉一点,点出来。“这个,朴将军也许是看那兖州军势大,所以顾虑重重,这我也不是不能理解!不过敢问将军,我家人,朴将军何时能帮忙营救?”朴克闻言,他自然是知道石全话里的那点儿意思,无非就是说自己怕了他们兖州军而已,还用上激将法了,不过对自己来说,他石全的话,基本上也真是没什么太大的作用。因此朴克依旧是一笑,对他说道:“石

    将军所说,我认,兖州军确实是势大啊,至少我军在这儿的人马,还真是无法相比!至于说营救石将军家人,那还请将军放心,此事我定当是尽力而为!”石全一听,他这个时候还算是有那么点儿安心。至少他看得出来,不是说朴克就一点儿都不想进攻兖州军,不过他是

    有顾虑,还有自己的那点儿想法。至于说救自己家人,他既然都这么说了,那么只要有机会的话,就绝对是没有问题!所以说这个时候石全认为自己来这儿的目的,虽说没达到,可确实,是清楚了朴克的意思,也让他答应了自己,为自己家人尽心尽力,这个也算是可以了吧。毕竟之前来的时候,他也不是说就没想到,这自己根本就劝说不了人家,但是人家说了,

    会去救自己家人,那么自己当然也相信他朴克,只要有机会,就没有问题。之后石全和朴克也没多说,他直接就告辞离开。其实石全清楚,在这个时候,自己就算是说再多,那都没什么用,所以说自己还是走吧。但是此次朴克是明确说了,他能救出自己家人,就一定尽力,那么自己是再相信他这么一次。虽然他上次也是说了,这只要是能找到机会,就一定去进攻

    兖州军,当初是信誓旦旦和自己说,而自己也真是相信他了。可如今呢,说他不出兵,是因为还没等到什么机会,没找到,没发现,自己也真是,无奈了。是啊,他朴克都这么说了,那自己还能有什么办法?是,自己认为是机会,可他朴克不那么认为啊,所以还有什么用。

    他高句丽人马要是能听自己的就好了,那就没这么多事儿了,不是吗?石全离开了大帐,朴克也是亲自给他送了出去。对他来讲,对石全来自己这儿说这些,他也算是能料到。说实话,他还是,能理解,但是怎么说呢,自己也有苦衷啊,这个不得不承认。要没有的话,那

    都好了,可显然,真有,有不少,所以自己也都没有办法了。自己也知道石全担心,不过自己这儿……对于朴克给自己送出大帐这么个事儿,说起来石全还真是,没什么感觉。如今的他,除非是关于他家人的事儿,他才能有所动容之外,其他的,基本上是真都不能让他内心有什么涟漪了。朴克怎么样儿,那是他自己的事儿,说起来如果但从个体来说,朴克是真

    应该送送石全,好歹其人是他恩人,所以就从这个方面来说,他出来送,是应该的。当然你非要说其人是高句丽大将,所以还不用这样儿,那么这个也别多说了。反正从自己来说,朴克是应该那样儿,但是从他身份地位角度来说,石全也真是,不至于说让他如此就对了。

    石全回了自己大帐,他这个时候,也算是能休息一下。反正之前的话,真是,他不和朴克说清楚讲明白的话,他是真不会休息就对了。毕竟他心里这怎么都放不下自己家人,如果能的话,那也不是他石全了。而且还得说什么呢,就是石全到了现在,他也是没想到什么好办

    法,能救出自己家人来,那么也真是,只能是把如今的希望寄托在朴克的身上,如此,是他如今能做的了。看石全回去了,朴克也算是回了自己大帐休息,还是那话,如果真是有选择的话,他宁可不见石全。不过怎么说呢,你能躲着对方一次两次,可能那么一直躲下去?显然,那都是不现实的,所以朴克也知道,这今晚的见面,也算是不可避免了。要是说自己

    今晚还躲着他,那最后一定是要影响自己和石全两人间的关系,不过还好,那就是自己也没说就一直那么躲着他石全,所以自然,也没影响两人太多。其实石全这个时候,他是绝对没有什么太多想法的,对这个。毕竟他是太担心自己家人了,如果不是这样儿,他就未必不

    会有什么想法。可如今对他来说,最重要的,不是想这些,而是怎么能让自己家人平安才是,因此,他自然是没多想其他的。只有让自己家人能平安,石全他才算是能放心,如此。所以这个时候他连家人都保全不了,还可能去想其他那么些没什么用的吗?所以自然,他是不会多想了,就只是想着自己家人的事儿。如果说有一日,能解决好了自己家人的事儿,那

    么之后他才能去想其他的事儿,就是这样儿。曹操带着己方人马撤退,在他中军大帐,他也知道,这么晚了,早让所有人都休息好了,所以真就说了两句,就让所有人都回去休息了。其实他自己何尝不是如此想法呢,自己也是早休息早好啊,而不是说劳累到后半夜什么的,那样儿,自己这身体,要吃不消。而且他本来对今夜的战事,也不是说那么满意,不过正因

    为这样儿,所以曹操是更觉得自己不好多说了。他知道所有人都有他们自己的想法,因此有时候都不用自己说什么,就这样儿,挺好。让他们自己好好想想,曹操觉得其实也不错。而且今晚确实是挺晚了,还得说曹操想早休息,也是想让他们早休息。毕竟不光是有自己手

    下,还有甘宁张辽他们在呢,是不是。就算曹操他不为自己手下考虑什么,可那么两个不是他们兖州军的将领,曹操就不得不多想一下了。毕竟要是让他们觉得,自己对他们不怎么样儿,太苛刻的话,那么到时候马超和孙策,不得怎么编排自己呢。是,曹操不怕这个,但

    是让人误会,总是不好的,是吧。曹操休息下来了,话说明日还有明日的激烈战事。从今晚来看,估计明天白日的话,他们辽东军应该不会是一直这么个状态了吧。当然,曹操也确实是希望他们没有这种状态,至少破城不破城的,他们不这样儿,己方就能少损失一些,少伤亡点儿,就是如此。可他们要是一直都这样儿的话,那么就是己方要倒霉了,所以说这

    个……一夜无话,兖州军巳时准时再次进攻襄平城,要说昨夜夜战的时候,距离如今,也没太久,但是毕竟黑夜和白日,那能是一样儿的吗?所以还真是,这此时的兖州军士卒和辽东军人马,和昨夜都不同。而乐进他们可以说都憋着气儿呢,毕竟昨夜的战事,确实是让他

    们都觉得太丢人了。要说他们所想是挺好,这来一次夜战,让辽东军看看,这自己一方的厉害。可厉害是厉害了,不过不是己方,是人家,所以这事儿还能让他们不憋气吗?本来乐进他们也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所以可以说在心里都是怨恨着这个事儿呢,不过都没多说罢

    了。而如今又一次进攻,他们自然都是铆足了力气,就准备赶紧登上城头,然后杀敌军一个片甲不留。虽说想法好,真是情况可能不是这样儿,但是有这么个想法,终究还是不多的吧。因此,这刚带兵进攻,乐进他们就开始喊上了,无非就是弟兄们加油,赶紧登上城头杀敌什么的,就是类似这话吧。但是在城头的孙平杨易他们看来,这其实就是乐进他们几个没

    什么喊的了,才这样儿。还有一点,那就是昨夜他们都吃瘪了,所以这个时候,他们是想要找回场子,就是这样儿。其实他们所想,也不能就说不对,但是总体来说,乐进他们是想要找回场子不假,但也不是说他们就真没什么喊的了。实在是他们都不怎么那样儿,所以是

    吧。两军在激烈战着,实在是白热化啊。必须要承认,这都多少人的大战啊,所以确实……仔细一算,前后加一起,是超过十万了,多那么一点儿。毕竟曹操的兖州军是伤亡了些,并且他还留下一万人马,是准备抵挡着朴克带高句丽来进攻的。这个就不得不说,哪怕是到了

    这个时候,曹操依旧很是防备高句丽的人马。他也想过了,估计朴克他是想见自己,说服自己不假,可要是有机会的话,他也一样儿,是会出兵的。自己虽说谈不上对他朴克如何了解,但是从那晚的接触来看,也能把其人的行事作风,猜测得不离十了。朴克如果知道曹操如此想他,并且还算是挺了解他的话,不知其人会是个什么表情。反正怎么说呢,可以

    说其人就像曹操所想那样儿,他说服曹操的心思,是一直都没死的。哪怕他也清楚了曹操的那个态度,但是怎么说呢,朴克认为,那还算是挺正常的。所以自己还得再找机会,去和曹操好好说一下。当然这期间要是有了进攻兖州军的机会,那么自己一样儿是不会放过的,

    这个必然,可不是说自己答应了石全,才要那样儿,他石全可绝对不是主要的原因。救援他家人,自己是为了他,可对付兖州军,那不是为了他石全。

    ,或者直接访问网站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