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当然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朴克其人,应该就是在想,他到底要如何去说,如此。不过对于了解情况的众人来说,他们还真是,也是想听听这个朴克,到底是要如何去说服自己主公曹操。都知道,这如今自己主公曹操都已经是这么个态度了,那么别说是他一个异族一个异国之人的朴克,就算是其他人,两大谋士合一起,再加上所有人,那都劝说不住自

    己主公曹操,不信就试试吧。所以别说是兖州军众人了,就是甘宁张辽他们,也都是乐于看到如此。他们真是希望看看朴克最后到底是怎么吃瘪的,当然如今他朴克也是没成,但是怎么说呢,这如今的曹操却还是没给朴克赶走,所以他们也是知道,都了解,曹操是不

    能那么做啊,哪怕是真有那个心思,可却不能够如此。不过这个时候看朴克他怎么说吧,他还能说出来什么去说服曹操,这个就不得不说,所有人都是比较期待的。如果说之前他们对朴克的感觉,都是心里不爽,看其人就别扭无比,那么这个时候,他们就是期待其人吃瘪,

    可以说是越不好,他们心里就越是平衡。确实是停顿了一会儿,毕竟朴克他怎么都得组织一下自己的语言,而且这个时候他都多了,虽说还有清醒的地方不假,可也确实,这他如今是真,不说是黔驴技穷了,可也都差不多少。不过如今终于是想了几句,所以是张口对曹操说道:“这个,这个曹,曹司空,此,此言,差矣!在,在,在下以为……”虽说朴克说话

    是费劲点儿,但表达确实是清楚了,至少让曹操他们都听清了,听懂了,这其实就足够了。而朴克的那个意思,简单,就是说这个其实是经过了他们三年的考证,而不是一朝一夕才说的,因此,这个情况,不能是假的。至于说曹操不承认,他当然没说你曹孟德不承认什么的,

    你就是不认祖宗,但是朴克那话里话外的意思,差不多就那样儿。结果这话让曹操他们听了之后,心里是更加不爽,心说这个朴克心里他们可不单单是脸皮厚,这也实在是太厚了,而且是为了他们自己国家的利益,什么都不管不顾了。今日是一个人,能给他们高句丽带来

    利益,所以他们是想方设法,要让自己主公曹操承认是他们国家的,有他们高句丽血统。那么明日,如果是一头牛,一头猪,一条狗,能给他们高句丽带去大的利益,那么岂不是他们都得说牛猪狗,都有他们高句丽血统了?还真别说,如果真就按照如今这个样儿发展下去的话,这样儿的事儿,也不是说就没可能,反而还是很有可能,甚至就是如此啊。不过

    这个事儿和他们基本上都没什么大关系,那都是他们高句丽人的事儿了,不是自己这些人要去关注关心的。不过对于此时此刻朴克的无耻,他们是真想对朴克破口大骂一顿,是狗血淋头最好。不过显然,谁都不会这么做的,哪怕脾气不好的夏侯惇乐进他们几个,这时都是

    在那儿忍着。说起来只要曹操不说什么,那他们是绝对不会多说的,几人脾气不小,那是半点儿不假,可绝对每一个都是很有大局观。并且还都知道分寸,非常明白,什么事儿该做,而什么不该去做,就是这样儿。要不然的话,他们也走不到如今这一步了。好歹不管是夏侯惇还是说乐进,前者是绝对的大将,而后者也不是什么无名之辈,所以还用多说什么吗。至

    于说两大谋士,程昱和荀攸,那就更不用说了,文人吗,不是武将那样儿,就是如此。而曹操听了朴克这么说之后,他虽说还不至于直接就张口骂人,但是心里也确实,他是给朴克骂了一遍。不过这个肯定不能在表面表露出来,所以他还是硬着头皮说道:“这个朴将军所说,我却是不这么看!想曹某确实……”曹操这个时候,他还是不得不解释几句,不解释能

    行吗?这听朴克那意思,自己祖上都是他们高句丽的人了?这他就差说自己不认祖宗了,所以还能不说?如果说他朴克不是自己给请来的话,自己真想让士卒给他轰走,确实,不过如今是不行啊。而朴克听了曹操所说,他自然是知道,显然人家是不认可自己的说法,也是,

    这个事儿他曹孟德能相信?他能承认?所以自己这个说法,是说服不了其人啊,其人就认定他自己是个汉人了,不是自己国家的人。所以朴克觉得,自己是没什么好办法,真能让他曹操改变自己的想法了。毕竟看其人这个态度,如果不是自己作客在他们兖州军大营,他会

    不会让人给自己打出去?朴克突然觉得这个事儿可不是什么不可能的,反而说起来,是很有可能,甚至就是如此啊!他倒不是怕什么,可真那样儿的话,这自己岂不是丢大人了。关键是不光是自己的脸面,是己方高句丽王和整个国家的脸面,最后也是要丢了。所以朴克也是想了一下,如今曹操看这样儿,已经就是冥顽不灵了,根本就劝说不了其人。所以自己是

    不是,是不是应该好个好的借口,然后直接就开溜呢,这样儿的话,是挺好的吧。毕竟曹操这样儿,还有他那些手下人,都是那个样儿,自己也不是说就一点儿都看不出来,所以还是走为上策啊,那汉人不总是这么说吗。所以这个时候还真是,朴克他也是有些想要退却了,

    其实想想也是,他是知道自己那个真是喝多了,不过还算是清醒吧,就是说话不是那么顺溜。所以如今还是在人家地盘这儿,这自己就那么几个人,所以不好是真在这儿多久啊。因此,确实是走了最好,要不然的话,看着兖州军那些人,虽说看不出他们都是什么想法,可

    不代表自己就真是一点儿都不知道,都猜不到,所以还真是,自己赶紧带人走,是比什么都好,比什么都强啊。还别说,朴克可不傻,至少他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什么时候不该去做什么,因此他是已经准备好要退了。所以此时朴克是对曹操一笑,“这个,曹,曹司空,我有,有点儿,不,不胜,酒酒力,所以是,是告,告辞了!”曹操一听,是心里叫好,心

    说你终于是他娘的走了,要不然我还真是不知道,到底要如何对你啊。还是那话,曹操能主动赶他走吗,显然是不能,曹操是可以做到,但是却不能那么做,因此就只有等朴克说他自己离开,他这此次见面,才算是完。可之前朴克是一直都在劝说自己,因此曹操也是没有

    什么办法。当然他可以暗示一下,让朴克自己离开,不过他觉得还没到时候,并且还得说什么呢,就是曹操认为,这自己不得不承认,那就是只要他朴克不想离开,那么除非自己让士卒给他架走,其他时候,是没有办法能让他离开了。所以曹操是一直都没说什么,而自己主公曹操都没多说,他手下的人,就是甘宁张辽他们,自然也是都不会多说什么了,哪

    怕他们其实都想让朴克离开,但是显然,这个事儿是不可能了。而此时朴克一说要走,不单单是曹操心里是心花怒放的,就是他手底下那些人,包括甘宁和张辽,他们心里都是暗爽,心说你他娘的总算是走了,再不走的话了,不知道咱们还都能不能忍住,不把你给扔出去才怪!这真是,忍耐有限,快够了啊。不过好在这个朴克他跑得快,要不然的话,呵呵……

    虽说朴克准备告辞离开,但是曹操肯定不能一句话都不说啊,当然他也绝对不会说你再留一会儿什么的,毕竟要是其他人,不是高句丽来的,也许曹操还能客气两句,但是朴克他们,曹操可真是多说一句都欠奉啊。好在他是能忍受住,要不然的话,这个时候曹操不得早爆发

    了。不过曹操虽说不会直接说什么挽留的话,但却还是对朴克几人说道:“三位慢走,仲德、公达,代我送送朴将军!”“诺!”两人是齐声应诺,他们也知道,自己主公此时的心思,真是巴不得朴克他们几个离开,所以他们自然是早走早好。而朴克也没客气说什么不用送之

    类的。确实,这个时候他们只想回己方的大营,去好好休息,是比什么都好啊。这今晚想让曹操承认是自己国家的人,失败了,以后呢,还有没有机会了?谁知道,不过只要己方多和他们接触接触,终究是有机会的,是吧。所以怎么说,这个都是有希望的,他们觉得也不是非要在这一时。其实朴克他们如此想法,又何尝不是自我安慰呢,不过这都不重要了,重

    要的是他们今晚是失败的,基本上和徒劳也没什么太大区别的。可好在是曹操见了他们,比什么都好,至少朴克几人,是如此觉得。而且还得说什么呢,那就是几人也真是,这也算见到了兖州军的部分实力,都清楚,要是曹操真认可他自己是高句丽人,那么这对自己国家,

    是不是,啊,所以都不用多说了。三人是被程昱和荀攸,当然了,也包括兖州军的将领,还有甘宁和张辽,他们众人给送出了大帐,送出了大营,之后就没再送了,毕竟给他们送出大营,就已经算是兖州军所有人,给了朴克他们大面子了,还有甘宁张辽他们。而朴克众人

    上了战马,奔向了己方大营。三人也真是,着急回去啊,对他们来说,就是这样儿。如果说刚进兖州军大营,在曹操中军大帐的时候,他们还兴致勃勃,是要说服曹操,让他认祖归宗什么的。可如今,此时此刻,他们确实,没这个想法了,就是想着早点儿回己方大营,在自己的中军大帐中,好好休息一番,就比什么都好啊,这个才是他们此时最想要的,如此。

    朴克他们回到了己方大营,石全是在营外迎接他们,毕竟朴克他们是第一次出去,还得求着人家,因此,石全觉得自己无论如何,都得是出来这么相迎一下,所以他是出来了。其实如果不是这样儿的话,石全他怎么都不会出来。毕竟真说起来,石全可不光算是高句丽这边

    儿的客人,更是朴克的恩人,所以就冲着这么两点,就说明问题了。当然,朴克可真是没说你石全要出大营来迎接我什么的,那根本就不可能。不过朴克没那么说,但是石全却是这么做的,在他看来,自己可真是,是需要如此的。毕竟有求于人,自己怎么都不是说理直气

    壮啊,是矮了一点儿,就是这样儿。见到朴克几人的样儿,石全就知道,不但他们是喝高了,这连说服曹操,肯定也是一点儿都没成。所以石全也没去“哪壶不开提哪壶”,去问他们说服曹操如何了,更是没说你们怎么喝这么多,显然,石全他可不傻,所以也真是,你必

    须承认,他是很清楚什么时候,该说什么话,而不该说什么。所以石全是赶紧给朴克搀扶下

    了战马,也没多说,就带他进了大营。至于说剩下的两人,朴昌朴素他们,还有战马,自然是有他们的亲卫给带入大营,下去安排。说起来,他们确实,朴克三人都多了不假,但是他们三人的亲卫,可是没一个喝多的,所以这个就不得不说,亲卫确实是尽到了他们的职责,

    这个确实。如果说最后要真是连他们这些个亲卫都喝多了的话,那么最后很大可能,他们认为会被兖州军所乘。尽管他们不认为会出什么大事儿,但是显然……

    ,或者直接访问网站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