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曹操没亲自带人去迎朴克他们,只是让程昱他们代自己去迎了一下而已。毕竟真算起来,曹操他算是和高句丽王一个级别的,甚至后者还不如他。因此,如果是对方来了的话,那么他是无论如何,都得带着众人在营外迎接,这个不假。不过就只是只有朴克他们几个的话,这么一个大将加上两个副手的话,那确实,还不至于说让曹操亲自带人出营去,而这也绝对

    不是最主要的原因,显然,曹操看不上他们高句丽人,这个才是最重要。真是,如果说曹操和他们关系非常好,或者其人对朴克他们也比较欣赏的话,那么在曹操看来,自己亲自出迎,也真是没什么大不了。毕竟朴克他所代表的,在辽东这儿,那就是高句丽王,也是整个

    高句丽,所以自己就算是真带人出大营去迎接,其实也不失/身份。可曹操和高句丽他们的关系,他看对方更不顺眼,心里厌恶,以致于曹操确实,除了是高句丽王亲自过来,要不然的话,换成谁,都不可能让他亲自出迎,哪怕是此时的朴克,都没可能。所以也不得不说,

    曹操有这么个想法,那么他让程昱代自己去迎接对方一下,其实已经就算是很给朴克他们面子了。要不是在己方大营这儿和对方见面,曹操估计都不会让程昱出迎,就是如此。但是没办法啊,谁让他朴克非要见自己,而且自己还请他们来了,这个就不得不说,该给的面子,那肯定还是要给的,没错。如果说曹操不这么做的话,朴克他就算是再不满意,他也不可能

    说什么,但是哪怕如此,曹操觉得自己还不至于说那样儿。所以哪怕是再不待见高句丽的人,他也没说不让人去迎一下,这个还没有。而此时程昱他们已经是在营外见到了朴克一行人,朴克等人此时是赶紧下了战马,见到程昱,他是赶紧用他那带着高句丽腔的汉话说道:

    “这位想必就是兖州军的程昱程仲德先生了吧?”要说别人,可能朴克还不认得,毕竟都没见过,所以你让他能认识谁?可程昱话说他可是兖州年纪最大的,六十多岁的人了,自然和别人有所不同,差别大了去了,因此,朴克是一眼就看了出来,这个老者,就是程昱。而

    程昱这个人,你要光从面相上来看,还真是看不出他有什么不太好的地方来,就是个挺普通的老者,看着也没什么。不过那绝对是因为你不了解程昱其人,要不然的话,你是绝对不会有这样儿想法的。而对于朴克认出了自己,程昱可以说是一点儿意外之色都没有。毕竟在他看来,自己这个年纪,那在己方这儿来说,自然绝对是独一份儿,所以他朴克认出自己来,

    自己是没半点儿意外,要说他不认出来自己,那么自己倒是该好好想一下,这个高句丽还值不值得己方那么重视。而且程昱还想到了,他朴克最多能认出来自己,荀攸,最多再加上个乐进,也就这么两三个而已。他如果能把己方的将领都给认出来,那才是他本事。结果显

    然,朴克除了是认出来了程昱和荀攸外,其他人,他都没认出来。如果曹操在这儿的话,朴克是肯定能认出来,不过曹操他不没在这儿吗?所以此时程昱闻言一笑,对朴克说道:“不错,正是程某!想必尊驾便是高句丽主帅,朴克,朴将军吧!”朴克闻言是微微点头,“先生客气了,正是朴克!”然后程昱是直接给朴克他们一行人请进了己方的大营,并且还

    说了,“主公此时正在帐外等候!”别看曹操是不会出大营去迎接朴克他们,但是在自己的中军大帐外,迎一下几人,那还是一点儿问题都没有的。所以你说曹操就真不给他们面子吗?显然,还不能这么说,至少朴克这待遇,还是不错的。如果说换成是马超、孙策他们过来,哪怕是高句丽王,曹操都得亲自带人出去迎接,可朴克能和他们几个相比吗?因此,曹操如

    此对待,其实就已经算是可以了,真的。而此时朴克已经是跟着程昱他们一起来到了曹操的中军大帐,当朴克见到曹操的时候,自然是没等曹操说什么,他肯定是先说话,“阁下就是大汉司空,曹操曹孟德吧!”曹操闻言一笑,“是高句丽的朴将军吧,请!”“请!”说着,

    众人,除了那八个保护朴克他们的亲卫,其他人,都是进了曹操的中军大帐。说起来朴克见到曹操,他自然是要赶紧先施礼才行,怎么也不能等曹操和你先说话吧,毕竟这朴克尽管是高句丽的大将不假,但是不管身份和地位,怎么都是不能和曹操相比的。毕竟真说起来,

    就算是高句丽王,那也未必就比曹操的身份地位高。怎么说其人都是“挟天子以令诸侯”的这么一个,名义上是听大汉皇帝的话,可谁不知道怎么事儿。至少高句丽王还有朴克他们,可都知道,曹操是个什么人。如今大汉是三分天下不假,可最有实力,能笑到最后的,公认的就只有曹操或者是马超,孙策不予考虑,所以最后能一统天下的,除了曹操,就是马

    超了,因此,朴克怎么都不可能怠慢。而且曹操还控制着大汉的皇帝,他只要以皇帝的名义下诏,说要征讨高句丽,那么自己的国家,可真就是要遭殃了,而这绝对不是朴克想要看到的。朴克没觉得自己就是害怕,但是他也觉得这麻烦越少越好啊。而且他还想了,如果

    说他曹操承认自己有高句丽血统的话,那么他的地盘,还不是己方高句丽的?所以说他的想法,那确实是挺好,只是,可惜啊,最后的结果,曹操能承认这个?开玩笑吗,别说他根本就不是高句丽的人,就算他真是,就以曹操那个性格,他能承认?所以最后的结果,其实

    是并不难预料,但是朴克他不知道啊,他哪里知道其人对高句丽国家,对高句丽人的厌恶呢?确实,如果说朴克知道曹操想法的话,他未必就会像如今这么去做,所以还得说他这个情报,并不是说很多,很及时什么的,至少对于曹操其人的了解,就是真不够,不够,差远了。他们对曹操的了解,估计还没有兖州军对他们高句丽了解的多呢,这个并不是什么不可

    能的事儿,而就是真的,是事实,如此。如果说朴克真对曹操对兖州军都那么了解的话,也真不至于说是如今这样儿了啊,可现在这个情况。当然了,曹操也不知道朴克此来的真实目的,要不然的话,估计也是不会见他的,所以这个也算是双方都不知道对方到底如何,结

    果他们就这么见面了。此时所有人都进了大帐,分宾主落座后,因为时辰都已经到了晚上,所以这个时候曹操也没多说,只是笑着看了看朴克几人,然后击了下掌,吩咐道:“摆宴!”说完,便有士卒把早已准备好的吃食,端了上去。而此时,朴克也是趁着这个机会,给曹操介绍了一下自己的两个族弟,曹操自然也是介绍了自己手下的将领,当然也包括不是自己属

    下的甘宁和张辽,他们是一个都没少,这是必须的。双方是互相见礼,对他们来说,很多人基本上都是第一次见,但是这个重要吗?显然是真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今日之后,所有人算是都对彼此有了个印象了,以后在战场见到后,也不至于说是谁也不认识谁,谁也不知道谁。之前兖州军的人就只是知道朴克,至于说他两个族弟,那谁知道了。不过如今,他那

    两个族弟,他们也算是面熟了。至于说朴克三人更是,以前就只是听说兖州军是兵多将广,兵多,他们也算是见识到了,而那不过只是兖州军的一部分而已。至于说将广,之前只是黑夜的夜战,朴克他们是真没什么太深的印象了,可如今这么一看,终于是知道了,好几个都

    是挺有名儿的将领,以前光听说了,这次终于是见到活的了。所以朴克几人还做梦呢,心说曹操要是承认是高句丽人的话,这兵多将广,岂不是要变成自己国家了?不得不说,尽管这个时候不是白日了,但是朴克他们还是做着白如梦,这可真是白日做梦啊,一点儿都没错。

    东西都端了上来,摆好了,曹操对朴克几人一笑,举爵说道:“咱们先吃好喝好,之后再说其他,三位,请!”朴克也是早已举起自己案前的爵,对曹操也是一笑,“不错,曹司空,请!”对他们来说,还真是,见都已经见到了,所以也就不是那么着急了。曹操也是不着急问朴克什么,你是为什么来的啊。朴克自然也是没那么急,要去说,你曹孟德承认不承认自

    己是高句丽血统什么的。所以酒宴开始了之后,可以说是他们真都是吃好喝好了,毕竟双方敌对不假,可还真不至于说是要拼个你死我活的地步。别看之前有一战,那是没办法了。说起来曹操如果觉得高句丽不来的话,自己一定不会在这个时候去进攻他们。至于说朴克也

    是有想法。他觉得如果不是石全的话,自己也不会带兵来,因为这事儿是大汉内部的事儿,己方这一个异国,不太好参与。不过要说曹操是高句丽的人嘛,那自己国家,可真就有参与的原因了,所以但是不管怎么说,如今自己带兵来了,很大原因,是因为朴克,不过见

    曹操,那却也是必须的。而从这也不难看出,高句丽的人脸皮之厚,并且还真是,特别,怎么说呢,就是会选择吧。他们不会随随便便就说一个异国的人,有他们高句丽的血统,是他们高句丽的人。但是你必须要承认的是,只要他们说是他们国家的人的,有他们血统的,那必然其人是个名人,有名有地位,绝对不是什么路人甲乙丙丁之流,所以说他们的脸皮确

    实是厚得不行了。所以说有个玩笑也是有点儿意思,就是说,如果那一天,高句丽说你是他们国家的人,有他们的血统,那么恭喜你,你确实已经是不一般了,真的。其实仔细想想,这个虽然是玩笑,可实际上来说,这难道还不是真实情况吗?此时的朴克已经是和兖州军众

    人喝了不少。本来还不至于说这样儿,但是朴克他们就只有三个人,但是人家兖州军有多少人?连甘宁和张辽都上来,所以吃亏的只能是他朴克,不会是曹操/他们。并且还得说什么呢,那就是曹操手底下可是有两大谋士,就看着他们俩的,要是不把朴克给整醉了,他们

    就不是那天底下的顶级谋士了,真的。不过好在毕竟还有事儿要说,因此他们也没说让朴克彻底醉了,那样儿的话,还怎么去说之后的事儿?因此,朴克是多了不假,可还没说烂醉如泥,是兖州军的人,给他面子了。但是怎么说呢,尽管如此,可多了确实是多了,因此这

    有些话,可能就要不知不觉就蹦出来了。这个没办法,朴克虽说自制力是有,但是喝多的话,

    有时候也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话语,他还没说有那么超强的自制力,可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喝多了,还一言不发的,那样儿的人,终究是少数。你必须承认的是什么呢,就是朴克他还真不是那样儿的人,所以肯定有些不太好说的话,只要从他口中说出来的。至于说他那两个

    族弟,朴昌和朴素,看那样儿,好像还不如他呢,所以这个三人都这么个状态,你说还能指望他们多少?估计是真指望不上什么了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