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石全这个时候他不光是泄气,这他还对朴克要去见曹操,意见大了去了。ん不过也真是,石全如今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所以他是连半个字都说不出来。而且石全早就知道,听了朴克其人所说后,他就更加清楚,如今这个事儿,已经是不容更改的了,谁说什么都不好使,他朴克是必须要见曹操的。而石全也突然是现,可能自己和自己家人,是相距

    越来越远了,到底怎么才能让他们平安!其实他就不好好想想,越是公孙康他们见不到石全,他的家人才是越平安的。不过石全属于是关心则乱,因此这点他居然是没想到,或者说他一天所想的那些,都是怎么救援自己家人,怎么让他们不被公孙康所制,结果就忽略了那

    么最关键的东西。至于说朴克,他也没对石全说过什么,主要是他不想见对方,就是这样儿,如此。结果石全这个时候他还是“当局者迷”呢,就是旁观者,才能清啊。而此时他对朴克有意见,却是一个字都不能去说,这给他憋的,实在是太难受了。结果朴克这时候还说

    呢,明日朴昌朴素和我一起去大营,石将军你就负责留守在此了,多麻烦你了。为什么朴克要带走朴昌和朴素呢,这个自然是有他自己的道理了。说起来朴克他很清楚,石全是绝对不会跟着自己去兖州军大营的,那么自己去了,这朴昌和朴素,怎么都得和石全分开啊。要不然的话,自己不在大营,他们彼此是一定要出问题。因此,他们三个不能脱离了自己的视

    线,所以只能分开。那么自己除了带走朴昌和朴素兄弟两人外,真是别无他法。至于说让石全留守在这儿,那就更没有其他的好办法了。此时此刻,此地,自己兄弟三人要离开,那么这地方,除了他石全留守之外,就真是没有其他的人了。当然了,哪怕留下石全,他也指

    挥不动己方士卒多少。如果说兖州军来攻的话,那么他石全也只能是带着己方人马去抵挡,别无他法。再说了,自己和自己两个族弟,到时候可就在兖州军大营呢,所以他们会来进攻?己方和他们还没到这个程度,所以说己方人马能被石全指挥得动的时候,那就只是己方被攻

    击的时候了。因此,哪怕是他石全想调兵,比如说去进攻兖州军什么的,那都是不可能的,因为自己不会让己方士卒听他的调遣。并且还不得不说,石全他还真不至于说那么傻,要知道,自己和朴昌朴素他们,可都是在兖州军大营呢。他石全有点儿脑子,都不会那么做,因此朴克他也没什么不放心的,唯一不放心的,就只是朴昌朴素他们和石全不对付,互相

    看对方都不顺眼,所以自己给他们分开了,这不就好了。而且石全他不傻,知道什么时候该去做什么,而不该做什么,他可都是分得一清二楚,门儿清啊。而对于朴克的安排,可以说不管是朴昌兄弟,还是说石全,出奇,他们第一次是都没什么意见,都认可了。其实这个

    也算是朴克的用心良苦了吧,如果他说让石全去兖州军大营,那么第一个石全就不会同意,而第二个,朴昌和朴素兄弟两人,心里就会更不爽。毕竟自己族兄不带自己两人,而带了一个外人?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说外人比亲人更重要了?可他更不可能说带着他们三个一起去,那样儿的话,三人还真是,谁都会有意见,并且他们三人虽说那个时候都在自己的眼皮子底

    下,可到时候真丢人的话,那真是都丢到兖州军大营去了。所以朴克心里清清楚楚,带谁去,就只能是带朴昌和朴素,只有这么安排,才是所有人都皆大欢喜。结果看着三人都没有意见,最后也都点头同意了,一点儿分歧想法都没有,至少表面如此,朴克心里就是很得意。心说怎么样儿怎么样儿,自己如此安排,就是你好我好,大家都好了吧。看看看看,这么一

    说,是谁都没意见了嘛。当然了,他也清楚,这就只是表面儿现象而已,是,三人对此安排,是没意见,可他们的内心,还是互相看彼此不顺眼的。自己能改变他们一时间的态度,可终究是改变不了他们内心最为真实的想法。不过这样儿,也算是暂时可以了吧,至少表面

    儿上,还是不错的。朴克也都知道,汉人都说了吗,是“欲则不达”,还有个词儿叫做过犹不及,那意思,反正就是如今自己这样儿吧,对不。还别说,你说朴克对汉人文化的了解,到如今也不过就是个皮毛而已,但是怎么说呢,有时候所用的词儿,还算是能对得上号,

    有那么点儿道理,这个还真是,比很多很多异族异国的人,都强太多太多了。至少有人都没听过,什么“欲则不达”啊,至于说那过犹不及,那更是没有几个异族真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了。不过至少朴克他是知道的,就算不错了,毕竟他还算是比较了解这个吧,反正是比其他异族异国之人更了解更明白。此时的朴昌和朴素还有石全,他们对朴克所说,确实是都

    听了,他们也是这么打算的,所以最后三人告辞,就等明日两人跟着朴克去兖州军大营,而石全则是留守在高句丽大营这儿。三人对此安排,确实是没有任何异议,也可以说他们都清楚,其实就算是有意见,那也没什么大用。朴昌和朴素还好说,毕竟他们绝对是赞同朴克

    的主意的,至于说石全,就不一样儿了。在他看来,这如今的情况,并不是自己想要的。是,自己肯定不能和朴克去兖州军大营,可自己一样儿,不想让朴克他们去,但是自己能说什么吗?当然是不能说,所以就只能是听之任之,就是这样儿,如此而已。自己也不想留守

    大营,还想去兖州军襄平那边儿看看,可这事儿能行吗?显然也是不行,所以还用说其他的吗?反正自己说什么,做什么,在朴克这儿,是啥用都不顶,啥用都没有啊,所以自己就真不用多说了,就这样儿吧。朴昌朴素和石全他们离开了,三人走了之后,朴克也算是暂时松了口气。这个当然不是说他看到三人离开,他松口气,而实在是因为曹操答应了他要见他,

    他才算是暂时松了口气。至于说让他彻底放心的话,那就还得是等明日真正见到了曹操之后,再说其他的。至少来辽东这儿,两个愿望吧,这如今就算是已经达成一个了。至于说下一个,那确实,就是在见到曹操之后,再说其他的了。所以说朴克也是,他是能更安心休息

    了。之前两个事儿,一个没解决的时候,他虽说不至于休息不好,可也真是,心里有事儿放不下,所以还能不去想吗?但是如今已经算是解决了一个了,他这个时候,此时此刻,确实是,不错。至少必须要承认什么呢,就是之前没什么进展的事儿,如今终于是有了眉目,这个确实是让朴克觉得不错。他甚至认为,这如果是按照这么展下去的话,这也许石全的

    事儿,也能顺利解决?这都说不定啊,还是有希望的,不是丁点儿希望都没有了。比起朴克这边儿来,曹操那边儿确实是没什么大动静,当然这个时候除了程昱和荀攸他们知道自己主公要见朴克之外,兖州军的其他将领,包括甘宁张辽他们,那可还都不知道这个事儿呢。曹操也没认为说就必须要在这个时候和他们说,本来以他的意思,是等明日战事结束了之后,

    在对他们说一下,其实也不算是晚。毕竟怎么说,如果就因为这么一个事儿,就还得召集所有人来这么一趟,这曹操还是觉得不太好的。毕竟这个真不能说是什么天大的事儿,所以在所有人都在的时候,那自然是等明日战事结束了之后,大家一起营,到己方大帐来这个

    时候了。所以曹操是有他自己的想法,对他来说,还不至于一下就召集所有人过来,告诉他们如何如何,自己要见朴克,这都没必要。明日战事结束了之后,自己再和他们说一下,就比什么都好。而且还得说什么呢,就是明日就算是战事结束了之后,再告诉他们,其实也

    并不耽误什么。毕竟是晚宴,到了晚上,就算是现准备,都来得及。更何况明日通知众人的时候,基本上还是上午,最晚也不过就是中午,所以那么多个时辰,足够是准备了。可以说就朴克,他就算是再来多少人,十几个人,那都多说了,没准还没有那么多,所以真是,不用说就准备多少东西。真要说准备,那是给己方士卒准备的,毕竟他们也得犒赏一番才行,

    还是那话,没有说己方的将领在这儿大吃大喝,就一点儿不去管士卒的。这事儿你能做那么一两,可做多了,就要出问题,不信就试试。真的,至少必须要说什么呢,那就是“不患寡而患不均”,想想这话,是真有道理啊。不过兖州军在这方面,或者说其他的军队,不

    管是凉州军还是说江东军,哪怕就是辽东军,其实他们基本上都是一样儿的,这个是不错。毕竟你要让士卒觉得不好过了,他们觉得不怎么公平了,那么后果,真是要不堪设想。怎么说你打天下,还得是靠着他们,所以这个是不是,不得不说什么呢,这你要让他们意见大了,

    这你可能就该倒霉了。再一次的战事,曹操倒是没那么特别关注,毕竟比今日战事还要更重要一点儿的,自然就是晚上见朴克的事儿。毕竟不管是能破了襄平,还是能解决好高句丽的事儿,其实都是曹操喜闻乐见的,这个确实是不错。他是希望如此,可最后到底会如何,这个谁知道了?不过这理想和现实,终究是要有差距的,曹操确实是没想到,朴克找他到底

    是要做什么。他以为对方是为了战事,所以是会谈一下什么的,可实际上呢,朴克找他是为了让他承认自己是高句丽人,估计等曹操知道这个时候,应该会是一副非常,怎么说呢,就是比较出乎他所料的表情吧,毕竟这个不是他所想到的,要不然的话,他真是不一定就会

    见朴克。可如今他没想到这个,所以木已成舟,那有什么办法。只有等见到了朴克之后,再说其他的了。不过再怎么说,曹操都不可能说把朴克给轰出去,那是不可能的。怎么说大汉的人,都是讲礼仪的,所以哪怕高句丽的人再如何,最后都不会说是被曹操把他们给轰走,

    曹操还不至于说那样儿。而此时,战事结束,主要是曹操让人鸣金收兵了,他也知道,这己方到了这个时候,就已经算是很不错了。怎么说呢,今日比起之前来,也是有了那么点儿进步,或者说己方这么日复一日的进攻中,早晚是要让己方夺取城池。不过从如今这情况来看,第一场大雪,也是要来了,这个也是不得不承认,是如今,是当前己方最大的敌人了。

    确实,不是辽东军,他们还不会把己方如何,己方多损失点儿,最后也不是说不能破了襄平。但是大雪一来,己方无论如何,都是支持不了的,因此,曹操是希望大雪能晚来,可到底这个事儿能不能像他所想那样儿,这个谁都不知道。反正看情况,这个是可能的,一切皆

    有可能。就看第一场大雪什么时候来了,反正早的话,兖州军就是退走,晚的话,那么走的就是辽东军了,他们是落荒而逃,必然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