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过还是那话,石全没在这儿,那就什么都没用,都是无奈啊。所以孙平杨易他们,确实,这个时候也是没什么更多的想法,他们就只想赶紧打退了兖州军,因为如此的话,己方这又距离彻底逼退兖州军,更进了一步,不是吗?当然其中的艰辛,他们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了,就是这样儿。而对于乐进他们三个,自然是乐得如此,石全没在襄平,可以说是太

    好了,就因为这样儿,哪怕兖州军确实是伤亡了那么多,但是怎么说呢,至少乐进甘宁还有张辽他们三个,除了刚开始那一日,之后这几日,那可都是带着人马上来了,别管多少,那可都是兖州军的人马啊。所以说对于孙平杨易两人,他们是不想这样儿,可对乐进他们来

    说,他们还真是,希望如此啊。所以一个石全,倒是让他们两军双方,有了截然不同的想法,不过这也是未可厚非的。毕竟孙平杨易他们和石全关系再不好,可如今还都是一条船上的人,但是乐进他们那就不是了,只是敌对啊,还什么一条船的人。所以说自然双方想法就

    不同了,太正常了。乐进甘宁和张辽,他们此时所想,都是赶紧带着士卒上到城头,这个不是为了面子,更多的还是为了能赶紧破城。哪怕他们身为当事人,确实是,毕竟是亲自带兵的将领,所以当然知道,这个实在是太不容易了,因此这不得不说,这都不好破人家的城,所以你再不尽力,那不就更不可能了?所以不光是乐进,就是甘宁和张辽,他们也都是如此,

    毕竟两人也是,确实希望能早日破了襄平,尽管从如今的形势来看,好像希望不是说越来越大,反而是越来越小了,但这个是什么问题吗?关键这个是表面儿现象,问题是你还努力不努力,只要还在进攻中,那么就有希望,不是吗?可你要是直接就放弃了,或者是兵无战

    心,将无战意什么的,那么也就不用多说了。就直接等着第一场大雪的时候,打道回府吧,就是如此。可那样儿,曹操他第一个就不甘心,当然还有其他人,至少兖州军的人,有几个能愿意的?可真是到了那个时候,不管你是愿意不愿意,最后不都得是吧,接受,都一样儿,

    人还得接受现实啊,可不是嘛,要不然怎么办?如今别看辽东军是没占据什么特别大的优势,可人家的那个城防,人家守城的那些人马,这个就不用多说了。反正至少一直都在襄平坚守着,只要尽力,那么在甘宁他们看来,好像也是没什么太大问题的吧,人家是能守住城池。当然了,如果说兖州军的两大顶级谋士,真就有了什么妙计奇策,那也许今日还在攻城,

    可明日,这襄平城就到手了,这都不一定。当然,也可能是人家给兖州军一个更强力的打击,不过这个事儿,肯定不是那么容易的。对于双方来说,真是,都不容易。确实,兖州军想要马上破城,尽早破城,不容易。那么辽东军呢,他们想一下几逼退兖州军,要不就拖住

    他们到第一场大雪的时候,这个也不容易,所以双方其实也是彼此彼此吧,就是如此。因此如今是谁都不能有什么大失误,要不然的话,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到万劫不复之地啊,所以这个时候,不管是兖州军也好,是辽东军也罢,他们不说是如履薄冰,战战兢兢,可也都差不多少了。因为都清楚,谁都不能失误,只能是小心谨慎,再小心谨慎,就是这样儿。

    所以别管是兖州军这样儿的天下强军,还是说辽东军这种边陲的边防军,其实都是一样儿的态度,关键是不这样儿也不行啊。如今就是这样儿,谁有大失误,谁就得玩儿完,就得完蛋。而对兖州军来说,反正最不好的,是被打败,然后是直接退回幽州,他们兖州军自己的地盘。至于说辽东军,那自然就是,基本上全军覆没,襄平被人家占,然后公孙康他们要跑

    的话,倒是还有机会去乐浪,这样儿。如果说孙平杨易他们不想跑,倒是能投靠兖州军,至于说公孙康,他被抓就是个死,没有例外的,曹操向来可都是斩草除根,基本上也不管你是谁了。反正他那个人的性格,对他来说,要是斩草不除根,最后都是后患啊。所以为了以

    后少点儿麻烦,就一定是要斩草除根,曹操就是这么看待问题的,很直接,也比较狠。要不然曹操他是奸雄呢,可真不是说没有道理的。要说并非就是奸雄才要去斩草除根,不过因为他是奸雄,那么就一定是会去那么做,这样儿。其实如果说奸雄是什么,那么肯定有一点,

    那就是和其他人都不太一样儿,所以就不用多说了。曹操是个奸雄,那是公认的,其人也确实,就是如此,这个真是。而此时依旧是乐进第一个上去的,在甘宁和张辽他们都被有人带领着士卒抵挡的时候,他自然是当热不让了,必然。现在的战况比之前,那是更加激烈了,真的。哪怕之前,辽东军都爆发过,可那又能如何?至少如今的兖州军,哪怕还不是占优,

    可他们实际上,确实还是在慢慢扭转他们一方的劣势,就是这样儿。所以必须要承认的是,如果说按照这么下去的话,最后发展的情况,那绝对就是兖州军破了襄平城,不过就是他们损失多少人马而已。当然了,更为重要的是,他们能不能在第一场大雪前破了襄平,这才是

    重中之重,而辽东军的最终目的,其实就是拖住他们,到第一场大雪,就是这样儿。所以只要在第一场大雪前,兖州军他们还没破得了人家的城池,那么他们表现就算是再好,其实也没什么大用。那么同样儿,他们哪怕之前表现,并不是说尽如人意,但是只要能在第一场

    大雪前破了襄平,那么他们就是胜者,笑到了最后,就是如此。而破不了,那么人家就是笑到最后,当然了,那只不过就是暂时的而已,而已啊。乐进上来了,带着没多少的己方人马,和辽东军更多的士卒对上了。城头的辽东军士卒,那对付乐进,可真是轻车熟路了,所以还真是,乐进一上来,他们就围上去了。他们也是清楚,这这个时候要不努力杀敌,那么

    也就只能是让人家给杀了。所以说不玩命的,那也只能是被人给咔嚓了。你要是玩命儿,没准是能咔嚓了别人,毕竟城头己方人马那么多,这对方才多少人,这就是如今城头上的差距。所以基本上每次乐进带兵上去,他心里都暗骂,心说他娘的,这城头的辽东军比己方多

    太多了,因此,这己方要是能在这个时候夺城,那就怪了?但是怎么说呢,随着时间的推移,己方的优势也只能是越来越大,越来越明显,然后……基本每次乐进都是如此想法,不过他确实也没支持多久,然后就被人家给打退了,因为城头给他的压力,那实在是太大,要不然也不至于说就那样儿。就像现在,乐进在甘宁他们还没上来的时候,他就已经要支持不

    住了。必须要承认什么,换成甘宁张辽他们,确实还不会说这么快,但是乐进吗,就是这样儿,他终究还是要差着两人啊。所以这个时候他被逼退,而几乎就是他掉下去的同时,那甘宁和张辽,几乎是一起上来了,其实是前后脚,毕竟两人实力都差不多,而孙平杨易他们,也是都差不多,因此在谁都没爆发,谁都没不在状态的时候,确实,这他们基本上都没什么

    太大的区别了。至少攻城守城的时候,是这样儿,别的,那就不知道了。孙平和杨易,是各自找了自己的对手,带着己方士卒,全力进攻。在他们看来,能拖住兖州军一日,那就是一日,到时候第一场大雪一来,那就万事大吉。别管之后怎么样儿,至少在兖州军退后,明

    年春之前,己方是绝对安全的,平安无事啊。所以也不得不说,这个挺好,他们的想法也都挺好,但是事实真就一定会那样儿吗?反正孙平杨易他们心里没底,毕竟什么情况,其实都可能发生,这个是真的,但就看如今这样儿,其实也说不得到底最后如何。你说己方就拖

    不住兖州军?还是说他们兖州军就破不了城?确实,都可能,都有可能啊。下了城的乐进,他确实也是觉得自己挺倒霉的。怎么说呢,这自己这边儿都没有将领带兵,来围攻自己,自己都被辽东军给逼退了。可人家甘宁张辽那边儿呢,还有人带着兵进攻他们,虽说这个时候他们才上来吧,可最后总是比自己支持的时辰久啊。这难道说就因为没人带兵围攻自己,他

    们辽东军就爆发了不成?要不为什么自己是觉得这对付自己的人马,是比对付甘宁张辽他们的还要狠,这就是待遇不同了?不过虽说是有这么个想法,但是怎么说呢,这乐进在心里还是承认的,自己本事不如人家甘宁和张辽,是,所以他也就是这么一想,一闪一过,也就

    算是完事儿了。因为乐进也清楚,这事儿你想多了,有用吗?很多时候,自己技不如人,那么就只能是接受,不接受能怎么样儿,不都是接受得接受,不接受也得接受吗。只能说是自己得跟去努力,如此才能好,还是那话,自己要是超过了甘宁张辽他们,那么如今可就不

    是这样儿了。不过如今来看,还是多努力吧,那事儿也真是,任重而道远啊。所以此时乐进是加紧了进攻,就是想让自己早点儿上去,和甘宁他们一样儿,在城头上,再带兵和辽东军死磕。而这个时候,孙平杨易他们是大汗淋漓,说是汗如雨下,其实也并不算过分。但是怎么说呢,哪怕是这样儿,他们也根本就来不及去擦去管什么的,毕竟这都玩命儿呢,哪怕

    距离甘宁张辽他们,两人是有距离,毕竟不敢靠近啊,但是怎么所他们都得带着士卒对付甘宁他们,如此。其实虽说不像孙平杨易他们那样儿,汗如雨下,可甘宁张辽他们,确实也是大汗淋漓的,这个可是一点儿都没错。但确实,没孙平杨易他们那么狠,像流水似的。当

    然这么去形容,也是有点儿夸张,不过确实,他们两人比起甘宁张辽来,可是压力大多了。毕竟别说甘宁他们都不是兖州军的将领,就算是乐进,他都没有说特别大的压力,至少不如那孙平杨易啊。怎么说,兖州军破不了城,撤退就好了,来年春再战,可是他们辽东军呢,

    输了,基本上就是被灭了。孙平杨易他们投降早,倒是还能保命,可要是晚点儿,可能还没来得及去投降,就让人给咔嚓了,这事儿可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所以说到底谁肩上有更大的压力,这一对比,可就出来了。如果说乐进他们压力大的话,那么孙平杨易他们,压力只能是更大。毕竟再怎么说,乐进他们几人可都没有生命危险,不过孙平杨易可就真不一定

    了。毕竟他们无时无刻,不是拿着自己小命儿在城头这么和他们拼,就这,还得离甘宁他们远远的,就怕被他们给抓到。那样儿的话,命还不得丢了半条?当然了,他们也不可能说往后退,或者距离多远,那样儿显然是不行啊,那不不给己方点儿信心吗。所以哪怕辽东

    军士卒都知道自己的两个主将,那是纯粹的贪生怕死之辈,但是他们根本就不可能说什么,表露出来什么,并且他们做到如今这样儿,其实也确实,就算是不错了。

    ,或者直接访问网站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