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因此,之前说乐进是面对着大压力,可这边儿甘宁和张辽,他们的压力?21??只能是比乐进大,不会比他小就是了。毕竟这再怎么说,可还都有两个三流武将带兵对付他们呢,所以这可是一个关键啊。那有将领带着和没有人领,分明就是两种情况。因此,乐进那边儿是一样儿,而在甘宁和张辽这边儿,确实就是另一个样儿了。那这也没办法,谁让辽东军没那么多将领

    呢,孙平杨易他们可不会分神啊。而石全要是在这儿的话,自然也就不是这样儿,可如今的情况还不是他没在这儿吗?而孙平杨易他们倒是希望石全在这儿,那就好了,至少是能分担两人不少的压力,这个必然。可如今人家没在这儿,在那个高句丽的大营呢,所以……也

    确实不得不说,就是这个时候,他们才真是,是真想到石全在襄平的好处来了。要是平时的话,他们可真是,什么都想不到啊。可如今这都什么情况了,所以说一个整不好,那襄平就要被人给破了,己方也要被人给灭了,所以还能说不去小心谨慎对待敌军,他们还能不希

    望石全在这儿吗。不过如今来看,这也真是,石全估计是真就指望不上什么了,还得靠自己啊!他们也不是就没想过,就算是石全还能到襄平来,那他也不会是为了守城而来,毕竟他的家人还在公孙康的手里呢。不过怎么说呢,还是那话,他石全只要能进襄平,那么就以公孙康那个尿性,还可能不胁迫他守城?所以到时候不管他是愿意还是不愿意,最后都得妥

    协,这个没办法,因为谁让你家人是被人所制呢,你自己也是受制于人啊,因此,这孙平杨易他们倒是希望石全能赶紧来襄平。不过如今来看,他可真是连个影儿都没有啊。所以也不是说孙平杨易他们对石全到襄平来,就没点儿信心,可实在是,他们没觉得这石全到底什

    么时候就一定会来。是,他能过来不假,毕竟他家的人可都在公孙康的手里呢,他石全岂能不想办法过来?可他到底是什么时候来这儿,对于这个,就是孙平杨易他们所不知道不清楚的了。毕竟虽然他们也是认识了石全十几年,这个一点儿不假,可要是他们就真都什么都

    了解,那显然也是不可能的。本来他们连狐朋狗友,其实都算不上,所以这个是吧,很多东西,确实……乐进他依旧是第一个上来的,不过却也是第一个被人家士卒给逼退的,孙平杨易他们确实是没空出手,可架不住那城头上的辽东军人马多啊,所以他还是无奈下去了。对此,乐进心里也只能是感叹一句,这他娘的襄平这儿可不光是城防多,守城的人马,一样

    儿也不少啊。之前自己也不是说就没注意,可更注意的是城防,确实是忽略了人家的守城士卒,他们可有三万多呢,这可不是什么小数。是,和己方近九万的人马相比,他们是少了,但是放在守城这上,他们反而是不少,还多了,多不少呢。确实,之前兖州军所面对的,有

    最多守城士卒的城池,也没说有如今在襄平的辽东军这么多,毕竟三万多人,确实是不少,以前那些诸侯,哪有这么多人马守城?反正兖州军还没遇到这么多,所以这算是第一次了,确实,如此。关键还是那话,这如今襄平城可不单单是人马多,而且那城防,海了去了,所以这两个加在一起,就绝对是要一加一大于二了。毕竟兖州军是没经历过这么多人马守城的

    一个城池,也是更没有经历过,如此多城防的一个城池,所以说襄平城给了他们不小的压力,让他们是在有史以来,攻城方面,损失最多的一次了。如果都抛开其他的不说,就光说襄平城对兖州军,让他们如此伤亡,其实辽东军就足以是自傲了。确实如此,毕竟在进攻其他城池的时候,每一日兖州军还不至于说损失这么多,可在襄平城,也算是一个记录了吧,

    就是如此。还是那话,只要襄平这边儿就保持如此,这样儿下去的话,那么兖州军最后也就只能是打道回府了,没有其他说的。毕竟等到大雪一来,他们可就真玩不转了。而对于乐进被辽东军士卒给逼退,说起来,在甘宁张辽他们看来,这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当然这个

    绝对不是说乐进其人的本事低,其人本事那可不低,只是真和自己两人相比的话,那确实,是低了点儿。所以自己两人哪怕是面对孙平杨易带领士卒的围攻,这也是能顶住一会儿,可乐进呢,确实,没有主将带兵,他这也是没顶得住。不过对甘宁张辽他们来说,这可不是什

    么好事儿啊,毕竟虽说是不属于一个军中的同僚,可如今都是为兖州军做事儿,因此这也算得上是一伙儿的了,所以这个确实,他们也是希望乐进能一直在城头上带兵作战,别被他们给逼退,可想法是挺好,但是事实,那就不如人意了。而最后的结果,依旧是没有出乎甘宁、张辽还有乐进他们的所料,自然也是孙平杨易他们预料之中的,而后面观战的曹操众人,

    也是都想到了。那就是乐进三人,是上到了城头三次,不过是接连三次被打退,曹操最后无奈让士卒赶紧鸣金收兵,是结束了今日的再一次战事。对于兖州军来说,今日依旧伤亡不小,而城头的辽东军呢,他们也还是没能等到高句丽的人马去进攻兖州军。不过虽说如此,

    可就因为己方人马的拼死守城,这倒是让兖州军是再一次无奈收兵,直接退却了,他们心情也算是都不错。毕竟兖州军可不是己方,他们那是名声在外,这个你是必须要承认的。己方辽东军,呵呵,那可真是没人家那么大名儿。说起来己方也不过就是在异族异国这边儿,

    还能算是有那么点儿名声而已,对,就是而已。但是人家兖州军呢,人家可不单单是在异族异国那边儿有名儿,有着比己方更大更多的名声,更是在天下,那可都是鼎鼎大名啊,这个却绝对不是己方所能比的,所以在辽东军看来,其实己方给兖州军他们逼迫到这样儿,就已经算是挺不错,不是吗。但是辽东军显然,他们不会因为这个而知足。毕竟人家都是要

    灭自己,所以不可能说辽东军看着兖州军他们伤亡多了,就觉得满意了。显然不给他们拖住到第一场大雪的时候,他们是不会满意的。因此,他们岂能是不尽力?不尽力,那么最后的结果,就是襄平城破,然后他们被灭。就算最后能跑出一部分人马,可大多数,还是会埋

    骨在此地的。就是孙平杨易他们,别看是看到兖州军暂时退兵,他们确实是松口气。可实际上,他们心里就真满足了吗,显然还没有,毕竟自己头顶上悬着一把刀,这可比什么都来得紧张。他们虽说没觉得自己就要和公孙康一样儿,要被灭。但是怎么说呢,他们当然是清楚,就是曹操他们不会不知道,这是自己几个人撺掇公孙康去称王的,所以这个……反正现

    在确实,是和公孙康都是一条船上的人,不过关键时候,自己两人能跑得了,他公孙康却没有办法。毕竟曹操是无论如何,都得灭了他,可他和兖州军众人却是没有什么理由要灭了自己这两个。所以就因为是这样儿,所以还是那话,就是他们比公孙康,其实有更多选择,是更能轻松点儿,就是这么回事儿。但是孙平和杨易他们可没说这因为和公孙康的情况不同,

    他们就懈怠了,说实话,还真是没那样儿。毕竟两人也不是不清楚,不是不懂,这如今的情况,就是如果两人不好好表现,估计最后就算是投靠了兖州军,也是啥地位都没有。当然了,就算是现在,估计也是一样儿。但是怎么说呢,两人的作为,用后世的话来说,就是在

    兖州军众人,在曹操的面前刷存在感,就是这样儿。毕竟他们心里都清楚,本来自己两人就没什么本事,所以这要是再不在曹操他们面前表现一番的话,那以后就更完了。因此他们这也算是给他们以后铺路什么的,两人所想还是比较长远的,当然了,他们最多就是个三流

    将领,所以曹操还真是不可能如何看重,哪怕这个时候,他们表现还算是可以。不过在曹操看来,他更看重有发展的将领,而不是说看在自己面前要如何如何表现,投机取巧那样儿的人。而且显然,在他眼里看来,孙平杨易他们就没什么大发展,还不如之前的那个石全呢,所以……并且曹操也是认为,两人确实是想在自己面前表现,所以他也真是,不怎么喜欢他

    们两个那样儿的。反而相比之下,曹操觉得石全倒是可以,至少其人不光是以后可能有发展,还不是说那么特别想在自己面前表现什么,所以曹操是觉得不错。当然了,他也清楚,石全那家里人都被公孙康所制,那他还能想在自己面前表现什么,真就是什么都没有了,这

    必须得承认的是,要是看着别人不爽,那么可能对方做得再多,都讨不得什么好。但是要看对方顺眼的话,那么对方就算是再如何,你都会觉得不错。其实如今的曹操来说,他确实,是有这么点儿意思在里,不过他还能在乎这个?就是几个三流将领而已,也真就是而已了。

    兖州军是暂时退却,而孙平杨易他们也下去了,见到公孙康后,说了几句,几人回到了辽东王府。又是一日战事结束,在曹操看来,哪怕己方,从上到下,从将领再到普通士卒,其实表现都可以。可怎么说呢,人家辽东军也不是那么弱,尤其是有这么个城池,有那么多城防,所以曹操的心里他这个时候是不得不去想,还能不能赶在大雪前破了襄平。之前的话,

    他想法还没那么多,可如今距离冬日可越来越近了,没多久,就要进冬,而那个时候,谁知道第一场大雪什么时候来,反正自己是不知道,己方众人也不是那么清楚。要不然的话,是要好多了,可惜没有。所以是要说什么呢,这必须承认,就是己方可真是没这个方面的人

    才啊,要不然的话,可不至于说这么被动。不过怎么说呢,那就是不管如何,他们辽东军,还不是和己方一样儿了,都是这样儿,所以己方是没什么优势,但是他们在这方面呢,还不都和己方彼此彼此嘛。所以说曹操知道如今辽东军的优势,那还是城防城池那些,不是别的,

    当然了,那守城的人马,自然也是算在内的,这个自然。曹操带众人回营,不过却还是免不了心里是如此想法,毕竟对他来说,是肯定不希望己方就这么拿不下襄平,然后打道回府的,那不是他曹孟德想要的啊。但是如今来看,这事儿到底能怎么样儿,确实是谁都不清楚,而且已经是往自己不怎么希望的那个方向去发展了,这确实是对己方不利,而对他们辽东军

    好处更多啊。而回了大营之后,虽说曹操他没表露出什么情绪,可也确实,真正了解其人的,都知道,自己主公这是心里有事儿,而如今还有什么能让他挂心的,那除了辽东的战事之外,还有其他的吗?所以在中军大帐中是鸦雀无声,就只能是听到众人喘息的声音,他们

    可都等着自己主公曹操说话呢。在这个时候,这个地点,可以说就只有曹操这个兖州军老大,他才有资格说第一句话,其他人,还真是,都不够啊格啊。

    ,或者直接访问网站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