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反正孙平这脑子转得是比杨易更快,至少后者就没想到这个,其实也确实,还是说孙平所想的那个想法更好。因此,这个时候是孙平加上杨易,他们两个一起对付甘宁,结果甘宁最后也只能是和乐进一样儿,终于还是无奈退了下去。因为不能多说什么,所以甘宁也只能是在心里抱怨着,在心里骂娘,如此而已。毕竟还是那话,在兖州士卒的面前,他也确实是不

    好表露出太多来,因此就是情绪上的,那都没有多少。而此时城头的孙平却不失时机地对己方士卒喊道:“各位看着,我军一定能逼退兖州军,弟兄们,给我杀啊!别让敌将上来!”确实,不得不说,孙平这个喊话的时机,把握得还真是不错,如果不是如此的话,此时的辽

    东军士卒也不至于说士气就一下提升了些。显然,这和他的喊话,那是绝对分不开的。但是怎么说呢,哪怕如此,这对于兖州军来说,也依旧是没什么两样儿,因为之前辽东军那样儿,他们都拼杀着上了城头,和敌军死战。而如今呢,敌军的士气高了点儿,他们更是努力

    登着云梯上城头,就是为了能早日破了这个襄平,也好能得到自己主公的赏赐啊。兖州军拼,辽东军也是一样儿,哪怕他们可没什么赏赐,不过这个不重要,重要的就是,他们确实,是很不想让兖州军破了襄平城,这个是没错,一点儿都没错。而且这才哪儿到哪儿,就这么三两日,确实,兖州军再强,也不可能一下就占了襄平,好歹城头有三万多人马,而且还都

    是辽东军的正规军,并且襄平城防太多,可以说是兖州军到目前为止所遇到过的最多的一个城,没有之一。就算是之前的髙句骊,那都不能和如今的襄平相比,就是这样儿。不过对于乐进他们几个,哪怕襄平的城防再多,可对此,不过是让他们觉得棘手而已,但是该上到

    城头,那却还是一样儿。就是只有兖州军的士卒,那就不行了,他们怎么都不可能和乐进他们那样儿的将军比啊,所以自然是伤亡不少。因此,每次曹操看到己方士卒在攻襄平伤亡的时候,他那心里都在滴血啊,没办法,这都是自己的家底儿啊,反正如今是少一点儿就真

    少了。是,以后不是说就真补充不来,可确实是那样儿,话说新兵能和那百战老兵相比?哪怕就是上过一次战场,打过一场仗的士卒,那也都比新兵有经验,这连傻子都知道。所以在曹操这么一个经验丰富的人的眼里,自然是不可能不心疼己方的士卒。因为兖州军的人马,在他的眼中,那就是钱粮,就是自己争霸天下的家底儿,所以就是这样儿,那么如今损失了,

    他可能不心疼吗?不过他却也没任何办法,这襄平城就是这么个情况,还能让己方如何?不去攻城了?那可能吗,那样儿是,不损失人马了,但是同样儿,是没有尺寸之功,己方不白来这儿了。来这儿的目的,还不就是灭了辽东军的人马,可如今要真是裹足不前的话,那

    么绝对不是自己想要的就是了。所以在曹操看来,哪怕己方人马如今损失多些,也要把这个襄平城早日拿下来,当然了,可能己方在第一场大雪前,还拿不下襄平城,那么真那样儿的话,自己也没办法,应了那话了,所谓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啊,自己是相信这个的。这就是如今曹操的想法,他是没有对任何人说过,当然他也觉得还没什么必要说。如果说曹

    操真觉得非常有必要说的,那么他绝对不会说去藏着掖着的,除非是犯错误了,曹操明知道自己有错,可却从来都不会认错,因为那样儿就不是他奸雄曹孟德了!此时的张辽看到乐进他们都被逼退,心说还得是看自己的啊。当然他可没觉得说自己就比甘宁强了,说比乐进强,他自己心里认可,但确实,他真没认为自己要强于甘宁。但是如今两人都被逼退,那么

    就只有自己,这个时候应该是能快点儿上去吧,当然了,前提是他们两个别联手对付自己一个,要不然的话,自己还真是要讨不到什么好来。结果却还可以,至少孙平依旧是对付甘宁,而杨易才是严防死守着城池,带着士卒抵挡着张辽的进攻,是不准备让他上来。但是毕

    竟杨易这之前他和孙平也确实都挺累了,对上甘宁和张辽,孙平还得是对付乐进,所以两个人要说不累,那都是假话。因此,确实不怎么在状态上。不过还好就是,这个时候,他们还能支持得住,这就是最好的结果了。要不然的话,他们两个不用多说,只要倒下了一个,

    那么必然,一定,辽东军要士气大跌,他们是能靠着城防城池,杀伤杀死兖州军人马不少,可人家呢,一样儿是能给他们带来不小的损失,都是彼此彼此了,就是这样儿。乐进看到张辽他要上到城头了,他自然是不甘示弱,毕竟这可是己方的人马,己方的士卒啊,不是他们江东军。所以他是对着己方士卒大喊道:“弟兄们,随我冲啊!杀啊!登上城头,破了城池,

    主公有赏!”乐进还没忘了这么去喊,因为他自然是不会忽略半点儿,对如今的己方士卒来讲,什么才是他们最看重的,最重视的那个。真就不是说什么公孙度称王了,然后己方要消灭他们,以正大汉之名,显然对己方士卒来讲,这都没有那个赏赐来得更重要,来得更直

    接,让他们更重视、更看重,就是这样儿。还别说,虽说之前已经有过那么一次了,乐进都是那么喊的,但是如今又来了一次,虽说没之前那么有用,可是怎么说呢,多少还是起到了点儿作用,所以说乐进所喊,还是有那么点儿作用的,不是徒劳。但是如此情形看在孙平

    杨易两人的眼中,他们心里确实是有点儿羡慕嫉妒恨啊,不过确实也没有办法,谁让他们辽东军,不如人家兖州军呢,这个就是硬伤啊,是怎么也比不上人家的。所以孙平杨易他们,确实是没有底儿去喊有什么赏赐,可孙平却还是再次喊道:“弟兄们,顶住,咱们有这么多城防,挡住他们不在话下!杀啊!”这话虽说字数也不能说就是少,可孙平的话速是比较快

    的,但是在士卒的耳中,自然也是听得清清楚楚,所以这个确实,真是有那么点儿效果。还是那话,如果说孙平所喊,都起不到什么效果的话,他也不至于说是如此了。很多时候,将领不是说每次战斗都要在城头或者城下喊什么,有人就不会这样儿。显然,当形势不怎么

    样儿的时候,就不得不说,是必须这个当主将的自己,该说点儿什么的时候了,不是吗。因此,不管是乐进,哪怕是甘宁和张辽他们,也不是没喊,至于说孙平杨易,那就更得是如此了。别管效果大小,至少是有,这个就足够了。说起来也确实是没有人,就说自己喊了一

    通,然后直接己方就给敌军打退了,击败了。真要那样儿的话,你也不用带兵奋勇杀敌了什

    么的,直接就喊两嗓子得了,是吧,可显然,这就是玩笑话,实在是太扯了,要是打仗都这么简单的话,那么战争也真是,没什么残酷可言了,不是吗,有多少战争是不流血的?只有说历史是用血写成的,更是用白骨堆成的,就是这么残酷,就是这么狠,没有其他。而孙平这次所喊,在乐进他们眼里,还不如之前那次呢。他们觉得这怎么说,辽东军在这上面,

    至少今日,是强弩之末了,所以己方自然更是不惧他们了。是,敌军城池的惩城防多,可再多,那又能如何?至少辽东军还没有凉州军那个战力,就是江东军,都比他们强,因此,这个其实也很重要。哪怕他们和江东军一样儿,这己方估计这个时候都得鸣金收兵了,因为,

    那样儿一来,己方伤亡只能是越来越多,肯定今日是不行了。不过他们战力不行,如今就只是靠着城防来防御,可要知道,仍那些零碎,确实是非常消耗体力,这个是一点儿都不假的。因此,他们体力消耗越多,对己方就越有利,所以如此的话,这对方城防是优势不假,

    可一样儿是他们一个弊端啊,这是必然。所以这个城防也确实,是有利有弊,当然基本上什么事儿其实都是,有利有弊,这就是事物的两面性,很正常。但是有一点,还是要明白的,就是到底利多弊少,还是说弊多利少,就是这样儿。显然从如今襄平城防御上来看,城防多,对他们来讲,绝对是利多弊少,要不然的话,真要是变成了弊多利少的话,那么就不用再用

    城防了,直接用兵器拦着兖州军吧。可显然,并且终究还是不能和滚木檑石相比的,至少兵器人家容易躲开,可那滚木檑石,不是说就躲不开,但确实是比兵器难以躲开啊。兵器每次也就是对付一个人,可那滚木一下去,至少七八个人,要掉下去。如果多了的话,十多个

    也不是没可能,就是这样儿,檑石也是,没滚木那么多,但是砸两三个人,轻轻松松,这怎么也都不是兵器所能比的。因此,让辽东军如今舍弃了那么多城防不用,用兵器去对付兖州军,那傻子都不会去做。是,消耗体力什么的,可和他们所得到的相比,肯定他们宁可是

    这样儿了,就是如此。这次第一个上城头的,自然是张辽,杨易带着士卒和他战在了一处,对于张辽,杨易虽说是感到棘手不假,但是这两人都已经对上好几次了,因此他们彼此可以说都是很熟悉了。杨易知道其人本事,所以根本不可能靠得太近,但是哪怕如此,他依旧是尽量不让自己距离对方太远,毕竟太近的话,对方要是找到自己,自己就完了。可距离太远,

    那一定会让己方士卒觉得,这自己胆量太小,所以不过好在什么呢,就是辽东军的士卒也不是说就什么都不懂,至少他们是知道敌将那个叫张辽的之强的,也知道己方将军实力和人家没法比啊,因此,这也不得不说,是没有办法了。自己将军往后点儿,那也是无奈之

    举。要不明知道不如人,还往上凑,那只能是,对吧,傻子估计都不一定会那么做吧。所以他们都清楚,自己将军,那都是没办法。哪怕他是个二流的武将,这个时候都不可能那样儿,这他娘的太丢人了,但是有办法吗,没有,没办法啊,那么就只能是这样儿了。除非是

    赶紧把张辽给逼退了,那样儿还好,要不然的话,真是,什么都不好了。辽东军士卒这个时候倒是没怕太多,人家上都上来了,你怕不怕的,都没有用。因此,就只能是挡着他们,把主将尽量给逼退,剩下的小鱼小虾,那都是癣疥之患,不算是什么太大的问题。毕竟张辽自然是比兖州军难对付得多,不过好在他只是一个人,而兖州军那么多人呢,这个是最大的

    差别。不过甘宁和乐进他们要是都上来了的话,那己方倒是要不好整,可是还好,这个时候就只有他张辽一个人。在孙平的心里所想,他是很想去帮杨易一把,可自己实在是脱不开身,要不然的话,自己这边儿一上那儿去,甘宁肯定马上就得上来。所以自己肯定不能再做

    那样儿的事儿了。就让杨易他一个人对付张辽,之前不也是这样儿吗,而自己就防着甘宁,乐进是没人对付,那都没有办法了,自己不想这样儿也不行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