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所以杨易是直接就带兵围了过去,那速度,比孙平可还要快那么点儿。毕竟他和士卒配合得好,这个怎么都是有用的,对他们辽东军有利的,不是吗?所以说杨易他带着士卒围攻张辽,肯定比孙平围攻甘宁,这个前者对张辽的压力,肯定比后者对甘宁的压力要来得更大点儿,就是这样儿。乐进他是早退下去了,不过此时他却是重整旗鼓,是准备再一次上到城头。

    还别说,这次绝对不会比之前第一次还费劲就是了。毕竟之前孙平杨易他们忙着对付甘宁和张辽,两人确实都是无暇顾及他乐进,所以他自然是比较轻松就上来了。而如今呢,两人更是忙得不可开交啊,毕竟甘宁和张辽这个时候可都上来了,在城头上,所以他们是更没有

    什么闲暇去顾及他了。而孙平更是有了经验教训,所以他自然不会再舍弃了甘宁,直接去对付乐进,更何况如今的甘宁他才是在城头上的那个,他的威胁才最大,因此,他还能那么去做吗?只有甘宁被打退了之后,孙平才可能去对付乐进,就是这样儿,毕竟他可不傻,吃

    亏了一次,基本上就不会再吃亏第二次了,就是傻子,估计都不会吧。结果这次果然是比之前顺利多了,好歹孙平也是带着人马和甘宁对上有一会儿了。如果说张辽那边儿,他还能支持的话,虽说杨易因为和士卒配合,也给了他不小的压力,但是因为甘宁这边儿,实在是比他们那儿支持的时间长,所以这个时候他是要顶不住了,孙平要成功逼退其人。毕竟甘宁

    再强,他能敌得过那么多辽东军士卒?还有个三流武将?说起来还真是,就是那话,别说是他了,就是吕布再世,在这样儿的情况之下,也玩不转啊。甘宁最后也是无奈被逼退,可他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只能是心里无奈感叹了一声。说起来他真要是说出来,自己多无

    奈,那肯定是要影响全军士气的,哪怕他并不是兖州军的将领,可如今这个时候,就和曹操所想一样儿,谁是哪儿的将领,那根本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都是为兖州军帮忙的,这个才是最重要的。所以一个将领的状态,就直接影响着兖州军全体的发挥,哪怕甘宁张辽他

    们并非兖州军主将,可一样儿是影响他们。如果说他们不是带兵作战的话,那自然都是无所谓,但是如今,确实是有所谓了。所以影响兖州军,那是一定的,无非就是多少大小的问题而已。甘宁和张辽,他们和乐进相比,自然是没有其人的影响大,这个是必然。可如今他们也是带着兵攻城呢,所以这个影响,自然是有。而此时的张辽的武力,确实他是发挥不错,

    可在辽东军众士卒的围攻之下,之前甘宁步下武艺更是不差,不过不还是照样儿被人家给逼退了吗,所以这确实,你不得不承认,一个人的武艺再高,可当面对前赴后继,那么多人的时候,终究最后是要力有未逮。真就是如此,你再厉害,号称是万人敌,可真来一万个人

    对付你,你还能挡得住?真的,就算是项羽,那都挡不住啊,所以还说谁啊,好歹霸王不是吹出来的,人家是真有实力。所以连霸王都不好使,那么就不用说是其他人了,以武艺来说,历史上还有人能超过项羽吗?反正好像是没有了吧,所以……而这个时候,甘宁是被逼退了,乐进却是又一次上来了,而正好,孙平也是有了闲暇去对付他,一点儿没错。如果换

    成是他还在对付甘宁的话,那孙平肯定是不可能分身,但如今却是没有什么问题的。此时的甘宁,他还在登着云梯呢,说起来襄平城确实,它肯定没有那天下坚城的城墙那么高,可在幽州来说,绝对不低就是了。为什么,就看异族总跑辽东这儿来,就不用多说了。是,他们不是攻城来了,可你能不防吗?怎要是异族要杀进城了,怎么说有高大城墙的话,那都是

    有好处的,这个自然。但是你要真是就只有那矮墙的话,那不等着人进来吗,所以说襄平城墙,分和哪地方比。和天下坚城相比,那自然是低了,可和很多城池一比较的话,那真就是高了,毕竟那可是幽州有名儿的城池,确实也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就是这样儿。

    如果说之前玄菟郡的髙句骊也这样儿的话,那么兖州军是绝对不可能那么轻松就拿下有一万辽东军人马守御的城池的。可显然,那地方的城墙,根本也没襄平城这么高。所以哪怕那儿的城防其实也不少,但是怎么说呢,终究还是不能和襄平相比的。而且守将也不行,公孙

    恭的话,是和孙平杨易他们随便一个,都差不多少,可人家不是两个人吗,所以加在一起,自然就是完虐他了,自然如此啊。今日的辽东军可不是昨日了,要不然的话,乐进也不会都上来两次了。虽说两次都是因为没有主将对付他,但是这个事儿绝对不是那么看的。反正至少对孙平来说,这今日自己难道就没尽力吗?显然不是,但是昨日士卒和自己,配合更好,

    而且士气也更高涨,己方人马发挥不错,但是今日,可真就不行了。如果说己方人马真都能像昨日那样儿,那么自己还用愁什么呢?真的,肯定不用发愁了都。可如今这样儿,就是孙平不发愁都不行。不过也真是,这必须得承认什么,就是他也清楚,发愁什么的,都没用,

    没大用,甚至可以说就是没一点儿用,就是这样儿。所以与其想太多,还不如是是自己抓紧点儿对付兖州军他们呢,比什么都强了。至于说张辽,也终于是支持不住,让人家杨易和辽东军士卒配合给逼退了。反正张辽能支持到乐进下去又上来,然后甘宁被逼退了下去,他

    这就算是足以为傲了,真的。本来杨易和士卒配合就更好,所以说张辽确实,带兵指挥作战的能力,那是非常强了。当然了,甘宁肯定也不差什么,他们都是要强于乐进的,而城头那两个三流的,那根本就不能比较了。真是,基本上都没什么可比性啊,不就是这样儿吗。如果说城头的孙平他们,哪怕就是个二流武将,那么还能说和乐进他们相比一下,可就是个

    三流将领,这差距可真是,不小,不小啊。他们和乐进都不能比,所以说更何况是甘宁还有张辽了,乐进可不如他们啊。此时的情况是张辽他们都已被逼退,甘宁还在登云梯,只有乐进是在城头,孙平是带着人对付着他。对孙平来说,他认为自己应该是比杨易累,至少自

    己要对付乐进和甘宁两人,而他就只是对付张辽而已。当然了,要是这个时候甘宁上来了,肯定是杨易去对付甘宁,而不是孙平,谁让孙平没空闲,而杨易是腾出了手呢。张辽对自己被逼退,他是预料之中,实在是太正常了,没什么意外的。自然连甘宁都是被人家给打退,这自己又有什么呢。当然张辽不是说他自己就不如甘宁,在心里来说,他自认为自己和甘宁,

    算是不相伯仲吧。你说自己比人家强了,那没有,但是对方就比自己强,他也没那么觉得,所以张辽是那么认为的。但是他却更加清楚,那就是自己的对手,那个叫杨易的,其人与士卒的配合,是更加默契,比那个孙平,可要强上些,因此,这谁的对手更强点儿,就不言而喻了。当然,张辽可绝对不是抱怨什么的,他还不至于说遇到这么点儿小事儿就那样儿,他

    那可是真正的大将啊,而什么叫大将,就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就是如此。显然如今的张辽,很多时候,其实也差不多能做到如此了。毕竟大将之所以是大将,自然是有很多地方,要超过其他将领不少的,张辽自然就是。如果说一个二流将领,还称不得大将,可不

    单单说就只是武艺不如一流的将领什么的,还有很多原因。至于说一流的将领,也未必都能称为大将,这个也是没错的。不过张辽不但是一流的武将,更是一名真正的大将,这个却是一点儿都没错的。当然,甘宁也是,也是不错,就是这样儿。乐进还不是,这个也确实如

    此。孙平是不敢接近乐进,知道自己武艺和人家比不了,因此就只能是带着己方士卒围攻其人,依旧是利用人海,给他逼退下去。而此时的甘宁,上到了城头,杨易直接就带兵和他对战,他也是不敢接近,没办法,对方武艺太高,自己哪儿是对手啊?别说是他和张辽了,就是那个乐进,自己都不是自己,所以还说什么啊。不过哪怕如此,却也不会让杨易松懈一

    点儿。这自己武艺是不行,可有人啊,己方人马补上,就能抵挡得住如今兖州军的进攻。毕竟这个时候可是他们刚开始攻城,这才这么两日,所以己方没有说挡不住的。可如果城头上他们兖州军的人马越来越多的话,那杨易就不清楚,己方到底还能坚守住多久,不过不管

    多久,他们确实,都想能拖住兖州军,就比什么都好。他们可真是不敢去奢求什么,因此也只能是说尽量给他们拖住,拖到第一场大雪的时候,其实那样儿的话,己方就是胜利。虽说没占到什么大便宜,可兖州军却是绝对要撤退的,这个才是最重要的,如此,危机解除了。

    三人中唯有张辽还没上来,不过看他那速度,也是不会慢就是了。最为关键的还是,这个时候没有人阻拦他,是没有主将带兵,只有辽东军的士卒,成不了大气啊。至于说他们现在确实很难阻挡得住张辽,不过就是兖州军的士卒倒霉了,毕竟城头实在那城防太多了,要不然的话,兖州军会有这么多伤亡?所以显然就是因为城防的原因,当然了,城头辽东军士卒

    太多,这个也是原因了,必然。但是有个将领带着他们反击,和没有人指挥,那分明就是两种情况啊,所以张辽这边儿自然是比之前轻松多了。因此他肯定是比之前要更轻松上城头,除非这个时候乐进被孙平打下去或者说是甘宁被杨易逼退,他们两个人有一个空出手来对付

    他,要不然的话,张辽上城头,那就是分分钟的事儿。当然有了其他意外的话,那就没有办法了不是,但是从如今的情况来看,应该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毕竟……在城头的孙平和杨易他们,是紧咬着牙对抗着乐进和甘宁,两人给他们的压力确实是不小,但是他们却还得

    是硬着头皮和乐进甘宁他们对抗着。应该说这个时候还是不错的,对孙平杨易他们来说。至少虽说兖州军的将领都上来了,不过自己两人加上己方在城头的士卒,确实还是能抵挡得住的,除非是真抵挡不住了,己方要吃亏了,那就没有办法了。不过如今来看,却还是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毕竟还是那话,这才几日啊?两日而已,就真是而已。这个时候乐进是心

    里不甘地大喊,不过就是没出声罢了,他是被逼退了下去。没办法,实在是这孙平知道自己武艺不行,但是却还知道利用士卒,人海战术,逼退了自己。然后孙平是赶紧转头去对付甘宁,他没去管张辽,因为毕竟其人还没上来,所以对他来说,和杨易还不同,他认为不如

    一起和杨易,先给甘宁逼退。然后张辽再上来,自己和他再逼退张辽,不得不说,他这如意算盘,打得可真是好,不过也不得不说,确实是有道理啊。

    ,或者直接访问网站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