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而当兖州军从和高句丽的战场撤退,之后彻底回了大营之后,城头的孙平和值守的辽东军士卒,他们才算是真松了口气。要不然的话,天知道这曹操会不会又带着人马掉头来攻城了。真那样儿的话,实在是太可恶了。但是己方对此有什么办法吗?确实,自然是没有,只能说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除了如此,没有其他。不过如今倒是好了,这兖州军从那边儿

    回来之后,确实没来攻城,人家直接就回营了。所以这不得不说,让孙平一下就轻松了许多。因此他是赶紧让城头的辽东军士卒前去禀告,告诉给公孙康和杨易所知。他很清楚,两人绝对不比自己还轻松就是了,不过如今倒是好了,毕竟兖州军今夜不会来,这他们听到消

    息之后也都能休息好,能睡个好觉吧。不管睡实不睡实,反正至少是能休息得稍微好点儿就对了。当然这个是相比于之前说的,所以这个确实,如果不是因为兖州军有大动静的话,那这个时候别说是公孙康、杨易,就是城头的孙平,他也都是在休息中,而不是在城头喝西

    北风,所以他这心里也真是,对兖州军的意见可真是大了去了。而公孙康和杨易他们接到了士卒禀报之后,其实就和孙平所想一样儿,他们终于是能放下心了,对此,那确实是太不容易。所以也真是,之前他们没睡好觉,根本也睡不着啊,所以也只能是在榻上眯着。不过如今倒是好了,真就像孙平所想那样儿,他们是能稍微休息好点儿了。本来吗,如果说他们

    不知道消息的话,这个时候肯定还得是提心吊胆的。不过如今倒是好多了,和他们这一比,还是曹操兖州军那边儿,人家是早都休息下了。毕竟曹操是回了大帐,他就躺下了,而公孙康他们却还得听士卒禀报他们确切消息之后,等知道了兖州军他们是彻底回了大营安稳了之

    后,他们这才算是真放下心。所以相比之下,真就是曹操那边儿能快点儿。甘宁张辽他们也是回了自己大营,对两人来说,也是早休息早好,这确实都已经很晚了。转眼这一夜就这么过去了,自然确实还是那话,“几家欢乐几家愁”啊。可不是,欢乐点儿的,自然就属于

    辽东军的人,毕竟公孙康他们这个时候虽说是被兖州军给大兵压境来了,这是一点儿不假。可再看如今的形势,石全他是带来了高句丽的人马,作为己方的援军。别管昨夜一战,到底如何,至少有了高句丽的人马,确实是能牵制兖州军一点儿半点儿,所以这个就是好事儿,大好事儿。因此,可以说辽东军他们,公孙康几人,他们应该是最为欢乐的。至于说相比之

    下发愁的,那肯定就是高句丽的人马。因为在朴克看来,自己之前也是见到了曹操不假,可其人也是被他们兖州军人马和亲卫给护着,自己根本也接触不到对方啊。而且昨夜一战,可以说他们高句丽的人马不小的损失,所以哪怕他们就只是来帮兵的,这辽东战事和他们都

    没太大关系,可朴克却依旧是发愁,因为这自己的目的,是一点儿都没达到。倒是和兖州军战了,不过早战晚战,是早晚都得和他们一战,所以这个不能是什么好事儿。人家趁着己方扎营的时候来攻,这反而让自己看来,是己方倒霉了,本来嘛,要不是己方立足未稳的话,至于说伤亡这么惨重?当然了,自己当初也不是说就没有预料,说曹操的兖州军就真不会来,

    不过他们来是来了,结果给己方所带来的,反正自己是真不想要啊。但是怎么说呢,朴克也并非就真接受不了,毕竟他这不是说要胜兖州军来了,不过就是帮兵,如此而已。而所处在中间的,也不能说是很欢乐,当然也不至于说是特别发愁什么的,那就得属曹操兖州军一方了。毕竟到辽东军这儿,从玄菟到辽水,之后再到如今的襄平城,可以说曹操自认为还是

    比较顺利的,确实如此。可就是看昨夜的战事,是有那么点儿出乎了自己所料,因此,这曹操自然是谈不上说什么特别高兴了,当然他也不至于说就怎么愁,毕竟那是高句丽的事儿,所以他就算是所处在中间的那个。肯定兖州军不是辽东军,更不是高句丽的人马,所以这个

    就对了,这正是如今的兖州军,也就是此时的曹操。其实兖州军夹在辽东军和高句丽中间,这个说是他们如今在战场的位置,所以说他们其实是最不占优的。但是虽说如此,曹操却也没把辽东军还有高句丽人马看得太重。反正确实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们高句丽的

    人马既然敢来,那么就一定要知道,也必须明白,他们是要承受着己方的滔天怒火,己方的重重的报复,己方和他们的战斗,其实就是如此。而如今来看,还不是己方占优了,他们吃瘪了吗,所以这就是现实啊。新一日的战斗,兖州军是依旧继续强攻襄平城,不过曹操虽说是让己方进攻了不假,但是他可有没有忘了让己方探马都密切注意着高句丽人马的动向。

    别这己方还在那儿攻城呢,然后从后边杀来了高句丽的人马。当然曹操是不惧这个,毕竟都已经知道他们所在了,所以他们来攻,自己还能没有准备?曹操其实早就在身边儿留守了一万多的兵力,就是用来防御高句丽的,他们来攻,己方有防备。不过他很清楚,基本上那

    个高句丽的名叫朴克的将领不会来袭。反正经过了昨夜之后,如果说自己是他的话,自己就肯定不会在今日就轻举妄动。要知道,如今的襄平城,那可还没有到了说摇摇欲坠什么的,因此,己方和他们的鏖战,是一定会继续再继续,就这么胶着的状态。因此,高句丽的人马,

    他们聪明的话,就不应该过多插手,现在看着其实就可以了。至于说其他方面的话,哪怕就是石全他求着那高句丽的主帅朴克,估计都未必能好使吧。而且就说石全那样儿的,他这个时候能求着对方来攻击己方?反正曹操觉得这个事儿还真是不太可能,毕竟石全已经是带来了援军,并且还和己方战过了,这就算是在公孙康的面前,他也是有了说辞,就是这样儿。

    所以曹操也是心里有底儿,不管是什么情况,对方要做什么,自己都有了防范。那么如此一来,可以说对于高句丽,己方就已经是占了优了,所以曹操当然不会是去担心什么。反而他这个时候还有点儿期望,那就是他们高句丽的人马来进攻己方吧,因为如此一来,己方就

    能在原地反击了不是。那边儿己方强攻襄平,这边儿己方和高句丽的人马厮杀,这难道不好吗?关键是除了带兵攻城的乐进他们三个之外,没看到己方还有那些个都是跃跃欲试,摩拳擦掌,可都是想着要是能参战多好。可显然,至少这攻城战,是没有他们的份儿了。所以要是高句丽的人马来,那么他们所有人,可不就是有了用武之地,所以对己方来说,好处当

    然有不少。因此,曹操的想法中,他当然是希望对方能来。不过显然,他绝对是所想很清楚,至少朴克石全他们的想法,曹操多少是知道的。至少朴克的名儿,曹操在尽早他已经知道了,所以他清楚,那个看着五大三粗的敌军主帅朴克,绝对不是看着那么蠢。如果真是那样儿的话,对方能当上高句丽的大将?好歹那是一个国家,至少他们和大汉一个州抗衡是没

    问题的,所以你当是一个郡呢?不过哪怕如此,对于高句丽的威胁,曹操没有轻视,也不会说就如何如何重视。反正很多时候,你必须要承认什么呢,就是己方对于对付异族的经验,对于对付异国的经验,这个肯定是越多越好,毕竟幽州已经是和很多异族异国接壤这,尤其

    是己方要灭了辽东军的话,那么以后更是要面对这个事儿。所以曹操也自然是知道,如今和他们交手的经验越多,那么以后己方再对上他们,己方的优势,可以说也就越多,就是这个道理。当然了,如果说他们和己方的实力相差悬殊的话,那么灭了他们,还是不费劲的。

    此时城头带着己方士卒防御的孙平和杨易也是发现了,今日的兖州军,确实是士气高涨,和昨日前日,都不一样儿。因此,他们也是不难联想到,是不是就是因为昨夜的一场战事,直接就让他们士气高涨,然后就变成如今这样儿了。说起来这绝对不是他们想要看到的,但是怎么说呢,他们确实,对此是半点儿办法都没有。对于兖州军这样儿,他们也只能是接着,

    受着,就这样儿了。很多时候,你必须要承认的是,辽东军对上人家强敌,这本来就是人家兖州军的战力高,他们心里都承认。可是这辽东军不是还有座襄平城吗,这才是最重要的。还不是说,他们要是没了这城,那么别说是三万了,就算是十三万,也真是未必能赢得了如

    今的八万多兖州军,还有几千凉州军和江东军,他能自然也是都算在其中的。反正不管怎么说,一座襄平城,其实足以抵挡得住兖州军好几万人前进的脚步了。但是还是,兖州军早晚要破城,对他们来说,那不过就是时间的问题。也就是哪一日,这襄平城被他们破了,就

    是这样儿。对于兖州军士气高涨,孙平杨易他们都了解了,也都知道原因,不过他们没办法。但是对于敌军强力攻城,他们对此,却是一直严防死守着。别看两人都只是三流水平,这个是一点儿不错,但是这么说吧,他们两个三流的武将加在一起,肯定不是说就是简单的两个三流武将相加。怎么说这两人也都是身经百战,这么说也可以,但是绝对经验丰富,这

    是没半点儿灌水的。所以真说起来,他们的本事,确实是如不乐进他们三人,这个所有人东都清楚的。可要是说经验的话,他们和乐进三人相比而言,可都不差什么,这个是一点儿都错的。此时乐进他们第一次进攻没什么建树,被城头的孙平杨易他们给逼退了,所以这个

    时候他们是正带着兖州军士卒发起了第二次的进攻。孙平和杨易是对着城头己方士卒大喊,让他们和自己一起,严防死守,务必是不能让敌军的将领上到城头。多了不用说,那乐进他们几个上来的后果,都不用多说了。之前也不是说没有过,因此士卒对此,那是记忆犹新啊,

    都不一定非要用孙平杨易他们喊,士卒都得是死守着城池,就是这样儿。乐进甘宁和张辽他们三个一看,这城头的两个还来劲儿了,这自己几个也不能坐以待毙啊。因此,乐进他们也是对着兖州军士卒大喊,那意思只要还是爷们儿,还是带把儿的,就跟着老子上去,杀他娘的,比什么都强。反正早破了城池,主公都说了,都有赏,还不小呢,所以都知道如何去

    做了!其实也确实,曹操是早就对全军说过,拿下襄平城,就有赏赐,至于说多少,他没直接说,但却说了,不小就是了。对于这些士卒来说,就是当兵吃饷,比什么都强。而自己主公都说了要赏赐,还不小,那么除了粮饷之外,显然还有点儿其他的了。对士卒来说,其

    他的不管是钱财,还是布帛什么的,其实都是他们所需要的。不过当兵的,都是粮饷,也不发钱什么的,尤其兖州军,虽说不是没赏赐,但确实,和凉州军他们没法比。

    《一下雲\来\阁,或手机访问》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