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高句丽不少士卒是想到了,说人家用汉人的话来讲,那就是实至名归,更是“盛名之下无虚士”,绝对是人家有实力,才那么有名的,而不是别人给吹牛整出来的。而兖州军呢,确实,和他们自己所想不错,这高句丽是比那辽东军要强上那么点儿,可终究也只是有限的,己方还能对付得了。毕竟己方还有八万多人,但是他们呢,不过就是两万左右而已。所以这

    实力的差距就已经看出来了,还不就是这样儿。如果说他们高句丽来了个七八万人,不,哪怕就是四五万吧,那兖州军都得比如今要重视多了,不过就只有两万的话,确实,还不至于说就让他们如何如何重视,看重。反正该看重的,该重视的,他们绝对不会轻视。可不足

    以说让他们如何重视看重的,那他们可能看重吗?而此时甘宁则是带着己方的骑兵全力冲杀着,对他来说,这自己是有用了用武之地。不,主要是己方的人马,因为之前攻城,那还是有自己份儿的,可没己方骑兵的用武之地啊。但是如今这在外野战,确实是不得不用上己

    方的骑兵了,别看人马不多,但是对上高句丽的那样儿的骑兵,己方自然是占优的。朴克因为是有亲卫保护,所以他没和哪个将领对上。其实以其人的武艺来说,他也真是,不惧任何人。除非真就是吕布那样儿的,他承认自己就对付不了,但是哪怕就是一流武艺的,也未必就能拿自己如何。确实,朴克这个人武艺真是,还算可以,堪堪达到了一流下等,哪怕他

    是一流下等中最末最后的那一个。不过不知道还以为其人是二流巅峰呢,但其人真是,武艺是一流下等的水平,不是二流,不过就是绝大多数的人都不清楚罢了。不,应该说是只有个别几个人知道,就是这样儿而已。但是显然,亲卫还是拼死保护着朴克,不让他和敌军将

    领对上。想想也是,就说此时的曹操,他不也是一样儿被亲卫给保护了起来吗,不让人靠近,所以虽说朴克不是高句丽王,但是作为全军主帅,他这个时候,就是代表了高句丽王,就是如此。而虽说被保护了起来,但是朴克这个时候也确实是没想着说要和兖州军的将领对

    战,毕竟他虽然是不怕什么,但是他却很清楚,自己什么事儿没有,那么己方就有主心骨,可万一这自己要是所以他这个时候还不能去赌什么,因此,也是算乐得轻松吧。毕竟作为全军主帅,朴克早就知道,自己不能是意气用事,绝对不能凭借自己的喜好去做什么。比如说如今这个时候,如果是很多年前的朴克,那么可以说他绝对是不顾众人的阻拦,直接就

    冲出去和兖州军的将领一战了。但是如今嘛,显然他这经验多了,当然年纪也是大了,所以确实是比之前要老成得多,关键是如今他那位置也是越来越高,所以也是,很多以前能做的事儿,如今却是不能再做了,也做不了啊,所以朴克确实,他可长进多了。至少旁边儿的

    石全看到其人如此,他心里也是暗自说着,这个朴克可是长进了。还别说,人终究怎么,他都是想着自己是要进步的。要说有一成不变的人,但是多多少少,人都是要有所改变的,不过是多少的问题,还有就是往哪个方向发展而已。但是没几个说想让自己往不好的那个方向发展吧,也许是有,但是能有几个呢?所以说朴克也是,他只想自己能越来越好,绝对不

    是说越来越不好就是了,所以石全是看到了,也感受到了,其人和多年前的不同。但是同样儿,他这心里也是想了不少,这朴克越强,对付他们高句丽也就越困难啊。说起来如果就从个人方面来说,这个时候的石全,他自然是希望朴克越强越厉害越好,毕竟如此的话,对兖州军就不好,而对自己就越好,不是吗。但是真从大局的角度出发的话,对于高句丽的厌

    恶,以致于他还是觉得朴克越是如此,那么对付那高句丽也就越来越难了。虽说如今来看,高句丽越不好对付,对于自己对于己方来说,是好处多。但要是辽东军和高句丽再对上呢,那么结果,可想而知啊。所以说石全此时的心里,其实还是比较矛盾的。当然了,他这也算

    是“今朝有酒今朝醉”了吧,反正这至少如今来看,是对自己对己方有好处,还不少,那么就可以了。至于说以后的事儿,那谁知道了,没准自己之后就不再是辽东军的人了,投靠了其他诸侯呢,所以说自己也并非非要想那么多,想多了那都是负担啊,轻松点儿多好,是

    不是。所以还别说,石全一这么想,他也就轻松多了。不管怎么说,之前他是感到压力不小,但是如今来看,却是不错,好多了。必须要承认的是,石全这个人,他不光是逃跑本事一流,这安慰自己的能力,也不差,所以他是很好活到了今日,就是这样儿。当然兖州军众将,他们这个时候是不盯着石全了,而是想要找那朴克。毕竟傻子都看得出来,就属那个被

    那么多人保护着的人,而且还在石全旁边儿的那个将领,就是他们的主帅。这个时候兖州军虽说不知道朴克到底叫什么,但是却并不代表他们连这点儿眼力都没有,所以确实,是早就发现了。但是有着高句丽的士卒和朴克的亲卫拼死守护,以致于没有兖州军的人和将领靠

    近他。就是想靠近石全的,都没有办法。是啊,人家死守着呢。就像兖州军守卫曹操,不也是死守吗,所以说这其实都是一样儿的。而此时高句丽也真是,他们根本就不是这么多兖州军的对手,所以他们这时候是被人家给压着打,但是双方伤亡都不小,毕竟这是死战,所

    以这个时候兖州军已经对高句丽的人马发起了最后一次冲锋,这一次之后,曹操自然是要收兵营了。本来他的本意也不是说真就和高句丽来一场大战,你死我活,谁不先退都不行。毕竟晚上对谁来说,都不怎么占优。可怎么说呢,如今这个情况,还确实是有点儿出

    乎了他所料,因此,曹操也只能是让己方最后一次冲锋后,就收兵。如今的曹操如果是用后

    世的话来说,他就是有点儿玩儿脱了。因为本来他真不是这个意思,他想法是挺好,己方冲锋一次,然后就收兵营,好。但是如今这个情况,显然是和他所想不一样儿啊,这差别大了,关键是这个时候他还不能拦着,所以也只能是己方最后一次冲锋完了,是一定就要让

    他们营。是,一直战下去的话,那样儿高句丽伤亡肯定大。可没看见吗,己方伤亡也不小啊,关键是你想一个晚上就让他们退吗?或者说直接就灭了高句丽的援军?那真是太不容易了,就算是己方真能做到,可到底要付出多少?曹操觉得那样儿真就有可能得不偿失,因为对己方来说,如今可不是对付高句丽最重要,哪怕他们已经来到了己方的身后,但是自己

    很相信,经过了这么一次夜战后,他们的主将是绝对不敢再轻举妄动的,所以说自己的目的,那是达到了。不过要说再战下去,那就不是自己想要的了,因为己方的伤亡,是早已超过了自己底线,这个才是最大的问题!所以当兖州军最后一次冲锋完,曹操就马上让己方将领收兵了,当然了,他之前也确实,是和几个将领都说好了,己方冲锋完这一次,就马上收

    兵,所以自然自己主公的话,兖州军没人不听。就是甘宁和张辽,他们也是,带着己方人马和兖州军一起撤退了。朴克和石全一看,这他娘的终于是撤了,两人对视了一眼,虽说是晚上,可在火光的映照之下,他们还是看到了彼此眼里的那一丝轻松,还真是,不容易啊。

    他们心里确实是想着,兖州军终于退了,不退的话,到底什么时候,己方才能不是说这么被人压着打?不过还好,要不然的话,就算最后兖州军还是要撤退,但是己方还能剩下多少人马,那都是个问题啊,大问题。看到兖州军彻底退却,朴克除了让士卒打扫战场之外,就

    让其余的人马继续扎营。不过可以说之前的营盘,基本上是废了,毕竟之前的一场大战,就算是不特意波及,这也没有了。所以也只能是重新再去安一个新的大营。不过朴克这个时候却不敢再在不足兖州军三里的地方安营了,直接把手一挥,后退五里,再扎营。没办法,形势不行,那么也就只能是这样儿了。如果说是他们胜了,而不是兖州军占优,那么朴克绝

    对不会这样儿了,但是人总得是要接受现实啊。曹操是带着兖州军退了,他在带兵进了大营后,对着众人说道:“各位都早去休息吧,实在是不早了。尤其是兴霸和文远,都带人去吧,我就不远送了!”甘宁和张辽一听曹操所言,两人是赶紧施礼,齐声道:“不必司空

    远送,在下去了!”说完,两人便带着己方士卒了他们自己的大营。而兖州军的其他人,也是各自了自己的大帐,曹操自然也是了自己的中军大帐。说起来就算这个时候不晚,曹操也都没什么话说。毕竟己方这虽说是占了优不假,但是己方的损失多少,自己心里

    多少都是有数的。所以自己心里并不满意,是,高句丽他们只能是损失更多更惨,但是事儿却不是这么算的。如果说己方这儿没有一个襄平城要拿下的话,今夜就和他们高句丽死战,己方是死战不退,自己宁可是多损失人马了,也得给他们打退了。可如今这个情况,己方一直那么死战,行吗?显然是不行,所以就只能是说赶紧撤退了,可以说这自己都认为是撤退

    晚了,所以也真是没什么说的。可即便如此,这己方总体来说是占优的,这个还算是自己满意的地方吧。要不然的话,己方吃亏的话,自己就不满很不满非常不满了。不过还好,曹操觉得是有点儿安慰,反正有总比没有好。很多时候必须要承认的是,曹操绝对不是那么贪

    心的人,至少有时候他也知道,什么叫做“知足者常乐”,就是这样儿。曹操到大营,他就休息了,也就是现在,之前听到高句丽到这儿了,而且还在不足己方三里处安营扎寨,他一想到这儿,就有点儿头疼。所以说这个时候,他倒是好了,至少他从探马那儿已经得知,

    那个高句丽的主帅,已经是带着他们的主力撤退了五里,这样儿一来,自己可就放心多了,也能安心了,所以当然是要好好休息。哪怕曹操确实,他未必能休息好,毕竟他这肯定还要担心如今的战事,可至少是比之前要好了,这个是一点儿都没错的。反正很多时候,曹操只要说头风病没犯,他就认为是最好的事儿了。要不然这自己的头风病一犯,那就什么好,都

    是不好了。可不是吗,不过现在还好,已经有段时日,他这头风病的老毛病没犯了,也可以说这个是好事儿,至少没什么事儿真就让曹操那么头疼的。要不然的话,他再怎么不想,最后也是要完,反正不得不承认什么呢,就是曹操没犯病,就是他的那一干属下,心里也都

    是挺高兴的,毕竟自己主公这老毛病没犯,那确实,绝对是很大很大的好事儿了,这对己方来说,那都不用多说了,好处多多啊,还不就是这样儿。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