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乐进他们也是费了大劲,结果还是被人家给打退了,没能上得去城头。ㄟ1这个就不得不说,襄平城的守御,还有他们那儿的城防,确实是不简单啊。别看之前是上去了,没错,那么可以说那个时候,孙平和杨易,也都包括了城头的辽东军士卒他们,还没一下就进入状态被,哪怕他们昨日还和兖州军他们战了那么一场。不过昨日是兖州军他们的试探,而对辽东军来

    说,他们何尝就用了十分十成的力呢,显然,其实也就是彼此彼此吧。是,整体上辽东军的实力,那确实是不如兖州军他们,这个是一定的。而且还有就是,他们绝对是没人家如今来攻襄平的人马多啊,这个也一点儿都没错。但是辽东军有一个襄平城,还有就是襄平的城

    防,那实在是太多了,海了去了,这个也确实是挺重要。此时乐进他们也是满头大汗,确实,哪怕他们看不上辽东军太多,可这个时候却也得承认,承认什么,自然就是人家一奋起,这和己方拼了,己方一时半会儿也是拿他们没有办法。不过对此,他们也没觉得说就有

    什么意外的,如果说辽东军真就那么逊的话,他们估计早就让异族异国给灭了,还能有今日吗?等到现在?所以,这是个问题。而显然,此时在城头的孙平杨易他们,自然也都知道,自己两人这次的表现嘛,倒是还算不错。他们一想也是,这所谓是“风水轮流转”,是自己也承认兖州军他们之强,可强归强,这己方也不是那个吃素的啊。所以他们自然是对自己表

    现满意,不过显然,这个形势还不允许他们多想,因此,两人的想法不过就一闪而逝罢了,对他们来说,这绝对是难得的一个机会,以后还有没有了,谁知道啊。是,他们自然希望能一直都如此,可那个真可能吗?所以他们也清楚,这也就是这个时候,赶上了,赶上了啊,

    所以有,那么赶不上的话,自然也就是没有了。不过不管如何,至少此时此刻,确实是,己方算是尽力了,这滚木檑石刷刷都往下扔,那都像下雨似的。而自己两人也是汗如雨下了,这真他娘的累啊。要说他们两个真就没遇到过这样儿的大战,毕竟孙平杨易他们是带兵和异

    族异国作战过,这都没错,可人家就没过来攻过城啊,所以襄平城的城防才有这么多。要不然的话,异族来攻城,那哪儿还有这么多的城防呢?而此时在兖州军他们的全力进攻之下,张辽他们三个还是没能上得了城头,除了第一次之外,这第二次,却是没能开得了张。不过哪怕如此,他们几个也没什么灰心丧气的,那胜败都是兵家常事,所以更何况是如今这攻城

    的战事了。说起来他们从之前一直都没能登上城头,就已经预料到了,这个时候的结果,自然是张辽他们是这样儿,可以说兖州军确实,虽说不至于就灰心丧气什么的,但是也确实,和之前相比,他们士气降低了。你不能指望,指望什么呢,这久攻都不能登上城头,

    还能让士卒提升什么士气的。而且他们可不是张辽他们,毕竟三人都属于大将,那自然不是普通士卒所能比的。因此,这张辽他们没什么意外,他们觉得正常,没受到什么影响。但是兖州军士卒他们,可就不一样儿了。但是好在都属于能控制的范围内,如果说要真不受控制了,那么曹操都得第一个让士卒鸣金。可如今曹操还没有这个意向,那么确实,这个就说

    明问题啊。当然这个绝对不是说曹操就不想收兵,实在是,不能比昨日还早收兵吧,所以这个他也曹操这个时候,他可不是说为了面子什么的,实在是形势所迫,不足以让他这个时候就收兵了。至少他就很清楚,这自己这个时候收兵的话,那么最后的结果,己方士卒可能来士气就得更低了。毕竟士卒还是很了解的,这今日要是比昨日收兵还早,他们是不

    可能没有什么想法。而且还不得不说什么,这曹操是不想那样儿,也不能,他不会那么去做。只有己方今日比昨日战的时辰还久了,自己才能让士卒收兵,要不然的话,没什么可说的。除非是己方一点儿都不占优,伤亡不小,那自己就不能考虑那么多了,直接鸣金。但是

    如今来看,己方可还没成那样儿呢。所以这个时候,曹操确实是没有那个收兵的意向,不过时间长了,他是必然要收兵的,那是一定的。但是前提,那就是今日的时间,要过昨日的,就是这样儿。要不然就是兖州军一下就急转直下,一下伤亡就变多了,那样儿的话,自

    然而然,曹操怎么,他都得收兵,不收兵都不行,必须的啊。不过如今这个时候,还不至于说那样儿啊,不能那样儿啊。结果最后和众人所想就是一样儿,这兖州军乐进,也包括了甘宁和张辽他们,都是没能登上襄平城头,曹操最后只能是无奈让士卒鸣金收兵了。他对此,确实是早有所料,但是怎么说呢,这个东西,你是要承认,本来他希望的,确实是挺好,但

    是现实,也是给了他一个小打击吧,所以听到己方鸣金,乐进带兵撤退,甘宁和张辽他们自然也是都撤了。他们也是觉得自己今日表现不怎么样儿,也就是比昨日能稍微强了那么点儿而已,就是而已。要不然的话,不至于说这样儿啊。就只有刚开始的时候,登上了城

    头,可人家一个奋起,这自己却是没辙了,所以这也真是,是不是有点儿说不过去啊。他们倒是不怕曹操还有兖州军众人有什么意见,他们也确实,其实都不会说什么的,更何况,自己两人也算是努力了,所以别说自己两人出力了,就算出工不出力,试问他曹操和兖

    州军众人,能说出来什么?不能,要说不管是凉州军也好,是江东军也罢,他们都是自给自足的,所带的粮草,足够他们用了,所以他们没吃兖州军的,没喝兖州军的,还给他们帮忙,这个就不得不说,是吧归本队,这时候曹操是更没说什么,关键是他在这儿,确

    实也都没什么说的。如果说在大帐的话,那么有,可在这儿,就算是真有,那都不多说了。

    带着众人了他兖州军大营,众人都清楚,这自己主公曹操是要多说几句了,显然今日战事,他对此,并不是很满意啊。不过这也难怪,就算是己方众人,对今日的战事,其实也都不怎么满意,你必须要承认的是,看着好像还没昨日强了?你别看那都上去过城头一次,

    不过那算得了什么呢,最后还不是被人给逼退了?所以这个确实,差强人意啊,就是不尽人意,因此,还能有谁对此满意了。不过虽说如此,谁也没多说,连自己主公曹操都没多说呢。在曹操的中军大帐中,曹操是对着众人说道:“各位,今日的战事,说起来我并不满意!文谦,你”曹操当然不会说甘宁张辽他们什么,别说他们根本就没吃没喝兖州军

    的,更是没什么大错。其实就算是他们喝了吃了兖州军的,曹操也不会说他们什么的,除非他们真就是犯了大错,那就没办法了,不过曹操却也不会说给他们俩军法处置了什么的,毕竟他们可是凉州军和江东军的人,不是他们兖州军的,就这样儿。所以曹操要说,他也真是,只能说乐进了,没别人了。不过对于说其人是说,不过曹操也不至于那么特别严厉,不

    给其人面子什么的,那都没有。显然,曹操这个当主公的,其实也就是点到为止,如此而已。对他来说,这自己如此作为,已经就是可以了,毕竟人家也没什么大错,那么自己这,自然是差不多就可以,乐进也都知道自己的意思。至于说剩下那两个,甘宁和张辽都不是

    己方的人啊,他们是敌军将领,所以自己也说不到他们。哪怕他们有大错,自己都不可能说太多,所以今日的事儿,自然就算是告一段落了。当然了,自己对他们的期望,自然还是要说出来的,这个是必须的。至于说其他的,他们都懂,也不用自己说那么多了,这样儿。

    乐进对于自己主公的话,他也只能是听着,或者说其实他确实是都明白。好歹乐进虽说之计上略微差了些,但是该有的智商,他却从未缺少过的。而且他在兖州军都多少年了,算得上是曹操帐下的元老级的人物了,绝对的。乐进其人,是在曹操刚开始征讨黄巾时候,就已经投靠他的这么一个将领。可以说三国中,曹魏的五子良将里面,就属乐进,其人是最为元

    老的人物,和其他四个相比。毕竟不管是张辽、张郃,还是说徐晃,都是先跟着其他诸侯,然后才投奔的曹操,也就是于禁,一直都跟着曹操,但是他那资历,还是不如乐进,并且其人也不是那么特别忠心曹魏,所以他除了说练兵有点儿本事,治军比较严格之外,跟乐进相

    比,还差一块呢。曹操确实,他都器重于禁和乐进,都是比较看重,但是前者,确实是其人治军的能力,练兵的水平,而后者,曹操是更看重综合的实力,毕竟乐进水平不低,这是没错的,而且资历还比较老。所以作为一个追随了曹操多年,在兖州军多年的老将的乐进来

    说,他自然都明白自己主公的意思。而且还真是,自己主公怎么说都不能去说甘宁和张辽他们呢,哪怕他对此也不是说就一点儿意见都没有。但是怎么说呢,别说自己主公是想要给两人留下个好点儿的印象,其实就算凉州军和江东军他们来的人不是甘宁也不是张辽,自己主公都不会去说对方的将领,就是这样儿。这个和马孙策也不会去说己方将领,那都是一

    样儿的道理。因此,自己主公除了能说自己几句之外,真就没有其他的了。剩下的,反正那意思是对所有人说的,其实更是对自己三人说的,乐进都懂。而且他还更清楚,就是甘宁张辽他们,也不是说就不明白,不过两人确实,不好说什么。本来今日表现,其实不能说就

    是他们的最高水平,想必他们都很清楚。也许他们还算是对自己满意,但是自己却清楚,自己主公对他们不是很满意的,自己也知道。但是自己也不能说什么,谁都不能多说什么,就是如此,没办法,对方是客人,哪有几个主人去说客人什么话呢,没有这个道理啊。而且

    自己主公是比较看重两人,这个就不得不说,也有此原因了。曹操此时是都说完了,众人不住点头,毕竟自己主公所说,确实是有道理的。然后他们也是6续和曹操告辞,离开了大帐,甘宁张辽他们也都如此。对两人来说,自己是明白曹操的意思。说起来曹操他肯定不会明着说自己两人什么,但是那话的意思,他们都懂,说实在的,这今日本来应该比这表现好,

    但是现实还是差强人意吧,只能说明日继续努力了,就这样儿。这和己方都没有什么太大关系的战事,但是好歹对手也不是什么太强大的敌人,就是城防让人头疼,守城的人数众多,其他的,倒是都没什么了。不过哪怕如此,今日确实,风头都在人家那边儿,而不在自己两

    人这儿,这个确实,让甘宁张辽他们觉得也不怎么样儿。所以说今日过去那就过去了,那么明日再战的时候,自然是要找场子来,就是要如此!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