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但那只是个好的想法而已,如今却已经木已成舟,改变不了什么了。所以他也只能说是“走一步,看一步”吧,也就是这样儿。不过哪怕就是如此,公孙康也不会说就去向兖州军向曹操他们服软低头什么的。当然了,他自己其实也很清楚,这己方辽东军和兖州军,早就不管怎么样儿,都是已经到了那种无法调和的状态了。反正最后不是你死,便是我亡,没有其他

    的出路,唯此而已。当然了,相比前者来说,后者的可能性更大。甚至公孙康他只是不愿意那么想,其实前者是没可能发生的,只有后者,才是要发生的。不过哪怕如此,他也是在做着最后的努力,毕竟蝼蚁尚且偷生,何况是他那个大活人呢,更何况是公孙康这样儿更惜

    命的人呢。可如今来看,这他们辽东军,根本就不占什么优啊,如果说没有这个襄平城阻挡着兖州军疯狂进攻的话,估计这个时候他们都早就被人给灭了。公孙康觉得这可不是什么危言耸听,而是实实在在的。如果说不是这样儿的话,那么自己倒是能稍微轻松点儿了,可

    如今这个时候,自己能轻松得起来?显然是不能,不行啊,所以这张辽他们没上城头的时候,就已经给了孙平杨易他们不小的压力,反正是比昨日大,大多了,大了去了。结果他们这一上来之后,张辽直接是让孙平带着士卒给围上了,而甘宁呢,自然也是让杨易带兵给围攻。至于说乐进,就只有他一个,是没有人,不,应该说是没有将领过来攻击他,因为

    没人了,石全可还没在这儿,公孙康也还没上,所以自然是没人对上他。不过虽说如此,乐进这心里,是不爽,但是也就一闪即过而已。毕竟乐进并非是那种小气小心眼的人,对他来说,他嘴上哪怕是不会承认如何,可是心里却是认可的,那就是自己说起来还真是不如人

    家两个。不管是那个甘宁,还是说张辽,他们都比自己要强,自己心里承认这个,所以辽东军这么样儿对付几人的方式,他其实心里也是觉得没错。但不爽肯定是有,没有那估计是圣人了吧,毕竟乐进本来脾气什么的也不怎么好,他是不小气,他是不至于小心眼,但是有

    些东西,却还是人之常情,这个确实是没错。当然他也知道和甘宁张辽他们两人的差距,因此,他自然是明白,自己还得多努力啊,更加努力。所以甘宁和张辽,他们因为被围攻,所以哪怕本事都不错,但是肯定要影响发挥了,毕竟有主将带兵围攻和没有主将带兵围攻,那就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情况。所以张辽他们的发挥,是受到了阻碍,但是乐进却没有这样儿,

    毕竟没有主将带兵围攻他啊,就只有辽东军士卒,那确实,还不至于给他那么大的障碍,所以他自然是比甘宁张辽两人表现得好,这是一定的。你可以说乐进是不如甘宁张辽,这个他自己也承认,可有一点,却也是没错,那就是其人的本事不低,绝对不会说和张辽他们差

    很多。好歹乐进也是三国时期曹魏的五子良将之一,所以能差了多少吗?所以这个还是不会差很多的,毕竟乐进作为五子良将,是和张辽、张郃还有徐晃他们那些个都并列的人物,这个就不得不说,不是曹操那边儿没人了,而实在是乐进确实人家有那个本事。要不然比起武艺来说,许褚肯定比他要高,但是许褚还不是五子良将呢。许褚叫虎痴,这个是他的绰号,

    这倒是没错。而在典韦战死之后,曹操那边儿就属许褚的武艺最高,这个也是公认的。哪怕就是张辽张郃夏侯兄弟他们,其实也是不如其人。而此时对于乐进表现是要比张辽他们强点儿,对此孙平杨易他们,可真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了。没办法,石全那个死人去搬兵了,要不然的话,三个人至少压力能少点儿啊。这个时候他们倒是想到了石全的好处来了,不过

    也难怪,就以他们两个的性格来说,石全对他们,只有有利用价值的时候,他们才会想起其人来。要不然的话,也就是做做表面儿文章罢了,所以也就这样儿了。不过他们也清楚,什么叫做“鱼和熊掌不可得兼”,其实也是这个道理。哪有那么多两全的呢,不是说真就没

    有,但却真是,少啊,太少了。不过这个时候,他们倒是希望石全在城头上,而不是说去搬救兵了,当然,最好是其人搬兵来,然后又在城头上和他们一起并肩作战。不过他们也知道,这事儿是不可能的,就算自己两人是他的话,就算是搬兵来襄平了,也绝对不会再来

    城头守城。不过石全的家人可还都在襄平,所以他要如何把家人保住,这个才是最要的。孙平他们自然不会认为石全就要扔下家人不管了,如果那样儿他可以做得到的话,石全也不会被公孙康所制了,确实。此时乐进他是越战越勇,但是张辽他们却是有点儿麻烦,毕竟辽东军士卒在孙平和杨易他们两个主将的带领之下,自然是对他展开了激烈的反攻。对他们来

    说,这主将都这么卖命,那么自己等人还做什么呢,这城池要破了,就以兖州军那个尿性,真是这城池会变成什么样儿,都不敢想象啊。要说这公孙康至少在对士卒的思想工作上,做的还是不错的,至少辽东军不少士卒都知道,这兖州军如何如何,可以说兖州军的恶名,在

    辽东这儿,确实还是比较出名的,他们的名声,更是不好。所以这一点,对兖州军来说,确实是不怎么样儿。不过曹操对此,他虽说不是那么清楚,但哪怕他就算是知道了,也没什么办法,不光是他无奈,这个他也真是解决不了啊。其实之前他都已经见识过了,毕竟石全

    不就是用这个方法,来让他们辽东军同仇敌忾的吗,不过他却不知道,在公孙康这儿,那是更过,但确实,曹操知道了,也没有办法,因为都是无奈的事儿啊。而此时的甘宁和张辽,却是已经被孙平杨易他们带着辽东军士卒给逼退了。没办法,他们能坚持这么一会儿,其实

    已经就算是不错了。当然了,如果说没有孙平杨易他们的阻拦,那么他们自然会比乐进强。

    而他们下去了,乐进却还在上面,不过他那儿也是好景不长,这孙平杨易他们腾出手了之后,就直接对上乐进了,结果在两人的夹攻之下,他是一下就被逼退了。如果说之前的话,确实是没问题,但是现在吗,是大问题了。乐进也是无奈被逼退,和张辽他们没什么区别,

    大家都一样儿,是大哥别笑话二哥,真的。不过虽说如此,但是他多少还是比张辽他们支持长了点儿时辰,但是乐进可从来没觉得这是什么值得夸耀的事儿。毕竟人家两人是被主将带兵逼退的,是,自己也是,不过之前不是没人对上自己吗,所以乐进自然不会觉得就这样儿就比他们强了,那不扯吗。如果说自己真比他们都强了,孙平杨易他们也不会是那样儿了,

    不是吗。那样儿的话,他们一定要想对上自己,而不是去管甘宁张辽他们,不过现实的情况是什么,不用多说了。乐进对自己表现,总体来讲是满意的,但是对孙平他们的态度,他是不满的。张辽几人毕竟都是大将,所以也确实,一下就调整好了自己状态,然后是再一次登上了云梯车。对他们来说,这被逼退了一次,自然是再正常不过的了,所以不过这一

    次,城头的孙平他们也算是奋起了一吧,至少在这抵御上面,他们是比之前要强不少。毕竟他们守着城池,确实这个有一个城池为依托,这个就是优势。所以哪怕是再不占优,这一个城池,也是他们的屏障,这个可一点儿没错。而且襄平城确实,比玄菟都更久时间没有

    战事,所以他们这儿的城防,是海了去了,所以自然是不会少了,一点儿都不缺啊。因此,对兖州军来说,比之玄菟那髙句骊城,那襄平比那地方可难攻多了,所以试探进攻的时候,他们没人上得了城头,没什么意外的。而如今呢,这虽说之前也上去了,可没多久,就被人

    给逼退了下来,这个时候又是不容易上去,都是很正常,确实如此。而后面观战的曹操众人,说曹操对之前他们的表现,还算是满意的,毕竟速度也不是很慢,就上到城头了,比昨日强多了。之后被人家给打退了,这个都是在他所料之中,毕竟这个才是正常。而如今这也乐进他们又不好上去了,他觉得这也算是对方的一个奋起吧,己方不是不行,而是人家拼了。

    看着襄平这儿比之前髙句骊那多了很多很多的城防,曹操一看,他头都疼。如果不是因为能克制自己,还能控制,他这头风病没准就又要犯了。不是说他头一疼就肯定犯病,还不至于说那么严重,但是有一点不错,那就是只要他头疼严重,那么就一定是会犯病,就是这样

    儿。此时虽说曹操也头疼,但确实,还不至于那样儿。而他觉得乐进他们表现确实是可以,但是城头那守城的两个,都看着像疯了似的,所以哪怕就只是个三流将领,但是凭借城池城防,关键是辽东军的人马,可能他们的精锐也在其中也说不定,所以是真就让己方没再上去

    了。此时城头的辽东军,他们是越战越勇,主要是他们看到了兖州军他们这吃瘪,他们心里就爽。毕竟从玄菟那儿开始,可以说就是他们不占优,让人家兖州军联军追着打,所以辽东军士卒心里要说都没有什么想法,那肯定是假话。但是怎么说呢,这想法多少,肯定有,而且他们心里可都憋着气儿呢,这个是一定的,所以说这个时候,他们就是如此状态了。人

    是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反正你说辽东军这算是最后的疯狂,其实也不算过分。不管怎么说,如果辽东军哪怕他们稍微能把兖州军给如何如何点儿,他们也不至于说是现在这样儿了。反正从玄菟那儿开始,他们就一直都处在被动的一面,而如今呢,算是能稍

    微好点儿了吧。至少你不能说,这个时候是兖州军他们追着辽东军打,而是辽东军拼死防守襄平,好歹他们城池在幽州也有那么一号,而且城防更是不计其数,人马更是三万多人。除了守城的将领是两个三流的之外,其他方面,都可以说是不错的。如果将领再换成,哪怕

    就是二流的呢,也不至于说是现在这样儿了吧。但是如今辽东军二流的武将,就只有公孙度父子,公孙度不用说了,卧病在床,连神志都已经不清了。至于说他儿子公孙康,反正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公孙康确实是不会上来。毕竟他如今也算是老大一级的人物,所以你看过曹操马超孙策他们上城头去守城吗?所以这里面也确实,是有这么个问题。但也不是说他

    就真不能出现在城头,之前他不也是出现了吗,不过没守城而已。但如果以后真是给他逼到了那个份儿上,那么他就是再怎么不去守城,他都得出马了。毕竟和破城灭亡相比,公孙康那个人,显然会选择乖乖守城的,必然了。但是如今这个时候,他还真是,不会上来守城

    的。哪怕他也清楚,确实是他来当一个主将,效果更好,但是如今这个身份地位,却是决定了他还不能轻易那么做啊,所以他还没到那个地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