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过哪怕朴克还不知道曹操的想法,可他也是早晚会知道的,但是这个时候,因为石全早就请求他急速行军,所以如今他们高句丽的进兵速度,那可以说确实是最快的了。因此,不出意外的话,不到一日,是必定兵临襄平城下。当然了,估计也不用多久了,也许就只是一会儿,就可能要被人家兖州军的探马给发现了。毕竟那人家兖州军的探马号称是天下第一,

    那自然绝对不是吹出来的,而是实打实做出来的,有战绩啊。因此,他们的活动范围,那可以说是相当大了,至少比你想象中的可能还要大上那么一点儿吧。所以你觉得可能遇不到敌军的探马,但是没准你一下就被人家给发现,然后就去禀报了,就是这样儿。不过如今因

    为他们距离襄平还不是那么近,所以哪怕是兖州军的探马,也都没有活动到此。不过要是再往前走的话,那他们是终究能遇到对方的,不过就是时间问题而已。但不管说是石全还是带兵的朴克,他们可都是没什么顾虑。因为对他们来说,这如今的情况,哪怕让兖州军探马

    得知,那也是没什么大不了的。本来他们这两万人,就没准备藏着掖着的,其实真想那样儿,那也不可能啊。所以自然而然,是不怕被发现,这也必须是被人发现啊。而当兖州军进攻的第二日,曹操也是先从探马那儿得知了,有一支人马,是打着朴字的认旗,距离襄平城已经不远了。所以在还没有进攻之前,他是先给所有人开了个会,这所有人自然是都包括了

    甘宁和张辽,他们两个是肯定不会少就是了。在所有人都到齐了之后,曹操则对众人说道:“各位,刚刚我军探马来报,说有一支约有两万人左右的队伍,正在向襄平城我军的方向赶来,为首朴字认旗,不知道各位对此有何想法?”说起来探马确实是没有看到石全其人,要

    不然的话,肯定也不会忘了和曹操说石全也在其中。不过石全他在一堆高句丽人当中,真就没什么太起眼的。要说这高句丽人,相貌和汉人没大区别,而他们服饰什么的,也和汉人是真没更大区别,至少在战场之上,他们的穿戴,你也看不出来他们到底是汉人啊还是说高

    句丽的人马。要不然的话,探马怎么都能看出来,来的队伍可不是中原的队伍,而是异国的人,是高句丽那些够脸皮的人。不过如今曹操他们,倒是还都不知道这个呢。所以此时众人一听,虽说脸上都没有什么明显的表情,但是怎么说呢,几乎是所有人的心里,都是有着自己的想法了。毕竟这来了一支不明的人马,而且数量也不能说是少,这个和己方相比,是

    少了,但是要是来帮敌军的人马呢,那显然就是要给己方增加麻烦了,而且还不小。己方是不怕什么,但是却不得不说,这都是麻烦事儿,肯定是越少越好了。而此时程昱是第一次开口说道:“主公,属下以为,那之前失踪的石全,其人不知去向,也许他正是去请求了救

    兵,据说其人好像和高句丽的某位将军有些关系!所以,属下以为,那赶来的援军,也许正是高句丽的人马!”一听程昱所说,曹操是微微皱眉,他自然是不会害怕什么,但是如果说程昱所想是错的,那确实是最好不过了,可要是真的的话,那么自己所想就没错,石全他果然是给己方带来了麻烦,而且这还是大/麻烦。但真要是高句丽的人,那么正好,自己也

    想会会他们,这石全能找来他们,那自己也和他们对战一次,看看那些脸皮那么厚的人,到底一个个的,都是因为什么才造成了他们那样儿的。说起来曹操也确实是,他就从来没见过比高句丽的人脸皮还厚的了,估计他们那儿的人,脸皮厚的程度,绝对是比长城拐弯的地方都要厚,所以……曹操是这么想着,怎么他都是要对付高句丽那些人的。而之前他是一直

    都没什么机会啊,不过如今却有了,对方还是自投罗网,所以自己是何乐而不为呢。是,高句丽是一个小国,但是他们那儿的人马,据说也就是和辽东军差不多少而已,最多也就是比辽东军能稍微强上那么点儿,而已。所以他还是认为他们那些士卒的战力,那是比不上他

    们兖州军的。可以说在曹操的心里,他唯独是承认凉州军能比己方强,不过也就是强了那么点儿而已。其他什么江东军,哪怕就是异族,他都不认为他们真就比己方强了。毕竟异族有骑兵,可己方也有精锐骑兵啊,难道还不如他们了?所以曹操可不是那种轻易就认为己方

    不如别人的那种人。当然了,从他嘴里,是怎么都不会说出来兖州军不如凉州军的,如此之言,绝对没有。因为那绝对不是他奸雄曹操曹孟德的作风,那事儿也不是他能做出来的,真的。如果说哪一日真就从他嘴里说出来他们不如凉州军云云,那么肯定就是出大事儿了,或者要出大事儿,因为也只有这样儿,那才能解释得通这个为什么会这样儿。而最后曹操的

    意思,不管是谁来,只要敢过来和己方一战的,那么己方自然就是要奉陪到底。要说哪怕就是凉州军,己方都没怕过。当然因为甘宁在这儿,所以曹操他们都没这么说,毕竟那样儿的话,也真是不太好。但是那个意思,他们却都很清楚就是了。而且还不得不说什么呢,那

    就是这个时候曹操已经是吩咐了下去,是务必要密切注意敌军的任何动向,那支疑似高句丽人马的,必须要时刻注意着,到底那个石全,在没在其中,这点很重要,非常重要。毕竟其人要真在的话,而且还被己方探马发现了的话,那么就说明其人确实,绝对就是他给那些

    人找来的。而且也解释得通了,对方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都消失无影无踪。显然,就是因为他去搬兵了,为了拖住己方,所以这一切不都说得通了嘛。因此,石全的去向,对己方来说,也是很重要,至少曹操他们就很想知道,毕竟只有知道了其人在哪儿,才能解释得通那些事儿,所以……不得不说,石全的去向问题,如今也是成了兖州军他们必须要搞清楚的。

    如果说没高句丽人马这事儿,他们可就未必如此啊。这边儿曹操是暂时解决完了,然后他就直接是带着众人点兵出发,继续第二日第二次的攻城。他不清楚,那个襄平城内,到底知不知道那疑似高句丽人马的事儿。不过说起来他们要是到襄平了,那么公孙康他们自然会知

    道,不过如今还有段距离,所以这个,确实,曹操也不清楚,他们到底是知道还是不知道。反正不管怎么说,如今自己是知道了,所以自然就做出了相应的对策。不管是不是石全搬来的援军,不管是不是高句丽的人马,其实对曹操来说,真都是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只是,对方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啊,而且不得不承认的是,对方是敌非友,所以……此时,

    兖州军他们已经开始了再一次的进攻,不过这次是全力以赴了,比之昨日,那可是强了不少,这是一定的。如果说昨日是七八分力,今日那就是十分,并且可能还要超过十,所以说给城头辽东军的压力,那是巨大的。就算是守城的孙平和杨易两人,他们也都是如此,谁不觉得今日压力更大,毕竟不是昨日了,这也不是试探性进攻了。说起来他们真都希望兖州军

    他们还能像昨日那样儿来进攻,可惜的是,这……孙平杨易两人的本事有限,所以面对着兖州军他们的全力进攻,可以说他们今日却是没多久,就没顶住,让人上来了。第一个上来的正是张辽,这个不得不说,本事确实是够强,要说甘宁乐进也并不差什么,但却唯独是张

    辽上来了,这就足以说明问题。甘宁和乐进看到张辽上去后,他们两个更是加紧了进攻,显然,他们都是不甘人后的,这个确实。在他们看来,也许在有的地方上,确实是张辽要高于自己,这个他们承认,但是在有些方面,那却绝对就是张辽不如自己了,所以这如今怎么

    能让他张文远拔得头筹呢。当然这对方都已经第一个上去了,那么没有办法,所以只能是跟着对方上去,也算是没落后太多,这就是此时两人的想法。而两人速度也确实快,关键是之前如果说三人还谁都没上去的时候,那襄平城头,虽说不至于是铁桶一般,但是守御力量也确实不弱。可张辽上去了,可以说其人作为带兵的将领,是直接就等于在这铁桶之上,给

    撕开了一道口子,这个作用,对兖州军他们来说,是巨大的。毕竟哪怕就是上去一百个一千个士卒,也未必能顶得上一个主将,就是这个道理。要不然主将主要不退,那么他带着己方的人马,就能和敌军周旋,可主将一跑,除非是那种特别训练的队伍,要不然的话,哪支

    队伍不败的?因此,是必须要承认,主将的作用是巨大的,要不然都别用将领带兵,直接就让士卒去攻城作战好了,那多简单啊。不过那样儿的话,可能吗?所以张辽此时的作用,可以说其人就是一个先驱,就是这样儿,他是一个标志,让兖州军还有江东军的人马看到了

    榜样的作用。其实说是三军联合进攻不假,但是真攻城的,只有兖州军和极其少数的江东军,毕竟凉州军都是骑兵,而江东军的步卒已经没几十个了,所以联合进攻不过就是好说好听而已,就是而已。但是曹操却绝对是没有放过甘宁和张辽,如果说凉州军不是骑兵的话,那么曹操也绝对会让他们都上的,但如今显然,还是不行啊。张辽上去后,孙平是直接就带

    着己方辽东军的士卒,围了上去。还是那话,别管其人如何,但是在这关键的时候,确实也是知道出力。这不尽力不行啊,那样儿的话,只能是让敌军破了襄平城,最后自己也未必就有什么好下场。本来在孙平和杨易两人的想法中,这如果说公孙康父子,他们是要被灭,

    那么自己两人怎么都没事儿吧。可后来仔细一想,其实这个事儿没那么简单,毕竟如果说曹操他们知道是自己几个撺掇公孙康称王的,那么几人的后果,下场,可想而知。他们不傻,之后也想到了,如果说自己两人投降,那么可以,兖州军不会杀了自己,但是以后呢,所以

    他们是真心害怕,以致于本来就是和公孙康都属于“一根绳上的蚂蚱”,所以为了自己小命儿,他们敢不尽力吗。这也是为什么公孙康都不用多说,而且他还是那么放心的原因。显然他很清楚,两人都不傻,都知道他们的自身处境,是,自己的下场只会比他们更惨,但是这又如何?至少他们两人为了他们自己,是不得不为辽东军尽力,这就足够了。在公孙康看

    来,自己被兖州军抓住,那当然是好不了,可他们呢,还不都是一样儿的。有些东西,只能是一时的,可以后时日长着呢,所以……曹操那个人,自己这几个都没有和其人打过什么交道,但是有一点,确实是没错的,那就是对待他敌人的态度,基本上哪个不是都被他给灭

    了,尤其像自己这样儿的,自己父亲都成辽东王了,所以他曹孟德还能放过。可以说如今的公孙康,真是非常清醒,如果说他没称王之前就这样儿,那也没有这些事儿了。

    《一下雲\来\阁,或手机访问》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