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所以在石全看来,这朴克可比那公孙康可靠多了。至少他宁可相信这个异族的朴克,也不相信公孙康。可以说公孙康在石全这儿,确实,基本上就是没什么让他可以相信的了。如果说还有的话,那就是石全相信其人是说到做到,只要自己一个做不好做不对,让他不满意,那么他肯定就要好好“照顾”一下自己的家人了,这个是石全绝对不能接受的。所以为了不

    让公孙康如此,他是怎么也得让朴克出兵去帮忙,这就是如今来说,对他最为重要的。朴克这个时候一听石全的话,他是连连点头,如果说他在石全的角度上,他当然是认为公孙康做事儿不地道。哪有拿人家家人逼迫别人的,这确实,非是大丈夫所为。但是如果说他要是

    一个上位者眼光的话,他又觉得这事儿好像也挺正常的。毕竟要是上位者没点儿手段的话,这怎么能让手下人给他卖命?所以这个就是问题,说起来石全在之前的带兵拖住兖州军的过程中,他尽力了吗?是,看着听着,他好像是尽力了,可公孙康他们就认为其人没尽力。毕

    竟他还能来这儿求自己,所以他哪儿尽力了呢?所以公孙康就那么做了,显然,对他来说,就是无可厚非的。至少在公孙康眼里看来,你之前没尽力,那么我这么一逼迫你,你就不得不尽力,所以我又何乐而不为呢。因此,朴克又觉得,其实很正常。不过这时候却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他此时倒是说了,“那么依石将军之意,是让我出兵帮忙?”别看朴克这个人长

    得是五大三粗,一看就是个沙场猛将,可真正了解其人的都知道,那人绝对是一个粗中有细的这么一个猛将。本事肯定有,而且还不错,要不然高句丽的人也不少,为什么就他能当上大将,一共才几个?可以说其人是深得高句丽王的器重,这个确实,是一点儿都没错。而

    这个时候,朴克也没说就不答应石全所求,但是怎么说呢,他显然是不可能那么轻易就答应下来这事儿。说起来从石全那儿,他也得不到什么好处,别说对方就不过是个没什么实力的辽东军的一个将领,就算他是公孙康,也未必就能让朴克动容。而如今他之所以要帮忙,

    说起来还是,为了还当初的人情,毕竟受了人的恩惠了,所以有些东西,是必须要面对的。此时朴克对石全说道:“石将军,这我欠你大人情,这是必须要还的,没有问题!但是要我国出兵,这个事儿,我一个人还做不了主。所以此事却还需请示我主,所以不如与我一起去吧!”石全一听,是连连点头。说起来他也不是说不了解高句丽这边儿的组成,毕竟他们老

    大是高句丽王不假,可有权力的,确实是不止他一个。当然了,最大的权,肯定还是在老大手里。所以虽说朴克能调兵不假,但是和他老大高句丽王相比,那是小巫见大巫了。所以说朴克就算是调兵,可也还是得去请示一下高句丽王,这个是必须的,因此,两人一起去见

    高句丽王。见过其人后,其人也是知道石全,不因为别的,就因为其人对朴克有恩。至于说他是辽东军的一个将领,说起来还不被对方看在眼里。毕竟他要是个人才,那么自然而然,高句丽王不重视都不可能。但是石全那个本事,真还不至于说让人如何去重视。如果说他有那个本事的话,如今也不至于说让公孙康给逼成了这样儿,不是吗?见到高句丽王后,石全

    是赶紧施礼,对方让他坐下,然后询问了一下朴克,到底是为何而来。朴克自然是没隐瞒,把石全的来意说了一下,高句丽王是连连点头。别管他是想还是不想,至少石全来到这儿了,并且这么求朴克了,那么这个事儿,他们是不能推辞的。说起来这不光是要报恩,他们也是讲求个脸面,如果今日的事儿解决不好,那么天下人如何看待自己?还真是,他们这儿的人,

    都把面子看得非常重要。本来吗,这他们高句丽就不能和大汉相比,但是这个好面子的程度,却绝对是要超过汉人了。没办法,这也不能说是一天两天就变成这样儿的。所以高句丽王此时对石全说道:“石全将军,不必担心,此事就交给朴克好了!一切都没有问题,我国

    可以出兵两万去看看在辽东的兖州军!”这高句丽王此时能出兵两万,已经是让石全比较满意了。毕竟自己虽说是,帮助过朴克,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其人还知道报恩,已经很不错了。如果说人家不搭理你,不想承认什么的,你在人家国家这儿,这你能怎么样儿。结果

    石全刚觉得对方倒是不错的时候,朴克却说话了,“诺!遵我王之令!其实属下也是想早点儿去那儿看看,看看中原的几个大人物,是不是我高句丽国之人!”高句丽王一听,是微微一笑,对着朴克说道:“不错,不错!你务必要去好好看看,看看曹操、马超、孙策他们,是不是有我高句丽的血统!哪怕他们不是高句丽之人,可身上一定也流淌着我们高句丽高贵

    的血液!”说完,两人是哈哈大笑,给石全整的直懵,差点儿就晕了。心说这什么玩意?曹操、马超还有孙策都是你们高句丽人?有你们血统?这不开玩笑吗,这都开到异国去了。石全毕竟是在辽东,所以对于高句丽的一些事儿,他可是很清楚。话说这孔子、秦始皇,这

    样儿的人物,可都让高句丽说成是他们那地方的,对此大汉不过就是微微一笑,毕竟作为天朝上国,也没有必要和那种弹丸小国计较什么。可如今这连曹操他们也要变成高句丽的人了,石全觉得这高句丽这些人,实在是太不要脸了,太扯了。不过哪怕如此,他也不会多说

    什么,因为他害怕,怕这自己这么一多说,这人马,出兵的事儿再泡汤了。毕竟他们高句丽一个个都那么好面子,你要说点儿什么,他们直接就要翻脸不认人。你说孔子、秦始皇他们都不是高句丽的人?那么他们该问你了,你有什么证据就证明他们不是高句丽的人了?你怎么就知道他们不是呢?你见过他们吗,你认识他们吗?本来石全就对这种言辞不感兴趣,

    所以要真是和他们辩论什么的,他都得头疼死,所以还真是,自己赶紧走吧,算是眼不见为净。哪怕是就看到朴克一个人,也总比是见到他们两个强啊。但是石全心里一直都没变过的就是,这他娘的高句丽的人,脸皮实在是太厚,这么下去的话,天下还有什么东西不是他

    们高句丽的呢。这民族自尊心也太强,真不能算是什么太好的事儿。其实仔细一想,石全也并非是不能理解,毕竟这么一个弹丸小国,你和大汉是比不了,所以拿什么让人重视,让天下人都能高看他们一眼,所以就只能是也不能说就是剑走偏锋,但这却未尝不是一个方法。好歹你是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力,这个倒是没错,但是让石全觉得,这事儿太恶心了,

    从来就没见过脸皮这么厚的,唯有他们高句丽的人。说起来在大汉,石全都没见过这样儿的,但是在这儿,他算是开了眼了。这也是他为什么也不愿意来的原因。反正公孙康他们是真不爱和这些人打交道,但是石全呢,他其实也一样儿,不过就是没办法,都是无奈。要不然的话,他才不会来这儿,到这国内城来。他虽说没和高句丽王接触过,但是和朴克他们都

    打过交道,还不止一次,所以自然是比较了解他们。如果说他们不这样儿的话,石全还能接受,哪怕就是异族,也未必就真不能成为朋友,反正至少比狐朋狗友强啊。可是如今这样儿,高句丽一个个的人都这么样儿,在石全看来,实在是太恶心,因此,根本就没有成为朋

    友的可能。因此如今这样儿,无非也就是相互利用而已。虽说石全的身份地位,是不能和朴克相比,在对方看来,其人也自然是不如他。但自己欠了对方的人情,这个肯定是要还,而如今对方来找自己,求自己,可以说正是给了己方,给了高句丽一个出兵的机会,这不得

    不说,是一个机会。所以别看石全都这样儿了,但是朴克也算是利用了其人一下。当然了,他是,也想和曹操他们接触一下,不过曹操他们是汉人还是高句丽人,他们还能不清楚,可没办法,这小国要吸引别人注意,还就得这么去说,要不然的话,没关注啊。石全确实是不想再在这儿多呆,所以他也是赶紧拉着朴克告辞了。对他来说,这如今的情况已经就算是可

    以了,至少高句丽出兵两万,怎么也能再拖住兖州军一时吧。说起来要是说他们能拖住人家多久多久,自己都不相信。是,他们高句丽好歹是个小国,怎么也比辽东强,这个自己也承认,但是说起来他们能比兖州军强?这个自己看就未必了吧,所以他们能拖住兖州军,自

    己都相信。可要说他们能拖住多久,甚至胜了,这个就有点儿太扯了,比他们说孔子和秦始皇是他们高句丽的人都扯,真的。要说两万人马,对上如今兖州军八万多人,这别说是他们了,就算是凉州军,都不可能胜了,是不是,所以石全他也没抱什么太大希望,只能

    说如今高句丽出兵两万,确实,算得上是他比较满意的。怎么说都是聊胜于无,他都明白。本来石全这个人,你也不能说他是贪心不足的人,显然,他还没那样儿。你要说他一点儿都不贪,那肯定没有,但是绝对,他还不至于说那么太贪心。毕竟其人的身份地位,所处的环境,也算是决定了他这个人,就那样儿了。说起来他在辽东军,哪怕有点儿身份地位,可再

    怎么样儿,他能做到什么?真没什么发展,就算让他放开手去贪墨什么,不说他有没有那个胆儿,就算是真有,那公孙度都是吃素的?他也不过就是躺床上几个月而已,之前可一直都是他在处理辽东的大小事务,没他儿子公孙康什么事儿。所以说你也真是,不能指望着石

    全如何如何。不说他真没那个胆儿,就算是有,又能有多大的发展呢?毕竟辽东军可没那个环境,没那个条件啊,这也是挺重要的。朴克带着石全了自己府邸,他府之后,对石全一笑,“石将军,不必着急,我这就点兵,咱们即刻出发!”石全也不能说自己是如何如何

    着急,那样儿实在是不给对方面子啊。不管怎么说,这个朴克还是比较给自己面子的,他都知道自己急,所以这不一到府邸,就这么和自己说了,自己是怎么也得领对方的情啊。而且还真别说,看着其人是五大三粗的样儿,也确实,他朴克就是这么个相貌,在所有他们高句丽人这儿,绝对算得上是比较少有的了。所以有时候石全心里还腹诽着,你们高句丽的

    人总说咱们汉人这个谁是你们的人,那个谁又是你们的人。要自己来看,你们这个将军朴克,倒像是我们汉人。不过这话他也就是在心里腹诽一下,是半个字都不敢说出来。因为石全也不傻,他很清楚,自己要说出来这话,最后会是个什么样儿的结果。他可不是害怕吗,

    真害怕,毕竟这都是在人家国家,这可不是大汉,更不是辽东!所以是龙也得盘着,那是虎也得卧着,更何况他石全充其量也就是只虫,所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