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石全此时是带兵出了大营,当然他是在队伍的中间还要往后点儿,可绝对不敢在前面,他可还不想死。他也清楚,这几日以来,可以说兖州军大将,包括甘宁张辽,就没一个人不盯着自己的,毕竟只要自己出了问题,那么就是在辽水这儿的辽东军,也是要出大问题,这是必然的。己方本来战力就不如人家,虽说自己惜命不假,可也正是因为有了自己,算是个主

    心骨吧,这己方才能说是堪堪和他们抗衡一下。所以一旦自己有了什么闪失的话,第一个己方就得撤退。整不好的话,可能直接溃败了,那都不是说没有可能的事儿。但是哪怕如此,只要说自己能带着己方人马挺过去,那么哪怕最后兵败不得不退走襄平,到时候公孙康他们

    也说不出自己什么来了。而如今这个时候,他公孙康还没什么动作,显然,自己可不认为他是什么好人,那不开玩笑吗。说起来无非就是自己的表现,他多少还能算是满意吧,所以就是如此。如果说他要真就不满意的话,那么自己可就要倒霉了,倒大霉了,自己家人都在

    他手里,所以他们有什么事儿,不就是自己倒霉吗。此时两军已经交上手了,本来这兖州军他们来这儿就是很快,而辽东军他们出来的速度也不慢,所以这自然是他们一出来,就直接和兖州军碰面,然后交上手了。对他们双方来说,都是希望把对手给逼退,可显然,辽东军这样儿的想法,是不可能实现了。至于说兖州军如此想,倒是没有太大的问题,哪怕不是

    今夜,可明日呢,基本上都没有问题。所以占优的肯定是兖州军他们,而劣势的自然就是辽东军了,他们都清楚,石全也都明白。可自己不可能说一点儿都不去和兖州军他们拼,就直接跑了。主要还是,确实他是有所顾及,如果说他家人没有被公孙康所制,那么他是早就

    跑路了,还用等这个时候,他还没跑?所以没办法,他是必须要考虑自己家人的,如果没这事儿,也就没有如今兖州军来进攻了。他石全早就跑了,那么辽东军自然也是都跑了。不过如今兖州军的激烈进攻,让他是压力倍增,在石全看来,也许这一晚,就要挺不过去了。

    这绝对不是他想要看到的,可他没办法啊。这个时候的石全,他依旧是躲着兖州军凉州军江东军他们,尤其是那些个大将。他就知道,自己不躲开都不行,这一旦要是让他们给抓住了,那后果,绝对是要不堪设想。不过还算好的就是,哪怕辽东军和兖州军他们厮杀,他们确实是不占上风,可如今要说保住石全,让他平安,那却还是没什么大问题的。这也是石全

    他比较满意的了,很多时候,他都是想,如果说自己能一直这么安全,那么己方是不是就能拖住兖州军更久的时日。不过他之后也是想到了,这个还是不可能,士卒能保护住自己,可却不代表就一定能拖住兖州军他们更久。至少从如今的形势来看,这己方可是不怎么占优

    啊。如果说这样儿己方都能拖住他们更久,那也太小看兖州军,而高看了己方,可不是吗。此时的辽东军,其实已经是在节节败退了,对石全来说,他认为这己方也是要大势已去了。他别的本事没有,可这经验不少,也知道躲,更是有点儿眼力,所以该知道的,他自然是明白。如果说己方这个时候还没节节败退的话,那么就一定是能再拖住兖州军他们一会儿。可

    这个时候,他们都在往后退,这个就不得不说,己方到底还能支持多久?石全心里本来就没什么底儿,反正他是认为,这实在不行,自己自然是要赶紧跑。在公孙康那边儿,哪怕自己这个时候跑去,也算是能给他交差了,毕竟自己可是尽力了,不是吗。当然了,公孙康他到底是如何认为,自己不清楚,不过自己确确实实是尽力了。其实这个事儿,石全如此想

    法,是有他自己的道理的。但是怎么说呢,他认为自己尽力了,可在公孙康那儿,那确实就不一定了。毕竟在公孙康看来,其实石全还没有尽力,他能做得比如今还要好很多,不过自己还没逼迫他到那样儿呢。如果说自己真是给他逼成那样儿了,那么他就算是想不尽力,

    那都不可能。毕竟他怎么也得是为他家人着想,他就算不为自己,可也得为他家人啊。所以说石全并不知道公孙康的想法,他要是知道的话,肯定要骂娘。就算是嘴上不敢,怕被人知道,可心里,却绝对不会少的。毕竟公孙康那么想,还要逼迫自己,拿自己家人如何如何,

    这就是自己所不能接受的了。不过如今的石全,他此时倒是什么都不知道。当石全发现已经大势已去的时候,他就赶紧带着人马撤了。没办法,他不撤都不行。对他来说,这如今的情况,是他不想要的,可他对此却一点儿办法都没有。所以如今他也只能是说赶紧带着残兵败将襄平,就比什么都强。他自认为自己也算是尽力了,到时候那公孙康也不过过多责怪

    自己,好歹自己也是拖住了兖州军几日,不是吗?你要说想自己一直拖着他们,这个实在是不现实啊。自己哪有那本事?别说三万了,就是十三万,也未必就能一直拖住人家,要是三十万还成。不过己方要有那个实力,一下能出三十万人马,那他曹操也不可能就带十万兖

    州军过来,马超孙策他们,也不会就派这么点儿人来啊,是不是。而且己方要真有那个实力的话,如今也真是,不至于这样儿了。看到石全带兵跑了,说着撤退,曹操一挥手,便让众人追了过去。对他来说,这石全你说他没有威胁?那不可能,对于未知的东西,曹操觉得

    还是给灭杀了更好,这叫以绝后患。不过看如今这样儿,想要追上他,真是不容易,所以更别说是生擒活捉了。不过也确实,这石全的速度真快,至少这么一会儿,他就跑没影儿了。如今还能看到的,肯定是没有他了,就只有后边落后的辽东军人马。这曹操他们也都看到了,而且可以说都是在他们所料之中的,毕竟石全要是连这点儿本事都没有的话,他早就让己方

    的将领给捉住了,至少就算是不能生擒他,可至少他得受伤,就这样儿。所以如今这样儿,其实都是在曹操他们的所料之中。至少他们都觉得,如此才是正常,不这样儿的话,那就不正常了。石全带兵跑了,他想法挺好,这自己哪怕是带着残兵去,可公孙康那儿,自己还

    不是有了说辞,自己尽力了,所以他也是挑不出自己什么毛病来。可惜的是,他想法太简单,如果这事儿真那么简单的话,就都好了。话说此时的公孙康,他已经是听了手下那两个人的谏言,实际上就是他们撺掇,不怕没好事儿,就怕没好人啊。他是把石全的家人,直接就给软禁起来了,并且是派了士卒,去通知石全,必须要尽量去拖住兖州军。这个时候的石

    全还什么都不知道呢,不过他马上也都要知道了,毕竟他还有眼线在襄平呢,所以不是什么都不知道的人。所以石全带着人马往襄平那儿跑,还没到一日的时候,就有士卒前来禀报,说有从襄平来的人求见。当然这个还不是公孙康派来的,他那人还没这么快,是石全在襄平的眼线,结果石全一见来人,他就知道,要坏事儿。毕竟自己当初已经说了很清楚,没必要

    的事儿,就千万别来见自己,可如今这样儿,足以是说明问题,还是大问题。结果一见面之后,对方和石全这么一说,石全是眼睛瞪了不小,心里把公孙康的祖辈都骂遍了。就这也消不了他心里的火儿啊,这实在是太不给自己面子了。这自己在前线,不说是拼死拼活,可

    怎么说也算是冒着生命危险做事儿吧。可他公孙康几个,实在是一点儿面子都不讲,自己尽力而为,却实在是不能给人家兖州军什么威胁,如今只能是撤退。可他公孙康知道如今自己这儿的具体情况吗?他不知道,但是就听了小人谗言,还有他自己那点儿想法,就给自己

    家人软禁了起来,显然这是要威胁自己了。可如今是人在屋檐下,他是不得不低头。对石全来说,自己都已经如此遭遇了,他公孙康不给自己面子,那么自己也不用给他好了。可自己家人却都在他手里,所以自己还能做什么?打发走了前来报信儿的士卒,石全是稍微想了一下,就有了主意。没办法,这公孙康的动作太快,这自己都没到襄平,他就已经给自己的

    家人控制了起来,要牵制自己。他分明是不知道自己已经兵败要襄平了。如果说自己真去了,他还未必就真能做出这么个事儿来。可如今这个情况,自己不得不说,他比自己还早了一步,或者说本来就没好人,给他出了这么个馊主意,让自己不得不再和兖州军死磕。

    但是自己能有选择吗,如果自己所料不错,公孙康所派的人,马上也能到自己这儿来,说明公孙康的意思。当然他不可能说我拿你家人威胁你,你必须给我去战什么的。反正都是那个意思,不过谁都不能去明着说什么,心照不宣了吧。结果果然,没到半日,就有公孙康所

    派的士卒过来了。对方不单单是带了公孙康的口信,还带来了其人的亲笔信一封,当面呈给了石全。石全他不认识多少字,但是公孙康所写,他基本上还是能认得的,毕竟就那么几句话,无非就是说他家人都挺好,已经都让自己给接到王府去居住了。这什么好事儿?当然不是了,石全都明白,这实际就是给自己家人软禁了起来,显然他们如今的行动自由,那

    都没有了。之后公孙康又说了,如今不管什么情况,务必都要再拖住兖州军他们几日,不用多,日就可以了。所以一切都要石全将军尽力,至于说你的家人,我是一定会让手下好好照顾的。反正明着这么说,可实际怎么事儿,石全都清楚。无非就是其拿家人威胁自

    己。那意思你石全表现好的话,你家人都能平安无事,最后你们自然是都没事儿,能见面。可要不这样儿,那么最后的结果,你自己懂。石全是看过这信之后,就直接给撕了。至于说之前送信来的士卒,他早就给其人打发走了,所以对方自然也是没看到这个。其实就散是他

    看到,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公孙康这么做,他写信给了石全,其实他就已经能预料到,石全最后到底是个什么表情。可他一点儿都不怕,他觉得要担心的,是他石全,而不是自己。自己无非就是担心兖州军大军过来而已,不过只要拖住他们到大雪的时候,他们不想退,也得退了。所以石全这个时候的作用不小,只要他能尽量拖住兖州军他们。公孙康为什么同意

    石全带兵去辽水,要说他本事也平平,和那两个都是半斤八两,可公孙康却一点儿都没想,就让其人去了。显然可不光是因为其人看重他自己家人,能被公孙康轻易所制的原因。还有一点很重要,就是公孙康他们几个都清楚,他们可都知道,石全这个人,和高句丽有点儿关

    系。对,这个是高句丽,是大汉周边儿的一个小国,不是那个玄菟郡的髙句骊城。公孙康他们所了解的就是,石全和高句丽的一个叫朴什么的大将有点儿交情。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