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曹操觉得,就这么两日,明日再来一战,那么之后就算辽东军不退,他们士卒估计也没多少战心了。实在是如今这个差距,确实是不小,如果说自己是辽东军士卒的话,也不可能说就一点儿想法都没有。所以这个也是,不得不说,自己是很有信心,能在两日内,最多后日,就逼退了如今在辽水阻截己方的辽东军。至于说他石全,在没有公孙康逼迫的时候,基本上

    他还不会说是来一个孤注一掷什么的,因为那根本就不是他性格啊。可要是真逼急了对方,那最后狗急跳墙,就算是兔子急了,它还知道咬人呢,更何况石全,所以最后都不一定如何了。是,曹操他肯定不怕什么,但是难免还得是为己方担心担忧,这个是必然的。而且他是

    有种预感,那就是己方不久,可能就要面对石全的反击了。当然了,石全绝对不会是主动来招惹己方的,而是被动。毕竟他那种人,说起来公孙康要是不拿他的家人逼迫他的话,那么他怎么都是不会和己方死磕的。毕竟那样儿,他可是有生命危险,而他那种惜命的人,会

    那么做?至少以曹操对其人的了解来说,他石全是不会那样儿,毕竟他石全那个人是夜,已经很晚了,亥时都已经过了很久,荀攸和程昱两人则是一起来到了他们主公的中军大帐,来见曹操,显然他们是有话要对自己主公说。而曹操见到两人后,他也是差不多知道了他们的来意,毕竟彼此几人都相识那么多年了,不光是说他们了解曹操,其实就是曹操也一

    样儿,是知道两人。说起来不管是曹操也好,还是说马超孙策他们也罢,你可以说三人都是各有各的特点,也都是有自己的本事,这个一点儿没错。但是他们最强最厉害的,那肯定不是他们自己那一身本事,因为再厉害,就算是武如项羽,文能比得过姜尚,可终究也不过

    就只是一个人而已。所以他们那些手下的将士,当然是绝对包括了那些个顶级谋士,那才是最厉害的。可以说正是因为有了他们,才有了如今的三分天下,不是吗?如果说没有这些个将领谋士,试问就凭他们几个人,还能做得到三分天下?没可能,毕竟是一个好汉三个帮,

    一个人能做成什么事儿呢?终究有限啊,所以怎么说,曹操也都不可能不去重视荀攸和程昱两人,尤其是程昱都那么大年纪了,还这么晚了,可却来见自己。见到两人后,他是赶紧让他们坐下,荀攸不用多说了,那和程昱相比,他年纪不是那么太大。可程昱都六十多了,怎么身体都是要差点儿,所以曹操也不可能怠慢,赶紧是让他们坐了下来。然后就直接问道:

    “不知二位深夜来此,是所谓何事?”虽说曹操是有自己的一点儿想法不假,但是他却没直接说,他觉得还得是自己这么去问,那更好。而听了自己主公所问,荀攸和程昱他们自然也都没隐瞒,直接就说明了自己两人的来意。本来吗,就算是曹操不这么来问,他们也得是

    赶紧说,毕竟是兵贵神速,肯定还得早去为好。而不是说在这上耽误多久,那肯定是不好了。于是一听两人说完,曹操直接就说道:“二位来看,是我军的机会,其实我意亦是如此!那么既然这样儿,我这就点兵,即刻出发!”显然曹操是赞成这个时候出兵的,不过如果说荀攸和程昱他们两人今夜没来他中军大帐谏言,那么曹操也未必就真会出兵。毕竟他是很需

    要别人给他来断一下,他是有想法,可却没有决断,就是这样儿。还是那话,他一个人再厉害,可终究是有限的,不过他手下那么多人才,这加在一起,哪怕依旧是有限不假,可终究不是一个人能比的不是。看到自己主公一下就同意了,荀攸和程昱他们自然是没再多说,毕竟自己主公这个时候该点兵了,多了的话,他都知道,所以也确实,不用自己两人多说。

    其实他们想法简单,今夜一战定胜负,是必须要把辽东军给逼退出这辽水这边儿的。他们直接就了襄平,这己方不是也能前进一步吗。当然了,你说石全他能抵挡得住?也许吧,但是更可能的是他根本就挡不住,这样儿。荀攸和程昱两人也没离开,毕竟自己主公要点兵

    召集将领,最后他们还得一起带兵出发,两人自然也不可能不去,所以他们也没动地方。而这个时候曹操已经命士卒擂鼓聚将,他知道,三通鼓声过,所有人都能到中军大帐来。果然,没一会儿,所有的将领都到齐了。可以说他们心里都清楚自己主公那个意思,毕竟都这

    么晚了,还召集众人,当然是有大事儿了。至于说是什么事儿,八成就是要夜战,这是如今最重要的。那么还有两成是其他的原因,不过那个几率都不大,而他们看了大帐中的情形,两位先生都在,并且看了他们的表情,众人基本上都做到了心里有数,这是要一战啊,一局定胜负。而所有人此时都已坐好,就听坐在最上手而且还是中间的曹操说道:“各位,咱们

    今夜”曹操把决定和众将一说,结果他再一看所有人那个表情,果然,和自己所想也差不多,他们这都是摩拳擦掌,这是要和辽东军死战了。这绝对是要一战给他们逼退襄平的意思,所以曹操对他们这个气势,自然是满意的。对他来说,这如今己方有这么个战心,

    那其实就比什么都好了。毕竟将要是没有什么战意,再赶上兵也无战心,那么这个战事也就要彻底完了。哪怕己方人马是比辽东军要多上不少,可最后,也是能胜利,但却绝对要损失更多人,才能把他们给逼退襄平。但是如今来看,曹操觉得自己没有那样儿的担心,对

    他来说,他确实是乐于看到如此的。如果说每一次每一日己方都能这样儿的话,那这不说就肯定所向披靡,战无不胜,可确实,绝对是好事儿啊。但是显然,这个就是奢求了,很多时候,还达不到这样儿。毕竟你想要将士的士气都高涨,都是有强烈的战意,那可不是说每一次都能成的,也是需要不少的条件,不是吗。如果说不是这样儿,那都好了。众人听了自

    己主公说完之后,他们确实是有他们自己的想法,他们认为早就该去夜战,不过都是武将,还没来得及说,这如今自己主公倒是先给提出来了。当然了,不少人也都是想到了,显然这个是之前两位先生说的,要不然怎么他们是先自己这些人到了大帐呢,这就足以说明问题啊。

    所以曹操点兵派将,一个个都是精神面貌不错,哪怕这个时候都已经挺晚了,但是对他们来说,那都不是什么事儿。至少众将认为,只要有战事,这哪怕就是下半夜了,自己也得是起来参战,不管是去进攻,还是说防守,那都是必须的啊,不是吗。毕竟他们可都是武将,

    所以那个想法,自然是武人的想法,要是谋士的话,不会想自己参战什么的,毕竟没那个武

    力啊。而最后曹操是把手一挥,对众人说道:“各位,咱们点兵,出发!”“诺!”说完,众人是陆续出了大帐,就是曹操荀攸和程昱,他们也都不例外,不过他们是最后出来的。这个时候,曹操也不讲究什么谁先走谁后走的问题,反正如今就是早点兵,早去进攻,就比什么

    都好。众人出了大帐,曹操他们是点兵出发,直奔辽东军大营。至于说此时的石全,还别说,

    他依旧是没睡。不是时间还早,这都已经不能算早了,主要还是他失眠了,要不然的话,肯定不是这样儿。结果就听士卒来报,探马来了,他一听,探马进来和他一说,兖州军大营

    的动静,石全就直接是再也睡不着了,至少这个时候,确实。他心里清楚,这曹操这个时候,

    是要带兵来进攻己方,自己是躲不掉的。因此,他是没办法,只能是披挂上阵,直接就拿着自己兵器出了大帐。对此时的石全来说,还是先顶住兖州军他们的进攻再说其他的吧。如果说自己这个时候一下就跑了,那么己方马上就得溃败。这自己倒是不怕己方士卒如何,那

    样儿的话,可以说他们伤亡还小了,活命的人,绝对是要更多。可自己能那么做吗,自己是不怕失败,可却是怕襄平公孙康他们那边儿。他要是知道自己是都没和兖州军他们打几下就跑了,那么自己家人可就要不好。所以石全是不敢赌这个,这如今他家人都在人家手中攥

    着,他还敢做什么?别说他本来胆量就不是说很大,就算是他胆大包天,可此时此刻,他又

    能改变得了什么呢,所以人还是,得接受现实,这样儿才行。反正你接受不接受,最后的结果,都已经是注定了,你是改变不了的。所以石全也没办法,他不这样儿,不这么义无反

    顾出去,也是不行啊。这个时候他已经是上了战马,直接就带着自己亲卫冲向了大营门口。

    不过他是肯定记得自己要距离兖州军远点儿才行,要不然的话,被他们的将领给盯上,那么自己是想都别想跑了。石全是不怕失败,可他却害怕被生擒,因为前者,就算是败了,自己其实还能有条活路不是,就是跑襄平。可要是被兖州军他们给生擒活捉了,那自己除了

    死,真就没有什么其他的选择了。自己倒是想要活着,可曹操会给自己那个机会?还是说公孙康他能给自己那机会?怎么说,自己家人可都在公孙康手里呢,在襄平,而不是在这儿!石全带兵冲过去了,对他来说,这也许是自己最后一晚的战事了,这再败,自己估计就要带

    兵撤退,自己没得选择!不是自己想失败,自己不想那样儿,可兖州军他们太强,非是己方

    能比的,因此,自己不跑,那上哪儿去?不过兖州军之后会不会死死追着自己不放,这个自己还不清楚。所以石全已经是下定了决心,一定要让己方更多的士卒给自己断后,如此一

    来,就能为自己争取更多的机会了,不是吗?可是己方这士卒,到底能有多少听自己的,能

    给己方尽忠的,这个自己也不清楚。有反正肯定是有,不过就是多少的问题。但是石全这个时候,或者说他本来也是,对己方的人,没什么信心。尤其还是这普通的人马,哪怕他们都是辽东军的正规军,可他们终究是比不上精锐。说起来精锐那些人,少归少,但是忠心的

    人却多。虽说不可能保证每一个人都能为己方尽忠,但是如果主将是公孙度父子的话,基本上绝大多数,为他们两人为辽东军尽忠,那还是没有问题的。可换成了自己,别说如今不是精锐,就算是精锐,那也不会有多少人为了自己送命。当然了,他们会为己方辽东军尽忠,这个倒是没错。不过要说是为自己,那都是玩笑了。所以连精锐都不行,那么就更不用说是

    如今这普通士卒了。不是自己小看他们,他们不单单是战力不如精锐,这一些想法什么的,也是比不上人家。要不然的话,精锐就不是说那么少了。不过怎么说呢,显然,精锐精锐,少而精,这才是精兵。说起来他们人少,可人少也是有人少的好处,这普通士卒人倒是多

    了,可结果呢,关键时候,自己肯定是希望精锐在自己这儿,而不是这些普通的士卒啊。但是石全也知道,这都没有办法,所以自己还是接受现实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