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石全此时心里着急啊,他也害怕,怕己方这一次是真要败了。那么到时候自己也只有跑,没有其他办法。可那却绝对不是他想要的,但是如今,此时此刻,他也确实是没什么办法。这不是说你不想的,就发生不了。你不想的多了,可该发生什么,最后还不是一样儿发生了吗。该来的,那总是会来的,就是这样儿。如果说石全有这个本事,他不想要的就肯定没有,

    那一切都万事大吉了,可不是吗,但是事情哪有那么简单呢。真要是像他所想那么好,那确实,全都好了,可显然,不是那样儿啊。就说如今这个时候吧,石全是个不小的目标,显眼,不过可不是因为他这个人出众什么的,那不可能。只是其人在士卒当中,被他们护着,

    所以这确实,想不显眼也不行啊,所以说这也算是一种“出众”了吧。不过不是什么本事出众,而是他如今这个样儿,确实是像一个败军之将,被他们一方的士卒保护着撤退。至少在兖州军众人看来,就是如此。他们也是因为接近不得其人,所以是心里都有怨言。对兖州

    军来说,别看辽东军本事不大,这个不错,可他们却是给石全保护得不错,这个也得承认啊。要不然的话,还真是,别说其人被己方生擒,或者身死,只要说其人受了点儿伤,那么可以说辽东军马上就得士气大跌,甚至直接就被己方给逼退了,那都不是说就一点儿不可能,反而还很有可能。不过如今来看,想对付石全,确实是不容易,其人都知道要躲着,所以也

    确实,他这躲避的功夫,倒是可以称作是一流了。石全是个三流将领不假,可他却依旧有着一流的本事,不过这话说出去,绝对是个讽刺。因为这个本事可不是什么武艺,更不是什么谋略水平,指挥作战的能力,不过也是一种能力,那就是躲避的能力,所以这个说起来这

    样儿的能力一流,确实是讽刺不小。毕竟有着这样儿一种能力,而且还比较高的人,显然,绝对不是什么战场上所向披靡的大将,因此,你只要知道石全那样儿,有那本事,估计也差不多知道他到底是个什么样儿的将领了。就说公孙康他们,认识石全十几年,可能不知道对

    方如何?不过还是把其人给派来了,这却不得不说明问题,因此,曹操他们也可以说不得不小心。毕竟谁知道最后石全能怎么样儿,反正这是不防不行。对曹操他们来说,己方面对的所有未知的东西,确实,基本上都是非常不利于己方的。所以他当然不会认为公孙康的后手不会把石全逼成什么样儿。显然,曹操还是多少知道点儿的,至少如果说他自己是公孙康

    的话,那么如今手里攥着他石全的家人,这不就是让对方投鼠忌器了吗。并且有一点也很重要,那就是己方没办法从襄平把石全家人给平安带出来,或者更准确来说,是己方哪怕是去打开城门,也不会去救他石全的家人,就是这样儿。而曹操想过了,他石全,未必就不知

    道己方的想法,那么既然如此的话,他是要想着别被公孙康给利用,拿他家人逼他就范。不过有一点,那就是他基本上是左右不了公孙康的,毕竟如今他是带兵在外,根本也没什么能威胁到公孙康的地方。反而是人家,手里有着他的家人,所以他是不得不被对方所制,因此,这他石全是落到了下风,而公孙康自然是占优了。对他来说,曹操都知道,公孙康不是

    说就不看重在辽水这儿拖着己方,可相比之下,肯定还是石全更看重他自己的家人,所以……石全看着己方此时是节节败退,他是大喊着,不过那效果也确实,真是微乎其微,毕竟你不能指望着辽东军天天都能爆发吧。怎么说这还是那话,他们要有那个本事的话,那公孙度也不至于说一直就窝在辽东都不敢露面,起码那样儿的话,他还是敢和中原群雄争

    锋的,难道不是?可其人那样儿,就足以是说明了问题,至少辽东军,确实是不如很多诸侯,所以就更别说是和如今的兖州军凉州军还有江东军他们相比了。石全全身都是汗,那何止是大汗淋漓,汗如雨下啊,都和身上被泼了水似的。不过哪怕如此,他也没想着给擦擦什

    么的。对他来说,这今日能不能挺过去,都是个问题,至于说自己的什么,他都来不及想了。如今的石全,他觉得要是今日双方还能最后平安收兵,那都是万事大吉了,不过看兖州军看曹操他们那样儿,他们还没那个意思啊。如果说自己这个时候就带兵撤退,那么曹操会

    不会让他们的人马来追?这绝对是他所害怕的,可不代表害怕就来不了,该来的,肯定是要来。但是就不知道,今日曹操会不会去追击,石全不知道,但是他害怕啊。追击是还没发生,可不代表就没有,他可真是害怕,这个倒是真的。所以他也是不敢轻易就那么退了,他突然是想起了猛虎跟人,是什么样儿的呢,如果说人和猛虎相遇了,而猛虎还要对付你的话,

    但是有一点,你可能和对方对峙上了,而你们谁也不动,那么这个时候,一时间就谁都不会有什么动作。因为你只要敢动,那么第一个就是猛虎扑向你,不管你是做什么动作,不信就试试吧。有时候你是要承认,你没那个武力,根本不是猛虎对手,就算是跑,都不可能跑

    过一个猛兽,所以就只能是智取了。而这个时候的石全,他认为兖州军他们,就是猛虎,而自己武力不敌,那么也只能只有去智取。没办法,谁让自己也不可能跑得快呢。因此,最后就只能说是让对方尽量不动,他们不来追,那是最好。可要是来追了,自己也只能是认倒

    霉了。不过到底还能不能用点儿什么计谋,让他们别来追己方,不过要是他们执意追击的话,或者是弄巧成拙了,那就绝对是要出问题。结果两句是又厮杀了一会儿,石全实在是挺不住了,他觉得这么下去的话,那对己方是绝对不利的。所以也就不管其他的了,他是带兵赶紧跑了,说好听点儿就是撤退。曹操一看,是微微一笑,不过却没让人马追。对他来说,

    今日也还不是追击的时候,虽说辽东军撤退算是匆忙,这个不假,可他们的阵脚却并未散乱,还是比较有序的,因此,曹操这样儿久经沙场的人,自然是不会轻易让己方去追。他自然不怕石全有什么埋伏计策之类的,要是其人有那个本事,他也不至于说这样儿了。当然了,

    还有己方,那可有两个天下顶级的谋士,他石全再厉害,能比得过己方的两人?要是他本事那么大,肯定如今也不至于说这样儿,不是吗?但是曹操却依旧是没让己方的士卒去追击,他觉得这如果说己方只要追了,那么就一定要让辽东军大败而走,直接退回襄平,那样儿才是自己要去做的。而不是说己方去追了,然后对方虽说还是败了,但是却依旧没撤回襄平,

    那样儿的话,还不值得己方出手那么一次。毕竟己方出手一次,还是有代价的,因此,曹操不是说轻易就让己方人马去追,毕竟对方肯定是要更加死拼啊。在辽东军拼死反扑的情况下,己方要伤亡不少,这个确实不是曹操现在想要的,还是那个,如果说他马上,直接就能让辽东军退走,那么哪怕是让己方伤亡多上那么点儿,他也绝对是要让己方追击的。不过事

    实就是,如今还不能保证,至少今日不行,就算是去追了,也未必就能逼退了石全带领的辽东军。所以曹操这个时候他倒小心了,主要是襄平城内,那还有好几万辽东军呢,还有精锐,所以如今兖州军这近十万人,一兵一卒,可以说最后都能起到关键性的作用,曹谁

    都清楚。如果说己方人真一下就少了那么多,那么自己除了去调兵之外,就真是,再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人家襄平城内,至少还有三万人马,辽东军的正规军,所以这些人加在一起,足以抵挡住己方两三倍的人马进攻很多时日的。说实话要是赶上守将像霍峻那样儿的,

    那么最后什么时候才能破襄平,自己都不知道了。而且公孙康会没什么动作?这个反正自己是不相信的,如果说他公孙康真就那么老实的话,也不会有如今的他父亲称王的事儿了,公孙度是卧病不起,那些事儿可不都是他这个儿子干的吗。他公孙康要是真没什么动作的话,如今的自己也不会带兵到这儿来啊。至少自己就很清楚,此时此刻,还不是来找辽东军麻烦

    的时候。当然了,如今就算是来,马超也不会有什么动作,孙策不用说了,他肯定不能有动作。他或许是能有什么想法,但是要说他有什么动作,那可不会。至于说马超,他是一定会有点儿想法的,至于说到底具体都是什么,自己不会清楚。但是无论他是什么想法,至少

    自己就很清楚,他是不会有什么动作的。因为如今的辽东军,公孙度他们,是天下的公敌,所以不解决了他们,马超是不会有什么动作。毕竟他只要一动,那么会有不少人站出来,对他和凉州军口诛笔伐,这都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儿,是一定的。所以马超他只能是等着己方

    灭了辽东军,他再说其他的。而如今这个时候,他就算是再有心思,也不会对己方如何。这就是曹操所认为马超如今的想法,他是不能对己方如何,是,他不会没有什么想法,因为有了,那才叫正常,没有,那就是不正常的。对己方来说,就是他马超不会有动作,是有点儿想法,不过那都不重要了,只要他们凉州军不动,那么一切就都无所谓了。对于这点,可

    以说曹操确实是看得很清楚。而此时石全带兵撤退,他发现曹操依旧是没让人追上来,他这才算是松了口气,就算这个时候对方改变了主意,可也未必就比己方跑得快了。这个你是要承认,就是在战场之上,你跑得快慢,确实有时候就决定了很多东西。至少最基本的,你

    跑得快,就不至于说丢命啊。那笑话说得挺有意思,你遇到老虎要吃你,那么你不用跑得最快,只要比别人跑得快就可以了。其实在战场上呢,基本上也有这个样儿的,有时候你只要比别人跑得快,那么对方可能就要被追上,然后被咔嚓了,可你跑得比对方快,就能幸免,

    这个确实。所以这个跑得快慢,是要影响一些东西,是与你的小命儿挂钩的。只要你跑得快,别人追不上,那么你不就能保住命了吗。当然,如果说你真遇到了像黄忠吕布那样儿的神射手,你却还得是能躲开人家的箭,要不然的话,除非你是真跑远了,连弓箭都射不到的地方,要不然的话,最后也是不容易幸免的。就算是要害不中箭,可万一失血过多了呢,那

    最后不还是一样儿得挂。石全带兵撤走,曹操也是,带兵撤退了,没让人追。他认为,己方要到了逼退辽东军的时候,不过不是今日,是明日,基本上没有太大的问题。如果说自己能一下就逼退辽东军,那是更好。可哪怕不是如此,曹操认为两三日,那逼退他们,是绝对

    没有问题的。就看如今石全那个状态,就不怎么样儿。如果说他没有退却的心思,打死自己都不相信。所以这个就不得不说,主将没战心,士卒也不行,这……

    ,或者直接访问网站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