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毕竟甘宁他们心里可以说是很清楚,那就是他们说什么,其实都没用。当然了,两人也都知道,就是他们说出来点儿什么的话,不光是在曹操这儿没有用,反而还会引起兖州军众人的不满,所以他们自然是不会说出来半句,不,是他们的不满,不会表露出来半个字,这个是没错。而此时好在是因为有程昱和甘宁张辽他们,所以也确实,曹操就只说了有必要的两

    句,然后他就让众人都告辞去休息了,各回各帐。毕竟也确实,谁出问题都没关系,但是唯独程昱这么个宝贝老头儿,是肯定,他不允许其人出什么问题的。至于说甘宁和张辽,终究是来给己方帮忙的,哪怕他们到这儿来,是不得不听自己的军令,可怎么说呢,这他们终

    究是代表了马超和孙策,更是代表了整个凉州军和整个的江东军。因此,曹操他也肯定不会让他们两人出什么问题的,你看他让两人都过来,那这是必须的。不说曹操是兖州军老大吧,就说如今两人是给他来帮忙,那么有什么事儿,什么话,基本上能不避开甘宁张辽他们,

    就一定是不能如此。毕竟真要是那样儿的话,估计就要出问题。在曹操看来,本来这彼此间的合作就不怎么融洽,所以是必须要承认,如果真就更缺少相互之间信任的话,那么就一定是要出问题。他是不怕凉州军和江东军不假,毕竟他们一个一直都是己方的敌人,而另一个也算是己方的盟友。可是凉州军和江东军他们,基本上是怎么都不会联合到一起的,至少

    此时此刻,确实是不会。因为己方还没有成长到他们都觉得需要联合到一起对抗的地步。曹操自己确实是很清楚,己方要真是那样儿的话,那么自己确实,是早就该注意他们了,他们联合,就没己方的好儿。可自己虽说嘴上不承认,可心里是认可的,那就是己方还没那么

    大本事,而且也确实,不如凉州军的威胁来得更大。所以己方是和江东军联合,一起对付凉州军,因为他们才是如今威胁最大的,是超过了己方,一直都是,这才是根本。而曹操还能不知道江东军的想法吗?作为三方之中实力最弱的那个,那么他们要自保,就只有一种可

    能,就是联合第二的,去对付第一强的,就是如此,只有如此。谁最强,就去联合那个比较弱的那个,一起对付最强的,这就是他们屹立不倒,左右逢源的办法。所以曹操这个当主公的确实,他可从来就没觉得己方和江东军这盟友关系是如何如何牢固,那纯扯,至少他也知道,孙策绝对也是不会如此想法就是了。曹操虽说不知道什么叫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但

    是那个道理,他都明白。而且他们之间,可以说两军间哪有什么真正的那种友谊呢,不过就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已,这个倒是有永远的利益啊。所以对他兖州军有大好处,那么就算是让他们联合凉州军去对付江东军,那都可以,没问题。同样儿,他江东军和凉州军,未必

    就不能联合一起,至于说己方和江东军,这不是一直都在联合中,是盟友吗。当然这个关系,肯定并不牢固,可只要两军联合在一起,对彼此的利益最大,而凉州军一直最强,那么这个关系就会这么一直存在下去,可以说就算是可以了,而曹操对此都知道。所以他是有顾虑,可他却也很清楚,只要如今这个大形势还没变的话,那么就一点儿问题都没有。对他来

    说,这才是最重要的。而孙策他们的想法,显然怎么对他们有利,他们就是什么想法。没有说一成不变的,不变的,那就是他们为了自己利益着想,这个是怎么都不会变的,不是吗。而如今来看,没太大问题,不过曹操他这个人,是不可能对江东军还有对他们的人怎么放心的,至于说凉州军,那就更不用说了。因此,他虽没说就一直让人紧紧盯着,无时无刻不监

    视甘宁张辽他们,可确实,他也让人密切注意他们的动向了,实则就是监视,都一样儿。当然这个事儿肯定是暗中进行的,他还没说是要明目张胆如此,毕竟人都讲求个面子,哪怕甘宁张辽他们,只是凉州军江东军大将,不过这个和身份,其实也没太大关系可,所以曹操

    也都明白。他是很清楚,就算是自己,如果说别人监视自己,而自己则是处在甘宁和张辽他们那个位置,那种情况,自己可不是什么兖州军主公的情况下,就只是其他军中的大将,那么如果说对方是明目张胆监视自己的话,那么自己肯定是不能干。当然了,要是他们都偷

    偷摸摸,暗中进行,那么哪怕自己就算是发现了,也都无所谓了。毕竟你们给我面子了,那我也得给你面子,人之常情嘛。这个在这个时候,这个情况下,肯定是相互的,所以……将心比心,曹操是知道甘宁张辽他们的想法,所以是让人密切注意了他们不假,不过他那更多的只是防人之心罢了,确实也不是说他就对甘宁张辽他们一点儿都不放心。而且还不得不

    说,他们两军加在一起,如今还没到六千人,这自己能怕他们?所以也不得不说,曹操只是那奸雄性格爆发,他更是兖州军主公,因此有些东西,是不得不如此,他也不得不那么去做,所以吩咐下去监视,那是必须的。而甘宁张辽他们呢,自然对此也都清楚,至少曹操让

    人注意他们动向,实则就是监视,他们可都是一清二楚。毕竟他们可都是大将,不是什么石全那样儿的三流将领。当然了,就算是个三流将领,也未必就发现不了什么端倪吧,毕竟本事是三流不假,可不代表其人就是傻子啊。这探马什么的再厉害,能在人家大营周边儿如

    何蹦跶?所以……甘宁他们都知道,清楚,可谁都没说什么,毕竟就算是他们是曹操本人的话,其实也都会这么去做的,很正常,确实是人之常情了。而他们两人彼此可都没说过一点儿关于这个的事儿,他们倒不是因为就不相信对方如何如何。确实,他们彼此肯定不能如都是一个军中的将领,那么信任。但是怎么说呢,在兖州军的面前,他们都属于外将啊,也

    就是外军的将领,因此,他们应该是联合在一起的,他们也应该是穿一条裤子的。所以说哪怕他们还彼此是有防备不假,可那是必须的,至于说其他的,那就是他们也确实,是走得算是很近了,至少不是和那些兖州军将领能比的。他们和兖州军将领,基本上都没什么接触,

    和夏侯渊接触,还因为之前渡辽水袭营的事儿。所以也就是两人,他们彼此接触倒是不少,这个没错。而有些话,他们确实,谁基本上都没什么顾虑,所以该说的,他们是都说过了。而有的话,终究他们想法不同,自己还有自己的顾虑,更不是一个军中的将领,两个阵营的,因此肯定是不可能什么都说啊。所以,有的话,他们没避讳,可像曹操派人监视他们的事儿,

    这个两人就谁都没和谁说,当然这是包括了所有人,就是这样儿。毕竟防人之心不可无,他们是有走得近的原因,有这个因素。可同样儿,他们更是有彼此防备的原因,因为是必须的。就说在一个军中的将领,都不可能是什么话都说呢,因此这就更不用说是两军,而且两军还处在敌对关系,而且曹操还让人监视他们,他们都知道,所以该说的不该说的,都清楚。

    此时的石全,他这个时候实在是太累了,关键是心累啊,因此他也是不得不倒在榻上休息。哪怕他是睡不实,可怎么说也算是半睡不睡了,这个就比之前要好,好很多。对他来说,兖州军来辽水,自己跑这儿来拒敌,不,准确来说是过来拖住他们,这他娘的就是自己的噩梦

    开始。实话说,自己要知道是这样儿情况,打死自己都不能来。可天底下也没什么后悔药之类的,所以这自己还能怎么办?不说自己之前早就答应好了,谁让自己抽个下下签,跑这儿来了,这更是和公孙康他们的约定。就算是这个时候,自己也是反抗不了一点儿,因为自

    己亲人都在襄平,自己可不认为自己要不好好干,公孙康还能好好照顾自己亲人。是,那个时候,他估计也可能是“好好”照顾一下自己亲人,不过那可真不是自己想要的啊。所以石全他这也是投鼠忌器,至少他是肯定不希望公孙康真给他“好好”照顾一下亲人的。本来这生逢乱世,他如今也就那么几个亲人了,所以他是那么看重自己家人的这么一人,当然是

    无比重视,因此,他的亲人自然就是他的逆鳞,谁都不能碰。如果说公孙康真是做出来点儿什么事儿,那么对他自己,对辽东军来说,肯定都不是好事儿。可石全能反抗?至少他为了自己亲人的平安,他是不敢轻易反抗的。不过只要他是能保住自己亲人,那么他就绝对是

    要反抗,想其他办法,对付敢对他亲人动手的人。而如今来看,他是什么都没做,那么公孙康那儿,自然也不会做什么。不过这事儿,是不怕没好事儿,就怕没好人。不要忘了襄平可还有两个跟在公孙康身边儿呢,虽说他们和石全都是一起撺掇公孙康称王的“功臣”,可

    怎么说呢,石全他们三人的关系,彼此并不怎么好就是了。要不然的话,石全也不至于说就真那么担心什么。如果说真是那种能两肋插刀的朋友,他也不至于是那样儿了。可不用说三人关系真就不怎么样儿,就算狐朋狗友,那都算不上啊,所以……石全是不得不担心,不担心都是假的,毕竟赶上那么两个人,和他关系那样儿,再加上个无所不用其极的公孙康,

    这自己还能不担心?不可能,必须担心。不过他也知道,再想什么,都没什么用,自己只有是做好公孙康交给自己的事儿,然后最好是能早回襄平,如此就好,最好了。不过石全也算是小心,他早已是让自己的心腹在襄平密切注意自己亲人的情况,只要有所变,就赶紧来

    通知自己。他的心腹自然不可能是这在这儿出来打仗的士卒,不是这三万人中的,而是看守城门的一部分人马,因此,自然是有这个条件,能随意出入城门。所以石全也想好了,对方既然没来,那么就是最好的消息,这自己应该高兴,不是吗?对他来说,自己小命儿也没

    自己的亲人重要,毕竟如果真是能牺牲了自己一条命,保自己亲人一世平安,自己都认了。可要是用自己亲人的命来换自己的,那自己可不干。所以对石全来说,确实是亲人第一位,他自己的命第二。所以真正了解其人得,自然是知道,到底用什么来威胁他,效果最好,比如说公孙康他们几个。而显然,兖州军他们,就不清楚。因为他们的情报中,或者说他们所

    见过经历的,无比表明,石全这个人是太过惜命,这个是排在第一的,而为了亲人如何,则是被放到了第二。毕竟哪怕是细作,那也不是说什么都了解,毕竟像石全这么惜命的一个人,他能为自己家人平安,宁可牺牲了自己命,也不在乎,在所不惜?这事儿确实,并不是

    谁都能理解的。哪怕如今这个时代,可处在乱世中,可以说很多东西,都变了,太平的时候,你是这么个想法,可如今呢,有几个没改变过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