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所以这九万多人,自然不是之前凉州军和江东军那七千骑兵所能比的。后者渡辽水就是为了过去袭营,夜战辽东军。可曹操却不是这么个目的,他是为了赶紧兵临襄平城下,这才是最重要的。当然肯定是要和在辽水对岸的辽东军战,不过却绝对不是明晚,而是后日,就是这样儿。因为等己方这九万多人马都过了辽水后,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关键是他很清楚,

    己方的人马,大多数士卒,还是不会在状态。因此,曹操自然不会主动去战。可要是石全不开眼,过来攻击什么的,那么曹操也乐于如此,反正是早晚要战,对方既然是认为有了机会,过来攻击了,那么你要战,我便战,曹操对此,他不会害怕一点儿。并且他已经想好了,

    到时候,争取一战就定辽水,给石全直接就逼退襄平。不要认为这个事儿就怎么不可能,至少曹操从之前凉州军和江东军骑兵袭营那儿,还有从夏侯渊处,他也是知道了不少东西。因此,这凉州军他们能做那一步,那么己方人马是在这儿的辽东军好几倍,所以自然是没有

    太大问题。不过当然了,他自然也不会认为己方伤亡就一定会少,这个终究是不可不能避免的,没有办法。曹操也知道,什么叫做“鱼和熊掌不可得兼”,就是这个道理。而在辽水对岸的石全,他虽说是不知道曹操此时的具体想法,可他也清楚,兖州军和自己可不同,他们是怎么都不会这么一直拖着的。毕竟自己的目的就是如此,拖住他们,可他们绝对不是,

    因为他们想要的,自然就是速战速决。可昨日的按兵不动,却是让石全认为,曹操他们也知道休整,然后好进兵,就是这样儿,他们虽说着急,可曹操却依旧是掌握着全军的节奏,甚至是自己这边儿,也不得不跟着他如此。试问他们兖州军按兵不动,己方可能有什么动作

    吗?他们不动,己方自然是更不能动,总不能去渡河进攻人家大营吧,那实在是玩笑开大了。所以石全也是,他不得不佩服曹操,哪怕是都到这个时候了,依旧是能把握全军节奏,这不单单是因为他是兖州军老大,是当主公的人,其实也更是其人的军事能力,确实不低。

    对石全来说,碰到曹操这样儿的军事大家,可以说终究还是他不想遇到的,这曹操可不是公孙度父子,估计就算是三对他们父子加在一起,石全也觉得他们未必就是曹操的对手啊,更何况如今这公孙度还起不来了,所以就凭他一个公孙康,那绝对不是人家对手。这个时候的石全,虽说他是没后悔让公孙康称王,可确实,他觉得自己是要早点儿找好退路后路了,

    这跟着辽东军同生共死,绝对不是自己想要的。同生可以,共死的话,那就不必了。真的,毕竟自己可还没到那种能为公孙度父子和辽东军尽忠的地步。是,这这么多年了,算起来都十几年了,自己在辽东军中,多少都是有点儿感情。可这再多,也不过就是一点儿而已,终

    究是没有自己小命儿,更没有自己亲人重要,所以自己还有更重要的要去保护,因此,哪怕辽东军被兖州军彻底灭了,全军覆没,和自己也没太大关系。大不了自己从辽东军的将领,转身一变就成为了兖州军的将领,也就是这样儿了。虽说在他们那儿,有自己这三流本事的,实在太多了,比自己强的,那更是不少,可能是永远都没自己出头之日,但是只要能保住自

    己小命,保住自己家人,这就足够了。要说石全他的想法是挺好,但是对曹操兖州军他们来说,他们确实,是巴不得他投降,但是辽东军那边儿,尤其是公孙康,他能让吗?他要是知道其人想法的话,会没有什么动作吗?所以,到时候可能就要出问题。而石全此时虽说不知道曹操的具体的想法,要如何去做,可他也清楚,兖州军不可能没一点儿动作,真那样儿

    的话,他也不是那个奸雄曹孟德了。还别说,曹操的大名儿,别说是在这大汉的偏远地方,就算是异族,那对他们也都是如雷贯耳,这真是太正常了。毕竟如今大汉就三分天下,他、马超和孙策三个,在异族那儿可都是挂了号的人物,这是必然的。而且每个人的地盘或多或

    少,都是受到异族的袭扰,谁没和异族战过?所以都一样儿,不过最近是太平了而已。因此这他们才有那时间去做点儿别的,比如说曹操带兵来了辽东,要灭辽东军,而马超他则是要陪妻子儿女还有陪陪家人,至于说孙策,他也是有自己的事儿要去解决如果他们还是

    带兵征战,显然,那哪有这个时间。所以确实,不得不说,异族相对来说这么太平,是好事儿也不是。好事儿的话,那自然就是曹操马超孙策他们几个有了空闲,能做点儿自己想做的。而坏的方面,他们都清楚,异族和汉人能相安无事?自己一方倒是能如此,可对方呢,他们从骨子里就不是那样儿的,所以,那都是表面儿现象啊。而不管是曹操马超还是孙策,

    他们都很清楚,而且从来都是把那些异族当成心腹大患,可惜他们对那些异族没办法,所以也只能是从长计议了。这如今大汉内部的事儿还没解决好,他们可真没那个实力精力去解决周边儿异族的事儿。如果说他们有那个实力,估计天下早就重归一统了,不是吗。可显然,

    哪怕就是马超的凉州军,他都不会去做那种两败俱伤的事儿,他既是不会直接灭了兖州军和江东军,更是不会直接就去找异族。当然要是他们来找自己,那就另当别论。马超可从来没想过,说人家都已经到你家门口来打你来了,你还不还手?笑话,自己可不是那样儿的人,

    所以要战就战,谁怕谁啊。反正不是己方怕他们。又是一日的白天,石全发现兖州军没有任何动静,他觉得这也不像是曹操那性格啊。结果到了晚上,探马来报,说兖州军此时正在渡辽水。石全早就知道了,不过如今是一下确认了,而他此时虽说心里也不是没想法,可却时刻告诉自己,千万不能带兵去攻击,千万不能啊,要不然的话,就要中计!他肯定是更睡

    不着了,他也不知道兖州军渡过辽水后,是要来进攻己方,还是说直接就扎营,原地休息,之后再说战事。他当然希望是后者,毕竟那样儿对双方都好。而如今来看,结果也应该是后者。所以他们不来招惹己方,自己就什么仙神都保佑了,这个如果他们要真来的话,今夜是

    免不了又一场大战恶战。说起来上一次,是凉州军和江东军过来,那次并不能说就是大战,可要是兖州军和己方来那么一场的话,那却绝对是大战。不过石全心里也是有点儿底儿,那就是兖州军不会给自己来这么一下,因为如果自己是曹操的话,自己也不会那么去做。并且石全多少也是知道,这如果就像是凉州军江东军那样儿,就只是骑兵渡河的话,那几千人马,

    那是没什么问题。可这兖州军还有多少万人?等他们全都渡过辽水后,都不知道什么时辰了,而且士卒劳累就更不用说了。别看他们基本上都是步卒,按理说步卒是经常行军走得都是不近的路程,他们也没战马没什么的,确实,是非常累的一支人马。可即便如此,这他们之前是休息了不假,可和己方这从和凉州军江东军战过后,也一直在休息,并且没渡河的人

    马比,他们的体力自然是不如的。因此,曹操他是不会让人来攻,石全就是如此想法。对他来说,肯定是曹操兖州军他们不来,是最好的情况。不过显然,人家都已经渡过了,过了辽水,显然不可能不来进攻,今夜不来,那么明日,估计也是肯定要过来,这就是石全此时

    的想法,还别说,这和曹操的想法,其实也是差不多的,毕竟他想了,这绝对是今夜不可能进攻,那么明日,自己最多上午休息,可下午,是必须要进攻的。至于说晚上夜战,曹操还没这个想法,别看他让凉州军和江东军去,那他们是他们,曹操是有他自己的想法,可凉

    州军和江东军,那终究不是己方的人马啊,所以确实,就是那话,哪怕他们都全军覆没,一个不剩,和他曹孟德,可以说都没有半毛儿的关系。对他来说,都没有了,曹操也都不会有半点儿心疼,毕竟谁的孩子谁不爱,而不是自己的,那自己是还能爱?这是人之常情,确实是很正常啊。而曹操又不是什么圣人,他是奸雄,是天下枭雄人物,所以想要让他如何?

    当兖州军渡过了辽水,都已经安营扎寨了之后,这时石全还都没休息呢。主要是他就算是躺在了榻上,也是没有半分睡意,必须要承认的是,他这心里可没半点儿安心,实在是兖州军给了他太大的压力。如果说之前没有凉州军和江东军来夜袭的事儿,如果兖州军不是有多

    于辽东军这么多倍的人马,石全确实不会有如此想法,可是如今这情况,是不得不让他这样儿。毕竟还是,他绝对不是那么心大的将领,而且他为了自己小命儿,为了自己的家人,他怎么都得做到自己必须要做的,这就是石全,换成其他人,也许是不这样儿,可石全,确

    实就是这样儿啊。曹操是在中军大帐中,给所有人开了个会,当然了,因为实在是太晚了,所以哪怕他也是非要和众人说几句不可,但是他却就是简单说了两句就完事儿了。如果说太多了,那么就算是其他人都能没意见,可曹操他自己也不能那么做啊。毕竟这其中的人,还有个六十多岁的程昱呢,这都这么晚了,程昱还没休息,跟着众人一样儿,是在中军大帐中

    和众人听着自己说。要说曹操确实,他不是没想过,这是“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啊,这话是俗语不假,可却真有道理啊。所以曹操怎么都为了保护他这军中的一老,也是一宝,因此,他绝对是不能让程昱有什么闪失。如果说那样儿,他手底下的人是要怪责自己这个当主

    公的,其实就算自己,也不能原谅自己了。这就不难看出来,程昱这个人在兖州军的地位,确实是非常,很不一般。别人就没有这个地位,主要是他们都没程昱这个年纪,可以说其人不光是兖州军中,就算是加上凉州军和江东军,三军当中,都是程昱的年纪最大。所以确实,

    就算是马超孙策他们看到了程昱,他们都得是礼遇有加,必须要有足够的尊敬,这是必须的。因此,连他们主公将军见到程昱,都是必须要有礼,所以之前甘宁张辽他们,如果真是和程昱接触的话,可想而知,他们更得是要给他足够的尊敬了。而如今在曹操中军大帐听着他说话的,可不止是他兖州军的一干属下,就是甘宁张辽他们,也是一个没落,都在座。

    毕竟他们如今和兖州军都是联合,并且他们主公将军可都没在辽东,因此,这曹操作为兖州军老大,他的话,那自然是最有力度了。说起来别说他们是和兖州军一起渡过的辽水,然后也是安营扎寨。就算不是这样儿,曹操一个军令,哪怕是大半夜,给他们从熟睡中整醒过

    来,他们都半句怨言都没有。当然这个是表面儿的现象,可不是他们心里就没什么想法。要说他们没想法?那怎么可能,所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