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而辽东军的另一支精锐,名为辽东勇卒,听这个名儿就不难知道,这不是骑兵,而是一支步卒。并且这么多年来,那也是跟着公孙度和异族作战,确实是立功不小,劳苦功高。所以辽东军也是有两支精锐,不过在天下来说就是不怎么出名而已,和人家凉州铁骑、虎豹骑,乃至是江东水军相比,确实,他们在天下哪儿有什么名儿?名儿都传不出幽州,准确说就是

    幽州也不是哪地儿都听过他们的名儿,和人家白马义从都没比,所以这……而这么多年下来,两支精锐也是死伤无数,损失不小。可之后也经过了补充、训练一系列的那些,又有了实战几次后,依旧是能维持着骑兵三千,步卒也有五千左右的数量。而这两支人马,就是辽

    东军最为精锐的队伍了,也是战力最强的两支,如今都是归公孙康管。也就是这个才是公孙康的家底儿,如果说这两支精锐都没了,那么他也是,什么都没有了,说是一无所有也确实如此。不要认为这个人马就少,其实精锐精锐嘛,要是那么多的话,那绝对称不上是什么

    精锐。就这,辽东军总共他们也才不过号称十万的人马,实际上就是七八万而已,十万是不到。可这精锐的数量,却是有了他们总数的十分之一,更准确说,其实是超过了点儿,所以这其实已经算是不少了,毕竟要多少是多啊,不过可没自行车啊,真的。如果说这都不多的话,那么以前有的诸侯手里根本就没什么精兵,甚至就几百人的精锐,那和辽东军这么一

    比的话,他们不得可怜死。有几个像凉州军兖州军江东军他们那样儿的,三方之中就算是最少的,那精锐都是过万了,这个自然就是江东军。可辽东军呢,还真是没那个实力啊,他们能和江东军比?要是他们有那实力的话,也真是,不至于说公孙度就一直窝在辽东不敢出

    来,不敢露头,就当着世人眼中的缩头乌龟。试问他自己真就愿意那样儿?显然,他其实也是心不甘,情不愿的,但是却没办法,他还有自知之明啊,而且是早已过了那激/情燃烧的岁月,早就不是那个年纪了。所以也不得不说,如果他真是十几二十岁的年轻人,那么他

    可能就会和如今他儿子公孙康一样儿。不过那可绝对不是说他野心就比他儿子大,那倒是没有,无非就是这个性情,这个激/情冲动,所谓是“人生难得一回博”啊。而可以说公孙康的一失足,他就是直接是把自己和辽东军给带到沟里了,而且也是,再也上不来了。要说公孙康肯定不是那种没脑子的人,不过他确实,一时是被自己的野心给蒙蔽了,猪油蒙了心,

    没办法。他是没想那么多,结果就造成了如今这样儿。但是这事儿也没办法,所谓还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怎么可能说兖州军来了,大兵压境,这都都欺负到自己头上了,要作威作福,拉屎撒尿,这他们辽东军就一点儿动作都没有?打不过还能跑呢,是不是,所以大

    不了襄平就不要了,直接跑到乐浪去,那也一样儿。当然到底有多少一样儿,多少不同,他们自己心里最清楚。毕竟辽东襄平是家,可乐浪那地儿,终究不是家。所以确实也是,除非逼不得已,实在是不行了,那么公孙康他们会退却到乐浪。要不然的话,他们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离开襄平的。这也是为什么,他们连那个玄菟都能给放弃的原因,还不就是为了收

    拢兵力,以保住襄平。可实在要是连襄平也守不住的话,那么就只能是退走了,去乐浪,那地方毕竟还有点儿人马,能做最后的困兽斗。不过公孙康他们的想法倒是不错,他们知道,这要真是到了那个时候,乐浪是己方的退路,不管怎么说,等到曹操兖州军他们真就算是占了襄平,那个时候就算是没到第一场大雪,也差不多了。所以那个时候己方一退,怎么他们

    兖州军也不会追上来,所以己方安全了,不过是大本营丢了,这个确实,是夺不回来了。而等兖州军他们再战的时候,也只能是来年春,那个时候,己方至少是有几个月的时日休整,到时候未必就不能再和兖州军他们一战。不得不说,公孙康他们的想法,确实是不错,可事

    实真就能这样儿吗?反正也许吧,当然也许是不可能,毕竟这战场上确实是瞬息万变,说起来是什么事儿都可能发生。有可能是公孙康他们还没跑到乐浪,结果一下就被兖州军给追上了,或者直接在战场上就被人家给生擒或者给咔嚓了,这都不是不可能的事儿。当然了,

    他们辽东军要是每一个士卒都悍不畏死,不怕牺牲,那么那样儿去和兖州军死磕,胜未必,可却绝对是能拖住兖州军,这还是没问题的。不过如今到底如何,是谁也不能确定,不管是曹操他们,还是说公孙康那几个,都是如此。毕竟谁都没把握,曹操没把握一定在大雪前破了襄平。而公孙康他们更是,对能不能一直在大雪之前守住襄平,他们是更没底儿。所以真

    说起来,这是那句歇后语,所谓麻杆儿打狼—两头儿害怕,这谁不担心自己一方呢。曹操当然是不想一直那么拖着,哪怕他都清楚,最后实在不行,公孙康还有退路,那就是乐浪。乐浪要是也不行了的话,那还有异族异国呢。说起来曹操是认识公孙度的一个。所以说要是

    他父亲,曹操是不相信其人能投靠异族,但是要换成了公孙康这小子,那可就不一定了。就看他都能被一时的利益给一下就冲昏了头脑,那么显然,做出来背叛民族的事儿,也并非是不可能。如果他父亲还在的话,公孙度是能管得住他,可他父亲如今都什么情况了……所

    以这个也真是,曹操是绝对不能允许一个汉人,去投靠异族的。关键是这个人在大汉,好歹也算是个人物,对辽东如此了解的公孙康,要是真投奔了异族,显然,那些人是会收留他,毕竟异族也不傻,他们也不怕己方,所以有这么个汉人当帮手,他们是不要白不要。毕竟一个汉人的帮手,给他们所带来的好处,那确实是很多,而他们,无非就付出一点儿好处而已,

    所以何乐而不为呢。对于自己看不到的,那么投靠了异族就投了,曹操认为自己也没办法。可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如果真让公孙康他们投靠了异族,那么这自己可真是,有大责任啊。至于说什么面子不面子的问题,那都是小事儿,这让己方汉人投敌,这才是大事儿。不管怎

    么说,曹操这个人的想法如何改变,可有一点,基本上他就从来都没变过。那就是对待异族的态度,他认为异族可以利用,这个是不假,可他们却从来都是汉人的心腹大患,就像他们拿汉人从来都不当人是一样儿的,试问他们能改变他们的态度吗?他们能和汉人和平共处吗?所以就只有把他们全给灭了,这心腹大患才算是了结。可惜的就是,如今的大汉,显然

    还灭不了他们。对曹操来说,连内战都平不了,他这还哪有什么精力对付异族。是,能对付一支两支,可异族好几支呢,这怎么都是不行。如果说大汉没乱,或者是重归一统,那么这个事儿就有希望,可惜如今是没有什么大希望,他是没看着。所以曹操也是希望能早日结束这如今的乱世,然后自己也就有更多时日去对付异族,如果说自己还能活到那个时候的话。

    其实马超多少也有如此想法,不过他倒是没想自己还能不能活到那个时候,而是想着到时候自己是不是可以退休了,让自己儿子继承自己的位置。而真那样儿的话,自己就能和自己妻子一起归隐,这多好。本来这带兵打仗,就不是自己所喜欢的。至于说在这乱世,你不这

    么做,怎么能保得住家人,还有你所在乎的。马超其人的身份,他的能力,其实就注定了他的路就是如此,注定是要争霸天下,所以他也清楚,这都没办法。可怎么说呢,至少如今自己还觉得自己的作为还可以,如果整好了,那么一统天下,也是指日可待。他不会小看了

    曹操和孙策,不过就以己方的实力来说,真要是强力灭了他们,也并非就是不可能,无非就是两败俱伤而已。而这绝对不是他所希望的,因为那样儿的话,或许会很快一统,也加速了兖州军江东军的灭亡,可一旦异族要趁势南下的话,那么己方是绝对挡不住他们的。异族都什么实力,这么些年马超多少都知道点儿,如果说他们随便一个,己方对付他们,己方未

    必就会吃亏,可他们要是联合在一起的话,己方也确实不是他们的对手啊。而有兖州军江东军他们在的话,这三方的联合,是绝对不怕异族的,不过……不管怎么说,马超和曹操想法还是有相同的地方,就是如今大汉周边儿的异族,那就是汉人的心腹大患,这个确实。曹

    操是不知道以后的历史,可马超却清清楚楚,所以什么才是大隐患,都不用说了。古人言,“前人栽树,后人乘凉”,马超认为自己这个前人,为了让后人更好乘凉,怎么也得栽好树才行。如果这都做不好的话,那么自己不白来这么一次?马超不是圣人,他更是从来没觉得

    自己是什么好人。可怎么说呢,他是觉得自己是一个很有原则的人,这倒是没错。石全知道凉州军江东军他们已经渡河回了对岸,他是心里的一块大石头落地了。说起来他觉得都丢人,自己居然是有如此想法!还真是,这对付异族的时候,自己都没这样儿,可如今呢?一想就憋屈啊,这己方三万人,愣是不敢追那几千人?是,这如今己方已经是不足三万人马了,

    可对方不也是一样儿吗,比之前还少,伤亡也许是更多,可自己这……唉,只能是在心里无奈叹口气,他是什么都不能说,什么都不能做。而且还得是给己方士卒一个自己比较轻松的状态,这想想都累,可自己能不做吗?不,必须要做,还得做好,自己是没有选择,别无

    他法。石全发现自己是从抽到了下下签之后,就已经是上了贼船了,这就是公孙康给自己准备好的。当然他不认为自己抽签是他做了什么手脚,无非是自己运气不好罢了,其实自己和那两个的机会,都是一样儿的,不过自己倒霉罢了。但是他却有理由相信,不管是自己也

    好,是其他人也罢,只要是抽到那去的签的人,自然是要按照公孙康的意思去做,按照他那意思去走,所以……石全知道,不管是谁,公孙康自己是不会带兵来这儿,所以就算是那两个抽到签了,也是和自己一样儿。所以一想到这儿,他还算是能稍微那么平衡点儿,但是终究如今是自己在这儿拼死拼活,而那两个却是和公孙康在襄平城里享福,这差距是不小,

    让石全心里更加不爽,可他却一点儿办法都没有,所以就只能是忍气吞声,不再多想了。当凉州军和江东军来到了辽水边儿上的时候,早已有接应的士卒准备好了船只,就等着他们上去呢。说起来他们都知道之前辽东军是派人来追了,不过雷声大雨点小而已,这一会儿,

    他们就消失了,这不得不让甘宁张辽还有夏侯渊他们三个觉得有点儿意思,这石全给己方来个追击的虚张声势,也算是给自己这些人和他们整个辽东军士卒看的吧。

    《一下雲\来\阁,或手机访问》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