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首先说就是双方的战马,辽东是产战马不假,可这得分和谁去比。如果说和江东那边儿根本就不怎么产马的地方比的话,那么这辽东这边儿自然可以说就是优势明显。可要是和凉州军相比的话,他们可真是不如凉州军。准确说是他们的战马,显然他们那地儿的就不如凉州军的,就是这样儿。所以光从这一点来看,其实这辽东军就已经是落后于人了,他们这战马

    和人家一比都不行,这就是那话所说不错了,叫“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当你发现自己的器不利,不如人的时候,那么也真是,这局势对你,那也自然也是不利的了,这战马不就是辽东军的利器吗,而且这还是大杀器啊。不过如今这利器都不如人,这也是没办法的

    事儿,毕竟他们也不可能战马一下就超过了凉州军,这事儿做梦估计也是梦不到的。并且凉州军和江东军的战力,那可都是要比他们强,因此,哪怕辽东军就是拼了命去保着自己将军,不让几人近身,可是效果还不是说那么太好,这夏侯渊已经是慢慢在接近石全了。石全

    他当然是不能让夏侯渊过来,所以他是赶紧让骑兵退下,这冲杀了一阵,已经是可见一般,己方的骑兵是尽力了,他都知道,不过己方这战马、这战力,和人家比还是不行,所以确实,这一时确实,是打不过人家了。不过他这辽东军的骑兵一退,凉州军和江东军的人马自然是上前,而在这个时候,石全就让己方的弓箭手出马了。还别说,这种远程的攻击,还真是有

    点儿用。虽说弓箭手在防御上,就是垃圾,这个说的是,确实,你别让骑兵近身啊,要不然的话,那就是被屠的命运。不过如果距离还不算近的时候,那么至少弓箭手还是能威胁到骑兵的,这个必然。可并不是谁都会骑射,那个只是异族的专利,不是汉人会的东西,除了

    那些将领之外,剩下的普通士卒,真就没有多少会的。至少不管是凉州军也好,是兖州军江东军他们也罢,哪怕就算上辽东军,加在一起,他们也没多少人会那个。只有那些特别精锐的骑兵,训练有素,训练非常的人马,他们才会骑射。其他的普通士卒,确实是还不行。

    所以弓箭手自然是有他们的用了,除了对付骑兵确实是不怎么占优之外,对上其他的兵种,他们在弓箭手的面前,都是要吃点儿亏。毕竟你没马跑得快啊,你这边儿可能还就刚射上一箭,结果人家的战马就已经杀到了,所以这个确实,人家来个冲锋,你就要挡不住,哪怕是精锐的弓箭手都一样儿。所以说这谁占优,谁比较劣势,这个自然是不用多说了。当然,这

    双方距离远的话,只要还在弓箭的射程范围内,那么显然,弓箭手的威胁是不言而喻的,但是试问有多少骑兵会给你这样儿的机会呢?当然了,你说用其他人去阻拦那些骑兵,然后再放箭。那这个就是纯扯了,因为这个时候,就算是神箭手,估计也不敢射箭,毕竟这混战

    太乱,你知道到底最后那箭往哪儿跑,如果真是往敌人那射,那倒是没什么,可一下给己方士卒来上一个,那可就有意思了。所以这个事儿基本上还是不可取的。除非你是真有办法,能让箭不往自己人那儿去,就专门去找敌人。真要这样儿的话,这弓箭手可就厉害了,显然对付骑兵,那还是可以的,不像是这个时候,人家虽说之前因为距离的原因,还有辽东军骑

    兵阻拦了那么一下,确实,是在弓箭手射箭的时候,凉州军和江东军的骑兵伤亡了一部分,这个没错。但是如今这凉州军和江东军的骑兵都开始了全力冲锋,那弓箭手是挡不住了,能挡住骑兵,他们也不是弓箭手了,是吧。所以石全这么一看,他也知道,这最后的大头儿,那还得是看己方步卒和骑兵一起对付他们的骑兵,就这样儿才行。所以石全也是知道,这己

    方的弓箭手根本就挡不住人家,其他的是想都别想,因此他是赶紧让己方的步卒也上了。这也没办法,本来以这个鹤翼阵来说,他这个时候出步兵,是有点儿早了。毕竟这个阵是让弓箭手为第一战力,最强战力的,但是如今这个形势,是不能让弓箭手独自去面对几千骑兵

    了,这显然不是石全想要的。因此哪怕鹤翼阵最后的效果都不明显了,这个时候自己也得是救援弓箭手,毕竟他们的战力确实是不行。哪怕都是士卒,可这士卒当然是有战力高低的分别,而显然,骑兵那些,就是战力高的,而这弓箭手弩兵什么的,他们自然就是没什么太

    高的战力。除非像麴义所训练的先登死士那样儿,哪怕都没有弩箭,那么其战力也不低。不过到底有多少那样儿的精锐呢?要是辽东军有那样儿精锐的话,估计兖州军他们也不至于说是如今这么快进兵吧,这速度显然,其实就是辽东军根本就没怎么阻截对方,所以如今他们是马上就到襄平了,这公孙康也是派了不少人来阻挡兖州军,至于说结果,谁知道了。

    石全是带着己方的步卒厮杀着,当然了,他现在距离甘宁他们三个,倒是远了,主要是因为有辽东军在那儿挡着呢,所以他们想靠近石全,自然是不可能了。要说石全是真怕他们,知道这自己要是伤亡的话,己方是必败,因此这必须的,是要拦住这三个,不能让他们和自

    己对上。而这三人的武艺,确确实实,随便一个,那都能甩了自己几百里,所以这自己也不能不暂避其锋,这个往好听了说是这样儿,要说往不好听的说,那就是自己害怕他们给自己咔嚓了,所以是怎么也得躲着他们。至于说什么己方失败的问题,试问还有自己小命来得

    更重要?所以对石全来说,他是绝对把自己的性命,放在第一位的,如果不是这样儿的话,他也肯定不是这样儿的想法了。至少他哪怕来一丝勇气,大喊一声我和你们拼了,结果带着辽东军一上。那马上,这他们辽东军绝对是士气大振啊。哪怕之后他石全往后退,腿上的劲儿往后使,那都没什么太大的事儿了,因为只要士卒之前看到了他往前冲,还喊着要和敌军

    死拼,其实这就足够了,至少能拉拢很多人也都去更加卖力卖命去杀敌,就是这也样儿。话说这战场之上,那确实,是刀剑无眼,这个是一点儿都没错。但是怎么说呢,对于百战老兵来说,十几年都是在战场上混的人,哪怕他们不尽力,不拼命,也未必就真能丢了性命,

    当然了,受伤什么的,那很多时候估计都是在所难免的。所以有这样儿的兵油子,那有时候就是一个军中的悲哀,不过这样儿的人是有,不假,但更多的,还不是这样儿的呢,那么确确实实,他们是和敌军拼了命了,不过那样儿的,不少都是非死即伤,这都不用说了。所以石全如果真是奋起一的话,那么对兵油子来说,真就没什么大用,可对那些资历比较浅

    的士卒来说,那绝对是有用的。可惜的是,他不是不知道把握机会,可实在是石全觉得那样儿自己要冒太大的风险,那绝对不是自己的性格。确实,石全这个人,还是,往好听了说,他这个时候确实,那是小心谨慎。可往不好听去说,他实际就是贪生怕死,胆小怕事儿,至少他是真怕自己在这战场上有什么闪失。他心里也是非常埋怨公孙康和那两人,这分明就是

    把自己给推出来,做得好,那是应该的,可要是不好的话,那么第一个倒霉的,就是自己了。所以说他心里要是没什么意见,那都不可能。但是这人来都来了,自己还能说什么。因此,他也清楚,与其是抱怨这个,还不如是好好领兵作战,这却是比什么都强啊。自己家眷

    可都在襄平,所以自己哪怕是投靠兖州军他们,那都不可能。石全很清楚,如果要是像曹操、马超,乃至于是孙策,这样儿的主公,你哪怕是投敌了,可未必家眷就会有什么事儿。至少这些当主公的,哪个不是要做给天下人看的事儿呢,所以这如果真有了自己手下投敌,

    那么他们保证是马上就让人给他们的家眷送到,这就是他们要给天下人看的。不过显然,公孙康是绝对不会这样儿的。认识这么多年了,对方是个什么人,石全都少都是知道的。他就很清楚,自己投靠兖州军,那么自己就敢保证,这消息传到公孙康的耳中后,自己家人可

    就要倒大霉了,所有有些事儿,自己可以做,但是有的事儿,自己是绝对不能也不会去做的。

    至少不能保证家眷的平安,自己是什么都不能去做。如今自己还是辽东军的人,那么自然,这要和兖州军他们这些敌人拼的。而此时此刻,虽说石全没能奋起一次,可怎么说呢,终究辽东军士卒不少人都拼了,而且他们人还多,所以这个绝对的优势。凉州军江东军的骑兵战

    力强是强,但是比辽东军少了两万多人,这个就是硬伤。这如果说是比对方少了两万多人,那么还能胜对方的话,基本上就有两大种可能。要不就是攻击一方的实力太过逆天,能以一当十,要不然就是防御的一方太弱,都掉渣了,或者说就是战五渣那类的,所以攻击一方才

    能胜。可显然,凉州军江东军他们战力只比辽东军高上那么点儿,可还没达到那种逆天的程度。至于说辽东军,怎么都不可能是战五渣,真要是那样儿的话,他们估计是早就该被异族异国那些人马给吃得骨头都不剩下了,他们估计也真就可能成渣了。所以这种情况还不可能,而别看石全没奋起,但是辽东军他们,确实是难得奋起了一。主要是之前他们弓箭手

    的节节败退,让他们觉得这己方真这么下去,那就是没希望了。所以是不想失败,想己方胜利,这他们是奋起了一,不得不说,这谁不想胜,而想败呢,更何况是辽东军这人可比凉州军江东军他们多了两万还要多啊。因此,他们也知道这人数上的差距,所以是不允许他

    们在这个时候失败。而且还是第一次,怎么看,怎么这己方的败不起,这第一战的关键,就是傻子,估计都知道,所以也真是当石全发现己方的士卒的士气都已经提高了的时候,他心里是暗自高兴。知道自己虽说是没做没说什么,但是这士卒自己也是都明白,不奋起一

    ,这就只能让对方当成狗来屠。可己方是狗吗?因此,石全有些话,他也是敢怒而不敢言,这也没办法。他是真害怕,好不容易距离甘宁他们越来越远了,这自己要是再喊点儿什么出来,谁知道三人会不会发什么疯,然后前来取自己首级了。他可是都清楚,三人说是万人敌,其实也并不为过,都属于那种百万人中取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的大将。当然了,这

    百万人是属于夸张的说法,但是石全却是非常相信,这他们只要一心想在三万人中取自己首级,那基本上是没什么问题的。所以他还敢说什么,这躲都来不及呢。所以其实不少辽东军的士卒都知道自己将军的那点儿心思,不过这么多年,谁还不知道自己将军的性格作风,

    所以还真是,没有太多人是真就埋怨石全,毕竟抛开这个来说,石全还算是一个不错的将领。这个人也许毛病不少,比如说这惜命,又是怕这个又是怕那个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