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辽东军的大营自然是早已在辽水南岸扎下,这石全他是真没准备说放水去淹兖州军,同样儿,曹操当然也是没准备那么去淹他。确实,说起来如今这个季节,也不适合去用水攻,所以曹操他们自然是没想太多。而如今,他是觉得这是到了凉州军该出马的时候了,当然了,这前提是还得让他们的人马渡过了辽水之后,再说这个。而此时,兖州军也已经安完营,曹

    操则是带着众人在辽水之畔巡视了两圈,当然他肯定不是去看己方大营如何,而是观察了一下辽东军的大营布置。虽说他们和己方还有距离,而且还隔着条不小的河,可即便如此,这他也是带着众人来看了一下,毕竟怎么说都是“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尤其还是如今这

    自己和己方众人都不怎么熟悉的地方,曹操是更得重视了,他是不可能不如此的。幽州他是来过,还不止一次,并且在这儿也是领兵作战过。可那个时候,却不是在辽东这儿,所以可以说曹操哪怕他和马超一样儿,都是,也来过辽东不假,但是真说起来对这个地方的了解,

    他可怎么也是比不上公孙康他们这些土著。当然肯定也是不如石全了,他不但是本地人,更是在辽东为将多年,所以别看就是个三流将领,可终究是经验丰富,这个倒是会有很大作用。曹操此时是一边儿观察一边儿给他手底下的人说着什么,当然也都包括了甘宁和张辽。他们哪怕都不是兖州军的人,可如今还在帮着兖州军做事儿,所以这样儿和战事有大关系的

    话,曹操是肯定不会背着他们就是了。而之前的话是告一段落,此时就听曹操话锋一转,对众人说道:“公孙康辽东军反应迅速,确实是比我军还快占据了主动,各位觉得如今我军当如何是好?”他这话是问自己手下人,当然也更是在问甘宁和张辽,其实主要也是对他们

    两人说的。而兖州军众人,自然也是很给自己主公面子,什么话都没说,一个都没有,他们也等着甘宁他们言语呢。结果甘宁他们自然是明白曹操的意思,他在心里一笑,然后也是忙说道:“司空,末将以为,不如尽早渡河,然后夜袭敌军大营为上!”曹操一听,是眼眉微

    挑,言道:“兴霸将军之意是”“禀司空,此时全军渡河,想来辽东军是乐于如此,而趁夜袭营,也算是能打个对方措手不及,毕竟他们并非会那么小心!”主要是甘宁有信心啊,这辽东军的战力,确实是不怎么强,所以要知道甘宁那是什么人,那可是演义中敢百骑劫魏营的大将,所以别说如今这他这边儿有五千骑兵,而辽东军也就是那三万人,而且

    战力还不怎么强。就算是己方人马更少,他辽东军更多,那又如何?不过此时曹操却是看了眼张辽,然后是向他问道:“文远以为如何?”张辽一听,心说果然,这曹孟德是要让甘宁和自己带兵去作战!确实,曹操还真就是这么个想法。毕竟甘宁这边儿有人马五千,还都

    是骑兵,说实话,用来袭营,那是再好不过。而张辽那边儿呢,江东军也是来了两千骑兵,所以他们两军加在一起,有七千骑兵。这些人马夜袭三万人的大营,曹操认为是没太大问题。关键是辽东军是也有骑兵不假,可他们的战力是硬伤,终究有限。他们战力要是真比较强的话,那么曹操还真得再从长计议,不会如此。可显然,这如今就以他们的战力来说,曹操还

    不是说那么太担心。更何况,那七千人马,都是凉州军和江东军的人,和他们兖州军可没什么太大关系,是真没有,因此这就算是全军覆没了,曹操也不会心疼,而且这也算得上是他们兖州军的一次投石问路了。凉州军和江东军的骑兵,就是那扔出去的石头子,所以试问曹操还会去如何重视吗?对此,甘宁和张辽他们都明白,可却谁都不会说什么,至少是不能

    去说什么反对的话,还得赞同。所以就听张辽此时说道:“司空之言甚是,我军还有骑兵两千,不如与兴霸将军一起,渡河袭营!”他自然不会说去劫营,那七千人马,那么大动静,根本也没有什么劫营的效果。你当是百骑呢,而且还都是战马的马蹄都包裹上了,嘴都被堵

    上了,所以基本上都是没太大声,不仔细根本就发现不了。可这七千人马,这个却不得不说,你怎么让他们没动静,都得让人给发现,所以只能说是去袭营,谈不上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当然了,之前他们估计辽东军也不会如何去防备,没太多吧,所以对此,甘宁

    张辽他们觉得应该是没什么问题。因为有几个人能知道,这曹操第一日到这辽水对岸,他就想着让凉州军和江东军的骑兵去袭营呢。也只有曹操的老对手,马超那样儿的,才能想得到。至于说什么公孙康,什么石全,他们能想到这个?打死他们都想不到,不过想不到,却不代表他们就真没什么防备,不过看辽东军大营这样儿,白日的时候,好像是有所防备,不

    过不知道到了晚上的话,到底是能松懈多少。肯定不是没防备就是了,不过和白天相比的话,是有多大的差距?此时曹操听了张辽的话,他自然是显得很满意,都表露在了脸上。说起来毕竟都这个时候了,他也不至于说是一点儿都不表露出什么来。自己那边儿的人不用多

    说,就算甘宁张辽是其他诸侯的将领,不是己方的人,那其实也没什么大关系,没什么大不了的。而甘宁一看,心说这是正中了曹操的下怀啊,不过其人之前的那些话,还不就是让自己和张辽,或者说也是张辽和自己,带着各自的骑兵,去袭营吗,这自己两人都清楚,可

    却谁都不得不那么去做啊。没办法,自己主公让自己来这儿,那么就是说,哪怕曹操让那五千骑兵去白白送死,自己也得抢着去,没办法,这是权谋,更是政治。谁让曹操是那个“挟天子以令诸侯”的,这都没有办法的事儿。要是没什么天子诏书的话,你就算是不去,也没人会多说什么,就算是说了,也没什么大用。至少在大义上,是没问题了。可如今这不是天

    子诏书都下到长安了,你是怎么也不可能躲过去了。所以甘宁都清楚自己主公的想法,自己主公的意思。而且看江东军,孙策那边儿,显然是和己方也没什么区别。“好!既然文远如此说,那么兴霸以为如此如何啊?”甘宁是连忙说道:“一切遵司空令!”“好!”曹操是笑

    着点了点头,对他来说,这甘宁和张辽没一个是己方的将领,那是不错,可在辽东这儿,他们却还得是听自己的命令。而己方的军令,他们更是都不会违犯的。之后他是对着甘宁张辽两人,还有众人说道:“各位,咱们营帐一叙,好好商讨一下,今夜进兵事宜!”“诺!”众将齐声,不过声音可不大,毕竟辽水对岸就是辽东军的大营,虽说是还有段距离不假,可声

    音太大的话,他们那儿还是会听得清楚。所以为了不让辽东军知道己方这边儿的一点儿端倪,兖州军这边儿自然是声音不大,至少他们自己听得清清楚楚就可以了,可辽东军那边儿,确实是什么都听不到。对曹操众人来说,这有些事儿,该让辽东军知道的,那怎么都得要让他们知晓,这才对己方有利。可有些东西,有些事儿有的话,是绝对不能让他们知道的,那

    么就一定是不能让他们所知。哪怕让他们知道己方在辽水对岸观察了一下,这个没什么保密的,可却绝对不能让他们知道,这己方今夜要渡河,去袭营,主要是后者,这哪怕是他们猜测出来了,也不行。到大帐后,曹操便开始了安排,显然,他是没准备说全军都渡过辽

    水,也就只有甘宁的五千骑兵,还有张辽的两千骑兵,他们渡河而已。当然了,曹操还没忘了派一员己方的将领,夏侯渊,和甘宁张辽他们同去。毕竟这也算是曹操的一个态度吧,毕竟去趁夜袭营,这可不是什么轻松的事儿,因此,这也算是让己方的大将,和他们一起赴

    险了。毕竟夏侯渊可是曹操非常看重的这么一个将领,甘宁张辽他们都知道。关键是其人不单单是曹系重要将领之一,更是曹操的亲族,是他曹孟德的兄弟,这个可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点,甘宁他们都懂。而且可以说在整个兖州军中,曹操最信任的人里,绝对是有他夏侯渊一个的,这个都不用多说了,事实就是如此。而且夏侯渊也不是什么废物,那是真正有本

    事的一个大将,不论是武艺,还是其他方面,可以说很多,那都属一流,这个甘宁张辽他们也是承认的。说起来他比他兄长夏侯惇的脾气能稍微好上那点儿,更容易相处。至少夏侯惇并非是那么特别好接触的一个,你想和他关系不错,那么第一,你得是兖州军的人,要实

    在不是的话,那么就得是对兖州军对他们一方有好处有利的一个人,要不然的话,很难和他相交。第二,自然就是你得让他觉得你是个真正有本事的人,这样儿夏侯惇才能高看你一眼,要不然的话,确实是很难和对方太好接触。说起来夏侯惇脾气是暴躁,而且这确实,多

    少人都认为其人实在太不好接触了,但是其实只要达到以上那两点,那么基本上和他接触,还是没大问题的,至于说关系最后到底如何,那还有很多的因素在里,都是会影响不少。比如说两人的性格都如何,显然这个就很重要,相当重要了。有的人,确实就是性格合不来啊,那么就算是没什么过节,没什么仇怨,也不会关系怎么好,不成仇人就算是不错了。那么有

    的人呢,哪怕以前都不熟,甚至都不认识,不过接触下来,发现确实,最后算是相见恨晚了,不光是异性,就算是同性朋友什么的,不是也有不少都是这样儿的吗。不过朋友也有一种,那就是所谓的“不打不相识”。以前是,不熟悉,可真正有这个节之后,才知道对方到

    底都如何如何,这样儿的交往,也算是一种不错的关系了,而这样儿也不是没有,还不算太少呢。所以很多方面吧,都是能影响到这个两人的交往交情。不过不怎么了解夏侯惇其人的,自然是认为其人不好接触,不好相交,可真正了解他的,和他关系非常好的,都清楚,

    其实夏侯惇这个人,真是个值得交往的朋友。当然夏侯渊也不错,就像甘宁张辽和他吧,彼此都是老对手,接触也有,所以虽说谈不上什么朋友,可也算是有那么点儿交情。当然了,这个还不至于说如何如何,也就是见面说两句,如此而已。但是今夜就要并肩作战,这个以前确实是没有过的,因此在众人都出了大帐后,三人也是走到了一起,商讨一下今夜战事的

    具体情况。虽说到时候肯定是要以凉州军为主,毕竟他们五千骑兵呢,而江东军为辅,他们怎么也是有两千人,夏侯渊不过是跟着他们帮忙的一个。但是哪怕如此,两人可都知道其人的本事,尤其是带领骑兵作战的能力,因此,他能两个当然是不会也不可能小看了对方,

    所以这个时候,他们是主动找了夏侯渊,相商了一下今夜袭营的事宜。对袭营来说,也许夏侯渊经验不多,可对带领骑兵,他可未必就没甘宁和张辽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