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所以公孙康他还担心什么呢,要说石全在襄平城内的话,他可能会安排好他家人,然后投靠兖州军。可如今,他真是没有机会,至于说他派人来安排家人?这难道自己的细作都是吃素的?因此,公孙康他确实是没什么可担心的,对他来说,确实也不怕他石全有什么动作,这么些年了,他是个什么人,自己还不知道?对方最看重什么,自己还能不清楚?所以,呵

    呵,其人带兵拒敌,公孙康觉得正好,也是最合适不过的,毕竟那两个公孙康此时对他点了点头,然后石全就下去点兵了。他其实也清楚,这如今速度得快,要不然的话,你知道什么时候兖州军就跑襄平城这儿来了?所以自己必须要在他们来襄平这儿半路,去阻截他

    们。是,自己不为了胜,也不可能胜,只是要阻挡他们,如此而已。这三万对九万多点儿,说实话,石全心里真是一点儿底儿都没有,毕竟人家不光是战力强,这人马相差还是很悬殊。并且他也听说了,这还有凉州军和那江东军的人马,这都不是什么弱者。尤其是那凉州军,

    更是号称天下最强,所以他这心里也是打鼓,实在是不知道,自己到底能阻挡人家多久。这时日长了的话,那自然是最好不过,不错。可要是没两日就让人给打退了,这可真是,已经不是丢人的问题了。石全已经是想到了,这失败之后的最坏结果,他肯定不想和辽东军还有公孙康共存亡,无奈这自己的家眷都在襄平城内,所以他是无论如何,都得一趟襄平才

    行。说起来他可没想过要给公孙康给辽东军效死命什么的,只有自己和亲人的性命才是最重要,其他的,自己都可以放下。此时石全点兵出发,公孙康是带着另外两员将领,还有襄平城内的大小官员,是一起给他送走了。而在城门口,石全和公孙康众人告辞,前者上马,

    带着三万人离开了,奔赴辽水。这要说襄平城,本来就是在辽水之南,不过显然,石全是不准备也不可能就在城边儿这拒敌,真那样儿的话,那他们可都觉得有没什么太大作用啊。所以石全肯定是要带兵再往上游走的,这个才对。他们都知道,趁着如今兖州军还没过来的

    时候,这己方是能占据有利的位置,如此一来,兖州军就算是渡过了辽水,他们也没有什么好地方,就只能是和己方对峙着,何况真到了那个时候,他们可未必就会直接过辽水。而兖州军更不可能去攻城,这就是他们的想法。结果确实如此,兖州军还没有那么迅速到这儿来,所以自然是让石全占据了最好的位置,就等着兖州军过来了。说起来别看他就只是个三

    流将领,但是怎么说呢,至少经验什么,未必就比不上那二流的将领。此时的情况,这就算是在野外,平原开阔地,如今石全带着三万人马驻扎在此,兖州军都别想过去,所以这就更不用说是还隔着一条河了。这辽水可不是什么小河,虽说是不能和长江黄河这样儿的大河

    相比,但是却绝对不能说是小河,想想后世的辽河,就知道一二了。因此,这如今石全是认为己方占据了有利的位置,这如今可就等着兖州军过来了。他们过来,怎么也得和己方战,不战的话,那更好,是正中自己的下怀啊,这不就能拖着他们了吗。可显然,这事儿怎么想也是不可能的,自己是曹操他的话,也不可能那么去做啊。而这个时候的兖州军呢,他们自

    然是在前往襄平的路上,毕竟从玄菟的髙句骊,是直接南下,渡过了辽水,就到襄平城下了。而显然,不管是曹操他们也好,还是甘宁张辽他们也罢,都已经是早已预料到了,这公孙康是要派人在半路拦截,结果他们从探马处了解到的情况,和他们所想,基本上没什么太大的出入,这确实,公孙康是派出了一个叫石全的将领,带着几万人马前来阻挡。兖州军终

    于是到了辽水的对岸,他们可没直接就过去,哪怕他们也清楚,过去的话,石全基本上是不会前来阻截,他是乐不得己方如此。因为真那样儿的话,就不是辽水在己方的前面,而是在己方背后了,这可不是韩信当年的背水一战,那人家是没办法了,而且韩信能料敌先机,

    敌方却没什么本事,没什么谋略,就只能是跟着韩信走。可你要是盲目去效仿,那么后果真是不堪设想。因为你只看到了韩信的背水一战,项羽的破釜沉舟,最后效果是都不错,那是因为他们成功了,所以自然是没大问题。可你怎么就没想到,这万一是失败了呢,那直接

    就是万劫不复了。就像在演义中,徐晃不也是来个背水一战吗,结果最后什么结果,都不用多说了。最开始王平还不是刘备那边儿的,他是投靠了曹操,不过就是因为徐晃,他是被逼无奈,投靠了刘备。其实一想也是,不管是以这个自身的本事来看,还是说在曹操和众人那儿的地位,怎么说一个刚投靠他们没多久的王平,确确实实,是不能和徐晃相比的。毕竟

    徐晃都投靠曹操多少年了,而且是有不少功劳的大将,关键是其人的人缘还都不错。哪儿像王平那样儿,是没什么根基的将领,所以他既然是和徐晃交恶,过节甚深,那么除了投奔刘备之外,好像也没有其他的路了。他肯定是不甘心什么隐居山林,平淡一生,所以这个确

    实,不得不说,王平当初是走了一条正确的路。还在曹操那儿,他是根本就得不到什么好儿,反而是到了刘备那儿,他也算是受到了重用。不过王平这个人,说起来绝对算得上是一个比较,怎么说呢,就是运气不怎么样儿的一个将领。因为你看他最关键的两个地方,都是

    谏言给主帅,关键是他的想法还是对的,而主帅是错误的。可结果呢,是主帅根本就不听,最后以致于是兵败,这就是比较悲剧的了。第一个是徐晃,那个时候不用多说了,他走投无路,只能是投奔了刘备。第二次更关键,是诸葛亮让马谡去守街亭,对手是防御大能司马懿,结果马谡什么样儿,根本就没听王平说的,结果最后街亭也丢了,马谡被斩首。所以在马超

    看来,王平他的能力,那还是有的,而且眼光也不错,为将算是小心谨慎的这么一个,确实是守成可以,进取也许是差点儿。因此,马超让其人当主帅去防守,而不是当个什么副手,就是因为以其人的能力,当主帅,是没有什么大问题。当然你让他一个人带十几万人马,马

    超也没觉得他就真能胜任,不过万人,他是认为没什么问题的,所以当初去阻截联军,就是让王平一人带兵三万去的。而且马超认为,其人确实,不太适合去当什么副手之类的,因为他不会去劝人。要不然不管是在演义中,这他和徐晃,还有马谡,是没一个人把他的话给放在心里,是一点儿用都没有。因此马超觉得,这个也确实,还是算了吧。他要不然就是

    和自己一起征战,要不就是带几万人马,去当主帅防守,当然也可以作为一城的主将去守城,这就是马超给王平安排的事儿。结果如今来看,确实是不错,至少马超没看到当初演义中的事儿。当然了,马超也没认为自己是当初演义中的曹操,更不是刘备,而手底下,也没有徐晃,更没有马谡。其实对他来说,毕竟都已经知道很多事儿了,所以就算是徐晃和马谡

    都在他的帐下,他都不可能把他们和王平给分到一起去做事儿,那不开玩笑吗?马超觉得这个演义中的很多东西,可以说还是非常有用的,是,那虚构的很多,可确确实实,有用的东西其实也不少。至少他是从中学到了很多东西,更是知道了不少,至少哪个人物什么的,

    他自认为多少都知道点儿,哪怕知道个名儿,那也算是了解点儿吧。而看演义,王平谏言不成,最后是全军失败,这个马超觉得不能说是他的问题,也不全是主帅的问题,至少上位者,是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为什么这么说呢,先说曹操让徐晃和王平去防御赵云黄忠,这

    徐晃是什么身份,王平又是什么地位,两人差距根本就是不小。他们同在曹操帐下为将,可显然,他们两人的身份不对等,马超认为这才是最根本的。徐晃绝对不是那种听不进劝的那种人,曹操知道,可他却没在意,两人在兖州军的地位,实在是差距不小。如果说把王平换成一个谋士,比如说荀攸,试问对方的一个谏言,徐晃可能不听?所以说本来曹操的安排,

    就是有问题的。毕竟王平在曹操帐下,他才为将多久?能和徐晃相比吗?更何况,他有什么功劳功绩?更是不能和徐晃相比,所以这样儿人的劝告,徐晃要是能听得进去,他也不至于说是最后是中箭身死了,那是被孟达给阴死的。所以曹操他本来的安排,就是有问题的,

    所以的结果,也并非就是要怨徐晃和王平他们。至于说失街亭的事儿,这个诸葛亮是要负最大的责任,是,马谡给街亭丢了,可仔细一想,这个马谡之前可没什么领兵作战的经验,当然了,诸葛亮没打仗的时候,他也没经验,但是马谡那样儿的,能和诸葛亮相比吗?可孔

    明还是把他当人才,结果这人才给大计耽误了。马谡吧,绝对不是个饭桶,肯定不是废物,但是他确实,不适合带兵,你让他当主帅,是肯定不行。不过你让他出个馊主意什么的,去阴人,那是没有问题的。可这背后阴人,和带兵打仗,好像真是,根本也没什么关联,他马谡就是能出点儿主意,可终究带兵是不成。就像战国时期,赵括也就会个纸上谈兵,你真让

    他带兵,他就犯错了。所以这马谡其实也是这样儿,你让他带兵,就要出问题。可马谡是没本事的人吗,显然不是,马家五常,终究还是有点儿能耐的,不是假的。就像是赵括,赵括可不是废物,别看他是败了,纸上谈兵,但是其人可不是废物,这点还是没错的。所以马

    超也觉得,这很多时候,和上位者的安排,是有很大关系的。至少要是换一个人呢,也许还会有其他的结果,这都不一定。所以在他这儿,他是没让王平和谁组合一起带兵,哪怕他这个时候还在汉中,是受到张既的辖制,但这个不算什么大事儿,毕竟在汉中,主要的任务

    是防守,而不是去进攻什么的,因此,马超是不怕什么。汉中不是街亭,张既更不是马谡,所以马超自然是不担心什么。不再多说其他,就说这如今曹操他们可不会来个背水一战,所以他们自然也是没有渡河,直接就在辽水的北岸扎下了营寨,当然了,距离辽水,其实还是有段距离的,虽说他们是不怕有人来个水攻什么的,但肯定还是要小心使得万年船啊。其实

    以这个季节来说,你想雨水充足,是不可能了。但是上游要是真就蓄水的话,那么来个大水冲你,那还是没有问题的。不过那么大动静,兖州军能不知道?所以石全是想都没想要那么去做,而且那么干的话,别叫兖州军直接跑了,那己方就可要得不偿失了,那绝对不是自

    己要做的。他还没忘,自己到底是来做什么的,明知道是胜不过人家,自己自然也没有做梦想要那样儿。实际上,就只要拖住了对方,那么就成功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