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所以他这自然也是,越战越勇,别看城头的辽东军是,今日表现够神勇,可乐进自然也是不差,张辽更不用多说了。至于说到兖州军士卒的话,他们在自己将军和江东军大将,两人的感染下,也算是不错吧,反正是比之前强,虽说还不至于像城头辽东军那样儿疯狂,对己方是同仇敌忾,可他们确实,这如今也是不容小觑了。本来嘛,这将是兵之魂啊,兵是将胆,

    这话是这么说的吧,可这绝对不是随便说出来的,一想也真是,是有其道理的。就看如今这样儿,公孙恭作为辽东军主将,他自然是发现了兖州军和之前也不太一样儿,至于说江东军,那基本上都没有了,所以他是自动忽略,这不忽略也不可能啊。不过他是能忽略了江东

    军不假,可却不代表他就能忽视了张辽,显然其人是他绝对不能给忽略的,而且还得非常重视才行。这不如今他是更加重视张辽其人了,哪怕乐进表现也非常不错,但是在张辽面前,公孙恭的想法中,他乐进自然是比不上张辽,所以他也是关注张辽,乐进虽说不至于一下给

    忽略,但他确实,是顾不过来了,他就一个人啊。本来这也是“双拳难敌四手”,好汉也架不住人多。当然,公孙恭是双拳没错,他也对不过人家的四手,这个一点儿都不假。可他却绝对不算是什么好汉,也就是个普通的辽东汉子,至于说好汉之类的,他和人家差距还有。但有一点,确实是没错,那就是其人真不是张辽乐进的对手。别说他是一个人,根本也不可

    能对上两人,对上他也是个输。就看他对张辽,他都不是人家的对手呢,哪怕就是对上乐进,其实也依旧是如此。不过如今他们辽东军还是能逼退敌军,因此这,确实,不得不说,靠着城头的那些爆发了的辽东军士卒,他们真是,能阻挡得住兖州军,这个倒是不错。所以

    确实,公孙恭所起到的作用,绝对不是最关键的,可确实,少了他也不行啊,毕竟将是兵之魂,这魂魄要是都没有了,那不就成了行尸走肉吗。所以守城主将只要一出问题,那么他这城头别说一万人马,就算是十万,该溃败的时候,那也得溃败。什么叫溃败,就是说你不

    管多少人,到时候被人打得,是一下就崩溃了,直接是撒腿开跑,全退了,这就是溃败。所以一万人,那又算得了什么呢。确实,比他们多了,如果真是溃败,那最后也得是作鸟兽散,所以这他们又多什么。不过如今显然,辽东军还不至于说就那样儿。怎么说呢,真要说起来,他们今日是更强烈爆发了,这绝对不是曹操他们想要看到的情况,可谁能保证,他们

    每一日都如此?如果说辽东军是天天都这样儿的话,那么别说是如今的兖州军,就算换成号称是天下最强的凉州军,他们也是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破这城。反正他们辽东军要是每时每刻都如此状态的话,那第一个曹操就不相信。别说是他们,就是己方,也做不到这

    个啊。可他却也不得不承认,那就是公孙恭今日是成功了,至于说明日如何,那明日再看再说,才能知道啊。不过不不管如何,他们辽东军也不用如此,就这么来几日的话,其实也是够己方受的。当然,曹操他们是一点儿都不怕这个,还是,多少就是己方多损失些人马的问题而已,对,就是如此,按照这个情况来说,没几日的话,那其实己方还是损失得起

    的,想想也没什么大不了。毕竟己方的十万人马,可没有什么水分,因此,这难道还不能说明问题?他们辽东军,是,也有十万人马,可那里的水分有多少,他们自己最清楚了。反正是要比十万人马少就是了,那么这就足够了,己方是只多不少啊,而他们是不会多,就是少。公孙恭此时带着己方士卒,确实第一次没让张辽上来,乐进虽说没他带兵应付,可城头

    辽东军士卒,也是没让他上来。至于说第二次,乐进他却是第一个上来的,毕竟公孙恭哪怕就是个三流水平的将领,可他却也不是废物对吧,所以张辽还是比乐进晚上到城头的,不过他确实,也上来了。对他来说,乐进都上去了,自己为什么就上不去呢?这怎么说,自己

    都是要强于乐进的不是?至于说公孙恭,那么一个三流水平的将领,哪怕他今日又是爆发了一下,也还是不如乐进呢。确实,张辽对上他公孙恭,哪怕后者是爆发了一下,可对前者来说,也还是没什么大挑战。至于说城头的辽东军士卒,他们的爆发,确实是给了张辽更大

    更多的压力,这个确实是没错。但是显然,还是那话,江东军不用说了,根本如今还在攻城的,是没几十个了,不过兖州军他们,确实,今日被两大将领所感染,因此这也算是表现不错,至少后面观战的曹操他们,确实,都满意了。毕竟这城头辽东军那样儿,你是不能和人家比,所以就是和自己相比就行,只要超过了之前,就是好的。所以张辽和乐进别看是都

    知道城头公孙恭还有辽东军士卒今日的爆发不错,可对他们来说,挑战也不大,确实还不至于说让他们是太过重视对方什么。如果说他们真是感到压力真是大到不行,那么此时张辽和乐进,还有兖州军士卒,就不会是如此状态。不过肯定也确实是,那就是这他们损失更多,

    这确实是没错,比之前的伤亡要大,这个是一定的,肯定的,以及确定的。如果说连这个效果都没有了的话,那么辽东军如此状态,也真不至于让后面观战的曹操他们担心什么了。不过他们确实,是不想己方伤亡比之前还多,可他们也真是,没什么办法啊。所以说这最后,

    他们也是都无奈了,就只能是寄托于己方能早日破了髙句骊,如此,就比什么都强,不是吗。而今日,张辽他们不是被逼退三次,曹操才鸣金,他们被打退了两次,曹操就让士卒鸣金了。对他来说,这来日方长,今日形势可不在己方这儿,所以自然还是暂避其锋来得更好。可显然,曹操也不会说让乐进他们就进攻一次,然后被打退之后,他就马上收兵。那样儿的

    话,肯定不是曹操的作风,如今可还不至于说就真那样儿,不过显然他也不可能就等他们退下去到第三次的时候,他再让人鸣金。因此,这自然是他们第二次被打退的时候,曹操就收兵了。还是那话,他就不相信了,这每一日,辽东军都是如此状态?真要都是那样儿的话,

    那么这己方还不知道要损失多少人马?一日两日的话,己方是损失得起,可真来个十日八日的话,那可真是……毕竟之后还有襄平城呢,那地方才是大头儿啊,这髙句骊,和襄平还是不能比的。而乐进、张辽他们此时是带兵退了,他们自然也是知道曹操的意思,毕竟这如今暂避其锋,其实也是好的,是正确的选择。反正对乐进和张辽他们来说,其实就是如此,

    他们要是曹操的话,肯定这时候也会这么去做的。所以他们自然对这个时候鸣金,是没有半点儿意见,他们觉得正好。所以自然是二话不说,直接就带着人马回去了。对他们来说,这今日也是挺累了,所以自然是早休息早好。别管乐进和张辽都是比较好战的武将,但是在这个时候,他们却也知道,自己也是要好好休息一下了,而且还别说是自己,就看士卒吧,

    他们如此状态,这肯定也是需要休息的啊。结果是又过了五日的时间,当然兖州军肯定不是一下休息五日,而是又强攻了髙句骊五日,大战了五日,这一次,他们终于是看到了胜利的曙光,这夺取城池,就看这两日了,当然今日的几率是很大的,曹操他们都是如此想法。

    这一次依旧还是乐进张辽带兵,不过和之前不同的是,张辽依旧是带兵攻城,这个没错。不过乐进却没带兵向城头进攻,而是在城下,他带着更多的兖州军士卒,在攻击城门。对他来说,这在城头进攻,已经不是如今最为主要的了,毕竟城门要被攻破了。至于说是和张辽

    比什么的,不是他没这个心思,而是如今这只要乐进能轰开城门,那么他的功劳绝对就要比张辽大,难道这个不是比他强了吗?所以乐进是有他自己的想法,因此,他是在城下带兵攻击城门,而不是像张辽那样儿,带着士卒在攻城。其实张辽对于是带兵攻城,还是说攻击城门,他对此都没什么大不了,毕竟他就是个外臣,是属于其他诸侯军队的将领。不过他是

    肯定不会去带兵攻击城门的。毕竟攻城的话,乐进没在城头这儿,兖州军士卒哪怕不怎么听张辽的,可也是能和他一起,向着城头拼死进攻。可要是换成了城门呢,那地方只有里面有他们辽东军守御,所以基本上是没什么危险,因此,张辽可不认为自己就真能指挥得动那

    些兖州军士卒。到时候,估计你也是看到了,他们是在攻击城门,可是估计也是出工不出力,这你又有什么办法?是,最后哪怕别人不说话,可是曹操肯定会有话说,但是那样儿的话,是不是要耽误这攻城的进度。本来这一日就能破城,那么估计就得是两日了,所以张辽

    是绝对不能那么做的。尽管张辽他也对兖州军不怎么感冒,可却不得不说,他还是个有大局观的这么一个将领,怎么说张辽都知道,不管是对兖州军来说,还是对己方江东军也罢,哪怕就是凉州军,这如今在辽东称王的公孙度,都是大敌,所以辽东军,那自然是三方的大敌,并且天子诏书都到了建业,这就不得不说,必须要灭了他们辽东军才行。所以在这个大

    前提的情况下,张辽自然是不会有其他的什么心思。反正对他来说,这如今破城才是最关键的,至于说其他的东西,都可以往后放了。而且他还是很清楚的,如今的乐进,和最开始的时候,倒是不太一样儿了,显然,是他主公曹孟德,说了什么。当然曹操肯定是向着他们

    自己将领的,可他同样儿,那是不可能不为所有兖州军上下去考虑,因此,这他是绝对有他自己的想法,自己的考虑,说乐进,是必须的,但是不会狠说,反正就是点到为止吧,就这样儿。结果就在这个时候,乐进是先攻破了城门,没办法,这有一个将领和没有一个大将,

    那情况自然是不同。如果说最开始的时候,是没有一个将领指挥去攻城门,那个时候,确实是,进度还不是这么快。但是乐进一上,这马上速度就增加了,因此,这城门本来就是摇摇欲坠,所以这个时候……乐进一上,自然就是相当于催化剂,所以这肯定就是如此效果。所以可以说他是立功了,比张辽的功劳大,后面的曹操众人一看,心里都高兴,并不是说乐

    进立功了,比张辽功劳大,他们就高兴。说起来还不至于说就那样儿,实在是城池破了,他们高兴,别说如今他们辽东军都没个几千人了,就算是再多,己方这十万人一进去,他们也不好使!城头的公孙恭已经是知道城门失守,他还没忘了对身边儿的士卒说:“快退,你

    们都走!”士卒一听,这怎么回事儿?这自己将军让自己这些人走了?旁边儿有亲卫就说:“将军,一起走吧!我等定保将军平安!”公孙恭听后则是微微摇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