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其实就是在马超的想法中,他所想的和曹操的未必就不一样儿,反正很多想法吧,其实都是差不多的。至少他也不是没想过,如果说自己真就不像如今,这争霸天下的话,那么自己到对会是个什么样儿的状态呢。但是显然,估计是什么路,应该是都不适合自己,而只有如今自己所走的,那才是自己最适合也是最合适的吧。还是那话,他对此无怨无悔,一直都是。

    而此时在兖州军和江东军他们两军的激烈进攻之下,张辽终于是第一个登上了城头。虽说后面的曹操和兖州军众人看了如此之后,他们也觉得这不是乐进第一个上去,众人所想确实,

    心里也真是有些遗憾,但是好歹张辽也算是己方这边儿的人,所以他们也不至于说太过嫉妒

    什么的。至于说跟他们一起观战的甘宁,那完全和他是没什么关系,所以不管是张辽上去也好,是乐进登城也罢,对他来说,真都是无所谓的。当然了,如果要是自己带兵去攻城的话,那么他倒是希望自己能得这个最先,能第一个上去。毕竟在他的想法中,这个说起来可

    不单单是自己面子的问题了,更重要的是自己主公的面子,还有己方整个凉州军的面子,所以后两者,那才是最重要的。至于说其他的什么了,那些东西甘宁自然也是没想那么多,这辽东军是他兖州军的大敌没错,可真算起来的话,真是不能说他们是己方的大敌,不过因为有天子诏书,所以己方也不可能,自己也不会不听这个就是了。不过虽说张辽第一个登上

    了城头,但是距离他不远的乐进,如今还没上去,所以他这心里确实是不太爽。是,他嘴上不可能承认,可心里也是认可的,那就是张辽人家确实,他比自己强。可以说很多地方吧,人家都要超过自己,这个自己心里是承认的。毕竟从吕布那时候开始,兖州军就总和他们那

    些人马打交道,所以说张辽也这是,绝对是己方的老对手了,所以谁还不知道谁啊,因此乐进也确实是有那么一丝对其人的佩服。别说是自己,就说己方很多人,可都不如他张辽张文远啊,要不然自己主公怎么就那么礼遇其人呢,所以这个就是那个凉州军的甘宁也一

    样儿,可以说其人不管是武艺还是说带兵作战的能力,可都是一等一的,这点很多人都知道,所以自己主公对两人那是非常客气。要说自己主公都如今这个身份地位了,他也真用不着非得是那样儿,可他对两人之礼遇,这就说明了很多问题。至少乐进都明白不少,但是有那么一丝佩服归佩服,这对方不怎么给自己面子,抢了自己的风头,这确实是不能让他忍着,

    所以乐进这个时候也是一个奋发,就直接上去了。也是,人嘛,很多时候确实,你要是有个对手,有个对比的话,那你基本上就能上进,这都是很正常的。所以说乐进他这个时候就是一个奋发图强的典型,他要追上张辽,结果还真是让他给上去了。当然,他还是得感谢一

    下张辽,毕竟没人家登上了城头,乐进也许还没这么快。就说城头上的公孙恭,他可不是什么没见识的一个,那也是知道张辽本事的,所以在张辽上来之后,他就直接舍弃了对付乐进,然后就带着己方一堆士卒去围攻张辽了。是,他也清楚自己武艺不如人家,这个没错,可要说就因为这个自己就不敢上了,那也实在是太小看了自己了吧。自己小胆儿是没错,但

    是可不代表这个时候就真不敢和他张辽对上。是,自己不可能直接去和其人单挑,但是和士卒一起围攻他,那这个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反正对于公孙恭来说,如今的自己都已经这样儿了,自己父亲也要不在了,自己大兄也不讲什么情面,自己可以说也是一无所有。所以

    就算是身死,那又能如何?反正如今这活着和死了,好像也没什么太大的区别。因此在这个

    时候,他也算是一下爆发了,不单单是他这个人的性格爆发,还有其他的一些东西,都跟着他一起,全都爆发了。怎么说人也是有潜力的,更何况是公孙恭了,他肯定不是什么废物,虽说之前只是,也就是个三流上等水平的将领,但是如今的这么一个爆发,至少也让他进入

    到了二流下等那样儿,还能持续一会儿。所以这确实,是不容小觑。就算是乐进,他也不过是二流上等,也就这样儿。当然了,乐进必然是属于二流上等中最前面的那个,这个倒是没错。而如今公孙恭爆发了一下,他也不过就是二流下等后面的,所以差距还是有的,而且

    可以说还不小。至于说和张辽那样儿一流的将领相比,那他差距就更大了。这个还真得承认,别看江东军在整体水平上,那一流的武将,肯定是没人家兖州军多,是,这个确实是没错,但是至少张辽是要超过乐进的,这个也确实不错。所以说总体上,江东军当然是压制不住兖州军,不过在玄菟这儿,在髙句骊城上,他张辽确实,是要压过乐进。不过此时两人倒

    是一个旗鼓相当,是,这个说是他们都上到城头上来了,而就以这个单论的话,他们都一样儿。不过就是张辽要早于乐进,毕竟他是第一个上来的,就是这样儿。而此时张辽则是被公孙恭带着辽东军围攻,毕竟他也不过才带着己方一千的步卒来这儿攻城,而旁边儿更多的,

    那都是兖州军。虽说兖州军士卒也知道,张辽是盟军大将,但是终究他是和己方的将领不一样儿,所以这待遇当然也不同了。而张辽也不是说他说话兖州军士卒就都不听,但也真是,能真为了他,而去和辽东军拼命的,确实是没几个。所以说张辽上去,基本上兖州军士卒都

    是为了他们自己而战,多少人是特意和他拉开了距离,尽量远点儿。至于说江东军士卒,也就是他们,才是真能为了张辽而拼命,这个倒是没错。而对此,张辽和乐进,还有公孙恭,哪怕是两军,不,是三军的士卒,也有不少人都懂,不过谁也没想着要去改变这个。毕竟对张辽来说,他知道己方虽说是兖州军盟友没错,但是如今这乱世,就属这盟友最不可靠了,

    真的,如果真都那么可靠的话,也就没那么多背叛的乱七八糟的事儿了,不是吗。所以这根本就不能真当事儿,至少张辽觉得自己是别指望着什么就对了,所以他哪怕是有心,是希望兖州军能有所改变,可是他却不会去做什么,更不会说什么。对他来说,曹孟德是个奸

    雄,他应该是知道要如何去做。说起来己方人马就算是真都全军覆没了,那也不是什么大事儿,没什么大不了的。因为孙策他既然是派人来了,就真是没想着去。不过自己要是在辽东这儿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话,那么后果,张辽认为这兖州军和己方的联盟,是肯定要出现问题的,而且要有大裂痕,而那就是凉州军乐于见到的了。所以这个时候,张辽知道,乐

    进他也许是不会管太多,乐得如此,可在后观战的曹操和那两大谋士呢,等到大营了,等自己和甘宁都离开了之后,如果说曹操要是都不和他们说点儿什么的话,自己都不姓张。毕竟曹操,那可不是一般般的人啊,那是“乱世之奸雄”,其人那样儿的人的眼里,是天下才能算是其人的眼界,所以还真是,不得不说,他可不是哪个小将领,还有那些个普通士卒

    所能比的。而这个时候,虽说张辽是带着己方江东军没多少的人马和公孙恭他们辽东军大战,不过也别说乐进带着兖州军的人马,他们就真一点儿没帮张辽什么。反正不管是主动被动,至少对张辽来说,确实是减轻了不少的压力。毕竟城头一个将领,和两个,怎么看都是

    不一样儿的,更何况乐进步下可是很猛的这么一个将领。说起来他乐文谦,其实就是个步下的将领,这点兖州军的都清楚,其实就是张辽,他也知道些。所以不管怎么说,如今张辽那边儿的压力是减轻了,这就是好事儿。至于说公孙恭,他没能逼退张辽,结果这时候乐进

    又上来了,所以增加压力的,肯定是他和辽东军,而减轻了压力的自然是张辽乐进他们,还有就是江东军和兖州军了。曹操虽然这距离髙句骊也不算是太近,可好歹他是能看到城头大体是什么样儿的。你说更具体的东西,他肯定是不知道,不过谁占优谁吃亏,他倒是很清楚。并且他是特别注意到了张辽,也看出来了,己方将领乐进和己方士卒对待其人的态度。

    说起来,曹操的心里,是对己方不满意的,不管是乐进还是己方士卒,都是如此。当然他确实,不是说攻城,而就是对付辽东军的事儿他不满了,就是对待张辽的态度,让他是不满意。毕竟曹操确实就和张辽所想一样儿,那是放眼天下的人物,只有全天下,才能入得了其

    人的眼。所以对曹操来说,他自然是不会希望张辽这么一个人才,而且还是对孙策有了意见的这么一个大才,对己方有什么意见,觉得己方这不好,那不好的。而己方其实应该是能争取其人来的,可如今己方这个态度,他就清楚,张辽对己方的印象,已经是差了。显然,

    这他绝对是认为,在己方这儿,也没什么发展,或许凉州军更好。当然曹操这么想,可他也没认为张辽就要去投靠凉州军或者己方什么的,毕竟哪怕他是对孙策有意见不假,可曹操还是知道的,其人对江东军的归属感,确实不是张任对凉州军,关羽对己方这样儿。毕竟他张辽是对江东军很有归属,这也难怪,毕竟江东那个组成方式特别,是将领带着部曲,他手

    下的士卒,就是和他私兵一样儿,所以这个不过如今来辽东的,可不是他张文远自己的部曲,那样儿的话他还能干吗?显然都是孙策一个人的,所以就算是再多,在江东也没几个人会有什么意见,毕竟自己主公把自己的人马都派出去五千,那么其他人,也是没资格说

    太多。而让张辽来辽东,他自然是二话没说就过来了,显然这和都是孙策一人的人马,是有很大关系的,分不开。如果换成他张辽的人马,估计他都不可能同意。当然张辽也没这么多人,毕竟江东那么多将领呢,多的近万,少的也有一两千,所以这人马自然也是有限。哪

    怕他张辽本事不小,可终究是在江东根基尚浅,所以他还真是,没那么大势力。至于说孙策,他身为主公,当然是能一下就拿出来五千人马,没什么问题。但是换成张辽的话,那还是不行。不过两千人马,他肯定还是有的,不过显然,孙策是不能那么去做。要不然的话,本来他张辽就没多少部曲,这还对自己有意见,所以真要是自己逼他太紧的话,那么肯定最

    后是要起反作用啊,所以孙策都懂,他很清楚,什么事儿应该做,什么事儿不该做。什么事儿可以去做,什么事儿是坚决不能做的。城头,在公孙恭使出来吃奶的劲儿下,终于是带着己方的人马逼退了张辽,当然出大力的不是他,而是辽东军士卒。可以说就为了逼退张辽,

    这他们损失多了去了。当然损失多是多,不过能逼退了张辽,公孙恭觉得很好,至于说损失,己方有一万人马呢,所以这点儿损失,自然是输得起。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