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所以曹操就和对甘宁一样儿,他也没给张辽介绍己方的人,至于说甘宁,就更不用介绍了,他们彼此还不认识吗。而后面曹操是问了一下江东的事儿,然后问了一下路上都如何,张辽也简单一说,这就算是完事儿。之后曹操又是和张辽闲聊了几句,当然了,这个闲聊肯定也是和如今战事都有关的事儿。曹操说得清楚,今日正好你们也来了,这明日便兵进玄菟郡。

    曹操如今已经是兵进辽东,他正是赶往玄菟的路上。他不是没想去襄平,虽说距离也不远,关键是他的意思是准备先拿下防守最薄弱的玄菟郡,然后之后再南下去攻襄平。所以一直以来,曹操都是这么个思路,如今甘宁和张辽都来了,他更是要带大军去进玄菟了。而毕竟玄

    菟郡也不是很大,并且确实,辽东军在那儿没有重兵,不过如今就有一万辽东军驻守在玄菟治所高句骊,对是高句骊,不是高句丽。前者不过是大汉一个郡的治所,一个县城而已,而后者终究是大汉边境的一个小国,这个差别可大了。当然玄菟确实是和高句丽挨着,这个

    倒是一点儿不错。曹操手下众人早就知道自己主公的意思,毕竟他们一直以来,都是往玄菟进发的,不过就是甘宁和张辽到来,让他们耽误了几日。要不然的话,这个时候没准都已经兵临高句骊山城下了。至于说甘宁和张辽,他们两个更是没什么意见,当然有意见也不可能好使,这在人家这儿,曹操当家做主,你一个其他诸侯的将领,基本上都没你说话的地方。

    所以众人都是齐声应诺,准备明日再进兵。到了第二日,曹操他们是带着大军离开了,如今兵贵神速,肯定是越快越好,他们辽东军是不想让己方快,那么己方就更要快。而驻守在玄菟的,也是公孙度的儿子,不过肯定不是公孙康,是公孙恭。公孙度有两个儿子,老大就

    是野心比他还要大,不过却没什么自知之明的公孙康。而老二就是那个公孙恭,当然不是说老二没什么野心,那不可能,只是和他父亲他兄长相比的话,公孙恭还真是,少多了。而且他确实,如果说公孙度在很多人来看,就是比较软,是个比较胆小的人,那么公孙恭就真

    是这么一个比较胆小的人了。所以这样儿的人别说不是嫡长,就算是,这最后辽东军的家底儿怎么也落不到他身上。毕竟公孙度除了没什么自知之明之外,他其他的地方,可以说都是甩了他兄弟八条街,真是,他很多地方都比公孙度强,所以公孙恭和他,确实是没法比啊。但是不管怎么说,公孙恭都是公孙度的儿子,也是公孙康的亲弟弟,而且辽东真就没什么人

    才,所以这矬子里拔大个儿,公孙恭这样儿的,在辽东也能算是个人才了。因此他不守着玄菟,谁来守?也确实是没什么更合适的人了,而对公孙康来说,自己这个弟弟,是真一点儿威胁都没有,所以能好好利用他一下,自然是要好好利用他的。如今自己父亲要不行了,

    那么在他还没死之前,他公孙恭肯定是不能不听他的,如果说自己父亲不在了,自己未必就能命令得了他。但是自己父亲还活着,那么他的命令,公孙恭能不听?所以对于让公孙恭去守高句骊,公孙康是有底儿的,结果果然,公孙恭如今已经在那儿是等着兖州军他们到来了。作为兄长来说,公孙康自然是了解自己兄弟的,别看自己兄弟胆小,那是不假,可他那

    劲儿真上来了,谁也挡不住。所以最后他跟着兖州军一起,玉石俱焚,也不是没可能的。毕竟对自己兄弟什么样儿,公孙康还能不清楚?是,公孙恭胆小归胆小,可他一旦是发现自己什么都没有了,这自己父亲也不在了的话,那么辽东军如今这个形势,他再守不住高句骊,那么最后的结果,公孙康觉得也只能是有一个。至少他不知道公孙恭活着,他自己还觉得有

    什么意思。你不能小看了胆儿小的人,是,他们胆儿小归胆儿小,可不代表他们就不能做出来些惊天动地的大事儿了。更何况公孙康也没觉得公孙恭和兖州军死战,是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儿。不过如今来看,最后的结果,基本上自己这个兄弟,是要和高句骊共存亡了。不

    过对公孙康来说,他还是喜欢看到这样儿,至于说什么兄弟感情,那都不算什么。在他的眼里,只有自己的利益,哪有什么感情。他父亲他都能那样儿,所以就更别说只不过就是个兄弟了,哪怕兄弟是亲兄弟,可那父亲也是生父啊,所以摊上公孙康这么个人,也确实……

    曹操大军是一路凯歌,基本上是没遭到什么抵抗,就兵临高句骊城下了。主要还是辽东军缩短了战线,基本上玄菟的那几个县,他们确实是都给放弃了。其实他们也知道,干脆就守不住。就凭这己方那几个县城年久失修的城墙,想挡住人家兖州军江东军和凉州军?做梦估计都梦不到吧,不是他们就对己方没什么信心,确实,实在是他们找不到多少信心。也就是

    高句骊,终究是玄菟的治所,所以城墙城防什么的,都没问题。不至于人家来攻的时候,双方一交战,这城墙再塌一块。这可不是什么笑话,而是真可能要发生的事儿。话说为什么那其他几个县城城墙都那么破了,还不是没有什么战事,连异族异国的人马都不来这鸟不拉

    屎的穷地方,所以又没钱又没什么的,哪还能有那钱财精力去修补城墙。对公孙度来说,真就不如拿着钱粮去干点儿别的事儿。反正也没人进攻,所以还有必要修吗?结果如今这当有了必要修补城墙的时候,却已经晚了。显然临时抱佛脚,可确实,未必就有什么大用啊。

    就因为这个,其他的几个县,都让辽东军给放弃了,就剩下一个高句骊,好歹是治所,所以城墙城防确实是比其他地方强,这不就拿这地方拦着兖州军他们,看看能阻挡多久。不过哪怕城内有着一万的辽东军人马,可也未必就能挡住人家兖州军他们多久,毕竟最近辽东军也是没什么战事,过得比较安逸吧。以前是和异族打过,可这他们也不是说每时每刻都那样

    儿不是,这一转眼,确实是已经好久没和异族作战了,这辽东军对战事居然是有了点儿生疏。这绝对不是好事儿,虽说在公孙度还没什么病的时候,他也没忘了己方士卒的训练,可当他病了之后,也没什么战事,这基本上每日的训练,都已经给断了。没办法,当老大的不

    怎么管事儿了,基本上手底下的人,也没几个真就认真负责的。至少在辽东军这儿,公孙度的手下,确实是没几个好人。就看他病重,公孙康一联合他父亲手底下的几个将领,给他夺权了,这就不难说明什么问题。确实,如果说他手下人,哪怕本事有限,行,毕竟人的能力有大小,这个是没错。可这人品上面,确实还是有问题的,要不然的话,如今辽东也不至

    于说这样儿。他们就只为了自己的利益,这老大都称王了,自己的官职自然也都是水涨船高啊。可惜,没一个人能多想想,这最后的结果,到底会如何。好了,这回好了,把曹操兖州军他们给引来了,这你称王,在这儿也没几天的蹦头了,确实是到头了啊。曹操让己方兖州军是在高句骊城外是安营扎寨,至于说凉州军和江东军,他们肯定不能是和兖州军一个大

    营,所以自然也是在他们旁边儿安营了。不过因为他们的人和兖州军相比,确实是相差悬殊,所以两个小营加在一起,还没有人家五分之一大呢。确实,他们两方加一起,不过才一万人,可人家兖州军直接就十万,这还不是有什么水分的,就正规军,就有十万,都不算

    那些民夫和工匠。确实,和他们相比,凉州军加上江东军,不过才是人家的十分之一,但是战力不弱,虽说还是不能和人家十万人马的战力相比,可肯定,他们一万人,是比辽东军一万人的战力强。辽东军别看是和异族异国总打交道,但不是说他们战力就多么强劲,还不

    是那样儿。主要是他们骑兵占优,对,就是这个。他们骑兵不少,至少你要是用步卒对上人家骑兵的话,你真是没什么优势。不过凉州军和江东军,也确实算是下了本钱,凉州军来的五千人马,都是骑兵,也正因为这样儿,他们速度可确实是比江东军快啊。至于说江东军,

    虽说不全都是骑兵,但是骑兵也有两千,是,这在整个江东来说,确实是不算多,可如今孙

    策就派来多少人?就只有五千人,所以来了两千的骑兵,这也不得不说,是孙策给曹操大面子了。因为曹操他们很清楚,对凉州军这样儿财大气粗的队伍来说,对他们有着凉州并州,

    这样儿产马大州来说,江东军和他们一比,确实差距太大,天渊之别啊。所以凉州军别说是

    来五千骑兵,就是五万骑兵,曹操他们都不会觉得有什么意外。当然了,那么多人,兖州军是不会让他们来的。不过江东军可不单单只有两千骑兵那么简单,他们和两千骑兵一起来

    的,还有一千弩兵,和一千弓箭手,只有最后那一千人,才是纯粹的步卒。所以确实,可以

    这么说,那一千的弩兵,可不比骑兵差多少,毕竟那弩可不是弓箭所能比的,造价绝对是不便宜。所以孙策一千弩兵都派来了,可以说曹操他们确实是满意的,毕竟辽东军的骑兵可绝对是不少,比江东军要多,和兖州军相比,他们觉得应该也差不多吧,少估计也没少多少,和凉州军应该是没法比,毕竟凉州军什么情况,辽东军又是什么情况,他们还是了解的。

    当得知曹操带着大军往玄菟这儿来的时候,公孙恭是心里被吓得不行,而且还表现出来了。当然这都是真的,不过之后他也是让自己尽量不去想那些自己害怕的事儿,所以情绪慢慢也都平复了下来。对他来说,自己父亲重病不起,大权都让自己那个野心太大的大兄给掌握了,

    可自己却是什么事儿都做不了。是,自己在玄菟高句骊这儿守着,还有一万人马呢,可和自己大兄那边儿相比,这不差远了。关键是如今大敌当前,自己还能做什么,干什么?就只能守好城,就比什么都好。是,自己也恨自己那个兄长,可那又有什么用。古人都知道,兄

    弟阋墙,可依旧是外御其侮,这如今大敌是曹操他们,而自己和自己兄长再大的过节,都只能是以后再算再说了。不过自己真有那个机会吗?公孙恭可以说是非常茫然,他早就觉得自己是没机会,所以也只能是带着一万人马,守住自己父亲的家底儿,守不住,那就成仁吧,还能怎么样儿?反正这自己父亲都要不行了,辽东也要不行了,支持不住了,所以……他所

    想确实,还是很清楚的,有些时候,事情实在真就不可为了,那么自己也只能是走那最后一步了。是,自己胆小不假,可不代表自己就真什么都不敢去做,呵呵,自己还有什么了?是啊,都没有了,那么自己怕还有什么用吗?可以说这个时候的公孙恭,他确实是非常清醒

    ,他是害怕不假,可仔细一想,他突然觉得,事情已经临头的时候,他反而是不那么害怕了。就像如今他想到了最后,他就已经不怕什么了。

    《一下雲\来\阁,或手机访问》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