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所以马也想到了,他们真心归隐的话,己方最快的,能在个月吧,知道他们的具体踪迹。当然了,那不是说己方厉害,就找到了他们,而是人家故意给自己看的,到时候的话,自己也能清楚,他们是真心,而两人要如此作为,也是告诉自己,他们的真心。所以马认为,这个可能性很大,不过到底是不是,会不会这样儿,谁也不知道。反正这个时候,马

    唯一知道的是,诸葛亮徐庶他们,没投靠兖州军,同样儿,也没找江东军,而马这个时候都要带兵离开了,所以他也没再多想什么,反正是“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所以自己想太多,其实也没什么用。他们觉得该出现的时候,都未必要让己方刻意去找他们,

    他们就能出现。如果真不想出现在几路诸侯的视野中,那么马也清楚,估计是无论如何,都是找不到诸葛亮和徐庶他们的。毕竟天下那么大,你要想找几个人,还真是不容易,毕竟这个年代找人,对方想躲开,那么对对方来说倒是不难,而对你找人,那其实是不容易的。

    兖州军是第一个撤退了,曹操带兵回了许都。马见兖州军都退兵了,他当然也是整军,回了长安。他是看兖州军如何才行动的,就和他之前所说一样儿。如果说曹操不动的话,那么马没什么意外,他也不会动,毕竟比时间来说,他曹孟德都不怕浪费,难道自己还能着急?而其马很清楚,自己带着人马在樊城,说起来是对曹操兖州军的一种震慑,当然了,

    对方带兵驻扎在樊城外不动地方,也未尝不是对己方的一种震慑。而己方也只能是等着他们离开,己方才能动。可如果己方先离开,这樊城要被兖州军给攻取下来,那么马可就没地方哭了。毕竟他知道,己方拿下樊城的不容易,所以就算之后还能夺回来,可那对己方的

    打击,虽说不至于致命,但也确实,绝对是不一般。所以那样儿的事儿,马是不会去做的,因此,他就只能是等着兖州军,等着曹操带兵离开。结果果然,曹操是没有和己方一战的意思,如果你说他没有夺取樊城的心思,那么马是不相信的,但是曹操也知道,这不是

    一个好机会,所以自然是带兵离开为上。所以他走了,曹操更清楚,刘备被灭,孙策都没过来,那么显然,他也是没有这个和马凉州军一战的心思。当然他也知道,孙策肯定是想,自己这边儿也没有那心思,所以曹操带兵撤了,马也就撤了,不管其他方面,反正就是看刘备汉军被灭,己方夺取了樊城,就冲着这个,马其实是满意的。至于说不少人投靠

    了兖州军,那自己也没办法,只要诸葛亮徐庶他们不出,那么一切就都没有问题。是,魏延他们有两下,马也承认这个,但是真说起来,己方的将领比魏延他们强的,那还是有不少的,所以自己何惧他们。不过就是兖州军多了不少人才,这个确实,是给他们增加了不少

    的实力,这个倒是对己方没好处。凉州军走了,兖州军是第一个在樊城离开的,然后孙策江东军根本就没到樊城,不过他们是先返回江夏,然后才离开了荆州,回返江东,所以他们比兖州军还要晚点儿离开的。至于说最后的凉州军,他们是三军中最后离开的,所以不过他们距离和兖州军他们相比,也都差不多,毕竟不管是豫州,还是扬州,当然也包括司隶,它

    们和荆州,可都是挨着的。豫州和司隶,与荆州的南阳挨着,而扬州,是与江夏长沙等郡相邻,所以说这个都是挨着的,那么自然不会用多久,就都回去了。马是收拾收拾,众人也都如此,然后就带着人马上路了。说起来这来荆州这么久,这如今可算是达成了当初的目的,灭了刘备。不过马也知道,这幸好是曹操有顾虑,要不然的话,刘备真就未必能被自

    己所灭。别看他是四路诸侯中最弱的那个,可在攻城战中,那顶级谋士也没什么大用,所以这自然是己方占优。而且曹操是没准备和己方死磕,这才让刘备走向了末路。说起来他被灭,是己方占大头儿,主要原因不假,可真算起来,未尝就没有曹操参与其中。是,真说的

    话,刘备被灭,对他们兖州军的弊大于利,这个不假,可他曹操那个想法,未必就不想让刘备灭了,这自己还能不清楚?不过他曹孟德是不会说什么而已,而如今刘备汉军没都没了,他曹操也就偷着乐吧,不过马也是相信,如果孙策赶上的话,那么他曹操还是会和己方死

    磕,毕竟己方和刘备汉军,谁才是他曹操的大敌,谁才是那个劲敌,他是很清楚,也很明白的。曹操带着兖州军是第一个回到了许都,他这距离近,而且路上也没什么耽误的,关键是他都没在棘阳多待,虽然他是途经李通驻守的地方,但确实,他也没让大军驻扎,直接就路过过去了,所以自然是很快就回了许都。留守许都的荀彧是带着兖州军在许都的将领,出

    城迎接曹操,而且不光是他,就是大汉天子,刘协他也是带着一众文武,在城外迎接曹操。这个哪怕他并不想这样儿,可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如今刘协在许都不是没有势力,也不是没实力。可那势力实力加在一块儿,也没人家曹操九牛一毛多,所以他能成

    什么事儿?如今连刘备都被灭了,他也是感慨颇多,这皇叔没了,大汉是又少了一个助力。不管怎么说,至少在刘协的眼里,刘备是比曹操比马比孙策他们强多了,因为那好歹是汉室宗亲,好歹是自己的皇叔,哪怕就是诸侯,自己也宁可让江山给刘氏的人,而不是那些外

    姓的。可刘协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他也知道刘备实力势力都不行,可这自己确实,一点儿事儿都做不了啊。自己就算是给他再大的官职军职,都一点儿用没有,你没有足够的实力和势力,那么那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官职,终究是个笑话,在这乱世就是这样儿。因为傻子都知道,皇帝是个傀儡,他说话不算。不管是曹操、马还是孙策,他们有自己的官职,

    他们属下各个也是有着官职军职。但是他们那是有足够的实力和势力,哪怕他们没有什么官职,这曹操都得让自己去册封,去封赏,这就是实力。可你没实力,那哪怕是给你再大的官,也真是,没有用。所以刘协也确实,他也没办法,帮不上刘备。大浪淘沙,适者生存,

    你没有足够的实力,那么终究是要被淘汰的,就像如今,天下诸侯是又少了一个。如果以刘协,他这个当皇帝的角度来看,自然是好事儿。不过他曹操兖州军,好像没损失多少,反而还多了好些个将领,这才是他不爽的地方。而且被灭的,是如今在天下能和他曹贼马孙

    策他们相抗衡的刘皇叔,这也确实,是刘协所不爽的事儿。可他有什么办法,刘备被灭,他

    只能是表露出来好的心情,而其他的表情,是绝对不能有的。要说在三国中选出几个比较悲剧的人物,那么汉献帝刘协,绝对是能算得上一个。毕竟作为一个末代皇帝,而且还是一个傀儡的末代皇帝,他确实,有多少地方像个皇帝?当初都吃不上饭了,好像历史上也没几个这样儿的皇帝吧。是,亡国之君有好几个,但是像汉献帝刘协这样儿的,好像没有了。当

    然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憋屈,不过在三国时代,他刘协,绝对是最悲剧的人物之一,这个不用多说了。曹操活着的时候,他还能当个傀儡,而等曹了之后,曹丕那小子直接就给他整死了。要说曹丕也确实,比曹操还狠,至少刘协退位了,对他真就没什么威胁了,可他

    那小子,还是给刘协整死了。这个就不得不说,还是那话,曹丕学到了曹操十成的本事,但是这个本事只有一个方面,那就是这个奸雄的性格,让曹丕真是,都给继承下来了。所以在很多事儿上,曹丕做得比曹操狠多了。连没什么威胁的亲兄弟,他都下去手,所以那样儿

    的人,真是当然你要非说曹操也没什么对他有威胁的兄弟,要这么说的话,那这个就没什么说的了。如果说曹操在曹丕那个位置上,也确实,他也不一定会怎么样儿,但是真就一定像曹丕那样儿?这个还是不好说啊,不过曹丕确实,那是实实在在的,他那个人,就那样儿,至于说曹操,这个就不好假设了。此时的许都城外,曹操和众将已经下了战马,刘协

    是带着一众文武过来迎接,当然了,这里面也有荀彧。对于荀彧来说,他自然是乐于看到皇帝来迎接自己主公,而刘备被灭,虽然在己方这儿来说,对兖州军的弊大于利,但是对整个天下来说,荀彧自然是乐于看到如此的。毕竟少了一路诸侯,这自己主公在一统天下的大

    业上,就又是近了一步。至于说刘备的身份,那荀彧都没多想,什么皇叔汉室宗亲,对他来说,都没什么大不了的。要说汉室宗亲,那真是太多了,一抓一大把,而什么天子皇叔,那辈分儿比他刘玄德高的人,有的是,不过就是他刘备在其中,算是本事大的那个而已,对,

    也就是而已。所以荀彧对其人,是一点儿都不感冒,但确实,他很清楚,刘备,大敌,绝对的枭雄人物,以前没怎么出彩的时候,自己就看到其人不一般,结果和自己所想一样儿。可惜那个时候,不能动他,而能灭他的时候,他可劲儿跑,所以成了己方的敌人,而且过节不小。不过如今是好了,其人终究是被灭了,被看不是被己方灭的,但是少了一路诸侯,荀

    彧自然认为这个是好事儿。只要自己主公能灭孙策、平马,那么最后大汉重归一统,确实是指日可待了,也许自己能看到?说实话,荀彧出身是颍川荀氏,关键是他这个人,人心向汉,确实是向着大汉的,这个是一点儿都不错。他能跟着曹操一起做事儿,说起来还是因

    为当初的曹操,是一个心向大汉的这么一个人,哪怕是到了这个时候,荀彧依旧是这么认为的。是,你可以说自己主公是这个权臣,但是再怎么说,都是个臣子,这才是最重要的,看大汉几百年,那权臣还少了?别看自己主公“挟天子以令诸侯”,但是和董卓不同,至少

    自己主公没有僭越那么多,董卓是什么样儿,那基本上和皇帝也没太大区别了,和自己主公,还是不能相提并论的。说起来这个时候,荀彧还是认为曹操依旧是个为了大汉的臣子,他依旧是没僭越什么,最多就是个权臣,和董卓太大不同。要说如今的荀彧,确实是还把曹操当成大汉的重臣,没了曹操,就没有这大汉天下的稳定。只是他不知道,以后曹操如果还

    是又要当魏公又要称魏王的,到时候不知道他又是什么想法。荀彧荀攸都怎么死的,还不就是因为这事儿,不过这个时候,曹操确实,他还没这个意思,主要是别人也没那个意思,所以曹操也没有。当然如果时间长了,可能到时候别人都没怎么样儿,曹操没准就要那么做

    了。毕竟那话也确实没错,不怕没好事儿,就怕没好人,曹操就算那种心思淡,可手底下终究是有几个人不怎么安分的,所以他不想都不行。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