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众人是陆续告辞,回了自己主公给自己等人安排好的房间。这之前一直都住在城外大营的大帐中,都好几个月了,所以这个时候回到屋中居住,说起来确实是有人不太习惯。不过还好,哪怕是如此,也不至于说是睡不着什么的。毕竟刘备被灭,他们是真心放心了不少,所以至少是比之前要睡得安稳,这才是最重要的。毕竟之前他们也是担心着樊城的战事,而且

    更有兖州军在另一边儿虎视眈眈。而如今呢,至少心腹大患,汉军荆州军是被灭了,至于说还在城外的兖州军,不是他们不担心,实在是就剩下了他们一方,还真是,己方就真不用那么担心了。毕竟己方都夺取了樊城,所以曹操只要不傻,他就绝对不会让他们兖州军轻举

    妄动的,因为那样儿的话,对他们可没什么好处,所以……那么既然都没有那么多的担心了,因此众人自然是休息得不错,就算是马超,也是如此。对他来说,在屋中睡觉,肯定是比在大帐舒服多了,而且他是喜欢在屋里睡,是真心不怎么喜欢在帐中。不过那行军打仗,

    实在是没有办法了。马超在行军打仗过程中,在大帐中,他确实,真是从来都没安稳过。他这辈子,小时候,只有在自己家,有父母在的时候,他才能睡得安稳。大了之后,有糜贞在身边儿的时候,他能安稳。毕竟有亲人爱人在,那才是家,而在家里,他自然是睡得安稳了。可出门在外,尤其是行军打仗的途中,他是怎么都不可能睡得安稳的,马超根本就不是

    那么心大的人。所以也是进了樊城这一晚,可以说是马超来樊城大帐,睡得最为安稳的一晚。当然了,这个安稳是说相对的安稳,和在长安的时候,那终究还是没法比的。毕竟最基本的,长安有糜贞在,这樊城这儿哪有自己妻子?所以马超也是没办法,自己儿女都有自己

    母亲和妻子操心,不用自己管太多,实在是自己也没那么多精力去管。而自己虽然也知道,自己母亲和妻子,哪怕就是小妹,都希望自己在家,可显然,这事儿也是不可能的。毕竟自己这么忙,如今来说,在家的时候,是少,出外征战是多,所以真是,都没有办法不是。

    曹操收到了具体的消息,樊城是彻底让凉州军占领,然后刘备太史慈还有文丑,是自尽而死。当然了,毕竟人都没了,曹操也确实是没有什么想法。刘备是怎么,他都不可能投靠自己什么的,所以他身死,那都很正常。不过对于文丑和太史慈,就是曹操也是有些感慨,如果他们能投靠己方的话,那么己方真就是如虎添翼啊。不过可惜了,他们还是给刘备尽忠了。

    不过一想也是,毕竟文丑那个性格,刘备对他有恩,他也不可能去投靠其他人。而太史慈呢,更是跟着刘备二十载的老将,确实不是一般般的人所能比的。之后曹操也是对己方众将说了,等该投靠己方的人都到了之后,己方就可以撤退了。当然了,在这之前,确实还得是

    严加防范凉州军,密切注意他们的动向。虽说他也没认为凉州军会过来进攻什么的,而且比起己方来,他们是更要防范己方攻城,不过这事儿该防的东西,确实是不可能不防的。所以不光是凉州军防兖州军,其实也同样儿,兖州军也是防着凉州军的,毕竟对兖州军来说,如今的凉州军也是灭了汉军,那么在樊城的敌人,也就剩下己方了,所以不防那是不可能的。

    而当已经撤退的王平他们,听到了己方夺取了樊城后,他和木马确实,都是放心了。而且也不那么速度,想要去樊城了。毕竟王平很清楚,这个时候自己去樊城,根本就什么都帮不上,而且还得让自己主公处罚自己。当然王平他并不怕这个,可如今己方是刚胜利,所以真要是让自己主公处置自己,也确实是不好。而当孙策曹仁他们也知道了消息之后,孙策是直

    接就停止行军了,和曹仁开了个碰头会,他也知道,自己是必须要和曹仁说一下才行,毕竟这不是什么小事儿,确实是大事儿,是重要的事儿。见到曹仁众人后,孙策对几人说道:“曹将军,各位,想必都已经知道如今樊城之事,不知曹将军是何想法?”曹仁一听,他是

    没先说自己是怎么想的,而是直接对孙策问道:“不知孙将军的想法是?”孙策闻言,他也没有什么隐瞒直接说道:“我之意是带着我军离开南阳,回返江夏,而最后,是要返回江东!”显然,孙策是有意退兵,而曹仁也清楚,他这绝对是真心话,而不是要骗自己什么的。

    不过曹仁却是说道:“孙将军执意如此的话,那么我军与贵军,也只能是分道扬镳了!我意还是去樊城,去见主公,所以却是不会回江夏的!”确实,如今樊城战事结束是结束了,但是江夏的战事呢,更可以说是早都完事儿了,所以曹仁不可能再回江夏,因为没必要,也没什么意义。他最后只能是回许都,所以更得是先见自己主公,然后跟着自己主公一起回去。

    孙策点了点头,这都是在他所料之中,毕竟自己要回江东,那么他曹仁也是,要带兵回许都。不过和自己不同的是,自己就是主公,所以不用考虑其他,但是曹仁都已经快到樊城了,他是不可能越过曹操,自己独自带兵回许都的,那不可能,所以他还得带兵去樊城。而对此,

    可以说孙策都能理解,毕竟自己要是他曹仁曹子孝的话,也得这么去做,那是必须的。最后孙策说道:“曹将军所说,都可以理解,不过我也只能说是遗憾啊,不能与曹将军继续共事,真是遗憾非常啊!”结果曹仁一听,心说我可不想和你孙伯符继续共事,这如今分道扬

    镳,最好不过了。确实,各回各家,还是不错的。两人既然是这么说定了,那么一日之后,双方就分道扬镳了,曹仁是继续带着兖州军北上,而孙策呢,他自然是带着江东军返回了江夏。对他来说,那樊城根本就不值得自己再去了,自己去那儿的话,要做什么?刘备汉军都完了,自己要给他报仇?那事儿可能吗?而且自己也不准备这个时候在樊城和马超凉州军大

    战。如果说汉军还在的话,刘备没死之前,那么自己是必须要去樊城,还得和凉州军一战的。可如今都已经到这个时候了,那么自己也不可能再去了。自己也没必要去见曹操,见他的话,也没太多话要说,而且什么时候见,那不是见啊。而此时此刻,确实是没有什么必要

    了。联军这个时候,这个组合是暂时解体了。想想也是,之前的联合,就是因为要占荆州地盘,共同对付凉州军,保住刘备。而如今汉军被灭,江夏事了,所以孙策曹仁他们的联军,确实暂时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所以解体不过就是时间的问题。说起来他们两人都知道这个事儿,不过在刘备还没有被灭之前,他们是谁都不会说什么。而如今倒是好了,这回算是暂

    时完事儿了。当然了,就算是刘备不被灭,那么他们联军也会给马超逼退了之后解体的,毕竟他们此次的联合,终极目的,就是保住刘备,逼退马超。那么不管哪个成功或者失败,最后他们都是要暂时解体,而以后呢,还是会有机会再次联合。而比起曹仁所带的兖州军来,自然还是王平木马他们所带的凉州军,是先到了樊城。而马超自然是早已得到了探马禀报,

    他是特意带着己方众将,出城迎接王平木马他们的到来。是,王平他们是有错误不假,比如说不遵军令。但是和他们的功劳相比,马超肯定是不可能对此视而不见,所以是带着众将出来迎接,如果说他们没什么功劳,那马超自然是不会出来的。不过他们有大功,所以哪怕

    是犯错了不假,可马超却依旧是要出来迎接。至于说不遵军令的事儿,那么自然是之后还有的说,可如今人家确实是立了大功到樊城了,所以马超这个当主公的,他是不可能一点儿动作都没有的。要不然也确实,容易失军心,至少是有不少士卒,还会有其他想法的,这个

    必然。马超在城外见到了王平和木马,他是笑着对两人说道:“二位为我军立下大功,真是辛苦非常,请入城一叙!”“诺!主公请!”王平说道,而木马也是如此说着。马超是带着两人进到了樊城,在会客厅中,他是听了王平所讲的,阻截联军的战事,然后还有木马的补充,最后马超是再次夸奖了两人一番。不过之后,他却是话锋一转,“王平,木马,你们可

    知错?”王平两人一听,他是赶紧说道:“属下不该早收兵往樊城,不该……”木马也是跟着王平一起请罪。马超闻言,是微微叹了口气,他是不可能说让人给两人咔嚓了,那不可能。但是要说不去处罚他们,那也不可能。毕竟违抗军令,可绝对不是什么小事儿,自己是

    让他们阻截联军,可没说只要能拖住他们久了,就可以撤兵。如果说己方占了樊城之后,他们撤兵,那没说的,可王平在自己还没拿下樊城呢,他就撤兵,这个就是错误了。而要说功过相抵什么的,马超也不可能每次都那么做。说起来这事儿做一两次,其实都多了,根本

    就是功劳是功劳,而过错是过错,这个相抵终究是不好的。因此,王平木马他们有功,那么自己自然是要赏,可他们有过,自己却也是一定要罚的,这个没说的。所以马超此时是对两人再次说道:“王平身为主帅,违抗军令,重则军杖五十!木马作为军中将领,不但去劝说主帅,还和主帅一起犯错,重则军杖三十!来人,拉下去,打!”马超作为主公,他说话,

    当然马超就有士卒来执行,而在屋中的其他人,是没有一个求情的。说起来他们都清楚,这自己主公都已经从轻处罚了,毕竟王平他们所犯的,反正你要真说起来,可大可小吧。但是有一点,却是不错,那就是自己主公是要杀鸡儆猴,这才是一个最重要的。要不然的话,

    以后谁带兵都像王平这样儿,仗着自己有功劳,然后又想当然认为敌军没什么威胁了,就违抗军令,那么一次两次,可能不会出太大问题,可三次五次呢,那还能一直不出事儿?只有小心才能使得万年船,不小心的话,早晚是要吃大亏!说起来他们认为王平还是年轻,经

    验什么的,还是不够,要不然的话,他是绝对不会这么去做的。哪怕换成崔安,他都不会这样儿,所以……对自己主公的处罚,是没有一个人有什么意见,他们也都能理解自己主公。而且也确实,是必须要承认,这幸好己方是在这几日破了樊城,可万一己方没破城呢,那王平他们是把己方还剩下的七八千人拉到这儿来了,可同样儿,那联军没两日,也得到樊城来,

    所以也真别说,可不是什么好事儿啊。不过还算好,那就是己方是幸运的,而王平他们也是有运气的,所以才这样儿。要不然的话,还不一定怎么回事儿呢。至少联军来了,那么己方想那么容易就破樊城,就绝对没那么容易了,哪怕也许两三日破城,会变成五六日,可谁

    让兖州军和江东军到时候会联合到一起和己方死拼呢。如果说己方在没破城之前,就和他们联军死拼的话,那么最后会发生什么,可都不好说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