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至于说孙策的话,那就更不可能了,而且马超也想到了,这个时候的刘备,可以说他是没有投靠别人的心思,至于说归隐山林什么的,那更不是他刘玄德要去做的。那话说得不错,叫“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其实就是这么个道理。他刘备以前就是个卖草席草鞋的,从黄巾之乱开始,然后之后有个那么个小官职,那个时候,他刘备能寄人篱下,靠着这个,

    靠着那个的。但是当他成为天底下的一路诸侯的时候,还有地盘有人马,别看是诸侯当中实力比较弱的,但终究是一路诸侯,也是有兵有将,所以这样儿的身份地位,你让他去哪儿?要不就是他胜利,要不就是失败,而这个时候的刘备,他是再也不会去靠着其他诸侯了。而

    且他刘玄德如今可是大汉皇叔,是刘皇叔,以前没人给他正名,他就算是跟别人说,也没几个真当事儿的。可如今呢,天底下的人可都知道他刘备的身份了,所以他刘大耳朵还能上哪儿去,真就没有他的地方了,所以马超很清楚,刘备只可能在自己的将军府中,而不会

    去其他的地方。此时刘备将军府内,除了他自己在他自己的屋中,其他的人,反正反抗的,都早让凉州军士卒给咔嚓了,而其他人呢,自然是让他们给制住,然后给关进了屋中,不让他们出来,也不让他们有什么动作。都清楚,自己主公,还有那些将军,包括军师,都是要见刘备的,所以这个时候,凉州军士卒自然是不会让其他人打扰到自己主公,他们都知道,

    自己主公可是喜欢安静的人。所以马超自然是很顺利,和众人一起,进了刘备所在的屋中,看到了坐在榻上等着他的刘备。看到马超众人进来后,刘备是面无表情说了一句,“马孟起!”“刘玄德!”两人听着像是打招呼,可实际上,明白都知道是什么意思。刘备那意思,就是

    说,马超你来得比我想象中要晚啊。而马超呢,他那意思其实是说,不管什么时候,我是胜者,而你是失败的一方。不过他们话都没说那么多,但是明白人,都清楚,其实就是这个意思。而后两人是哈哈大笑,至于说这其中都是什么意思,就不用再多说了,反正是一切尽

    在不言中吧。此时马超是停止了大笑,他问了刘备一句,“刘玄德,如今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刘备此时是看着马超众人,不过听了他的话后,他是微微摇了摇头,“没有!只是希望你们能把我安葬在楼桑村!”马超闻言是微微点头,“好!”说完,刘备便横剑自刎了,马超也没拦着,因为他知道,这事儿拦着也没用。刘备用他征战一辈子的兵器,雌雄双股剑,

    自刎于荆州南阳郡樊城。马超对着旁边儿的郭嘉说道:“把刘玄德尸身送楼桑村,依王侯之礼安葬!”“诺!”这事儿马超就没交给己方的士卒,毕竟刘备是一方诸侯,马超很清楚,如果说没有自己这么个意外的人的话,他刘玄德可是蜀汉的昭烈帝。可如今呢,这只能说是

    一方诸侯,安葬他,马超也不可能用帝王之利给他下葬。不过刘备求自己给他安葬到楼桑村,这个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所以自己自然是要答应。其实这事儿刘备就算是不说,自己也得那么去做。而且自己还能不清楚吗,所谓是“树高千尺,叶落归根”,就是刘备这样儿

    的,他也没能免俗。至于说那地方如今是曹操兖州军的地盘,说实话,真不是什么事儿。因

    为这事儿曹操知道的话,他也不会管什么,随便去。因为不管他和刘备有什么恩怨过节,刘备都已经死了,所以所谓是人死恨消,不管是什么事儿,都已经烟消云散了,因此,曹操非但不会去管,他还得去帮忙给刘备安葬,这才是奸雄所要去做的,毕竟他要做给所有人看啊。而马超也没忘了对郭嘉说,“把甘夫人一起安葬在楼桑村吧,建墓在刘玄德旁边!”虽说

    马超和甘夫人也没什么接触,但是刘备和对方的关系也不好,这事儿他倒是知道。不过当刘备的女人,肯定没有什么好的地方,毕竟他那个人什么样儿,都不用说了。但是这个时代的女子就这样儿,出嫁从夫,不管什么,反正你只要嫁出去,你就得跟着丈夫,丈夫说什么

    ,那就是什么。所以虽说不认识,但是马超也算是比较同情对方吧,可惜碰到刘备这样儿的人,那还能说什么?不过好在刘备是没有子嗣,也让马超觉得自己是省心了。要不然的话,这自己也不好办,哪怕自己不会斩草除根什么的,但是自己那些手下,可没几个就真安分的。

    刘备和甘夫人的尸身,是让凉州军的士卒抬走了,最后自然是要好好装殓起来,然后给送楼桑村,而这个事儿马超交给了郭嘉,他自然是非常放心的,自己也不用去多管了,到时候郭嘉肯定会给自己汇报。而马超和众人来到了会客厅,都坐下后,有士卒来禀报将军府的事儿,要说汉军被灭,自然也是有人投靠凉州军的,不过显然,是没几个。就那么几个文士,

    简雍早就自尽身死了,追随刘备一起去了,马超也让人给他厚葬,而其他几个,除了一个年纪比较大的陈震之外,其他的几个,马超都没见着,显然,都跑了。而且马超也看得出来,他们是不想投靠自己啊,不过他对此都没什么太多的想法,毕竟那几个就是普通文士,没

    什么大才,所以有没有,不是那么特别重要。但是徐庶诸葛亮,他们也没影儿了,连带着他们家眷都没影儿了,这个马超就不得不遗憾非常了。如果说他们要是归隐了倒是还好,可如果不是的话,那么他日,必将是己方的敌人!但是马超倒是不怕什么,反而他觉得有如此

    敌人,未必就不是好事儿,所以之后,士卒是把太史慈给带了上来,当然了,这也是马超吩咐的,他觉得是该解决一下俘虏的事儿了。不过马超是很清楚,他根本就没想着要说服太史慈,所以也就没去指望什么。太史慈给五花大带了上来,本来以马超的意思,是不用这样儿的,不过郭嘉是怕太史慈直接想办法自尽,所以还是绑上吧。而且都知道,自尽那凉

    州军士卒是不能让啊,所以要真是不帮绑上他,那么守着他的士卒,估计也活不成,毕竟太史慈是什么武艺?至于说他想要做什么,那么挡着他的人,还能有好?所以马超也想了,为了己方士卒的小命儿,这样儿的危险人物,还是绑上吧,这都没有办法的事儿。太史慈被

    带上来了,这个时候马超才对士卒一摆手,那意思给对方松绑吧。毕竟太史慈这都被带上来了,所以肯定的,这都得说几句,然后再说其他的。而不管是马超众人,还是太史慈他自己,都清楚。所以这个时候,马超自然也不怕太史慈如何,因为他暂时是没个心思,如今这个时候,就只是说话,然后才能再说其他的。给太史慈松绑之后,马超这才说道:“想当初,

    汜水关下,子义和玄德还有福达一起斗吕布的场景,如今我还是历历在目啊!”听着自己主公的话,当年经历过此事的还有看到过的崔安他们,也是想起来当初在汜水关下的事儿来了。而太史慈也是有了那么一丝的怀念,毕竟那也算是他当年的成名之战了,而如今,这都已经近十年过去了,时间过得确实是快啊。之后马超叹了口气,“说道,当年的各路诸侯,

    如今玄德也走了,就剩下孟德与我,其他人,都不在了却不知子义,还有何心愿?”太史慈一听,是一摇头,“没有!只求速死!”那意思,你马超杀我来吧!马超是微微点头,然后是拿起了自己的雪饮刀,对太史慈说道:“雪饮刀,跟着我二十几载,杀敌无数,子义,

    请!”说完,让崔安把刀拿给了太史慈,太史慈接过后,是横刀自尽。马超自然是没让士卒杀他,直接让他自尽了。至于说太史慈反抗什么的,那根本就不可能。因为傻子都看得出来,其人一直都是有死志,尤其是听到刘备身死之后,他更是没什么生气了,所以对于这样、

    儿的人来说,是没有半点儿攻击力的。太史慈也死了,马超让人给他尸身装殓了起来,让人给送东莱。马超是有遗憾,毕竟太史慈文丑这样儿的大将,人才是不用多说了,可惜就是不投靠自己啊,这自己有什么办法?一个个都是死忠刘备,真是,无奈啊。剩下的,就一个陈震,这年纪都四五十岁了,还是个文士,真都没什么太大用。所以马超也是向着己方众

    人说道:“各位,诸葛亮徐庶没在樊城,务必要寻到两人踪迹,不管他们是归隐山林,亦或者投靠其他诸侯,我军必须要得到第一消息!还有其他,如魏延等人,亦是如此!”“诺!”众人都清楚,自己主公是要找他们几人,是必须要知道几人都哪去了。如果说真都归隐了的

    话,那是对己方有好处的。可如果投靠了兖州军或者是江东军,那么就是己方的劲敌,确实,这可不是什么太好的事儿,至少是弊多利少啊。所以不少人也是希望看到他们都归隐了,而不是投靠了其他诸侯。不过显然,是,有的人,可能就归隐了,这很正常,但是大多数,

    他们觉得还是不可能的。之后马超是再次说道:“除了刘备汉军在荆州还有的城池,我军要接手之外,此时务必是要紧闭城门,以防兖州军来攻!并且密切注意联军动向,不得有误!”“诺!”众人都知道自己主公的意思,接手汉军的地盘,自然是开拓进取,当然也是扩大了一下己方的地盘。当然了,如今他们汉军还剩下的城,最多也不过就是个小城而已,说

    实在的,那己方也未必就看得上眼,但是自己主公都这么说了,那么这个事儿肯定就得安排下去,这个没说的。而紧闭城门,严防兖州军,这个也是,必须要做的,而且还得这么说,那兖州军虽说看着好像是没有动作,但是如今樊城出了这么大的事儿,他们可未必就真一点

    儿动作都没有。所以也确实,都不好说啊。己方如今的人马,可也没比兖州军多多少,所以他们要是趁己方刚攻取樊城的时候,来这么一个奇袭,那么己方可真是,未必就真能抵挡得住。是,尽管他们认为,这事儿曹操不会真那么去做,但是这谁又能保证呢,是,没有人。

    最后马超一把手一挥,“各位今日都劳累非常,所以都下去休息吧。什么时候兖州军离开,我军就打道府!”“诺!”显然,众人都知道,自己主公是已经有了退兵的心思。想想也是,这带兵来这儿是做什么来的,主要还不就是为了灭刘备。而如今这汉军已经被灭,那么无论是兖州军也好,是江东军也罢,都不是己方所要对付的,至少如今不是。所以自己主公是要

    带兵长安,至于说兖州军和江东军,显然,如今刘备都被灭了,那么他们也不会再在荆州多久,至少他们认为,兖州军会很快撤退,而江东军呢,孙策知道了刘备被灭的消息后,自然也会如此的。当然了,如果说他们还有其他的事儿,耽误了,这也不是说就没可能。但

    是自己主公说得清楚,兖州军撤了,己方才能撤,所以还得是先等曹操带着兖州军离开樊城,再说其他的。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