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所以,太史慈和文丑他们都已经做好退下城头的准备了,这城门要被破,城头坚守不住的话,那么也只能是在樊城内和凉州军死战了。毕竟那种情况,不退到城内,是肯定不成的。马在后看到城头如今这情况,他心说,就差那么点儿了,只要能攻破城门,只要能把城头的守御都给逼下去,那么这樊城是必破。而看如今这样儿,这可绝对不是什么不可能生的

    事儿。太史慈文丑他们喊着让己方士卒顶住,魏延是没说什么,就只是带兵和凉州军厮杀。而马岱甘宁他们自然是不甘示弱,直接也是再次喊着让己方士卒再加把劲儿,争取今日就破了城池。不过那城头上的守卒,确实是有两下,哪怕是到了这个时候,汉军剩下的人是最多,

    而荆州军比他们少多了,至于说兖州军,基本上是没几百人了。不过哪怕如此,这士卒这个时候所爆出来的力量,确实也是不容凉州军小觑的。要说都已经是这个时候了,并且凉州军他们是斗志昂扬,城头守卒是士气低落,并且不少人都没有多少战心,可即便如此,这

    他们还堪堪能守得住樊城,至少此时此刻,是顶住了,之后那再看吧。这个时候,可以说双方都是非常累,不过一方为了破城,而另一方是为了守住城池,所以这哪怕是再累,这他们也是必须要在城头拼杀,直到退兵,或者是把敌军打到城下为止。当半个时辰过后,樊城城门,终于是让凉州军攻破了,这个还得是说,马岱他立功了。因为他和甘宁被逼退下城了

    之后,他是带着士卒直接开始了攻击城门,而甘宁是一个人上到城头。在马岱看来,己方是要破了城门,结果和他所想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而马一看,城门破了,他是一举长枪,对着己方士卒大喊道:“城破了,全军冲锋!”马也不知道等今日到底是等了多久,什

    么言语是不足以来形容此时此刻的激烈还有惨烈的,要不是马是当主公的,必须要领着士卒冲进城池,他都不想带兵进城,城上城下,实在都是太惨了,连马这种身经百战的人,都这么感觉,所以确实,是可见一斑了。此时不管是城头还是城外的凉州军士卒,都是士气

    高涨,毕竟这城门一破,基本上就说明己方能取得最后胜利,夺取城池了。此时马已经是带兵进了樊城,跟着他的自然是凉州军士卒和崔安他们,就算是郭嘉,他也跟着一起来了。毕竟樊城可不同于其他的城池,而且可以说此次的战事,确实和其他时候都不同,所以马是必须亲自带兵进城,如此才行。至于说危险什么的,那他都早把这个给抛到脑后去了,对

    他来说,这如今能进城,然后最后灭了汉军,这才是最重要的。而城头的太史慈他们三个,在知道了樊城城门被破了的时候,他们是一下心就沉下去了,没办法,他们不可能不担心顾虑,这一般来说,都是先给城头的人马逼退,然后才更有机会破城门。可显然,凉州军人家

    这次是先破了樊城,然后再是要给己方逼退到城下,这确实,不得不说,他们的战力之强,而此时此刻,太史慈和文丑两人是对视了一眼,那意思,还是退吧。不退是不行了,这如果说城门没被攻破之前,他们还能堪堪守住城头,可如今,城门都破了,所以说城头就要守不住了,要被凉州军给占了,所以还是早撤,早开始巷战为好。因此,太史慈是大喊了一声:

    “全军撤退!”从太史慈的语气上,就不难现,他心里是多么不甘。可即便如此,他也不可能说不退,至少此时此刻,是不退不行了。如果说己方还执意在城头的话,那么也别巷战什么的了,直接是让人家来杀吧。到时候别的不敢说,但是肯定,要比巷战输得更快,更早,不信就别动,不过显然,太史慈他们不会那么做的。刘备的将军府,他听到了士卒的禀

    报,樊城的城门被破了,这个时候都没用他说什么,对方是直接进来了,那么己方自然是还有其他的动作了。此时在会客厅内的所有将领,都站了起来,然后都和刘备告辞,是拿了自己的兵器就出了府。当然了,那战马什么的,是有士卒给他们准备好,他们是要去对付进

    城来的凉州军。结果如何,已经不是他们所要考虑的话,因为事实就是,己方顶不住。可哪怕如此,他们认为,这最后一战,己方也不可能退缩,自己这些人,也不可能一下没打呢,就都投降,那不开玩笑吗,所以众将此时都是上了战马,奔向了城门口的方向。对他们来说,

    己方和凉州军展开巷战,这自己这些人也正好是去帮忙对付凉州军。刘备看着众将都离开了,就只有诸葛亮徐庶他们几个文士没去。也确实,这几个人里,除了徐庶还算是有点儿武艺之外,其他几个,那还真没比己方士卒武艺高到哪儿去。君子六艺中虽说也是有个剑,但是对于真正纯文士来说,可真是没几个人不把武艺练得很高什么的。至于说徐庶那样儿,

    纯属是例外,毕竟他当谋士,是半路出家的,所以他那武艺,真不是几个谋士能比得了的。但是哪怕如此,他也没和武将一样儿,带着兵器骑马出去。毕竟徐庶很清楚自己的定位,别看都是这个时候了,可多自己一个,少自己一个,真没什么大不了的。可以说多了少了,都

    起不到什么大作用,所以自己去那儿做什么?因此,哪怕徐庶武艺还算可以,但是他也没说是和那些武将一样儿,头脑一热,就去城门口了。试问有哪个当谋士的,这个时候拿着兵器去和敌军战斗的?反正徐庶是不会那样儿就是了,当然,如果说自己主公让自己如此的话,

    那自己自然也不会退缩,更不会逃避,战场,没什么可怕的,不是自己害怕。只是不爱去而已。刘备此时是对着诸葛亮徐庶他们一笑,然后说道:“各位,等凉州军杀到这儿来,你们就各奔前程吧,要不然,现在离开,也都无所谓!”说完,刘备也不管几人,他自己先离开了。而诸葛亮他们也没有多说什么,毕竟对于自己主公的心思,他们多少还是知道的。

    所以也没谁去阻拦什么,对诸葛亮和徐庶来说,没有什么用的事儿,他们是不会去做的。而两人这个时候对视了一眼,他们便各自离开了。不是说他们不给刘备尽忠,实在是,他们还有各自所在乎的人,在乎的东西,不可能一点儿牵挂都没有,因此,是不会白白牺牲在樊

    城的。至于说剩下的几个,除了简雍还留在会客厅中外,其他人,都离开了。毕竟其人和刘备的关系在那儿摆着呢,别人有自己的想法,他也有自己的看法。所以别人离开了,他没有离开,对简雍来说,这如今己方败了,那就唯死而已。至于说自己家人什么的,相信马是不会去打扰的,因为他知道,马是做大事儿的人,而那样儿的人,确实就是“以孝治天

    下者,不害人之亲施仁政于天下者,不绝人之祀”,所以这就很清楚了,简雍可不怕马对付他家人,因为这个事儿没可能。如果说自己真是什么重要人物,那还有点儿可能,就像自己主公那样儿的,可自己就是个三流文士,所以也根本就不足以让马如何如何。并且他是很明白,马要是那么去做了,他真是很难对天下人交待,而最后,会非常影响他的名

    声。刘备回到了自己的屋中,看到了自己的妻子甘夫人。说起来刘备这辈子就这么一个夫人,不过却是没有子嗣,所以说无儿无女,他也真是没什么牵挂。毕竟他父母是早不在了,也没有其他的只亲族,就只有个妻子,所以对他这样儿的,把妻子当成衣服的人,还能有

    什么牵挂?所以这个时候,他是直接就对甘夫人说道:“凉州军已经进城!”后面的话他是没多说,那意思其实就是,夫人你就自己了断吧。刘备是不可能让自己妻子落到凉州军手里的,所以他想得很清楚,他是不会让自己妻子。而甘夫人自然是知道自己夫君的性格,所以

    她也是没有多说,直接是拿起了屋中的宝剑,然后是自尽了。刘备也是难得叹了口气,不过他什么都没说,毕竟对他来讲,自古都是成王败寇,如今自己败了,输给了凉州军,这也是正常,毕竟凉州军势大,实力强,确实不是自己能抗衡的。而自己从争霸那一日开始,就知道了,自己最后很可能的下场,所以自己不后悔,也没什么害怕的。至于说甘夫人的尸体,

    他也没多管。要说刘备和他夫人,确实关系也说不上怎么好,对他来讲,女人就是延续子嗣的工具而已。而自己妻子都死了,那么自己自然也是不用管了,因为到自己这儿来的,必然是马,所以有马在,也不用担心凉州军会辱及自己妻子什么的,马这个人,他很清

    楚,那还是比较有原则的。别说自己和他没什么仇恨,就算是深仇大恨,可有些事儿,他也不会让手下让士卒去做。所以对此,刘备可以说是比较放心,马最后只能是给自己妻子好好安葬,也就是这样儿。而这个时候,刘备是拿着自己的双股剑,等着马他们的到来。

    他最后还是有几句话要对马说,毕竟彼此也算是对手一场,他最后也是想再见马一面,说几句话,就可以了。马是带兵杀进了樊城,而此时,太史慈他们是带着人马和马岱甘宁展开了巷战,不过他们却都没注意到,魏延在这个时候,是悄悄跑了。毕竟如今这都已经是大势已去了,所以魏延自然是准备从另一侧的城门出去,直接投奔兖州军,如此,才是自己

    要做的,而不是再和凉州军死磕,真要是被俘虏的话,那自己可就再也逃不出来了。对于魏延来说,他既然是投靠了曹操兖州军,他就不会再改换门庭,去投靠凉州军,毕竟这事儿要是传出去的话,那是自己的一大污点,所以他是不会那么做。如果说,没有他之前和夏侯

    渊说那些话的话,那么他倒是可以投靠凉州军,可显然,这个时候是不行了。结果他在往兖州军城门那边儿去的途中,碰到了夏侯渊他们。为什么说是夏侯渊他们呢,因为除了夏侯渊之外,还有好几个,都是熟人,有文聘、周仓还有裴元绍,他们都在。夏侯渊一看,笑了

    :“文长,快,咱们出城!”“好!”魏延也没说其他的,就跟着夏侯渊他们一起出了城。对于文聘几人,这都心照不宣了,彼此都是什么意思,那实在是再明显不过。不过魏延也是挺佩服夏侯渊的,这己方将领就那么几个,结果不管是他主动去联系的,还是说是文聘他们联系他夏侯渊的,这都说明了夏侯渊的本事。毕竟能让这几个都投靠兖州军,可确实是不容易。

    几人也不多言,直接是从另一侧城门出了城,士卒自然是不敢拦着几人,而且他们都知道,这个时候凉州军已经进城了,他们都想着,最后投靠兖州军呢,这时候都已经有人去实施了。所以夏侯渊他们是顺利出了城,这边儿城门是兖州军在城外,没一会儿,几人就打马来到了

    兖州军大营外,马上就有士卒过来了,毕竟他可能不认识魏延他们几个,可绝对是认识夏侯渊啊,不过这个时候夏侯渊忙说道:“快去禀报主公,就说魏将军、文聘将军、周将军和裴将军来了!”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