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众人此时都陆续离开,起身和自己主公告辞,唯独是郭嘉留在了大帐中,因为他还有话要对自己主公说。众人都走后,马超也是问了郭嘉一句,“奉孝是有话要说?”郭嘉是笑着点了点头,然后便说道:“主公,嘉以为,这如今王平他们,也许会在五日内来到樊城!”马超一听,是眼眉微挑,然后再次问道:“奉孝是如何以为如此?”虽然马超也想过,王平估计

    会带兵退到樊城这儿,但是到底什么时候,那自己也不清楚,毕竟他们如今人马还有一万左右呢。不过听郭嘉这个意思,这五日内,他们就能到樊城?这个不是说马超不相信,毕竟郭嘉说是五日,但是具体到底多久,那还不一定,也许短了点儿,那么就是三四日,如果要

    是长的话,六七日,也不是没有可能。不过看郭嘉是如此,比较坚定认为这个情况,就是马超都不相信,这个时候他都会相信八/九分了,当然了,更何况他本来还是相信的呢。郭嘉闻言说道:“主公,如今我军阻截联军的人马所以嘉以为,王子均必然是”最后

    马超听了郭嘉的话后,他也是赞同着点了点头,他也是承认,郭嘉所说的话,是很有道理的。不过要真是这样儿的话,那么王平和木马他们就是不遵军令了,所以到时候,还得处罚他们才行,这个是逃脱不了的。是,功劳什么的,没大错,确实是可以抵消,不过要想免于处罚,这个倒是不可能。所以最后马超说道:“不管子均木马那儿如何,只要我军能三日破

    了樊城,那么一切就都没有问题!”“不错!主公所言极是!”显然郭嘉是很赞同马超所说的。而马超呢,他也是同意郭嘉的话,不过这个时候显然还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因此,他也没多说。还是那话,只要能早破了樊城,那么一切的问题,其实都不再是什么问题了。而之

    前没能破城,可如今,马超认为三日,确实是没有问题。毕竟那个江陵那么难攻,己方最后不也是破了。当然,那时候是用了点儿非常手段,不过如今的樊城,还用不到,当然其实也是用不了那手段。可即便如此,马超也依旧是信心十足,不出大意外,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曹操刘备他们是不知道马超中军大帐的事儿,可就算是知道了,也不过是做不了什么。对于曹操来说,终究是那话,他不会让己方损失更多,而好处也是让别人拿走更多的,那不是曹操想去做,会去做的事儿。要不然的话,没有这些,就只凭刘备不被灭,对他们兖州军的好处,曹操就会出手,可如今呢?他和刘备倒是都期望孙策带兵赶到这儿,但是如今来看

    这个时候的希望,确实是不多了,不是说孙策赶不到,只是他也许要赶不上了。而这对曹操来说,孙策赶不上如今战事,甚至就算是真来不了,他也只能是说遗憾,也就是如此而已。倒是刘备,他很清楚,孙策真赶不上,或者是来不了的话,那么自己也真是,就要穷途末路

    了。曹操肯定是指望不上什么,所以连江东军也指望不了的时候,那么就只靠着己方,实在自己就要走向灭亡了。他在这个时候,倒是没那么多惧怕的心思,可也确实,这绝对不是他想要的。对刘备来说,他立志争霸的那一日开始,他就已经是预料到了,自己很大可能,会有这么一日,这么一天,不过他倒是没想太多,自己还能在天下诸侯中,有那么一号。至

    少天下人也知道,他刘玄德,刘皇叔。所以刘备也觉得,自己真就是在樊城这儿被灭了,那也没办法,都是自己选择的,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他还是,想得很清楚,自己不会落到凉州军的手里,自我了断,是比什么都好。别看刘备他这个人的性格都如何,至少他是有着他自己的骄傲的,好歹他也是汉室宗亲,不过可不是许都那些个没什么能耐本事的宗亲,而

    是那种有本事有能力的,而马超曹操孙策他们,可没一个姓刘,所以他自然是有着自己的骄傲,这都很正常。他是把马超当成一个对手,一个劲敌,但是却绝对不想自己落到他们的手里,这个也是没错的。刘备也和马超一样儿,在凉州军没有来进攻的时候,他也是给他的

    所有属下,开了个会。不过和马超不同,马超是为了破城,为了胜利,可刘备呢,基本上可以说他就是安排后事,他那话,也可以说就相当于是遗言了。此时就听他对自己属下说道:“各位,如今的形势,不用我再多说。各位有人跟着我刘玄德多年,有人是在其他诸侯

    有人不管是如何,各位都可以说是在我汉军中任劳任怨,也是劳苦功高。每一位,都是我汉军的中流砥柱,确实都是不可缺少!”说起来这话绝对是刘备少有说得比较真心的话了,毕竟那话所说不错,“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鸟之将亡,其鸣也哀”,其实就是这样儿。如今刘备都知道他要顶不住了,他也真是没有什么,还特别需要他虚情假意的地方,又去笼

    络人心,又是什么的,都真是,没那么大必要了。众人此时听着自己主公的话,是谁也没出声,他们也都清楚,自己主公的话还没有说完。果然,就听刘备是再次说道:“各位跟着我刘玄德匡扶汉室,平定天下,如今我是不能给各位封侯拜将,各位在城破的时候,就各奔

    前程吧!”众人此时一听,有人说道:“主公何出此言?”有人也说道:“主公,这”“主公”而刘备呢,他此时却把手一摆,“各位不必多言,就如此做吧,对我刘玄德来说,没什么!”刘备那意思就是说,大家为了前程如何,我都能接受,毕竟我也给不了你们

    什么了。而这个时候,很多人,都不出声了,只有各别的几个还说着,也就是那意思,如今城池还没被破,如何如何。但是谁都听得出来,无非就是自欺欺人罢了。城被破与否,无非就是时日的问题,也许一两日,也许再多点儿,也就是这样儿。等不来江东军,曹操兖州军是不会出手,所以最后刘备也没多说,是直接就让众人散了,他也知道,这个时候其

    实也不用自己说太多,他们都明白。而至于说他们怎么做,不是自己说什么,就是什么,而是要看他们自己了。当然了,刘备倒是真心希望,至少在城破之前,他们还能尽心尽力,如此,也就足够了。他只没指望着谁对自己尽忠什么的,对于刘备来说,这自己都要完了,

    那么那些东西,其实都已经没有什么太大意义了,真的。如果说他们的尽忠,能换来己方的胜利也行,可显然,如今已经要大势已去,所以不是己方所能改变得了的,外力倒是可以,不过曹操是指望不上,关键是孙策还没来,所以刘备已经是不抱着什么太大希望的。他可没觉得到最后一刻,然后奇迹出现了,一下就发生了,那样儿估计是做梦都梦不着吧,呵呵

    所有人都离开了,城头上这个时候是太史慈和文丑两人值守,他们如今基本上都是两个两个,至于说三个,那还没有,也用不着。再说了,他们两人,太史慈和魏延关系倒是还可以,但是文丑呢,他和魏延关系也谈不上什么好坏,就是同僚而已。而此时的魏延,他已经是和夏侯渊在夏侯渊的屋中聊着什么。显然,魏延是和他说樊城破了之后,然后投靠兖州军的事

    儿,夏侯渊都懂,不过他也不好直接就明说。所以就是魏延说什么,他基本上都是点头答应了下来,如此而已。最后魏延是满意一笑,对夏侯渊说道:“到时候还望夏侯将军给在下引荐,一定要当面见到司空!”夏侯渊此时也是笑着说道:“文长不必客气,咱们到时候就是

    同僚,主公就是你主公,叫司空太见外了!”“不错!夏侯将军所言极是,到时候一定要让在下见到主公!”“这是自然,文长称呼某表字即可,什么夏侯将军,见外了!”“好!妙才将军!哈哈哈!”“哈哈哈!”这个称呼,夏侯渊还是比较满意的,虽说自己和魏延算是熟悉了,

    但是自己能称呼他文长,不过他却不好直接就叫自己表字,所以他称呼自己妙才将军,也就这样儿了。之后魏延和夏侯渊也说了之前刘备对他们所说的话,之前那种场合,自然是不会有夏侯渊这个外人参与,所以他确实,什么都不知道。他就只是知道,刘备给所有人都召集到了会客厅中,哪怕是守城的太史慈三人,也都是如此,所以虽然夏侯渊知道刘备是要说

    什么,可再具体的,他也不清楚。而如今听了魏延这么一说,他倒是都知道了。最后也是不得不感叹一句,“刘玄德,枭雄也,可惜如今”夏侯渊的话没说话,但是魏延可是清清楚楚,哪怕其人也看不上刘备太多,可怎么说呢,至少刘备在有些地方,确实是让夏侯渊

    也不得不说个佩服。至少他就承认,也许在很多方面,自己主公是要超过他刘玄德不少,可在有的个别方面,那自己主公是绝对是比不上他刘备的。要说夏侯渊不像兖州军中有些人那样儿,就开口就贬低刘备,如何如何的,哪怕他也看不上刘备,可还是能比较客观去看待

    其人的本事,其人的成就。不像他大兄夏侯惇那样儿,反正一张嘴,就给刘备说得是一无是处,哪怕他心里也都知道刘备是有本事,可嘴上是不会承认多少的。因为他夏侯惇夏侯元让就是那么一个人,你真想让他嘴上说你好,那么第一个最大的前提,就是你得是兖州军的人。哪怕不是,但至少不是什么敌人,这个是最基本的条件了。所以在这个前提之下,夏侯

    惇才会夸你几句,或者说是如何如何,不过这事儿也不是绝对的,但是能让他真心说出来佩服什么的,那绝对是有大本事的人,而且还真是,让夏侯惇是心服口服外带佩服才行。至于说达不到这个条件,那就不用多说了。不过夏侯渊可不是那样儿,所以他能当着魏延的面

    儿,夸刘备几句,这事儿放到夏侯惇的身上,打死他,那都发生不了,所以这虽说是两个亲兄弟,但是在有些地方上,那差别实在是太大了。所以那话是没错的,所谓是“龙生九子,秉性各异”啊,这古人都了解。听了夏侯渊的话,魏延是没多说什么,然后他就和夏侯渊

    告辞了。说起来都已经到这个时候了,魏延真可谓是什么都不怕,但是怎么说自己也是汉军的一员,所以在城池还没有被破之前,自己当然是要做好自己当守将的指责。别管魏延这个人的人品还有其他都如何,至少有些地方上,那确实,绝对是没说的。还是那话,诸葛亮看不上他,知道其人有本事倒是没错,可就是不怎么忠心,但是论起看人来,还得是刘备,

    至少他就很清楚,自己活着的时候,哪怕魏延在自己帐下一日,就绝对是没有问题。那么当自己都已经穷途末路,自顾不暇的时候,都要让人灭了,都大势已去了,那么到时候,你还能指望着魏延?显然是不行,而且刘备很清楚,不管谁给自己尽忠,反正是没他魏文长的

    事儿,可自己用他,在自己没有失势之前,他却还能尽力的,就是这样儿。其实刘备未必就真比诸葛亮看得清楚,也不可能说孔明就什么都不懂,不过就是其人和刘备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