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所以这一次,孙策是让鲁肃去了,就听他是再次说道:“子敬一会儿你去兖州军大营一趟,务必把事情和他说一说!”“诺!主公放心就是!”孙策闻言点头,他自然是对鲁肃放心,没说的。之后孙策也没多说,而鲁肃则是和主公还有周瑜他们告辞,自己去了兖州军大营。和曹仁实在是太熟了,也不止一次两次打交道,并且两人关系也确实不错。要说曹仁和江东军

    里谁关系最好,那必然是鲁肃。而鲁肃和兖州军众将谁最好,那自然也是曹仁了。曹仁忘不了自己兄弟,也是自己族弟曹纯提到鲁肃鲁子敬,那咬牙切齿的样儿,不过那早都不重要了。说起来他们之间是有点儿小过节不假,可在曹仁看来,那都不算是什么事儿。当初连盟

    友都不算,无非就是各为其主而已。但是在曹纯看来,这一个文士就给自己所带领的虎豹骑,带来了一点儿损失,这却是让他所不能接受的。毕竟曹纯那把虎豹骑,是如何看重,曹仁都是很清楚,结果在鲁肃那儿,还什么动作都没有,就一下就损失了十几骑,这确实

    但是在曹仁看来,自己族弟还是太年轻,所以他也不想多说。不过以后如果能有机会的话,自己还是会让他们两人“化干戈为玉帛的”,毕竟如今明面儿上还是盟友,而不是敌对。而其实还有一个比较重要的原因,那就是曹仁和鲁肃的关系。如果说他和鲁肃没什么关系,或者说关系没这么好的话,他才不会想着去管什么呢。毕竟曹纯是他族弟,那关系自然是更亲

    近,所以曹仁怎么也不会帮着外人说话。但是如今一边儿是他亲族,而另一边儿却是好友,所以曹仁觉得,双方还是和解了好。此时鲁肃已经是来到了曹仁的大帐外,曹仁是亲自出来给他请进了大帐。要说他们两人已经不用这么客气了,但是鲁肃也算是好久没到自己大营这

    儿来了,所以曹仁自然是比较高兴,亲自来给他请进了大帐。毕竟最开始的时候,是鲁肃为江东军的主帅,孙策还没带兵来这儿。所以那个时候,哪怕两人天天都见面,鲁肃基本上每日都到兖州军的大营,那都无所谓什么。不过等孙策来了之后,他当然就不会也不可能那

    样儿了。毕竟有几个当主公的希望自己器重的一个属下,跟敌对的将领走那么近的呢,所以“来,子敬,快坐,坐!”曹仁让鲁肃坐下,对于鲁肃的到来,他自然是高兴的。不过他也清楚,显然对方是有事儿,要不然的话,孙策在江夏这儿的时候,他是不会来自己这儿的。所以鲁肃到自己这儿来,那自然是他主公孙策让来的,所以是有事儿找自己了。不过

    在曹仁看来,怎么之前在他孙伯符大帐中,他孙策也没说什么,这个时候倒是让人来找自己了?他确实是有点儿不懂,所以是问道:“子敬来找我,是孙将军有何要事?”鲁肃闻言一笑,“然也!主公让我转告子孝,这夜战之时可”曹仁一听,心说原来是这么事儿。

    还别说,之前自己也是没有太过注意。但是这如今只要对上凉州军,那么就肯定是要带着那喷火器械的,要不然的话,对方猛兽大军一出,这己方拿什么和人家对攻啊。没那东西,最后也就只能是跑了,没办法啊!不过对于孙策让鲁肃来提醒自己一下,曹仁他还是表示了感谢,毕竟他之前也没想太多,所以说没准晚上就忘了,这事儿也都不一定。当然了,有孙

    策在,他们江东军带着,其实也是够了,不过己方也得带着,这样儿的话,是更保险一些。鲁肃对曹仁所说,也只是一笑,他当然是清楚,也许曹仁是有点儿那么感谢的意思,可再多,也不会有多少就是了。这自己主公根本就没做什么,哪怕就算他是真做了什么,他曹子孝也未必就领情。毕竟自己还是比较清楚的,他曹仁对自己主公,终究还是意见多于其他,这个

    是半点儿都不错。也就是自己,和曹仁关系都不错,所以他也不会也不可能在自己面前表露太多。而此时曹仁也没忘了说,“子敬,我那族弟曹纯,曹子和,可是总提到你啊!”鲁肃一听,曹纯曹子和,他稍微一想就知道了,虎豹骑的统帅,别说,自己真是和对方打过交道。

    随即他是对曹仁一笑,“子孝兄的意思”曹仁把自己的意思说了一下,最后说道:“子敬如何,我都知晓,不过我那兄弟,可真是反正不管怎么说,到时候如果再见,希望子敬能给个面子,彼此都能化解恩怨,如何?”鲁肃一笑,“我自是没有问题!”当然后面的话

    不用多说了,我这没问题,就是不知道曹纯那边儿,是不是?曹仁一笑,感谢了鲁肃之后,就没再多言。有些话就是点到为止,没什么太多要说的,差不多就行了。鲁肃的态度,他自然是满意的,也知道,人家是给自己大面子了。说起来鲁肃那个人,曹仁当然也是很清楚,表面儿上看,是老实人一个,可实际上,还是那话,当谋士的,尤其是顶级谋士,哪有什么

    心慈手软之辈?所以也真是,他鲁肃要真是个老实人,那可就怪了。如果你真那么觉得的话,也真是,要吃亏。之后曹仁和鲁肃也没多说,他也清楚,鲁肃还得早去复命。至于说自己这儿,也不好是多留他,毕竟他是孙策属下,所以这个事儿自然不是那么好办了。如果

    说孙策没在这儿的话,他鲁肃就算是在兖州军待一日,那都没什么太大关系,可如今实际情况,不是人家主公都在这儿吗,所以鲁肃有不好多待。因此,没一会儿,他就跟曹仁告辞了,“子孝兄,这我便告辞了!”“我送送子敬!”说着,曹仁是亲自给鲁肃送出了自己大帐。

    鲁肃去了,把之前在兖州军大营的事儿和自己主公一说,孙策是满意的。当然了,除了孙策交待的事儿之外,曹仁让他和曹纯化解恩怨的事儿,他却是没对自己主公说什么。在鲁肃看来,这个也没有必要。对他来说,自然是只有有必要说的,才会对孙策说,那么没必要说的,自然他就不会说了。而孙策这个时候,他是放心了,毕竟鲁肃把自己要对曹仁说的,

    都对他说了,之前虽然自己没想起,没和曹仁说什么,不过之后也不晚,所以这个时候,孙策是放心了。如今就等着晚上,和曹仁兖州军一起进攻凉州军了。晚上,到了和曹仁约定好的时辰,孙策便点兵出发了,正好,在大营门口,也看到了带兵出来的曹仁。两人见面

    打过招呼后,孙策和曹仁便带着己方人马,奔向了凉州军大营。他们这是夜战,而不是什么夜袭。再说了,就算是他们想让凉州军不知道,可显然,这事儿是不可能的。毕竟这么多人呢,这么大的动静,想让人家不知道,可能吗?所以对于孙策和曹仁他们来说,可都没指望着人家什么都不知道,估计可能己方集合人马的时候。凉州军就已经知道了,所以

    早在联军集合的时候,王平就收到了探马的消息,毕竟凉州军探马可不是废物,所以这么大动静他们还不知道的话,那可真是,都成饭桶了。而王平知道了消息后,他也没什么表情,对他来说,对此也没什么高兴不高兴的,他就只有一个态度,那就是,你要战,我便战。话说己方在夜战上面,怕过谁吗?所以既然联军要来,那么就放马过来吧,至少自己是不怕什

    么的。让士卒去找来了木马,然后他也点兵出发了。而木马,他就不像王平那样儿了,他一听有战事,是心里高兴。心说真是想什么就来什么啊,这自己正是闲着没事儿做呢。所以王平一让士卒找他,他是屁颠屁颠就来了。而后是和王平一起,带兵离开了大营,去找联军。

    王平也不是不能理解旁边儿的木马跃跃欲试的样儿,不过看他这样儿,一到有了战事的时候,就如此,实在是不过他却也不好说什么,毕竟这个也不耽误什么,人家愿意怎么样儿,那就怎么样儿呗。关键是看其人的精神状态什么的,都不错,所以王平更是不会多说什

    么了。当两军相遇之后,是直接就展开了厮杀。或者说其实没多久,他们便碰上了,然后就开始了夜战。对于凉州军和联军来说,他们倒是都希望如此。毕竟前者是比较擅长这个,而后者呢,也是比较期待,所以他们是如此心思。“冲啊!”“杀啊”两军此时早已是短兵相接,开始了激烈的战斗。作为士卒,不少人都已经记不得这个到底是第多少次和凉州军

    的战斗了。反正就是很多,十几次终究是有了,但是十几次呢,有很多人心里都没数。当然了,更多的人,其实心里还是有数的,这个必然。但是对他们来说,确实,第多少次,其实都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己方还能不能胜利。这个不光是联军,凉州军也是如此想法。

    王平和之前一样儿,是躲着张辽孙翊他们,而木马还是依旧,带着凉州军士卒在厮杀着。不过谁都没去管他,这自己厮杀还顾不过来,更是没谁会去注意那么一个小异族了。至于说王平,他们倒是想找他,不过这如今黑夜比白日的光线可差太多,所以他们找王平都费劲,

    就更不用说想和他一战了。孙策和曹仁虽然没像士卒那样儿,一劲儿冲锋,但是却也在护卫的保护之下,杀了不少凉州军的士卒。要说他们到了战场上,还一点儿不出手的话,那么肯定不是两人性格。如果是攻城战什么的,那没办法,他们也只能是在后面观战,而不可能亲自带兵去攻城。但是此时或者之前那些时候,在战场之上,他们却不可能不出手,不过就

    是多少的问题而已。而此时虽说是夜晚,但是凭借着月光和火光,至少战斗,还是没有问题的。当然了,肯定还是不能和白日相比。如果说你想要那么亮的话,那就别来夜战,就是这样儿。两军已经是交战有一会儿了,联军不管是从上到下,他们无时不刻不想冲破凉州军

    的封锁,北上樊城。而凉州军也是,就是要拖住他们,要不然的话,他们当然是没那么甘心了。而如今来看,虽说双方都是势均力敌,可终究还是凉州军的目的达到了,毕竟再有个三日左右,王平认为樊城那边儿,就彻底是没有问题了。这个不是他算出来的,而是一种预

    感,是一种直觉。而对孙策他们来说,他们倒是真不知道马超凉州军到底什么时候能破了樊城。虽说他们也不是没感觉,可能就那么几日了,但是哪怕如此,对他和曹仁,还有所有江东军和兖州军的众将士来说,只要樊城一日没破,那么他们就必须要全力以赴,冲破凉州军的封锁,争取早日到达樊城,就是这样儿。而如今来看,哪怕这个时候还是受到了凉州军

    阻截,但是他们却都认为,其实己方距离这个目标,是越来越近了,所以两人自然都是让己方士卒全力进攻,争取早日北上樊城!如此,才能赶上战事,才能真正在樊城逼退凉州军,才能王平虽说和孙策曹仁他们差不多,都是没怎么出手,可他却依旧是大汗淋漓,实在

    是太累了,也太消耗体力了。不过即便如此,他也是在带着己方士卒支持着,虽说他不至于短时间支持不住,但是对于如今这样儿的大战来说,时辰久了,慢慢他也是要顶不住。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