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所以如今来看,其实就已经算是不错的结果,至少孙策曹仁他们来看,确实是如此。也只有他们是认为,这己方该冲破封锁,北上樊城,这己方没做到,就是这个是不如他们的意。而两人也知道,还是不能太过逼迫己方的士卒,但是对孙策曹仁他们来说,也确实,如今是急着北上,要不然的话,可能真就要赶不上了。所以如今耽误时日,确实不是他们想要的。

    此时战斗是越来越激烈,虽然王平知道躲,但是凉州军士卒可躲不开,他们可不可能去躲,所以自然是倒了大霉了。对于碰不到王平的张辽还有孙翊几人来说,只能是带着己方士卒,把火儿都发泄到凉州军士卒的身上了。毕竟碰不到王平,那么他们也不是说就非要找他如何

    如何,这还是以对付凉州军士卒为主。毕竟只要给他们灭了,那么就剩下王平木马他们几个,他们还能掀起多大的风浪来?不过联军也算是看得出来,真要说灭了凉州军的话,就说如今己方的损失,那也不会小了,所以最后就算是到了樊城,估计就是能赶上战事,己方也

    没多少人马了啊,所以这个事儿这个时候的联军和凉州军,真可都是厮杀疯了,而王平虽然是躲开了,但是他也是带着凉州军的人马在厮杀。而木马呢,他就更不用说了。不过在联军将领来看,他就是小鱼小虾一只,所以对他都没什么太大的兴趣儿,而且几人也都是,真看不起看不上异族的人,因此,没人跟着他单挑什么的,以致于木马没像王平那么躲着,

    可却没有人和他对战。其实不光是凉州军有对异族的经验,那兖州军和江东军,可也都没少多少。不过就是凉州军的经验更为丰富,毕竟他们和羌人大战过,和南蛮也大战过,和鲜卑也是有着小规模的战斗,所以他是三/军中经验最为丰富的。而兖州军和江东军呢,兖州

    军主要是和鲜卑,当然乌丸准确来说,也可以说算是鲜卑的一个分支了。而江东军呢,他们算是经常和山越作战,因此,这自然都没少了和异族作战的经验,不过和凉州军相比的话,那确实,是少了。毕竟凉州军和那么多异族都战过,这个确实不是兖州军江东军所能比的。

    而有一点,也是不少人都一致的,那就是他们大多数人,都是看不起看不上异族之人,所以他们的将领,那就更不用说了。因此,木马他一个人能带着凉州军士卒杀敌,这个也说不上是好,还是不好。但是看着他如今这个状态,这个样儿倒是不错,毕竟带兵厮杀,他是很过瘾,如果真是让他碰上了武艺高超的将领,那么估计没多少合,就要败了。毕竟他那三

    流的武艺,终究还是拿不出手啊。可以说联军随便一个将领都比他武艺高,周瑜都是,也就是鲁肃庞统他们,是没什么武艺。不过联军还没到那种要让谋士都上阵杀敌的程度,所以就算是没他们,就有联军的几个将领,随便一个,木马都不是对手。所以也就是他们

    对一个小异族,三流武将不感兴趣,所以也就没什么动作。在他们看来,对付一个三流的异族的三流武将,还真是不如带兵多杀几个凉州军士卒呢。毕竟除非你把那异族将领给杀了,要不然的话,联军将领都知道,根本就没什么大用。毕竟他不是王平,不是那凉州军的主帅,所以根本就没什么用。而且他们更加清楚,好像看着凉州军士卒,对那个异族将领,也没什

    么感觉。所以这样儿一个人,自然是入不了他们的眼了。所以他们为了己方的胜利,是带着己方人马杀着凉州军士卒,争取好早日突破封锁,早日到樊城,就是这样儿。可想法是挺好,但是实际上呢,他们依旧是突破不了凉州军的封锁,所以如今两军就只能是这么对峙,你攻我攻,看谁能奈何得了谁。谁都不想让对方好过,可显然,都是平手,谁也没太好办法。

    凉州军之前靠着猛兽是获胜了一局,但是也就是那一局而已,是把两军的差距缩小了,但是人家依旧是人马多,这个是不争的事实。而且这昨日联军表现不错,这今日也不差,当然了,因为人马比昨日还少,所以慢慢已经转变成凉州军能稍微占了那么点儿上风了,这让王

    平是心花怒放的。结果这个时候,孙策是果断收兵,他知道,这今日的优势,可没在己方这儿。如果说刚开始的时候,两军还能拼个势均力敌,可这个时候,己方是先要不行了。而曹仁显然也是这么个想法,对他来说,这如今己方既然没优势,让人慢慢占便宜的事儿,他

    是不会那么做的,所以同意孙策鸣金收兵。毕竟曹仁也是经常当主帅的人,可谓是经验丰富,因此,他自然是同意孙策的做法,所以是没多说什么。毕竟如今还是孙策做主,而不是他做主,要不然的话,就是曹仁下令鸣金收兵了,而不是孙策。但是如今这个嘛,没办法,还是人家孙策那个身份地位,是曹仁不能比的,因此也只能是他听孙策的,而不是对方听他

    的。看到此时联军退走,王平也没让己方人马去追。毕竟还是那话,他这个时候可不是为了胜了什么的,这也不可能。所以就只是拖住他们,就可以了。对于王平来说。其人确实是非常稳重,至少基本上不会做什么贪功冒进的事儿,所以稳扎稳打,是他一直以来的作风。

    所以在联军退兵的时候,他也没让凉州军追上去。他这和之前孙策曹仁他们也都差不多,王平先让凉州军士卒撤退的时候,孙策他们也没让联军追上,显然,他们也是不想损失更多的人马,而且追上去了,也胜不了,所以他们自然不会那么做。而如今的王平呢,那自然和

    他们的想法一样儿,所以也是如此了。两军和昨日一样儿,就那么撤退了。还是,对于联军的人和王平来说,这撤就撤了,只有木马,他还是有点儿意犹未尽的样儿。不是他对如今的局势就一点儿都不懂,再怎么说,他都是在汉人地界混了那么多年的人,而且他也不傻,所以该知道的还是明白的。但是对于如今的他来说,也是只有杀敌,才能让他觉得有意义,

    至于说其他的,那倒是没有了,毕竟他那猛兽大军基本上已经是没有了用武之地,虽然是早在他所料之中,但是如今这事实来了之后,他也不得不有点儿心灰意冷,这确实是自己的运气不好啊。要不然怎么这刚用了一次之后,这人家就已经有了对敌的办法了呢,所以

    他没有了所仰仗的猛兽大军,就只能是带着凉州军的人马,杀着联军的士卒。对木马来说,这也是无奈之举,也算是一种转移,也是一种发泄,就是这样儿。而王平呢,他也知道点儿木马的心思,不过他也没多说什么。毕竟木马就算是真受伤什么的,说起来对己方也没什么影响,这个确实是没错。如果说换成是自己的话,那么就不一样儿了,所以木马能伤,可自

    己却不行。曹仁他们,除了兖州军士卒外,其他人都跟着孙策了他的中军大帐。在孙策的中军大帐内,他对曹仁几人说道:“今我联军当与凉州军速战速决,不知曹将军以为然否?”曹仁闻言是连连点头,“孙将军之言确实不错,此事自当如此!不知孙将军是否有何对策?”曹仁认为孙策既然是这么说了,那么他就是有办法,所以也是直接问了出来。他也是认为,

    既然孙策都如此说了,那么显然,他应该是有自己想法的。那么他那么说,不就是要让自己问吗,所以自己也来一个顺水推舟,自然是按照他所想的,那么往下走了。果然,只见孙策笑道:“无他,今夜,我军夜战凉州军,曹将军以为如何?”曹仁一听,心说你表面儿是

    问我如何,可实际上呢,你是早就想好了,如今也就是让我点个头,答应下来而已。而自己可能是不说什么吗,显然是不可能。所以曹仁这个时候对孙策言道:“孙将军之言极是,我亦是赞同如此!”“好!如此来说,此事便这么定了!今夜,我军与凉州军一战!”“好!”

    之后孙策也没多说,而曹仁他们则是起身告辞了,也得为晚上的夜战,稍微准备一下。说起来比起己方联军,显然是人家凉州军更擅长这个夜战,但是哪怕如此,孙策曹仁他们也没有退缩半分。别说他们一点儿不惧,就算是有真怕的事儿,也难以让他们如何去退缩了,这就是一个主帅,一个江东之主的信心。说起来能让他们真正害怕的,也不是没有,但是却绝

    对不会是王平所带着的凉州军就对了。曹仁几人了大营,见到他们走后,周瑜此时才对孙策说道:“主公,今夜夜战,我军却还得带着器械一起,以防凉州军铤而走险!”对周瑜来说,他也是担心那凉州军要是再用上那猛兽,可己方没带那喷火器械,那就只能是吃亏了。

    而等你再摆出来的时候,人家都已经撤退了,谁还傻乎乎等你来攻啊!所以周瑜很清楚,己方必须要带上那些东西,以防万一,也是对凉州军的震慑。至少有一点是没错,那就是,只要己方带着那写东西去,凉州军就不敢轻举妄动,所以为什么不带着?带着才对己方好处

    更多。此时孙策一听,是赶紧点头,显然他也是这么认为的。而且看周瑜三个谋士的样儿,他就知道,可不光是周瑜觉得这事儿如此,鲁肃和庞统,其实也是一样儿。当然了,自己也是这么个想法。必须要承认的是,如果这两日都没有己方那喷火器械的威胁,就是孙策也不认为,那王平木马,就一定还像如今这样儿,不用猛兽发动进攻了。显然,自己要是他们的

    话,也会再一次用猛兽大军来进攻的。所以说己方那些器械建功了,孙策是非常清楚的。不过之前他光顾着和曹仁说今夜夜战的事儿了,却是没说让他们兖州军也把那喷火器械拿出来。联军一共是做了十五架那喷火器械,孙策江东军这儿有九架,而曹仁兖州军自然是有剩

    下的六架了。说起来这“亲兄弟,明算账”,所以就更不用说是他们联军了。当然曹仁其实他并不在乎己方一共有多少架那东西,因为只要己方掌握了制作方法,那么成百上千架,那己方也是能造出来的。所以他根本就不会在这个时候去计较那一架两架的得失,那不是

    曹仁所去想的事儿。而此时孙策一听周瑜的话后,他也是点头称是,不过之前却没有对曹仁说,所以他还得派人去兖州军大营一趟才行。不过这事儿孙策也没准备就随便让一个士卒去通知,他觉得要让曹仁觉得自己是很给他给兖州军面子,所以还是让鲁肃去一趟吧。之所

    以没让周瑜再去,因为上一次已经是去过一次了。而这一次,他认为鲁肃是正合适不过了。

    毕竟说起来己方和他曹子孝最为熟悉的,那肯定不是自己就对了,就是鲁肃鲁子敬,所以他不去,谁去。对孙策来说,上一次他也想让鲁肃去,不过周瑜好像也没去过曹仁那儿,所以孙策是让他去看看,而且也是让曹仁明白,看自己是有多重视,毕竟周公瑾可是自己最为

    倚重的人之一,而且是自己非亲兄弟,但却胜似亲兄弟的人,这个是没有之一了,就这么一个。那怕是鲁肃,自己也器重其人,可他终究不是自己兄弟,只是属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