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而在荀攸和程昱看来,自己主公如此做,其实真是很正常,就这么做了,那才是自己主公的性格,不这样儿的话,那才是奇了怪了。之后曹操和两大谋士说了几句,荀攸和程昱两人也都一起告辞了。他们也知道,别看自己主公到了这个时候,他算是一点儿都没再参与樊城的战事,可他绝对是比很多人都关心关注樊城。不比刘备马超他们少多少关心关注,毕竟这

    樊城之役,是绝对会改变天下大势的,别管是多是少,反正改变得了就是改变得了,这才是最主要的。而自己主公当然是希望好处都往己方这儿来,可显然,那是绝对不可能。至少刘备被灭,最大的好处,都是让马超凉州军得到了,反而己方和江东军,别说是好处了,没

    得到什么不好的,那就算是最好的了。所以说,他刘玄德不被灭,自然是最好的结果,那样儿的话,对己方和江东军都是好处多了,而凉州军,他们才是要得到不好的。可显然,自己主公在孙策不来的情况下,他是没看那个意思。毕竟自己主公可不想让刘备得到大好处,

    然后江东军也得到好处,而只有己方兖州军没得到多少好处,凉州军更不用说了。所以这种结果,那绝对不是自己主公要看到的,所以如今就变成了这样儿。程昱和荀攸,他们自然是不会去劝说自己主公,要不然的话,他们早就那么去做了。可一直都没说什么,显然,他们确实,也都是顺其自然了。而且他们也真是知道,自己主公那个性格,其实有些东西,尤

    其是主公早就已经决定了的东西,你要是再劝的话,那么就只能是起到反作用,所以两人是真都没那个打算如何如何。孙策能赶上呢,算是刘备走运,如果说真都赶不上的话,那么也只能是怪他刘玄德倒霉了,不是吗。毕竟凉州军什么实力,谁心里都有数,如果真那么容

    易就让他们退兵的话,那倒是都简单了,可显然,没那事儿。程昱和荀攸都认为,就看如今这样儿,哪怕孙策真就带兵来了,马超在此时都不一定退兵,因为这如今樊城马上就要拿下了,多说是日啊,所以马超能轻易放手吗?反正要是自己是他的话,肯定不会那样儿。

    程昱和荀攸两人离开了,曹操看着他们出了大帐,而此时他眼中闪过了一丝凝重忧虑,当然他肯定不会去担心自己两大谋士什么,那不可能。不过却是担心如今樊城的战事,如果抛开其他的都不去说的话,曹操是希望自己能帮刘备一把,不让他被马超灭了,这是他认为真正比较不错的结果。但还是那话,他身份和地位,决定了他不会去那么做,所以就只能是这

    样儿了。“弟兄们,冲啊!”“杀啊”这是凉州军再一次进攻樊城,马岱和甘宁也都认为,快的话,己方这日可能就要破城了。城头的太史慈他们确实是厉害不假,但是终究也挡不住如今这大势所趋啊。所以不管是马岱还是甘宁,都知道,己方这次可要真正破樊城

    了,再不抓紧,等孙策来了,可就不好办了。虽然说如今这个情况,就算是联军来,自己主公暂时也不会撤兵了,但是怎么说呢,到时候己方的损失,肯定比联军没来的时候,损失更多。而那,肯定不是自己等人想要看到的,所以破城,确实是迫在眉睫,如果说十日内还破不了樊城,那么没准到时候孙策真就带联军来了。不要以为木马的猛兽大军能阻挡联军多

    久,终究只能是阻拦一时,却不可能真正给联军逼退,毕竟人家可能没有办法对付你吗?说起来,木马去那儿,不过就是能让王平的人马,对阻截联军些时日,如此而已。这个不管是自己主公,还是自己等人,可都明白。所以最后还得是看自己这边儿,只有马上就破了樊城,这才是重中之重,所以此时的马岱和甘宁,两人都已经是登上了城头,和太史慈他们厮

    杀在了一起。这武艺不如人家,那没事儿,有己方士卒在呢,这个时候,他们才是主角!樊城城头的凉州军是早都红了眼了,当然了,城头的汉军荆州军和兖州军,也都一样儿。不过他们那战力和凉州军一比较的话,还是差了那么点儿,所以在这个上面,他们自然是吃亏

    的。关键是城头的人马是越来越多,可以说凉州军绝对是每一日都比之前的进攻还要激烈,因为,这如今樊城城头的人马,和之前相比,还不到之前的一半了。当然,凉州军伤亡的更多,这个是半点儿都没错的。不过还好就是,凉州军来进攻樊城的人马真不少,要不然的话,

    马超这个时候还得调兵来这儿。此时的太史慈他们已经是各自找着自己的对手,在城头上开始了大战。对太史慈他们来说,确实是很清楚,这如今自己几个要守不住了,不是说几人实力不行,实在是己方士卒,要不行。所以他们不行的话,自己几人就算是逆天,也没大用啊,毕竟那凉州军士卒,可不白给。这打仗,他们是主力,这自己几个将领,终究不是最为

    主要的角色。可虽说城池要守不住,但是对太史慈文丑来说,守不住就守不住吧,这自己等人尽力了,也就是了。唯独是魏延,他是有自己的想法,他觉得是时候该和夏侯渊多联系了,自己该好好走退路的时候了。而不是说如今在樊城这儿,死守着城池,那不是自己要去

    做的。毕竟自己也算是仁至义尽了,所以最近一段时日,自己要为自己做好打算,然后当然魏延不是说找好了退路,他就不守城了,肯定工作还得是要做的,不过可能就没那么积极了,就是这样儿。在魏延看来,如今刘备汉军,就像是马上就要沉底的船,自己肯定是不

    能最后和船一起沉下去,那不傻吗,所以在船彻底沉没之前,自己要跑,而且自己是要跳上另一条安全的船,所以自然是不用担心别的。在魏延看来,不管是刘备汉军曹操兖州军,还是说马超凉州军,孙策江东军,可以说他们每一方都是一条战船,当然实力有大有小,战船也是有大有小,这个自然是不用多说。而魏延自然是认为这己方汉军的战船,就要被马超

    凉州军的战船给撞沉了,而旁边的兖州军战船,却是一点儿动作都没有,就那么看着,而孙策江东军战船,显然是在更远处,忙着往这边儿赶,不过能不能赶上,这个就不清楚了。魏延确实,他不会和刘备汉军的战船共存亡,之前兖州军有人联系到他,所以他的选择自然

    是在沉船的时候,跳上兖州军的战船。至于说凉州军,之前他确实是有想法,不过显然,人家是没那个意向,所以魏延自然也不会去。毕竟人家没邀请你,你就往人家那船上直接跳,那上赶着不是买卖,对魏延来说,自己不会那么去做。而江东军呢,那距离实在是太远了,对魏延来说,别说自己没那个意思,就算是有,如今距离这么远,自己都不一定赶得上啊。

    所以自然是,他要跳上兖州军的战船,这也是他的后路。而不是去凉州军,去找江东军,那都不是魏延要做的。对他来讲,其实就算是没兖州军这个事儿,他也不信自己就投靠不了哪一方诸侯,无非就是费点儿劲而已。对魏延来说,己方的船沉了,凭自己的本事,哪怕是在水里游泳,那也是能上岸的,所以如今的凉州军,马岱和甘宁他们,可不是那么轻易

    就能被逼退的了,因为凉州军的士卒给力啊,所以城头的汉军他们是倒了大霉了,不光是伤亡多了,这更是让他们的压力越来越大,更为棘手,而且城头的人还不那么容易被逼退,所以士卒的战心,可以说都是很低了,而且士气是直接往下跌,这个是一点儿都没错的。

    城头的太史慈他们,包括城头的守卒,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马岱和甘宁逼退城下,不过他们可都知道,平时这个时辰,最好最快的时候,己方都能逼退他们四次了,可如今逼退一次才等于最开始的四次,而且不得不说,这己方的伤亡,之前可不能和如今相提并论

    啊!在后面观战的马超,他自然是满意的,他也知道,这己方是要破了樊城了,十日内,不出什么大意外的情况下,是必破樊城!如今的情况,在樊城是不出什么大意外,那么一切都没有问题。当然了,还有联军那边儿,只要王平和木马他们,能拖住联军十日,甚至实际上来说根本就不用那么久,多说七八日,如此的话,基本上就没有问题了。马超当然知道,

    孙策曹仁他们,也许是对木马的猛兽大军没有办法,可没办法却不代表他们就不会求援。而且樊城刘备曹操他们,还不都是现成的。尤其是刘备,孙策可就是为了北上樊城,所以求到他刘备的头上,他能不出力?因此,马超没认为木马他们能阻挡联军多久,毕竟刘备手底

    下可还有个诸葛亮呢,这自己当初让工匠做出来的喷火器械,可都是仿造人家整的,所以马超自然是清楚,就算是别人都没有办法了,可他诸葛亮还有办法。别管诸葛亮这个人的谋略什么的都如何,至少有一点是公认的,人家是制造大家,确实,不说那木牛流马还有什么

    诸葛连弩,就算人家发明了个孔明灯,还流传到了后世呢,所以确实,在制造方面,孔明是大家,不是一般人所能比的。所以马超怎么也没想过要用木马的猛兽大军来挡住联军,显然是能阻截他们一时,可终究是长不了,至于说退兵什么的,那就更不用说了。到时候不是人家联军退兵,而是己方退兵,就是这样儿。相比于前者,马超自然是相信后者才是事实。

    刚逼退了马岱和甘宁,不过城头依旧是有着一堆一堆的凉州军人马。结果在太史慈他们三个带兵厮杀的时候,马岱和甘宁是再一次上来了,他们速度可是快了。这个也不得不说,之前除了魏延之外,太史慈和文丑还在带兵厮杀。他们不是说就放过了马岱和甘宁,实在是他

    们也觉得,这个好像是没太大用。如果说刚开始的时候,还能带着己方士卒挡住他们的话,这个时候基本上是挡不住了,还是那话,凉州军士卒太多了。因此,就只有魏延刚才带着人马防守了马岱和甘宁一会儿,结果真是没什么大用,这时候对方,两人,不是再一次上来了?

    当马岱和甘宁上到樊城城头三次,又被逼退三次的时候,马超是果断让己方士卒鸣金了。对他来说,这就算是够了。别看才三次,可比之前那时间可是长多了。是之前最快时候的好几倍,对此,马超是有印象的。或者说凭借其人的强悍记忆力,在这天天都经历的东西,他还能记不住?不清楚吗?显然,是不会那样儿的。从今日来看,好了的话,己方表现超常的

    的,也就是日,樊城必破。再多的话,就是和自己之前所想一样儿,十日内,城池必破。如今城头的士卒,马超也都感觉得出来,就数兖州军的人马最没什么战心,哪怕他们这个时候还有三千人左右,估计是没到。但是他们都是个什么状态,马超可以说算是很清楚了,

    这个他不用亲自带兵去和他们对战,他也知道,毕竟马岱和甘宁都向他禀报,而且马超可以说也是能看得出来不少东西,更为关键的是,还有郭嘉呢,马超看不出来的,他能。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